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帝凱看了看那堆蓋住瑞比的衣服,他本來想乾脆帶瑞比跟唐一起去,可是瑞比這個樣子不肯出來,史奇現在就在樓下等他,他也沒時間哄瑞比。

 

「唐,你乖乖到樓下去玩,不要去煩他。」

摩帝凱知道瑞比一定是覺得自己被打的樣子被唐看到很丟臉,所以才鬧彆扭的躲起來,如果唐再靠近的話他一定會抓狂,所以他轉身跟另一個孩子交代。

唐雖然不放心自己的哥哥,但是仍然點點頭並且下樓。

這回確定帕布會好好的看著兩個孩子,摩帝凱帶著未被喝過的生命之水,坐上史奇駕駛的交通車。

 

交通車行駛了一段時間,他們來到的公園裡的一片空地,摩帝凱遠遠的就看到地上有點亮亮的,車子再靠近一點,他發現空地上擺放著許多點燃的蠟燭。

那塊空地上畫著奇怪的圖形,圖形周圍整齊的擺放著那些蠟燭,望著眼前的情景,摩帝凱想到上回史奇生日時也有看過類似的東西,史奇繞著那個圖形跳所謂的「靈魂之舞」(Spirit Dance)來保住他永恆的生命。

 

史奇下車後走上前去,拿起先前放置在地上的鈴鼓,交給摩帝凱,「要召喚出『生命之主』,你得繞這個摩法陣一圈,同時搖鈴鼓跟跳舞。」

「呃?跳舞?」藍鳥疑惑的看眼前的鈴鼓。

「像這樣。」史奇說完便將雙手舉高,開始扭腰擺臀,用盡自己全身的柔軟度,並且特別注重腹部的動作,摩帝凱從頭到尾傻楞的看著史奇跳舞。

 

白髮男子跳完,雙手盤胸看著藍鳥,示意要他試試看。

藍髮青年眨了眨眼,然後學史奇將雙手舉高,扭動腰部、搖擺屁股,但是肚子始終無法像史奇那樣柔軟,只覺得自己的動作有點彆扭。

摩帝凱的動作停下來後,史奇聳了聳肩,「很難看,但是還過得去。」說完,他將摩帝凱推至魔法正前面。

藍鳥不安的回頭看了史奇一眼,可是又轉回來,開始自己的舞蹈動作。

 

摩帝凱動作奇怪的跳著舞,一步一步沿著那個地上的圖形走,不斷的提醒自己不要踩到圖形的邊緣或者是踢到蠟燭,手中的鈴鼓聲則是從未停下。

就在他走了半圈的時後,魔法陣逐漸發出微弱的光芒,周圍的蠟燭火則是越來越強,而就在他回到開始位置時,那些蠟燭的火焰突然往上衝,史奇趕緊把摩帝凱拉過去,以免他被火燒到。

蠟燭的火焰往上衝沒多久,便開始往魔法陣的上空集中,並且不斷的打轉,形成一個火旋渦。

 

空中的烈焰燒了一陣子,然後漸漸縮小,最後消失無蹤,正當魔帝凱以為召喚失敗的時候,地上的魔法陣突然散發出強烈的光線,便成了一個傳送門,接著一個人影從魔法陣裡浮上來。

出現在魔帝凱跟史奇面前的是一位妙齡女子,長像年輕卻擁有一頭白髮,跟史奇一樣。

 

女子緩緩睜開雙眼,看著眼前的兩人,然後微笑,「好久不見,史奇。」

「好久不見,生命之主。」史奇回答。

摩帝凱吃驚的瞪大雙眼,看了看眼前的女子之後轉頭面對史奇,「她就是『生命之主』?!」他萬萬沒想到原來生命之主是個女的。

生命之主望了摩帝凱一眼,挑眉看向白髮男子,「特地召喚我出來有甚麼事嘛?」

史奇拿出那瓶生命之水,將其交給生命之主,「這個人的朋友誤喝了這個。」

白髮女子打開手中的彩色寶特瓶,將裡面的液體倒出來,她一眼就認得出來那是劣質的生命之水,皺起眉頭,「前一陣子我的水才被人偷

「那、那個」摩帝凱在一旁看著,突然插話,「我的兩個朋友不小心喝了這個然後變小了,能不能請妳給我解藥?」

 

「不要。」生命之主上下打量摩帝凱許久,然後瞇起雙眼如此回答,「你們這些人永遠不會學乖,如果我給你解藥,你一定會拿去賣,就跟偷我水的人一樣。」

「他並沒有那個想法,他只是想把朋友變回來。」史奇替摩帝凱說話,卻被生命之主瞪了一眼。

「你們以為我是生命之水相關的服務人員嘛?想要變年輕就叫我、不想要變年輕也叫我,別太狂妄了!」說完,白髮女子便轉過身,作勢又離開。

「求求妳!」摩帝凱看她要離開,緊張的上前抓住她的手,「我甚麼都不要,我發誓我絕對不會賣妳的解藥,我只想要我的朋友變回來!」

生命之主露出厭惡的表情,無情的甩開摩帝凱的手,然後頭也不回的走進魔法陣裡消失,她身後的摩帝凱情急,整個人往魔法陣裡衝,史奇來不及抓住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藍髮青年消失在魔法陣裡。

「轟!」伴隨著巨響,魔法陣的光芒就像是電光石火一般的瞬間消失,只留下史奇瞪大雙眼,然後祈禱摩帝凱能夠回來。

 

 

摩帝凱睜開雙眼,發現自己在一個其妙的傳送道中飛行。

傳送道的周圍是一個個大大小小的影像,充滿著摩帝凱的記憶,從他出生那一天開始,點點滴滴的記憶,一直到現在。

 

他往左瞄,見到了較久遠的記憶。

第一天上學、第一次交朋友、認識瑞比、認識瑞比的家人、頭一次跟好友吵架、第一份打工、參加畢業舞會、高中畢業

 

他再往右瞧,看到了較近期的記憶。

來到公園工作的第一天、認識公園裡的大家、認識瑪格麗特、第一次體會到戀愛的感覺、跟瑞比打混渡過每一天、幫助唐跟瑞比和好、唐過來向自己告白、頭一次感覺到被愛的感覺

 

摩帝凱突然感覺到飛行的速度在加快,他往前望,發現前方的影像中是這兩天發生的事情。

自己在做巧克力蛋糕、瑞比喝下生命之水然後變小、他跟瑞比去把唐帶回來、自己抓著賣生命之水的人大吼大叫、瑞比不乖結果被自己打屁股打到哭出來、跟史奇見到生命之主、自己跳進了魔法陣

 

這裡是摩帝凱記憶的盡頭,藍鳥跟那些影像擦身而過之後,眼前突然出現一道強光,刺眼的令他不禁閉上雙眼。

 

 

一瞬間,摩帝凱感覺前方的強光似乎不見了,他的身體也感覺不到任何速度,只有一個叫做地心引力的力量把他往下拉。

 

碰!!!

 

「噗喔!」伴隨著碰撞的聲音跟慘叫聲,摩帝凱的臉直擊地面。

藍鳥忍痛起身,摸了摸自己的臉,感覺自己的鼻樑好像快要斷掉似的。

 

他左顧右盼,發現自己在一個木屋裡面。

屋子裡有沙發、桌椅、甚至是電視跟食物,很明顯的有人居住。

不過這個木屋一扇窗戶也沒有,摩帝凱也看不到所謂的大門,完全無法判斷屋子外面是甚麼樣子,最奇怪的是,屋子的中央居然有一口井。

 

隨後,他聽到一個腳步聲從裡面傳來,才剛轉頭過去,立即發現一個綠臉的身影往這邊走過來,當場把摩帝凱嚇得大叫,還往後摔至地上,「怪、怪物啊!」

被摩帝凱稱為怪物的人看到他的時候,首先是一臉錯愕,然後表情轉為憤怒,伸手拿起一旁的掃帚,「沒禮貌!你說誰是怪物啊?!」

摩帝凱認得那個聲音,他仔細一看,發現那其實不是綠臉的怪物,而是一個在敷臉的女人,「生、生命之主?」

 

「你這傢伙在我家做甚麼?!」生命之主說著,露出兇狠的表情,用力的揮動手中的掃帚,往摩帝凱身上打下去,「想偷我的水嘛?!」

「痛!痛!我對妳的水一點興趣也沒有啊!請相信我!」藍鳥被打得邊逃邊喊痛,跑到井口的後面,跟白髮女子面對面,那口神秘的井擋在他們中間,「我只是想要解除生命之水的解藥罷了!」

「為什麼我一定要給你解藥?」生命之主大口喘著氣,因為剛才激烈的動作,她臉上的面膜都歪七扭八的,只好放下手中的掃帚,然後伸手將面膜扯下,「給我一個理由!」

 

摩帝凱看她把武器給放下,便放鬆了一點,想著瑞比跟唐的身影。

「因為他們是我的朋」話沒說完,摩帝凱的聲音哽在喉嚨裡。

 

在那一刻,摩帝凱的腦海中閃過了唐用溫柔的眼神看著自己

 

「不」藍鳥難過的皺起眉頭,用力的閉上雙眼,然後睜開,「意外喝下那個劣質生命之水的兩個人,一個是跟我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另一個是我的愛人

白髮女子挑眉,露出疑惑的表情,可是沒有說話。

 

「我的好友常常闖禍,替他收爛攤子令我頭疼,我的愛人也是總是很忙碌,久久才能見到他一次」摩帝凱皺緊眉頭,可是隨後鬆開,露出笑容,「可是不管有甚麼好事情他們都一定會跟我分享,當我有困難的時候他們也會伴在我身邊是他們,讓我體會到真正的快樂

生命之主聽了摩帝凱的話,緩緩的閉上雙眼,深呼吸,依然不語。

 

「如今他們變成了小孩子,失去了記憶、也失去了原有的生存能力,我實在是無法放下他們不管」摩帝凱繞過那口井,走到生命之主面前,露出誠懇的表情,「拜託妳,請妳把解藥給我、請妳把他們變回來

說著,他感覺到自己的眼眶濕了起來,疲累的腳也軟了,不禁在白髮女子腳邊跪了下來,「求求妳

 

「哼」生命之主睜眼,看到摩帝凱跪在自己面前,露出鄙視的眼神,「你講了這麼多到頭來也不過是想要滿足自己的慾望罷了。」

「咦?」

「在我看來,你只是想要你的朋友跟你玩樂、你的愛人對你體貼」生命之主雙手盤胸,露出厭惡的表情,「你只是想要被人重視、被人愛罷了!」

 

摩帝凱瞪大雙眼,發現生命之主說得沒錯。

他喜歡跟瑞比一起玩樂打混,卻總是在他闖禍之後第一個罵他

他喜歡唐對自己溫柔體貼,自己卻連一句「我愛你」也沒跟對方說過

 

可是這並不代表他從來沒有付出過!

 

無論是瑞比犯小錯還是闖大禍,他都會絞盡腦汁、冷靜的幫他想解決的辦法。

不管唐是工作忙碌還是壓力過大,他都會盡力替對方打理身邊的一切,用自己的行動來代替甜言蜜語。

 

當他們遇到困難的時候,摩帝凱從沒有放下他們任何一個人不管!

 

「是,我是喜歡被重視、被愛的感覺」藍鳥擦了擦眼睛裡的淚水,站起身來,面對生命之主,「但是,我也同樣重視我的好友、愛我的情人,這點不會因為他們的外型或是記憶不同而有所改變。」

看見摩帝凱的態度突然轉變,生命之主感覺到一股錯愕,呆呆的看著眼前的青年。

「我不知道為什麼妳不給我解藥,但是解藥甚麼的,那已經不重要了。」

 

是啊,不是早就決定好了嘛?

他要撫養他們長大,一輩子陪伴在他們身邊,一起共享歡樂、一起度過難關

因為他就是無法放下他們不管誰叫他們是朋友呢?

 

「我將會回去我歸屬的地方,繼續跟他們生活在一起。」摩帝凱說著,眼神中帶著堅定,「而妳,則是繼續待在這個孤單的木屋裡面。」

聽了他的話,生命之主垂下眼簾,跟摩帝凱互相對視,兩人彷彿是在使用自己的氣勢對打似的。

 

「唉」不知過了幾分鐘,白髮女子閉上雙眼,扶著自己的額頭,輕嘆,「真是敗給你了

摩帝凱聽她這樣說,心中慢慢的升起一股希望,「妳的意思是?」

「仔細想想,生命之水被偷不是你們的錯,你們只是一群受害者」生命之主揮了揮手,雙手插腰,「我給你做出解藥的秘方,你得自己把解藥做出來,這樣可以了吧?」

摩帝凱的心跳加快,心中充滿著雀躍與感激,嘴角也大大的勾了起來,「謝謝妳!」

「這個是解藥的秘方,照上面去做就行了。」生命之主拿出一張泛黃的紙,交給摩帝凱,「如果你是真心重視你的好友跟愛人的話,我想你是可以做到的。」

藍鳥收下那張紙,用力的點頭,「我會的!真的很謝謝妳,生命之主!」

白髮女子聳聳肩,抬起右手輕彈手指,用魔法將摩帝凱送走。

 

轉眼之間,摩帝凱發現自己已經不在生命之主的木屋裡面,而是坐在公園裡的一棵大樹上。先不說為什麼生命之主不好好讓他到地面上,摩帝凱趕緊先將拿到的紙放進口袋裡。

 

才在思考要怎麼下去的時候,突然重心不穩,就這樣顏面朝地的從樹上摔了下來,臉直接塞進土壤中。

「呃啊」藍髮青年從地上爬了起來,撥掉臉上的沙土,摸摸自己的鼻子,今天他的臉已經連撞地面三次了,雖然很痛,但是沒有受傷,這已經算是奇蹟了。

 

摩帝凱起身後手摸摸口袋,解藥秘方還在。

隨後他左顧右盼,想確認自己所在的位置,好知道回去屋子的路,不過接著他便聽到遠處有車子的聲音,轉頭望過去,史奇開著公園的交通車過來。

「史奇!」

白髮男子在摩帝凱面前停了下來,「拿到解藥了嘛?」

「嗯!」摩帝凱上車後拿出那張解藥秘方,「生命之主說按照這上面去做就行了!」

「那我們回去吧。」說完,史奇踩下油門,載著摩帝凱往屋子的方向回去。

 

【待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