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摩帝凱醒來的時候,第一個念頭就是痛。

 

彷彿有一把刀插在自己的身上,劇烈的疼痛一陣又一陣的從腹部那邊傳來,摩帝凱痛到根本就睜不開眼睛,手下意識的去按住疼痛的地方,發現肚子上好像包著很厚的繃帶。

 

「…凱!摩帝凱!」

瑞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摩帝凱免強的睜開雙眼,雖然視線很模糊,可是那個矮小棕髮青年正是自己的好友沒錯。

 

「嗚…」摩帝凱連話也說不出來,他感覺自己快要哭出來了。

藍鳥用力的眨眼,然後再次睜開,白色的房間、濃濃的消毒水味道…他在醫院。

 

究竟是發生了甚麼事?他只記得他跟瑞比在修破舊的屋頂,然後好像有地震甚麼的…

 

「我的天啊!幸好你還活著!」班森的聲音在摩帝凱的另一側響起,可是摩帝凱沒辦法轉過去,他的肚子太痛了。

「對不起,各位,請讓我為病患做檢查。」一個不熟悉的男聲從遠處傳來。

摩帝凱聽見一個腳步聲越來越靠近,然後蓋在自己身上的被單被掀開來,一雙手將自己壓在肚子上的手拉開,然後在摩帝凱疼痛的地方撫摸。

「嗚…!」那隻手突然摸到一個地方,讓摩帝凱痛到緊緊的抓住床單。

「嗯…傷口很深,得住院觀察一陣子。」那個陌生的聲音再次響起,「護士,幫我拿止痛針。」

沒過多久,摩帝凱感覺到有人拉起自己的袖子,在上頭抹涼涼的東西,然後肩膀傳來一個刺痛,雖然沒有比肚子還痛。

 

「醫生,他大概要多久才會好起來?」瑞比問著,語氣中帶著擔憂。

「嗯…現在還不能斷定,不過如果病患狀況好的話,大概一個禮拜就可以出院了。」

在他們說話的同時,摩帝凱開始慢慢的習慣疼痛,他轉過頭來,看見班森跟一個穿著白袍的男人。

「你現在已經脫離危險了,不過傷口還是有出血的可能,所以這段期間請好好休養,不要做太大的動作。」那個白袍男人對摩帝凱說著,然後推了一下眼鏡,離開他們所在的病房。

 

摩帝凱眨了眨眼,他現在知道自己受傷了所以不能亂動,不過究竟是怎麼受傷的?

想想啊,摩帝凱,究竟發生了甚麼事?他跟瑞比在修屋頂,然後有個地震,然後…?

 

班森靠過來,手輕輕的拍了拍摩帝凱的肩膀,「不用擔心,你跟瑞比的醫療費將會從員工保險中取得,你住院的期間我也不會扣你錢,這段期間你就好好休養吧。」

 

瑞比?瑞比也受傷了嗎?

 

藍鳥看向棕髮好友,才發現瑞比頭上有貼一個大大的紗布,撞到頭了嗎?

 

啊、想起來了…

 

地震發生的時候,瑞比差點從屋頂上掉下去,摩帝凱趕緊抓住瑞比的手,另一手則是勾住屋頂上的瓦片。

可是那塊瓦片脫落了,摩帝凱重心不穩,跟瑞比一起從屋頂上摔下。

摔下去的瞬間,摩帝凱看到地面上好像有一些金屬,下意識把瑞比抱住,用自己較高大的身體包住好友。

然後自己閉上眼…失去意識。

 

摩帝凱的視線往下移,發現瑞比其中一隻手的長袖被挽了起來,他的另一手壓著接近手肘的地方,中間夾著一塊有點紅紅的棉花。

瑞比注意到摩帝凱在看自己的手,聳聳肩,「醫院的庫存血量不夠,剛好我跟你是同樣血型的,所以…」

然後瑞比笑了起來,「你好厲害,肚子被金屬條穿過還能活著,雖然有靠我的血救你。」

 

摩帝凱抬頭看了看瑞比的臉,除了那個很顯眼的紗布,瑞比的身上也有一些小小的傷口,不過那不是重點。        

他看著瑞比的眼睛周圍,不是那個家族基因而顯現的黑眼圈,而是那個淡到幾乎快要看不見的淚痕…在摩帝凱醒來之前,瑞比哭了。

 

「我還有一些事情要做,所以我先回去公園了。」班森突然插話,然後離開那個房間,順手關上門。

門關上後,摩帝凱將自己的身體躺好,他的腹部已經不痛了,大概是因為那劑止痛針的關係。

 

藍鳥轉頭看向好友,「…你哭了。」

「耶?!」瑞比聽他那樣講,緊張的摸了摸自己的眼睛,「我、我才沒有…!」

「謝謝…」

「呃?」

「謝謝你捐血給我…」摩帝凱微笑,「不然我可能就…」

 

瑞比錯愕的看著摩帝凱,然後抿嘴、皺起眉頭,眼眶又溼了起來,「我怎麼可能會讓我的好友為了保護我而死嘛…混帳…」

「我救你一命、你救我一命,這樣才是best friend嘛!」摩帝凱咧嘴笑,露出開朗的樣子,「話說回來,那些金屬條是怎樣啊?」

「好像是有人要在公園裡開派對,那些金屬條是搭遮雨帳篷的器具。」瑞比抓了抓頭,「班森說他們不應該把私人的東西放在我們的屋子附近,是違反公園規定的。」

「這樣啊…」摩帝凱瞇起雙眼,沒想到自己就是這麼倒楣,被那些東西插到。

 

不過,如果不是他的話,受傷的可能就是瑞比了…

摩帝凱抿了抿嘴,他知道自己一定會承受不了失去好友的痛苦。

 

「還有誰知道我受傷了?」

「公園裡的所有人都知道。」

「那…」

「瑪格麗特嘛?她應該不知道,除非肌肉男把這件事情當八卦宣傳出去。」瑞比撇了撇嘴,「你受傷之後我們就馬上送你到醫院了,直到剛剛你醒來之前我跟班森都一直在。」

「……」摩帝凱垂下眼簾,他想問的不是瑪格麗特,可是他說不出自己真正想問的問題。

 

門被打開,他們兩人同時看過去,是一個白醫護士,她看著瑞比,「先生,探望時間已經結束了,接下來病人得好好休息,請你明天再來吧。」

瑞比開口想說甚麼,可是他停了下來,閉上嘴想了一下,然後起身,「…要好起來喔!」

「那當然!」摩帝凱笑了笑,目送自己的好友離開房間。

 

瑞比離開之後,那個護士走近摩帝凱,將掛在牆上一個像是遙控器的東西拿下來,放到摩帝凱手邊,「有甚麼需要,請按護士鈴。」

「謝謝妳。」

「剛才雖然有替你打止痛劑,不過再過大概一個小時就會失效了。」護士苦笑,「因為醫生有交代不能過度使用止痛劑,所以除非是真的很痛,我們盡量避免給你使用,好嘛?」

 

雖然覺得這樣很討厭,但是摩帝凱沒讀過醫學,他沒辦法辯論醫生的建議,「知道了…」

護士笑一笑,然後離開房間,順手將電燈關上,留下摩帝凱在陰暗的病房理。

 

藍鳥望著天花板,手放在自己的傷口處。

他想讓自己睡覺,可是他睡不著,他不久前才剛醒來,加上昨晚特別早睡,現在腦袋根本就清醒得很。

 

好暗、好安靜、好無聊…好寂寞。

 

他回想著剛剛發生的一舉一動,瑞比的眼淚、班森的聲音、醫生的觸摸、打針的刺痛、剛醒來那一瞬間的痛苦…以及當時自己最想看到的人。

瑞比固然是個很重要的好友,但是在自己最痛的時候,摩帝凱多麼希望當時在自己身邊的是另一個人。

跟瑞比有類似的長相,身材卻較高大、聲音也較低沉,那個總是握著自己的手,說無數個「我愛你」的傢伙。

 

摩帝凱伸手蓋在自己的雙眼上,覺得自己就像是個花癡一樣。

 

他這麼忙,怎麼可能會過來?

 

好幾次摩帝凱拿起話筒,很熟練的按了那個人的電話號碼,可是都在按完之前就把話筒放回去,他好怕自己會打擾到對方,他好怕聽到對方用不耐煩的語氣說「我在工作」。

 

不行!不能因為這種事情而讓他離開工作、讓他擔心…

 

摩帝凱閉上雙眼,想著美好的回憶,好讓自己的心情輕鬆一點。

 

一個小時過後,就如同那個護士說的,止痛劑的效用開始退了,摩帝凱感覺自己的傷口又開始痛了起來。

「唔、嗚…」越來越痛、越來越痛,藍鳥雙手壓著自己的傷口處,他不壓就會很痛,可是又怕自己壓太大力又會出血。

其中一隻手在床上來回摸索,找到了護士鈴,姆指已經抵在按鈕上了,卻遲遲沒有按下去。

 

不能打太多止痛劑…

 

摩帝凱吞了吞口水,將護士鈴放開,緊緊的咬住牙根,想把痛楚給忍過去。

 

好痛…好像一把刀刺穿自己的肚子一樣、好像傷口被火燒著一樣、好像下半身要被斬斷一樣…好痛…

 

摩帝凱免強的睜開一隻眼,看著牆上的時鐘,明明才過不到5分鐘,卻像是一個小時。

明明甚麼都沒做,就已經汗流浹背了,現在痛的不只是傷口,摩帝凱因為忍痛而持續的讓身體僵硬,現在全身的肌肉都在酸痛。

「嗚…嗚嗚嗚…」摩帝凱感覺到自己的鼻頭酸了起來,將臉埋進枕頭裡,放任自己的眼淚流出來。

哭著、痛著,不知不覺的,摩帝凱臉上帶著淚痕睡著了。

 

當摩帝凱再次醒來的時候,他的意識夾在夢境跟現實之間,他聽見門被輕輕的打開、一個腳步聲越來越接近自己,卻以為那是夢中的聲音。

直到,他感覺到有一隻溫暖的大手蓋在自己按著傷口的手。

 

好像,真的有人…?

 

摩帝凱的意識慢慢清醒,可是他沒有睜開雙眼。

除了那隻放在自己手上的手,他還感覺到有另一隻手蓋在自己的額上,替他拭去額上的汗水,然後撫過他的臉,姆指輕輕的撫過他的眼下,擦過他的淚痕。

 

好溫柔、好溫暖…

 

就在摩帝凱這麼想的時候,他感覺到自己的額上觸碰到一個濕熱的東西,很輕柔的,像是一個吻…

 

「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呢…」

 

那是個低沉卻細小的聲音,帶著輕微的顫抖跟痛苦的口氣,要不是因為房間太安靜了,摩帝凱可能根本就聽不到。

 

那個聲音、那個低沉的聲音,好熟悉、好喜歡…

 

摩帝凱感覺自己的眼眶又濕了起來,他緩緩的睜開眼睛,眼前一片模糊跟陰暗,可是他看得到那個高大的身驅跟那一頭棕髮。

「唐…」

「摩帝凱?」唐驚訝的看到床上的人睜開眼,「抱歉,我吵到你了嗎?」

 

藍鳥眨了眨眼,眼淚從眼角滑落,唐看到後緊張的握住他的手,「很痛嘛?」

聽到唐這麼一說,摩帝凱才感覺到傷口傳來的疼痛,可是跟之前比起來已經好很多了。

「嗯,很痛…」摩帝凱笑了笑,「可是沒關係…」

 

藍鳥的視線漸漸清晰,終於看到唐的臉。

不只是臉,還有他臉上的汗水跟微紅的臉頰,他還穿著上班時穿的西裝,不過看起來有點凌亂,一旁的公事包也在,仔細的聽,唐的呼吸似乎比以往重…是下班後趕來的嘛?

 

唐的臉、他的表情…不是那千篇一律的陽光笑臉、不是得意時那邪惡的笑臉、也不是親吻藍鳥時露出溫柔笑臉…不是笑臉,而是像急到快要哭出來的表情、像是萬把刀刺進心臟裡的痛苦表情。

 

這樣的唐,好奇怪…

 

摩帝凱伸手撫過唐的臉頰,「可以笑一個嘛?」

「咦…?」

「我想看你的笑容…」摩帝凱說著眼眶又濕了起來,「溫柔的對我笑,跟我說,『已經沒事了』,好嘛?」

 

說完,摩帝凱的眼淚就像是崩塌了一樣,不停的流下,「我好害怕…唐,我真的好怕…好痛…這個地方好暗、好寂寞…嗚…我好怕自己一個人…唐…嗚嗚嗚…」

 

唐瞪大雙眼的看著藍鳥不斷留下淚水,他抿了抿嘴,然後微笑,伸手握住摩帝凱的手,低頭親吻他的淚水、他的唇,然後彎下身抱住心愛的藍鳥,「已經沒事了,摩帝凱,我在這裡…你不會有事的…」

 

「唐…!」摩帝凱伸手環住唐的脖子,靠在他的肩上哭著,「我好想你…嗚嗚…」

「我也是…」唐輕撫摩帝凱的頭,「很想見我最愛的摩帝凱…」

 

摩帝凱哭夠了之後,情緒比較穩定了一些,也終於放開唐,讓自己躺好,讓唐替自己擦拭臉上的淚水,同時為自己剛才的舉動感到丟臉,倒是唐看到摩帝凱恢復原來的樣子,放心了許多,露出了以往的笑容。

 

「我下班後,瑞比打電話給我。」看著摩帝凱有話想問又不敢開口的樣子,唐主動替他解答了,「他把一切經過都告訴我,所以我就立即趕來了。」

「不過,探望時間不是過了嗎?」摩帝凱突然想到,這種時間,唐不應該在那裏。

「我對護士小姐掏個媚眼,她就讓我進來了。」唐笑著回答。

「……」

「…這間醫院可以申請陪同病人過夜。」      

「原來如此。」所以說瑞比或其他人如果申請的話也可以陪他過夜囉?

 

棕髮青年笑了笑,手放在摩帝凱的傷口上,「還會痛嘛?」

「有痛…可是好多了…」

「那就好。」唐低下頭親吻摩帝凱的唇,「以後想我的話,儘管打電話過來找我,沒問題的。」

「嗯…」摩帝凱臉紅的點了點頭,不敢說自己曾經想打電話過去好幾次了。

 

「你肚子會餓嘛?還是口渴?要不要我去拿點甚麼過來給你?」唐說著,才要起身,袖子卻被摩帝凱拉住。

「別走…」摩帝凱皺著眉頭,「我甚麼都不要,我只要你待在這裡,別走…」

唐眨了眨眼,然後笑了,坐回床邊的椅子上,「呵…你今天真誠實呢…」

「因、因為我受傷了嘛…」摩帝凱臉又更紅了,害羞的避開唐的視線。

「這樣的摩帝凱真可愛…」唐靠過去親吻他的額頭,「我愛你…」

「嗯…」摩帝凱嘴角輕輕的勾起,終於露出笑容。

那一晚,以及之後的每一晚,唐都到醫院來陪摩帝凱過夜,直到他出院。

 

出院的那天摩帝凱才發現這間醫院根本不讓人陪同過夜,同時也發現周圍的護士都用愛慕的眼光看著唐,藍鳥連續吃醋一個星期不肯接唐的電話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