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給我喝這麼多東西啊?」瑞比手中拿著鋁箔包裝的蘋果汁在吸,桌上還擺著各種飲料跟汽水等著他喝,只見站在桌子前面的紅髮大叔用困擾的眼神看著一張又破又黃的紙。

班森望著解藥秘方上那斗大的「童子尿」幾個字,扯了扯嘴角,拿出摩帝凱先前交給他的盆子,「反正你等一下想尿尿時就尿在這裡。」

另一方面,帕布在唐的面前切洋蔥,讓洋蔥的氣味把唐給嗆到哭出來,然後用小瓶子將他的淚水收集起來。

 

「摩帝凱,你確定這真的是解藥秘方?」班森看向站在爐子那邊的藍鳥,「我不管怎麼看都覺得你被耍了。」

「那是生命之主親手給我的,所以我想應該不會錯。」摩帝凱說話的同時,雙眼一直盯著鍋子看。

根據解藥秘方上的指示,將清水煮沸後,按照順序加入薑汁、羊奶、苦茶、紅色感冒糖漿、幼童的淚水、童子尿、還有

 

藍髮青年看著煮沸的水,身手拿起旁邊早準備好的材料,一個個倒進鍋子中。

「淚水收集好了!」帕布將裝著唐的淚水的小瓶子拿來,身後的唐一直用袖子擦拭著自己臉上殘留的眼淚。

「嗯,謝謝你,帕布,唐也辛苦了。」摩帝凱笑著接下小罐子,然後將裡面的液體倒進鍋子裡。

 

「喂!別尿到盆子外面啊!尿完之後給我洗手!不准擦在衣服上!」

班森的怒吼從廁所那邊傳來,過了幾分鐘,瑞比先走出來,班森走在他身後,一臉嫌惡的捧著裝有黃色液體的盆子過來,「下次不准叫我幫忙

「對不起,班森」摩帝凱接過那個盆子,將一點童子尿倒進鍋子裡,鍋子裡的液體呈現粉紅色的狀態。

 

「快完成了,接下來只需要」摩帝凱再次拿起那張解藥秘方。

其實秘方上的材料都非常的簡單明瞭,唯獨最後一項令摩帝凱有點疑惑。

「『充滿愛的糖』為什麼『糖』前面還要特別加『充滿愛的』?難道有甚麼特別的意思嘛?」藍鳥抓了抓頭,那幾個字還特地被圈起來,想必是非常的重要。

「還會有甚麼?不就是糖嘛?」班森瞄了那張紙一眼,伸手拿出櫃子裡的砂糖盒子,「用這個。」

摩帝凱打開砂糖盒子,頓了一下,不過還是往鍋子裡倒了下去。

 

「瑞比!唐!」摩帝凱呼喚著兩兄弟的名字,盛了兩碗解藥放到桌上,「把這個喝下去。」

瑞比跟唐坐上椅子,看著碗裡那詭異的粉紅色液體,兩人都露出驚恐的表情。

「喝下去沒問題嘛?」唐抿住嘴巴,他知道摩帝凱不會無故叫他喝詭異的東西,可是這東西實在是

「我才不要喝!」瑞比猛搖頭,跳下椅子想要溜走,可是卻被摩帝凱抓了回來。

摩帝凱把瑞比丟回椅子上,雙手盤胸,用凶狠的表情面對他們,「不喝的話就打屁股打到你不能坐!」

 

兩兄弟被藍鳥的表情給嚇到,只好拿起桌上的碗,吞了吞口水,然後緊閉上雙眼,張開大嘴喝下去。

喝光碗裡的液體之後,他們兩個將碗放下,大口大口的喘氣,雙雙露出噁心的表情,眼睛裡還含著淚。

 

過了許久,他們沒有變回來。

 

「怎麼會?」摩帝凱傻楞楞的睜大雙眼,不敢相信解藥居然沒有任何效用。

站在他身後的帕布跟班森皺起眉頭,替他感到難過。

藍鳥咬牙,拿起桌上的兩個碗,轉身再去盛解藥給他們,「再喝一碗!」

唐還沒說甚麼,瑞比就先跳起來大吼,「我不要!這東西好噁心!」

「給我喝下去!」摩帝凱吼回去,「不喝我就打你!」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瑞比一邊大喊,一邊衝出廚房,這回摩帝凱來不及抓住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孩子衝出屋子,帕布則是趕緊追上去。

摩帝凱咬牙,轉頭看向唐,「你喝!」

唐神情可憐的皺了皺眉頭,不過還是拿起那碗解藥喝了下去,過了幾分鐘,依然沒有任何改變。

 

「可惡可惡!」摩帝凱憤怒的握緊拳頭,用力往桌子上敲下去,當場在餐桌的中央打出一個洞,「究竟是哪裡做錯了?!」

唐被摩帝凱的舉動給嚇到,立即跳下椅子然後躲到班森身後。

「啊!會不會是糖分不夠多?」藍鳥突然抬起頭,正要轉身去拿砂糖,卻被班森拉住。

「夠了!摩帝凱!」紅髮男子大聲斥喝,「沒有用的!根本就沒有解藥!」

摩帝凱甩開班森的手,「我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

「試幾次都一樣,你只會害了他們而已!」

 

被班森這樣一吼,藍鳥心中的憤怒與激動終於平靜了下來,他眨了眨眼,發現躲在紅髮男子身後的唐正在用害怕的眼神看著自己。

「我只是」摩帝凱伸手扶住自己的額頭,卻沒辦法把話講好。

看著摩帝凱的樣子,班森搖搖頭,嘆氣,「在我回來之前把東西收拾好」說完,他離開廚房。

 

藍鳥雙手抱著頭,跪到地上去,臉上依然是無法置信、無法理解的神情,跟他同樣待在廚房裡的唐也跟著露出難過的樣子。

「摩帝凱

 

聽見了唐的呼喚,摩帝凱緩緩的抬起頭看他。

兩人對望了幾秒之後,藍鳥抹了抹自己的臉,站起身來,拉開廚房的椅子坐下,然後輕拍另一張椅子,示意要棕髮男孩坐過來,「唐,我有話要告訴你。」

唐走過去,坐上椅子,安靜的等待摩帝凱開口。

藍鳥稍微思考自己該怎麼講,然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吐出,「記得你之前問過我,說長大的你有沒有女朋友嘛?」

「有,可是你當時說你不清楚

「其實我知道。」摩帝凱說著,然後如同預料中的看到了唐驚訝又期待的眼神,「但是,告訴你真正答案之前,你願意聽我講講我的情人嘛?」

棕髮男孩點點頭。

 

「我的情人是一個很溫柔的人。」摩帝凱輕笑,「他從小就很受歡迎,跟大家都很合得來,也相當聰明,上大學、成了相當有能力的會計師。」

「雖然有時候會壞壞的捉弄我,不過平時總是對我很溫柔、很體貼,在我難過的時候安慰我、在我害怕的時候守在我身邊他總是會深深的看著我,然後跟我說無數個『我愛你』

「但是我」摩帝凱說著,他閉上雙眼,露出後悔的神情,「卻一次也沒有說過我沒有告訴過他我是多麼的愛他

 

唐皺眉,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摩帝凱的情人,是自己認識的人。

「唐」摩帝凱再次的深呼吸,然後睜開眼,用認真的眼神看著唐,「我的情人就是你。」

棕髮男孩瞪大雙眼,不敢相信剛剛聽到了甚麼,在自己反應過來之前,摩帝凱已經伸出雙手,緊緊的抱住他。

「對不起,唐我是這麼的沒有勇氣,一直沒有告訴你我真的好愛你

 

在摩帝凱抱住唐的那瞬間,棕髮男孩的腦中不斷的流進記憶。

他發現自己愛上了摩帝凱、他從大學畢業、他成了會計師並且找到工作、他跟瑞比和好、他跟摩帝凱告白、他低頭看著心愛的藍鳥,然後說「我愛你」

 

 

!!

 

隨著布料被撕開的聲音,摩帝凱發現自己抱著的男孩突然變成了一個大男人,藍鳥放開自己的雙手,瞪大雙眼看著眼前的人,「唐?!」

呈現在摩帝凱眼前的,是他記憶中那個成熟的唐、成了大人的唐。

因為瑞比的衣服比唐小好幾號,在唐變回大人的瞬間,身上的衣物也瞬間爆開,成了散落在地面的碎片。

 

現在的唐正是全身光裸的坐在廚房裡。

 

棕髮青年疑惑的眨了眨眼,然後對著眼前的人笑,「嗨!摩帝凱!」

摩帝凱張大嘴巴,然後收回下顎,「你怎麼會?!」

「我不知道耶我只記得我在上班,然後轉眼之間我就一撕不掛的坐在這裡了。」唐表情困惑的抓了抓頭,隨後露出笑容,「而你剛剛正給我充滿愛的sugar呢!」

 

Sugar?糖?

難道「充滿愛的糖」其實就是?!

 

「摩帝凱!不好了!」帕布從廚房的後門跑進來,神情慌張,「瑞比他!」

「瑞比怎麼了?!」

唐跟摩帝凱同時看過去,卻發現帕布正瞪大雙眼的看著裸體的唐。

「唐你變回來了!」帕布露出開心的笑容,隨後那個笑容變得很詭異,眼神上下打量著唐的肌肉,「而且嘻嘻嘻~~

摩帝凱挑了挑眉,抓起一旁的大碗蓋在唐的重要部位上,「我有把你的衣服拿來,你跟我到樓上去穿衣服,我一邊你解釋事情的經過。」

 

帕布帶著摩帝凱跟穿好衣服的唐到公園裡一顆高大的樹,他們往上看,發現瑞比就在樹上,雙手緊抱著其中一根樹枝。

「那是瑞比?真的跟你說的一樣變小了」唐望著樹上的小男孩。

「瑞比!你在搞甚麼?!」摩帝凱看到在樹上的好友,氣急敗壞的大喊,「那裡很危險!還不快給我下來?!」

「我不要!」棕髮男孩大吼,「你每次都罵我!還會打我!」

「那還不是因為你每次都不乖?!」

「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好朋友摩帝凱!」瑞比彷彿要撕破嗓子般的叫喊,語氣中帶著哭腔,「摩帝凱是我的好朋友!不是唐的好朋友!為什麼你每次都對唐好?為什麼唐都要把我的朋友給搶走?!」

 

「瑞比」唐跟摩帝凱聽到他這麼講,兩人都難過的皺起眉頭,雖然很多事情都是瑞比自找的,可是他們確實也有讓他痛苦過。

「摩帝凱、唐」帕布在一旁呼喚他們,「瑞比現在是個小孩子,小孩子是不能單單用吼的,要用哄的。」

藍鳥與棕髮青年看了看對方,然後點點頭。

 

唐走上前去,對著樹上大喊,「瑞比!我是唐!」

「唐?」棕髮男孩皺起眉頭,「你走開啦!我不想看到你!」

「瑞比,我真的很對不起,我不是有意想要搶走你的朋友的。」唐無視瑞比厭惡的驅趕,繼續講,「其實,我從小就一直很崇拜著你!」

瑞比聽著,疑惑的眨了眨眼,「唐?」

「我從小就覺得我的哥哥實在是超酷的,所以我才會想要變得跟你一樣!」唐說著,露出笑容,「在我心中,你是最棒的哥哥!」

看見瑞比的表情軟了下來,棕髮青年知道自己的話已經說完了,他轉頭看向身後的藍鳥,「接下來就看你了。」

 

摩帝凱頓了頓,他走上前、往上看,「瑞比,你還記得昨晚那塊巧克力蛋糕嘛?」

「是又怎樣?」瑞比回答,嘟起嘴。

「那個巧克力蛋糕,其實是我特地為你做的。」

棕髮男孩睜大雙眼,「咦?」

「因為你喜歡吃巧克力蛋糕,所以我去超市買了巧克力蛋糕的秘方來做,還弄了三倍的巧克力,就跟你喜歡的一樣。」摩帝凱沒有說謊,史奇生日那天瑞比因為沒有吃到巧克力蛋糕而沮喪,所以他後來才想到要做一個給他。

 

「瑞比,你也許會覺得我偏心,會罵你、會打你,卻不會去管唐做了甚麼」摩帝凱說著,苦笑,「其實我也不喜歡那樣,可是我之所以會打你跟罵你,都是為了你好,我不想看到我最好的朋友因為做危險的舉動而受傷,你知道嘛?」

「摩帝凱」瑞比低頭看著底下的藍鳥,微微的點頭。

「我沒有去管唐,因為唐不是我的好朋友,你才是我的好朋友。」摩帝凱說著,露出自信的笑容,「不管你闖了甚麼禍、犯了甚麼錯,我都會挺你,跟你一起解決煩惱、跟你一起共享歡樂,因為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嗚摩帝凱」瑞比吸了吸鼻涕,「我們是永遠的好朋友!」

「那當然!」藍鳥笑著點頭,「所以,你快點下來吧!」

棕髮男孩看了看地面跟自己抱著的樹枝,露出害怕的表情,「好高我下不去

唐看瑞比下不來,捲起袖子想要上前爬樹,可是卻被摩帝凱拉住。

「不行!那個樹枝不夠粗,你太重了,你爬上去的話樹枝會在你碰到瑞比之前就斷了!」

「不然該怎麼辦?」

 

摩帝凱想了想,最後他面對著瑞比的方向,高舉雙手,「瑞比,跳下來!」

「耶?!」不僅僅是瑞比,唐跟帕布等人也瞪大雙眼,「這樣太危險了吧?!」

「我會接住的。」摩帝凱對著棕髮男孩說,露出堅定的眼神,「你要相信我,我一定會接住你。」

瑞比看著摩帝凱的眼神,然後自己也露出相同的神情,「嗯!我相信我的好朋友!」

說完,他便鬆開雙手往下跳。

 

棕髮男孩撞進了藍髮青年的懷抱中,在那一瞬間,棕色的身軀瞬間變大,摩帝凱承受不了那個衝擊力,兩個人便同時倒在地上翻滾。

「嗚痛死我了」瑞比變回大人之後,他身上那原先較寬大的衣服也變得合身了,棕髮青年狼狽的爬起來,左顧右盼了一下,露出疑惑的表情,「奇怪,我不是在廚房裡嘛?」

倒在他一邊的摩帝凱也跟著爬起來,看見好友變回原樣,開心的抱上去,「瑞比!」

「噁啊!你幹嘛突然抱我?!」瑞比想要把摩帝凱推開,同時眼角的視線掃過周微,發現自己的弟弟就在一旁,「唐?你在這裡做甚麼?」

「啊啊,說來話長,待會再解釋給你聽。」唐臉上帶著笑容說著,在他們兩人旁邊蹲了下來,然後伸手抱住那對好朋友,「總之,先給我一些sugar吧!」

「天啊!你們這是在搞甚麼啊!」瑞比發現自己同時被好友跟弟弟抱著,不禁起雞皮疙瘩。

看到帕布張開雙手大喊「我也要」的衝過來,瑞比的背都涼了。

 

帕布說要去跟班森講這個大消息,於是在公園的入口跟唐道別之後,摩帝凱跟瑞比兩人一起回到屋子裡,一路上摩帝凱跟瑞比解釋著一切事情的經過。

 

「天啊!所以我喝了我自己的尿?!」這是瑞比的重點。

「嗯,唐也喝了。」

進到廚房裡,他們發現裡面是一團亂,尤其是被摩帝凱打出一個洞的餐桌簡直就是慘不人賭。

「啊班森說要在他回來之前清理乾淨。」摩帝凱揉揉自己的太陽穴,一副很頭疼的樣子。

棕髮青年轉轉大眼,看向好友,「那個巧克力蛋糕,還有嘛?」

「沒了,最後一塊被你自己吃掉了。」摩帝凱聳聳肩,「要吃的話我可以再做,不過要去買材料。」

「那我們去買材料吧。」

……好啊。」

兩個好朋友丟下廚房的慘狀,一起到超市去鬼混,回來時被班森臭罵一頓,就跟往常一樣。

 

「為了蛋糕,值得!」瑞比滿足的吃下美味的三倍巧克力蛋糕。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