凱文在想,他可能生來就剋父。

 

生父在他小的時候就為世界捐驅了,就連被他視為如同父親的Kwarrel也為了他而喪命。

Harvey?不,他從來就沒有真心想把那個突然闖入他家庭的男人當做自己的父親看。

 

一個健全的家庭需要父母同在,不管是嚴父慈母還是相反。

所謂Father figure,並不是指孩子需要有個父親。

孩子所需要的,是一個能夠往上看的對象,一個能夠讓他當作目標學習、成長的人,一個讓他能夠感覺到安全的人。

 

凱文的母親在丈夫過世之後便試著一個人承擔兩個身分來照顧凱文,但是她終究是個需要依靠的女人,所以她才會找上Harvey,一個能夠給予她安全感的男人、一個愛她的男人。

 

但是,凱文呢...

 

「你在看甚麼?」

經過上次拜訪過凱文的房間,小玟便在凱文便回人類之後督促他要整理房間,她可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跟一堆臭襪子睡覺。

就在小玟抱著一堆從房間裡翻出來的髒衣服去洗衣室的時候,凱文在書桌抽屜的最底層發現了一個東西,他將那個東西拿在手中,看得入迷。

 

原本坐在他床上打混的小班發現原本在翻箱倒櫃的凱文突然動也不動,便靠過去瞧,發現凱文手中拿著一個鎖。

他認得那個鎖,那是他第一次見到凱文時,凱文戴在脖子上的鎖。

 

凱文呆了一下,才對小班的話反應過來,「啊?喔...

凱文坐在地上,於是小班也跟著坐了下來,「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就覺得好奇怪,怎麼會有人把鎖當作項鍊?」

「嗯...

凱文沒有說,其實這個鎖也算是他父親的遺物。

 

達文有一個箱子,裝著他的東西,保護那個箱子不被人翻看的便是那個鎖。

他死後,凱文跟他的母親曾經把那個箱子打開來過。

 

『太多回憶了...好痛苦...

當時他母親如此的說。

 

越是美好的回憶,回想起來就會越痛苦。

因為任何一項達文的東西都會勾起他們母子對於他的回憶,於是母親便將所有跟父親有關的東西都丟棄了。

除了達文跟凱文的那張照片、那個其實是絕滅郎君的鑰匙的相框,凱文悄悄的把那個曾經保護過父親重要物品的鎖給留了下來。

 

鎖,代表著束縛、代表著秘密。

 

凱文將鎖掛在自己的心臟前方,他將自己的心封鎖起來。  

如果躲在鐵欄杆後面,雖然會失去自由,但是至少不會受傷,是安全的

 

「我當時覺得,只要戴著這個鎖,我就會很安全吧...

凱文沒有發覺,他戴上這個鎖的同時,他封閉了自己的心,將自己困在冰冷的鎖鍊裡,那個他自認為「安全」的鎖鍊。

小班聽了他的話後便站了起來,將那個鎖從凱文的手中奪去,然後在凱文來不及反應之前,打開窗戶,將那個鎖給丟了出去。

「什...?喂!你在搞什麼?!」凱文被小班的舉動嚇到。

 

那個混帳...!那個該死的田小班,居然把他重要的東西給扔了!!!

 

那一瞬間,凱文心裡衝出憤怒,他不管對方救了自己多少次,他現在就是巴不得起來把那個穿綠色外套的傢伙給揍到昏迷不醒!

但是他起不來,因為小班聽到他的怒吼後馬上轉身撲過來,跪著抱住凱文。

 

「我來保護你!」

 

...麼?

 

「你不需要甚麼鎖來給自己安全,有我在你的身邊,你就是安全的了!」小班雙手放在凱文的肩上,用罕見的認真表情看著他,「我用英雄的名義保證,我會保護你!」

「所以,凱文...!」凱文感覺到小班放在自己肩上的手在顫抖,「不要再封鎖自己了,好嗎?」

 

凱文睜大雙眼,在驚訝的同時也恍然大悟...

 

那個鎖,是甚麼時候被他扔置抽屜的最底層的?

啊啊,好像是...自從他跟小班還有小玟成為夥伴之後吧...

 

從那個時候開始,凱文心中的鎖便一點一點的被毀損著。

早該把鎖拆掉了,不是嗎?

 

後來小玟上來,他們又裝做沒事的繼續整理東西,不過當小班跟凱文肩碰肩的在收拾東西時,小班聽到的一個低沉又細小的聲音──

 

Thanks, Ben.

 

棕髮少年笑了,看著對方稍為赤紅的臉。

 

謝謝你,讓我的心擁有一個歸屬。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