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摩帝凱跟瑞比到唐家玩,他們玩了一些遊戲、喝了一點酒,然後瑞比突然跟摩帝凱打賭,比拇指摔角,輸的人便要穿上丟人的衣服然後讓贏家拍下來放到網路上。

因為摩帝凱從來沒有在拇指摔角上輸給瑞比過,知道自己一定會贏,於是便很乾脆的答應了這個打賭,但是就在摩帝凱快要贏的時候,唐伸手去摸他的大腿。

 

藍鳥被他的舉動嚇到而分心,結果瑞比贏了。

 

「不公平!這是作弊!我要再比一次!」摩帝凱雙手插腰,表示不滿。

 

「哈!要賭服輸!你準備穿上丟人的衣服給全世界看吧!」瑞比興奮的指著摩帝凱,他第一次贏所以特別激動。

「唐害我分心!」

「我沒有啊,瑞比,你有看到我做甚麼嘛?」當事人燦笑,看向自己的哥哥。

「當~~~~~」瑞比開心的跳起舞來。

 

好樣的,這對兄弟合好之後就聯手欺負我…

 

摩帝凱很不服輸,可是瑞比比他更難搞,與其跟他爭輸贏,摩帝凱還寧可乾脆一點,不管是甚麼照片,反正大家笑一笑之後還不是都忘了?

 

「要讓摩帝凱穿甚麼好呢~~」瑞比一邊唱歌一邊打開唐家的櫃子抽屜,找出一台相機。

「啊,要讓摩帝凱穿會讓他覺得丟臉的衣服的話,我有想到一套喔!」唐突然輕捶自己的掌心,像是想到甚麼的樣子,可是說話的方式卻像是在唸台詞一樣…你根本就計畫好了吧?

「好弟弟!快拿出來!」瑞比用力的賞唐一個拇指。

「抱歉,瑞比,那套衣服不太好直接拿出來,要當場在這邊穿起來也挺不方便的…」唐聳聳肩,一臉抱歉,但是隨後馬上露出笑容,然後又是那個像是在唸台詞的口吻,「但是我可以帶摩帝凱進去房間裡、幫他穿好,然後讓他走出來給你拍。」

「那你還在等甚麼?快去!」

「遵命~」唐帶著開心的笑容,牽住摩帝凱的手,然後把他拉進去裡面的房間

 

房門關上後,唐將藍鳥壓在門上,用自己的唇封住對方的口,霸道的入侵對方口腔,奪走他的氧氣。

 

「唔…嗯…」摩帝凱幾乎快要窒息,用力抓住對方環在自己腰上的手,唐這才放開,讓摩帝凱呼吸,「哈…哈啊…呼…」

「喝酒之後醉昏昏的摩帝凱好可愛…」唐低頭親吻摩帝凱的脖子。

摩帝凱賭氣的往唐的肚子揍一拳,雖然他知道唐大概根本就不痛,「你怎麼可以這樣?!」

「抱歉,摩帝凱,其實我是另有別意的…」唐輕輕的牽住摩帝凱的手,帶他到自己房間的另一頭,也就是唐的衣櫃前面。

 

唐將衣櫃的門往旁邊滑開,然後從裡面拿出一套外頭用塑膠套保護的衣服。

看到那件衣服的同時,摩帝凱的雙眼瞪大發亮。

那是一件婚紗,上頭的設計簡單卻美麗,看似白色,但其實是淡藍。

摩帝凱很少參加婚禮,所以他所見過的婚紗不多,不過至少眼前的這套婚紗是他看過最漂亮的。

 

「這是我們母親結婚時穿的婚紗。」唐解釋,將外頭的塑膠套拿開,讓婚紗能夠完整的呈現在摩帝凱面前。

「很漂亮呢…」摩帝凱呆呆的看著那套婚紗,是他最喜歡的藍色。

「我想讓你穿這個。」

「喔…哈啊?」摩帝凱隨便的回答之後腦袋才消化剛才唐說的話,頭猛然往上抬,「你要我穿這個?!」

「嗯。」唐點頭,笑得一臉燦爛。

「我才不要!」摩帝凱猛搖頭,他承認這婚紗很漂亮,但是那是如果一個大美女穿的話,他才不想穿

「唉…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所以我才害你輸啊!」唐很假的嘆了一口氣,嘴上的笑容沒有消去的跡象,「願賭服輸啊,摩帝凱,我相信你不會想要跟瑞比為了這種事而吵起來吧?」

「你…!」摩帝凱氣的咬牙,他的視線再度回到婚紗上。

 

剛剛唐說這是他跟瑞比的媽媽結婚時穿的婚紗,他記得通常婚紗這種東西都是要貼身的,如果這套婚紗跟自己的尺寸不合,唐也沒辦法逼自己穿。

 

嗯,一定可以逃過的…

 

「……」

看著身上那套淡藍色的婚紗很貼身卻又不會感到不適的穿在自己身上,摩帝凱的背都涼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啊?!尺寸怎麼會合到這種恐怖的程度?!

摩帝凱不是沒見過瑞比的媽媽,不管怎麼想就不覺的阿姨的衣服尺寸會跟自己一樣啊,難道說是生了孩子之後身材走樣嘛?!

 

就在摩帝凱還在思考的時候,唐從後面掀起了他的裙子,「摩帝凱,內褲也要換喔!」

「不用吧?!反正又不會看到!」摩帝凱趕緊蓋住被唐掀起來的裙擺,往後轉的時候,他看到唐手上拿著一陀白色的東西,「啊?那甚麼?」

唐笑了笑,把手中的東西往兩側拉開,那是一件白色的絲綢三角褲附白色吊帶襪,摩帝凱看到之後臉一下紅、一下青的。

「穿上吧~

「不要。」

「……」

 

在那一瞬間,摩帝凱好像看到唐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可是他眨了眨眼,唐還是笑著…感覺有點恐怖…

 

「只好用武力囉。」唐很快的說完,將手伸進摩帝凱的裙子裡,抓住藍鳥的腳踝往旁邊拉。

摩帝凱的重心不穩,整個人往唐的大床上倒過去,雖然他是摔在柔軟的床上,可是這樣被人用武力弄倒的感覺依然不好。

 

當摩帝凱反應過來的時候,唐的手已經伸入裙子底下,快速的脫下摩帝凱的四角褲然後丟置一邊。   

「唐!!」摩帝凱雙手往前推,想要制止唐的舉動,但是他的手突然軟了下來,因為他感覺到自己的下體正被人抓著,「放、放手啊…」

「摩帝凱這樣子不行喔,動作太大的話婚紗會弄壞的。」唐說著,握住摩帝凱分身的手輕輕搓揉,另一手則是用拇指摩擦著摩帝凱的後庭表面,「而且要穿上適合婚紗的內褲。」

「唔…!」摩帝凱聽到唐提到婚紗就馬上停下動作,他不想弄壞阿姨重要的婚紗。

 

見摩帝凱沒有掙扎的跡象,唐在藍鳥看不到的地方舔唇,然後將手指伸進摩帝凱的後庭裡,「我們做過了好幾次,摩帝凱的小穴已經很習慣了呢!」

「唐…啊…!不要這樣…」摩帝凱感覺到唐的手指在自己身體裡彎曲,「這是阿姨的婚紗…瑞比也還在外面…」

「不用緊張,我沒有要做…至少,不是現在。」唐的手伸到床頭櫃那邊,打開第一層的抽屜,拿出一樣東西,「來,摩帝凱,這是我特地為你買的。」

 

唐的手指從摩帝凱體內抽出後,藍鳥往下看,發現唐的手上拿著奇怪的東西。

一個看起來像是遙控器的東西,上頭有著一條線,連到一個看起來像是顆大型膠囊的東西,銀色的外殼在燈光下閃耀。

唐在那銀色的東西上稍微用唾液潤滑,然後抵在摩帝凱的小穴上,「你會喜歡的。」說完,便把那個東西推入。

 

「啊、啊…!」摩帝凱不習慣異物進入自己的體內,尤其是那銀色的東西表面還有點冰涼,「這是甚麼…?!」       

「跳蛋啊~

「跳甚麼…啊!」摩帝凱突然感覺體內的那個東西在輕微的震動,緊張的抓住床單,「在動!那個東西在裡面…嗯唔!」

唐用手來回撫摸摩帝凱的大腿,「別緊張,我按下了開關之後他就會震動,很正常。」

「唔、不要…我不喜歡這樣…啊…快拿出來…」摩帝凱的全身跟聲音都在發抖。

「這是你不乖乖穿上三角褲跟吊帶襪的懲罰。」唐說著,將震動調到第2級,立即聽到藍鳥發出悅耳的聲音。

「嗯啊…!我、我穿就是了!快停下來!」摩帝凱難耐的抓住床單,雙眼泛淚,「拜託…」

 

唐笑了笑,對於摩帝凱的反應很滿意,可是內心深處還是嫌不夠,只將震動調回最低,「你得這個樣子穿上三角褲跟吊帶襪,然後去拍照。」

「怎麼可以這樣?!」摩帝凱睜大雙眼,用手撐起上半身,「不行啊!這樣震動…我會在瑞比面前…」

「你也可以下面都不要穿,就這樣出去,不過跳蛋大概會拍照拍到一半的時候滑出來,你想讓瑞比看到那樣嘛?」唐拿起白色三角褲,一臉燦爛的笑著,「當然,我是無所謂啦。」

摩帝凱從未覺得唐的笑容有這麼邪惡過,他趴到床上,「我要穿…」

唐點點頭,動作很流利的替摩帝凱穿上白色三角褲,當絲綢內褲清涼的表面觸碰到摩帝凱的下體時,摩帝凱感覺自己的分身好像抖了一下,羞恥的把臉往枕頭裡塞。

 

「阿姨結婚時裡面也是穿這樣嗎?」摩帝凱看著唐細心的替自己穿上吊帶襪,他不是新娘,也沒認識多少新娘,所以對於婚紗裡面該穿甚麼不大了解,只是沒想到原來瑞比跟唐的媽媽會穿這樣的東西。

「我不清楚耶,媽媽結婚時我還沒出生啊。」唐捲起跳蛋的線,用吊帶襪的帶子將跳蛋的遙控器給牢牢綁在摩帝凱的大腿上,然後在摩帝凱的大腿內側親一下,「不過婚禮之後就是洞房,所以我想是的。」

 

唐細心的將摩帝凱的裙擺拉好,然後將心愛的藍鳥扶起,「後面感覺很舒服嗎?」

「閉嘴…啊…」摩帝凱忍不住發出羞人的叫聲,他立即用手摀住嘴巴,想到等一下要在瑞比面前忍住不叫就很難過。

「摩帝凱穿婚紗的樣子真美…」唐拿起新娘頭紗蓋在摩帝凱的頭上,「真想就這樣帶你去婚禮現場跟你結婚。」

「我才不要…唔!」摩帝凱勉強的站起來後反駁,結果差點腿軟又倒下去,但是唐及時扶住他的腰。

「要不要我抱你過去客廳?」唐抱住摩帝凱,在他耳邊低語,「就像新婚一樣。」

摩帝凱不語,他將唐推開,然後很勉強的往門那邊走去,將門打開後走出去。

唐聳聳肩,笑著跟上。

 

在客廳玩弄著相機的瑞比終於聽到門打開的聲音,馬上轉過頭,看也沒看的開始抱怨,「你們慢死了啦!你知道我等多久嘛…啊啊啊…啊?」抱怨還不到第二句,瑞比的下巴就垮下來了。

 

摩帝凱看著自己的好友一臉呆掉的樣子看著自己,心裡緊張了起來。

 

這傢伙怎麼了?怎麼一句話也不說,只是張大嘴巴的看著而已?難道跳蛋已經滑出來了嗎?!不對啊,後面還感覺著震動…嗚…震動…太有感覺了啦…

 

摩帝凱還在想著後庭的跳蛋時,瑞比慢慢的把下巴收回去,然後…

 

「噗…哇哈哈哈哈哈哈哈──!!這真是太棒了!摩帝凱穿女裝耶!唐,你真是個天才!太有趣了!!」藍鳥的好友正在沒良心的倒在地上捧肚大笑,平常的話摩帝凱一定會很生氣的揍他一拳,可是目前瑞比沒有發現跳蛋他就謝天謝地了。

 

唐從摩帝凱的身後靠近,在摩帝凱的耳邊小聲的說,「你還沒穿上高跟鞋。」

摩帝凱聽到他這麼一講就有點不高興,故意把腳往後面伸,用腳跟踩住唐的腳趾。

唐對摩帝凱的小小攻擊不以為然,在瑞比看不到的地方,他將手伸到摩帝凱後面,隔著裙子跟內褲的布料用手抓住摩帝凱的臀部,順便用中指往上頂,讓摩帝凱更容易感覺到跳蛋的震動。

「…!」那一瞬間,摩帝凱趕緊用手摀住嘴巴,同時也腿軟,立即跪到地上去。

 

「嗯?摩帝凱你怎麼了?」摩帝凱的膝蓋碰撞到地板的聲音引起瑞比的注意,棕髮青年終於笑完起身。

摩帝凱說不出話,如果他開口,那些淫亂的聲音一定會出來,他只能緊緊的咬牙,用無辜又難受的眼神看著瑞比。

「摩帝凱有點頭暈,可能是因為剛剛有喝酒的關係。」唐在摩帝凱身後不慌不忙的蹲下,手放在摩帝凱的肩上,「快拍照吧,瑞比。」

瑞比點頭,拿起照相機開始猛拍,左一張、右一張、前一張、後一張,就連特寫也有。

 

「哈哈!摩帝凱你的臉超紅的!害羞嘛?嘻~」瑞比一臉幸災樂禍的樣子,讓摩帝凱很想揍過去,可是他動不了,後面…還在…

「欸欸,來拍張群底風光吧!超好笑的!」瑞比說著,伸手抓住摩帝凱的裙擺,作勢要把裙子掀起來。

 

不…!

 

摩帝凱整個人愣住,眼睜睜的看著瑞比把裙子拉起,可是根本就還沒看到摩帝凱的腿,摩帝凱身後有一隻手伸過來,壓下瑞比的手。

 

「掀女生裙子是不禮貌的喔,瑞比。」

 

唐緊緊的靠在摩帝凱身後,抓住瑞比的手越來越用力,彷彿是抓到了偷摸自己女友的色狼一樣,臉色…很恐怖。

 

唐的另一隻手從後面扶著摩帝凱的腰,摩帝凱感覺到自己的肩膀在發抖,唐低沉的聲音跟一舉一動就跟後庭的震動一樣令他的身體有股難耐的快感,可是跟跳蛋不一樣,唐讓他感到溫柔。

 

「你在說甚麼啊摩帝凱是男的嗄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好啦我不掀就是了你放手啊!!!」瑞比被唐握得大叫,他立即將抓住裙子的手放開,唐也將他的手放開。

瑞比甩了甩痛到不行的手,一臉委屈,「真是的,為什麼不讓我掀嘛…」

 

你差點害我的心臟跳出來還敢抱怨?!

 

摩帝凱完全忘了自己一開口就會發出呻吟,當下的反射動作就是要罵瑞比,可是嘴巴張開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幹了蠢事。

 

「啊──唔…!」

在發出丟臉的音節前,摩帝凱及時用雙手摀住自己的嘴,可是他的動作太大,整個人往下彎,動作幾乎是大到有點誇張的地步。

「啊、摩帝凱…?!」摩帝凱的動作嚇到瑞比,棕髮青年一臉錯愕的看著藍鳥。

 

完蛋了…被瑞比發現了…

 

摩帝凱緊閉著雙眼,為自己感到羞恥,他該怎麼跟瑞比解釋?一切都是唐害的嘛?雖然這也是事實…

 

「天啊,摩帝凱…」瑞比難得一副很關愛的把手放到好友的肩上,「你看你,剛剛喝了一堆酒,現在想吐了吧?」

 

……我發誓我下次一定要把你給揍飛,死瑞比。

 

瑞比在伸手拍摩帝凱的肩膀時,拿著相機的手突然按到快門,隨著「喀嚓」一聲,相機開始發出一連串的轉動聲音,瑞比將相機拿起來看,「啊!沒有底片了!」

「反正你也拍夠多照片了吧?」唐笑了笑,然後指向門外,「從這裡往東10公里有一間相片館,你現在過去那邊給他們洗照片,回來之後我可以幫你掃描到電腦上。」

「好!」瑞比點頭,然後衝出去,聽見外頭的引擎聲越來越遠,摩帝凱終於不支倒地了。

 

「啊哈嗯…!啊、嗯唔…!」摩帝凱趴在客廳的地毯上,終於可以無紀律的呻吟,嘴角牽著銀絲,「哈…哈…嗯唔…」

「摩帝凱真厲害,撐過去了呢!」唐在後頭笑著,手伸進摩帝凱的裙子裡,撫摸著他的大腿,「你大叫的時候我還嚇了一跳,幸好瑞比沒有想太多。」

「笨蛋…!要是真的被發現的話怎麼辦?!呃、嗄啊啊啊…!」摩帝凱氣憤的轉過來大罵,同時唐的手觸碰到那個跳蛋的開關,將震動調高,令摩帝凱馬上又無力的倒下去。

「被發現的話,我就直接跟瑞比說我們在交往囉!」唐往前靠,在摩帝凱的頸後輕吻,「不過我想你一定能夠撐得過去,因為你是摩帝凱嘛!」

 

「唔…話說回來,東邊10公里根本就沒有甚麼相片館吧?」摩帝凱翻身過,抓住唐的衣領,「只有山而已…啊…」   

「有一間,只是要徒步走山路才會到,大概要走40分鐘吧。」唐低頭親吻摩帝凱的唇,抱住他的腰,「山上只有晚上的時候才有野獸,白天的時候很安全的。」

「唐,現在是半夜。」

「喔…放心吧,瑞比看起來一點也不好吃。」

「你怎麼可以…哇啊啊!」摩帝凱正要開口罵人,唐便將他整個人橫抱站起來,藍鳥深怕自己會掉下去,緊緊的抓住唐的頸子,他沒注意到,現在他們的姿勢就如同新婚的夫婦一樣。

「好了,摩帝凱,如果你再一直講瑞比的話,我可是會吃醋生氣的喔!」唐說完,往摩帝凱的鎖骨親一下,然後抱著他往房間走去。

「嗯、嗯唔…哈啊…」摩帝凱不想要唐生氣,光是用想的就夠恐怖了,只能將頭靠在唐的肩上,按照生理本能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

 

唐一腳踹開房間的門,進去之後小心翼翼的將摩帝凱放到床上。

摩帝凱躺下之後翻了個身,趴在床上,彎曲雙腳,讓自己的臀部對著唐,「快點…嗯唔…拿掉那東西…」

「嘖嘖,聽你說『快點』的時候,我還以為你要我快點進入呢!」唐裝模作樣的說著,低頭親舔摩帝凱的耳殼,同時將手伸進摩帝凱的裙裡,用手指溝住跳蛋的線,輕輕往後拉。

「呀啊…!」在跳蛋被拔出的瞬間,摩帝凱忍不住弓起腰,身體顫抖了一下,然後無力的趴下,直到有一股力量把他的身體翻正。

 

唐坐在床邊,從褲子的口袋裡拿出兩個亮亮的東西,摩帝凱仔細一看,是戒指,而且還是婚戒。

「我愛你,摩帝凱,一直都是。」唐輕輕拉起摩帝凱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輕吻,「我願意照顧你的一生,與你白頭偕老、與你渡過人生的每一分一秒,無論是甘是苦。」

說完,唐給摩帝凱的無名指套上了其中一枚婚戒,然後將另一個放在摩帝凱的手掌心中,「摩帝凱呢?」

 

摩帝凱看著唐、看著無名指上的戒指,因為流汗而濕掉的髮絲貼在臉頰上,他感覺濕的不是頭髮,眼前的視線也突然變朦朧,好像有點水水的,鼻子也彷彿受到刺激一樣。

美麗的藍鳥拿起手中的戒指,輕輕的套進愛人的無名指,「…我願意。」

 

唐笑了笑,伸手將摩帝凱頭上那個快要皺的亂七八糟的頭紗整個拿掉,然後低頭吻住摩帝凱的唇,很溫柔的一個吻,然後放開,「我愛你、我愛你,摩帝凱…」

「嗯…我也…」摩帝凱伸手環住唐的頸,迎接對方的每一個吻。

 

兩人接吻了將進5分鐘,唐終於跨上床,解開褲頭,掏出那個早已腫大的分身。

唐掀起摩帝凱的裙子,細細的隔著吊帶襪撫摸摩帝凱的大腿,然後手摸到摩帝凱的三角褲。

他沒有將三角褲脫下來,反之,他把中間的布料往旁邊拉,然後直接將分身頂在摩帝凱的後庭表面上。

 

「呼…其實在客廳那邊我就已經站起來了…」唐低頭細吻摩帝凱的脖子跟肩膀,「我也是忍了很久呢…」 

「下次別再玩這種…啊哈嗯──…!」摩帝凱的話都還來不及說完,唐便直接挺入,「太突然了啦…!啊、啊嗯…別、別這樣就直接抽插起來啊…哈啊…!」

「抱歉,我克制不了…」唐吻住摩帝凱的唇,然後放開,「摩帝凱真的好美…哈、我好想狠狠的在你體內衝刺…!」

 

唐將摩帝凱的大腿往外扳開,並且剛剛扶起他的腰,由上往下衝撞,使勁的頂入藍鳥體內。

「哈啊…嗯、唔…好深…哈啊…!」一陣又一陣的高潮持續刺激著摩帝凱的全身,雙手原本緊緊抓住被單,隨後往前環住唐脖子,主動獻吻,「唔…嗯…唐、啊嗯…!」

「嗯嗯!摩帝凱,抱歉,我快要…!」這回是唐先公布自己即將高潮,他吻著摩帝凱的鎖骨,「可以…在裡面嘛?哈…」

「唔啊、啊…!哈、哈嗯…」摩帝凱感覺自己的腦袋就快要融化了,幾乎說不出話,只能勉強的點頭,然後硬擠出幾個字,「唔嗯…一…起…」

唐聽見後立即抱住摩帝凱的腰,做出最猛烈的衝刺,最後用力往前一頂,在摩帝凱體內灌入滾燙的精液,同時摩帝凱也解放,白色的液體噴灑在婚紗底下的布料上。

 

摩帝凱放開雙手,整個人往後躺入柔軟的床,唐伸手替他擦拭臉上的汗水。

「抱歉,弄髒了你母親的婚紗…」摩帝凱看著唐在替自己清理許久,突然這麼說。

「不用擔心。」唐將自己的分身抽出來,感覺到懷裡的人顫抖了一下,他低頭看著摩帝凱的私處正流出剛剛自己灌入的濃濃精液,笑著,「你就安心的休息吧,不用太在意婚紗的事。」

「嗯,謝謝…」摩帝凱笑了笑,看見唐低下頭來,便主動仰頸親吻他的唇,然後閉上雙眼,沉沉睡去。

 

 

隔天早上摩帝凱洗好澡、穿好衣服後,唐開車載他回去公園。

摩帝凱回到房間裡,發現昨晚失蹤的瑞比正在用電腦。

 

「唉…這陣子一定會被叫娘娘腔…」摩帝凱自認倒楣,往瑞比那邊走去。

棕髮青年聽到好友的聲音,轉過頭來,「摩帝凱,你回來啦!我告訴你喔,昨天我好不容易照到那家照相館,結果才發現相機裡根本就沒有底片!」

「耶?」

「一張底片也沒有!昨晚拍的照片都是白拍的!」瑞比很氣憤的說著,他還以為在唐家裡找到的相機裡面有底片呢!

 

摩帝凱眨了眨眼,想到那些婚紗照片沒了對他來說是好事,就笑了起來,「哈哈!那你用電腦在看什麼?」

「嗯?喔這個啊,我媽用電腦寄她以前結婚時的照片過來,沒甚麼。」瑞比把視線轉回去電腦上,滾動的滑鼠的滾輪,瀏覽那些照片。

 

阿姨的婚紗照?

 

摩帝凱不禁有點好奇瑞比跟唐的母親結婚時是甚麼樣子,畢竟他才穿過阿姨的婚紗…弄髒了真不好意思…

 

藍鳥電腦螢幕上看,發現照片跟他想像中的完全不同,不、應該說…那件淡藍色婚紗呢?

每張照片裡,摩帝凱只有看到年輕時的阿姨穿著一套黃色的婚紗,前晚唐拿出來的那套根本就沒出現,而且瑞比的媽媽身材顯然比摩帝凱還要矮小,不管怎麼看,摩帝凱就是不覺得自己能夠穿得下阿姨的衣服。

 

「你媽的婚紗呢?」

「啊?你說她結婚時穿的那個喔?當然還在她的衣櫃裡啊!」瑞比不以為然的回答,「話說回來,昨天唐給你穿的那套女裝是哪來的啊?」

 

摩帝凱錯愕的看著好友。

 

該不會…唐?

 

藍鳥往自己的左手看,發現唐昨晚給它套上個婚戒還在,似乎是連著婚紗手套一起脫掉之後又帶回去的。

別說那套合身到詭異的婚紗了,連這個婚戒也像是特別訂做的。

摩帝凱突然感覺自己的臉正在發燙,心裡一下害羞又一下開心,同時也為唐所做的一切感到哭笑不得。

 

「啊,摩帝凱,你要去哪?」瑞比轉身看到藍鳥離去,詢問。

「去工作啊,不然班森會罵人。」

「噁~你要去就去吧!我要在這裡玩電腦!」瑞比翻了翻白眼,然後轉回去。

 

摩帝凱一邊走、一邊研究手上的戒指,拿起來之後他發現內圈有刻字。

看著那排字,藍鳥的臉又紅了,默默的把戒治戴回去,然後親吻戒指的表面。

 

我也愛你,唐…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