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帝凱從衣櫃中翻出瑞比最小件的衣服給他們兩兄弟套上,雖然穿在他們身上依然稍微寬大,但是至少唐不會一直踩到自己的襯衫而跌倒。

 

「我們來玩!」瑞比高興的在他的蹦床上跳啊跳,他剛剛才睡醒,精神好得很。

「等一下再玩。」摩帝凱替唐套上衣服後把瑞比從蹦床上抓起來,拿一塊三明治給瑞比,「先吃晚餐,不吃的話等一下就會肚子餓。」

瑞比看了看眼前的三明治,嘟著嘴將摩帝凱的手推開,「我不要!裡面有蔬菜,我討厭蔬菜!」

摩帝凱看了三明治一眼,裡面的蔬菜不多,也不過就是切片番茄跟一片薄薄的生菜葉子,「你得吃點蔬菜,他們對你的身體很好。」

「不要!我不要吃蔬菜!」瑞比快速的爬上衣櫃,死不肯靠近摩帝凱手中的三明治,「你把蔬菜拿掉我才吃!」

 

如果是23歲的瑞比爬到那上面,摩帝凱根本就不會去管,可是現在是7歲的瑞比,個子更小、身體更脆弱,要是不小心摔下來可是會受傷。

「瑞比,那邊危險,快給我下來!」摩帝凱大步的走過去,作勢要把他給抱下來

藍髮青年的手都還沒碰到,瑞比便從衣櫃上躍下,剛好跳到他的蹦床上,然後往前飛出去。

在那一瞬間,摩帝凱腦中閃過以前瑞比也做過類似的動作,結果在牆上撞出一個洞,可是現在的瑞比個子太小,在撞出洞之前就會撞傷自己。

「噗喔!」剛好瑞比飛出去的方向就是唐所在的位置,兩兄弟就這樣撞在一起,然後在地上翻滾幾下後才停下來,看起來很痛的樣子。

 

瑞比從地上爬起來,甩甩頭後用閃亮亮的大眼看著摩帝凱,「剛才那樣好酷喔!再一次!」

「不行!」雖然藍鳥很慶幸瑞比沒有直接撞上牆受傷,可是這下子連唐也遭殃,他小心翼翼的把唐扶起來,輕撫他的頭,「有受傷嘛?」

唐摸了摸自己的頭,剛才似乎撞到地板,「有點暈...

唐沒有說出來,但是摩帝凱看得出來他的頭上已經撞出一個包了,心疼的輕揉那個地方,「乖,不痛不痛~

摩帝凱對唐撫撫又抱抱的,瑞比在一旁看到,不滿的鼓起臉頰,「為什麼只有他有?我也要撫撫!」

「你又沒受傷...

「唔...」瑞比看了看唐,然後又往衣櫃那邊跑去,可是被摩帝凱拉住。

「不准再爬上去了!」摩帝凱不禁提高音量,「你如果不吃飯的話就給我乖乖去睡覺!不給你玩了!」

「我不要吃蔬菜!」

發現他們的對話回到原點,摩帝凱揉揉太陽穴,他現在才發現原來瑞比的媽媽是如此的偉大,居然可以把這個氣死人的小孩給撫養長大。

「不吃就算了,你等一下餓肚子不要來找我。」摩帝凱將三明治收起來,「你要是再爬上衣櫃,我就打你。」

 

摩帝凱到樓下去放三明治進冰箱的時候,看到一顆大頭在客廳,「帕布?」

「喔!摩帝凱!」帕布雙手撐著臉頰,「我剛剛聽到一個很大的聲響,所以下來看看。」

「啊啊,那應該是從我們房間傳來的。」摩帝凱將三明治放進冰箱,「剛剛瑞比在玩,抱歉...

「原來如此,沒關係的,嘻嘻~」帕布笑著,隨後好像想到了甚麼,笑容從臉上轉變成擔憂,「所以...變回來的方法有找到嘛?」

摩帝凱沒有回答,只有搖頭,然後苦笑。

「喔我的天啊...」帕布拍了拍摩帝凱的肩膀,給予他關心,「也許,你可以去問問看當初賣返老還童水的人,他可能知道解決的方法?」

「嗯...」摩帝凱眨眨眼,懷疑自己怎麼沒有想到這個主意,他將手放在下巴想了想。

雖然瑞比是在路邊買到那個生命之水的,可是賣家可能會在同一個地方徘迴,如果在附近的路上繞一繞,也許就會找到那個人。

「謝謝你,帕布,我明天就去找找看那個人!」摩帝凱很感激的對帕布笑著。

「沒問題的,摩帝凱,晚安囉!」帕布說完便上樓去,隨後藍鳥也回到自己的房間。

 

進到房間,馬上就看到兩個浣熊兄弟在爭執。

「不行!蹦床是我的,你給我睡地上!」瑞比凶巴巴的對唐大喊。

「可是地上好髒...」唐皺起眉頭,看著那好幾個月沒有擦過的地板。

摩帝凱翻了個白眼,因為他跟瑞比都很懶,平時都沒有在整理房間,就算他整理了,瑞比一定會馬上就弄髒,所以到後來就沒有再管...希望自己明天會記得要擦地。

「沒關係,唐你跟我一起睡吧。」摩帝凱換上睡衣後躺上床,拉起被子並且空出床的一邊,示意要唐躺過來。

唐笑著爬上床,然後靠在摩帝凱的旁邊,「謝謝。」

摩帝凱摸了摸他的頭,然後看向瑞比,「你自己一個人睡在那邊沒問題齁?」

「哼!我自己睡一張床,當然沒問題!」瑞比說完,以大字型躺上蹦床,刻意表現出很舒適的樣子。

「那就好。」摩帝凱起來關燈之後便躺回去床上,「晚安。」

「「晚安。」」瑞比跟唐兩人異口同聲的回答。

這一天之內發生了那麼多事,摩帝凱感到特別疲倦,熄燈之後沒多久就直接進入夢鄉了。

 

不知過了多久,藍鳥再次睜開雙眼,因為他感覺到有東西在拍打他的肩膀。

他睜開雙眼往下看,唐靠在他懷裡安穩的睡著了,所以不是他。

摩帝凱往後轉,不出所料的看到小小的瑞比站在床邊,「怎麼了?」

「我肚子餓...

......

 

雖然摩帝凱覺得很煩又很睡覺,可是還是帶著瑞比到樓下去吃東西,他打開冰箱然後拿吃先前收好的三明治,「這次得把蔬菜吃下去喔!」

瑞比這次乖乖的拿起三明治,一句抱怨也沒有的吃下,摩帝凱則是坐在旁邊看他吃,忍不住打哈欠。

 

「吶吶,摩帝凱...」瑞比吃到一半,抬頭看著那個撐著臉快要睡著的藍鳥,「你真的是我的好朋友摩帝凱嘛?」

「這是甚麼問題啊?」摩帝凱挑了挑眉。

「因為...」瑞比突然停頓,看了看周圍,然後低頭,「我不知道...我好有多問題...

「為什麼你是大人?這裡是哪裡?我的爸爸媽媽在哪裡?為什麼除了你跟唐之外我沒有看到其他認識的人?」

面對瑞比一連串的問題,摩帝凱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現在回想起來,一個7歲的孩子回神就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身邊的熟人只剩下突然變成大人的好友跟從小就討厭的弟弟,瑞比沒有大哭大鬧就已經算是最好的反應了。

 

摩帝凱揉揉雙眼,讓自己清醒,「瑞比,你聽著...

「我可以現在就解釋給你聽,可是你大概會聽不懂,我不想讓你錯亂...」藍鳥將手抵在嘴前,說完之後思考了一下,然後繼續說,「你不用擔心,你的爸爸媽媽只是去旅遊了,他們沒事。這裡是我現在住的地方,你看到的那些陌生人都是我的朋友。」

「至於我是大人,而你是小孩...」摩帝凱對瑞比笑了笑,「這有甚麼大不了的?我們依然是好朋友啊!」

聽到摩帝凱那樣說,瑞比終於露出笑容,手握著拳往摩帝凱伸去,「嗯!最好的朋友!」

「那當然!」摩帝凱也握拳,然後輕碰瑞比的拳頭,這是他們的友情手勢。

看到瑞比乖乖的把三明治吃光,摩帝凱拿出剩下的最後一塊巧克力蛋糕,「要吃點心嘛?」

「巧克力蛋糕!」瑞比看到那猶如夢幻中的咖啡色物體,興奮的跳上椅子,「我要!」

「好好,你先坐好。」摩帝凱拿出了一隻小叉子,跟著巧克力蛋糕一起放到桌上。

小瑞比迫不及待的叉起一大口含入,然後後出幸福的表情,「嗯、嗯、嗯~~好吃!」

「喜歡就好。」看瑞比這麼開心的樣子,摩帝凱微笑,「等一下吃完之後就要乖乖的刷牙睡覺囉。」

「嗯!」瑞比點點頭,然後再吃一口。

 

回到房間後,摩帝凱看著瑞比躺回去蹦床,「你如果怕寂寞的話也可以過來一起睡喔。」

「我才不會寂寞!」瑞比回答,然後鑽進去衣服堆裡,摩帝凱聳聳肩,躺回去床上,順便替唐把被子蓋好。

摩帝凱躺好之後他沒有馬上閉眼,而是把身體側著,讓自己背對瑞比的方向,然後假裝睡著。

過了幾分鐘,摩帝凱果然聽到蹦床的聲音,然後一個小小的腳步聲往他這邊過來

摩帝凱感覺到他一邊的被子被拉起來,然後一個小小的身子擠進來。

藍鳥輕輕的微笑,然後才閉上眼,進入夢鄉。

 

隔天,摩帝凱以班森從未看過的速度完成了他的工作,拜託史奇跟帕布看著兩個小孩,自己則是在城市裡面四處尋找那個販賣生命之水的人。

瑞比買水的時候他不在場,所以他不知道對方長甚麼樣子,可是他知道一定是個在賣同樣彩色寶特瓶裝水的大叔。

他來回走遍瑞比可能去過的地方、每一個小巷子、每一個小店鋪、每一棟大樓前面,巡視每一個在路邊賣水或飲料的攤子,始終沒有看到他要找的人。

眼看太陽都下山了,摩帝凱的腳也走到快要起水泡,他在路邊的長凳下坐了下來喘口氣。

藍髮青年低頭往下看,雙手抱頭,心裡默默的、不斷的對瑞比跟唐以及他們的父母道歉,他不覺得自己能夠找到賣生命之水的人。

 

他持續那個姿勢幾分鐘,然後感覺到他坐的長凳另一頭有個人坐了下來,他稍微瞄了對方一眼,是個穿著深色大衣、戴墨鏡跟帽子的怪人。

對方似乎也注意到摩帝凱的視線,轉頭看摩帝凱一眼,露出看起來心懷不軌的笑容。

 

穿著大衣的怪人跟詭異的笑容...這個人該不會就是傳說中的............

 

正當摩帝凱想要起身走人的時候,那個人開口講話。

「要不要買生命之水啊?」

「耶...?」

那個怪人站了起來,然後在摩帝凱面前將自己的大衣打開來,他身穿普通的衣褲,但是那不重要,重點是他藏在大衣底下那一罐一罐的彩色寶特瓶,長得跟瑞比帶回來的生命之水一樣。

「原來就是你!」摩帝凱當下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撲上前去,當場把那個人倒在地上,不僅如此,他還雙手緊緊的揪著那怪人的衣領,活像是要痛扁對方一樣,「快把解藥拿出來!」

「咦、咦?! 」原本看起來很神秘的人,被摩帝凱的舉動給嚇到,頭上的帽子掉了下來,臉上的墨鏡也歪掉了,現在看起來他就跟一般的大叔沒兩樣,一臉吃驚的看著摩帝凱,「解藥?」

「別跟我裝蒜!快把生命之水的解藥拿出來!小心我揍你!」摩帝凱已經不在乎周圍的人都在注視他們,他要解藥,而且現在就要。

「先、先生,你先冷靜一下...

「冷靜個大頭!都是因為你的關係,我朋友跟他弟弟都變成小孩,我要你給我把他們變回來!」

賣水的大叔想要緩和摩帝凱的情緒,可是沒有用,他緊閉上雙眼,然後像是豁出去般的大喊,「我沒有解藥!」

 

「甚......?」摩帝凱被他這樣一吼,花了幾秒鐘消化他說的話,整個人都呆了。

「對不起!這些『生命之水』是我從『生命之主』那邊偷來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解藥!!」那個人說著,將摩帝凱給推開來,然後落荒的逃走,摩帝凱回神過來想要追上他,可是他的雙腳因為走太多路而動不了,完全跑不起來。

跑了個一兩步,摩帝凱便狼狽的摔倒,臉部直接往地下上撞下去,他爬起來後擦擦臉,然後感覺到一陣鼻酸,眼前的視線也漸漸模糊了起來。

「混帳...」藍鳥擦了擦雙眼,警告自己不准哭出來,他往上看,發現天空已經暗了。

 

瑞比跟唐還在屋子裡等他回去...得回去公園...

 

摩帝凱想起來,可是他的雙腳痛得要死,根本就動不了。

一隻大手從後方伸過來,將摩帝凱給拉起,藍鳥吃驚的轉頭,看到的是熟悉的白色身影,「史奇...?」

史奇扶著摩帝凱到公園交通車,他駕駛、藍鳥則是坐在旁邊,車子往公園的方向行駛,一路上他們都沒有講話。

 

史奇三不五時瞄一下坐在旁邊的人,可是都只見那藍色的頭顱低著,看起來格外的喪氣。

...我決定了...」就在車子快要抵達公園的時候,摩帝凱突然開口,他緩緩的抬起頭,「我會撫養他們長大...

...這不應該是你的責任。」史奇回答。

「我知道...但是我不能就這樣把他們推還給他們的老父母...」摩帝凱抿了抿嘴,「不管瑞比跟唐是不是小孩子,他們都是我重要的朋友,我無法對他們置之不理...

車子開進公園裡,史奇慢下速度,不語。

「我會去拜託班森,讓他給我多一點工作跟加薪...」摩帝凱沒有注意史奇的表情變化,自己繼續說著,「我不會偷懶,我得好好工作,這樣我才有足夠的能力養他們兩個...

 

看摩帝凱如此堅定的神情,史奇沉默了許久,終於在他們的視野可以看到屋子時說話,「剛剛那個人,有提到『生命之主』...

「咦?」

「『生命之主』是『生命之水』的守護者,唯有經過他的許可才能得到真正的『生命之水』。」史奇解釋的同時,他們也到達了屋子的前方,他準確的在屋子前停了下來,「如果用強硬的手段偷取,『生命之水』就會自動轉變成劣質品。」

「所以說...?」車子已經停了,可是摩帝凱還坐在車上,他想知道史奇的意思是甚麼。

「我在想,也許『生命之主』有劣質品的解藥。」史奇轉頭看著摩帝凱。

「真的嘛?!」摩帝凱瞪大雙眼,不禁拉高音調,「你知道『生命之主』在哪裡嘛?!」

「我有辦法可以叫他出來,可是...」史奇用慎重的表情說著,「這個方法只有一次有效,下一次使用就是十年之後了,所以你得慎重的問他。」

「嗯!」摩帝凱堅定的點頭,「我需要準備什麼?」

「真要說的話,應該是一顆堅定的心吧...」史奇回答,「你先下車吧,我晚點過來就帶你去見他。」

摩帝凱下車後看著史奇把車開走,自己也慢慢的進到屋子裡。

 

「摩帝凱!」一打開門,藍鳥馬上看到唐迎面而來,而且是衝過來緊緊的抱住他的大腿。

「哈哈,我回來了~」摩帝凱彎腰摸了摸唐的頭,覺得他的樣子好可愛,可是仔細一看,他才發現眼前的孩子表情有點不對勁,「怎麼啦?」

「摩帝凱回來了!」一個帶著微微顫抖的聲音從樓梯那邊傳來,摩帝凱往那個方向看去,擊掌鬼剛好從樓上下來。

HFG,怎麼了?」

「帕布說要去洗澡,叫我跟肌肉男看著他們兩個,可是一轉眼沒注意,瑞比就爬到衣櫃上...

「從衣櫃上跳到蹦床上然後彈飛出去嘛?」摩帝凱撇了撇嘴,心裡暗暗的想著等一下要痛罵瑞比。

「對,然後撞上牆昏過去,頭還流血,肌肉男正在幫他包紮。」

「甚麼?!」

聽擊掌鬼說完,摩帝凱立即往樓上衝,跑進他們的房間裡,用力的一腳把門推開,「瑞比!」

 

原本摩帝凱想像的情景是瑞比頭上包著繃帶、表情很痛苦的躺著。

可是一走進門,他只看到一個很有精神的小孩在他的床上蹦蹦跳跳,除了額頭上有一個貼布之外沒有其他受傷的地方,肌肉男則是坐在一旁喝著汽水。

「呦!你可終於回來了!」肌肉男一臉不以為意的說。

摩帝凱看著房間內的情景,愣一愣,「他不是受傷了嘛?」

「只是額頭表面擦傷流血而已,沒甚麼,我用貼布貼一下就可以了。」肌肉男說完,然後露出詭異的笑容,「你知道是誰教我用貼布的嘛?」

眾人無言的看著他,肌肉男自滿的笑著,「我媽!」

 

摩帝凱無視肌肉男的笑話,他往床那邊走過去,「瑞比,快下來!」

「摩帝凱!」瑞比從床上跳起,然後漂亮的落地,一臉興奮的看著眼前的藍髮男子,「我跟你講喔,剛剛...

「你會不會痛?」不等瑞比說完,摩帝凱直接問他。

「這點小傷不算甚麼!我說啊...」瑞比沒有注意到摩帝凱的表情,很自滿的形容自己的勇猛,然後想要把剛才的話繼續講下去。

 

「很好。」再次的,摩帝凱不給瑞比把話講完,他坐到自己的床上,接著把瑞比抓起來,讓瑞比趴在自己的腿上,然後用力的往瑞比的屁股上打下去。

「哇啊!好痛!」瑞比痛得大叫,想要起身,卻被摩帝凱的另一隻手壓著。

「我有沒有跟你說,如果在從衣櫃上跳下來,我就打你?有沒有?!」摩帝凱用凶狠的口氣斥喝,令在場的肌肉男跟擊掌鬼都目瞪口呆。

「嗚......」瑞比回答,雖然他沒有哭,可是語調中帶個哭腔。

「有聽到你還跳?!」摩帝凱再次的用力往瑞比的屁股上打下去,「我有沒有跟你說那邊很危險?要是你真的受重傷了怎麼辦?!」

「咿啊!對、對不起啦!嗚嗚...」瑞比這下真的哭出來了,兩隻小手伸到下面抓著摩帝凱的褲管,「嗚嗚...對不起啦...我不會再跳了...

 

摩帝凱將瑞比扶起來,讓他面對著自己,戴滿藍色指環的雙手抓著他的肩膀讓他站好,「下次不准再跳了!」

「嗯......」瑞比滿臉是淚水,用力的吸鼻涕,對摩帝凱點頭。

「你害擊掌鬼這麼緊張,快跟他道歉!」

「嗚...對不起...

瑞比看向那擊掌鬼,後者則是有點尷尬的對他笑一笑,「沒、沒關係啦...

看擊掌鬼不介意,摩帝凱再說,「肌肉男叔叔幫你貼貼布,有沒有跟他說謝謝?」

「為什麼我是叔叔?叫我大哥哥才對!」一旁的胖子表示不滿。

「少囉嗦!我都被叫叔叔了,你最好會是大哥哥!」摩帝凱往肌肉男那邊瞪過去。

「嗚...謝謝...」瑞比轉身對肌肉男說著,眼眶裡依然中滿著淚水。

 

肌肉男看著眼前的小孩子哭成這樣,心裡有點不忍,可是他提醒自己是男子漢,不能表達情緒,於是故作不稀罕,「哼!真、真是無趣,我們走吧!HFG!」

看著肌肉男跟擊掌鬼離開,摩帝凱拉起自己的袖子,替瑞比擦拭著淚水,「你害我好擔心!」

瑞比本來想說甚麼,可是他的視線瞄到門邊,突然睜大雙眼,然後一手打掉摩帝凱的手,然後往蹦床那邊跑去,一頭鑽進衣服堆裡不肯說話。

摩帝凱對他的反應感到錯愕,他眨了眨眼,然後往門的方向看過去,發現唐站在那裡,「怎麼了?」

「嗯...」唐望向蓋著瑞比的衣服堆,然後轉過來看向摩帝凱,「樓下有一個叫史奇的人找你...

 

【待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