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瞄了窗外一眼,天已經黑了,辦公室也空了,只剩下他一個人在加班。

 

老闆給的加薪很合理,唐在這方面完全沒有可以抱怨的地方。

但是,本來應該下班後就放鬆休息的星期五,他實在是不想獨自一個人待在公司裡加班。

其實他也不缺那筆加薪,可是看著桌子上的那一大疊文件,他實在是無法置之不理,如果不是由他來負責,該讓誰來處理呢?那些一下班就立馬溜走的傢伙嗎?

 

帶著黑眼圈的雙眼在電腦跟紙張中來回,雙手也在鍵盤跟計算之間來回敲打,腦中計算著無數個題目跟公式。

即使他是如此的熱愛會計這份工作,如果一直不斷的算術,身心都會感到疲憊。

正當他這麼想的時候,突然覺得眼睛很乾燥,口也渴了。

 

閉上雙眼休息一下,然後捏了捏眉心,唐決定要去茶水間喝杯水再回來繼續。

棕色的身軀站起,往辦公室內設置的茶水間過去,一手拿著紙杯、一手按下飲水機的按鈕,清涼的冰水倒進紙杯裡,就連他的手指也能感覺到那股清涼。

 

叩叩!

 

棕髮青年覺得自己好像聽到了甚麼,可是左顧右盼,就是一個人影都沒看到。

 

深夜時刻,獨自一個人待在無人的辦公室裡,周圍還傳出怪聲...

 

想到這裡,唐不禁笑了出來,因為他正想像著自家大哥嚇得要死的樣子,唐本身事不相信什麼神鬼傳說的,可是瑞比就不一樣了。

 

叩叩!

 

唐眨了眨眼,他知道這次不是意外或是幻聽,是真的有聲音。

他再次的左顧右盼,然後發現原來是茶水間的櫃子門沒有關好,彎下身去將他關緊,果然沒有再聽到那個聲音了。

經過冰水的提神,唐扭扭脖子、伸了個懶腰,準備回到工作岡位去了。

 

才剛走到辦公桌旁邊,唐桌上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棕髮青年的視線瞄過電話旁的電子時鐘,這才發現已經半夜兩點了,不禁懷疑究竟是誰會在這種時間打電話過來。

手放在話筒上,遲疑了一下,不過來是接起來,用平時開朗的口吻回應,「會計事務所,你好!」

 

「你又在加班了。」話筒的另一頭傳來熟悉的聲音,口氣中帶著無奈。

「摩帝凱?」

 

唐突然想到,他跟摩帝凱和瑞比約好這個星期五的晚上要一起出去吃飯,也就是今晚,他甚至還在行事曆上做了標記。

 

這麼重要的一件事,他居然忘了!

 

棕髮青年自責的拍額,「對不起!摩帝凱,我不是故意爽約的,我...

「等一下再說,你先讓我進去吧。」摩帝凱平靜的切斷唐的話。

 

進去?

 

唐抬起頭來,往會計部的玻璃大門看過去,發現一個藍色的身影站在門外,唐才恍然大悟,原來剛剛的敲擊聲不是茶水間的櫃子,而是摩帝凱在敲門。

棕髮青年放下話筒,走到前面替摩地凱開門,臉上滿滿的是驚喜,同時又有點疑惑,「你怎麼會到我的公司來?」

魔帝凱站在門外,聽到唐的話之後垂下眼簾,「我不能來嗎?」

「沒有!沒那回事!」唐讓出一條路,「快進來吧!」

 

摩帝凱看了看唐,然後緩緩的走進會計部,到唐的辦公桌那邊。

在他身後的唐關上門後轉過來,發現摩帝凱手中有一個小盒子跟一杯飲品,看著藍鳥將兩樣東西都放到自己桌上,唐也走了過去,「摩帝凱,這些是...?」

「你大概也忘了吃晚餐,對吧?」

「呃...

唐尷尬的抓了抓頭,他不但忘了要跟摩帝凱他們一起去吃飯,他根本就忘了要吃飯。

 

藍鳥聳聳肩,從容不迫的打開盒子,裡面整齊的擺著六個甜甜圈,「這些應該夠你吃了。」

「你特地帶宵夜過來給我?」唐突然感覺到心中有一股溫暖,雖然藍鳥沒有點頭,但是他知道一定是這樣的,感動的抱住摩帝凱、親吻他的臉頰,「謝謝你!」

「唔...!」摩帝凱的臉通紅,可是他沒有把唐給推開,反正周圍也沒有其他人,不過他還是有點惱羞,「這可不代表我原諒你爽約喔!」

「我真的很抱歉!」唐將摩地凱放開來,「我不知道今天怎麼了,居然把這麼重要的事情給忘了...你們該不會一直都在等我吧?」

「你應該慶幸其實瑞比也把吃飯這個約定給忘了,不然他一定會很生氣...」摩帝凱回答,想要接下去說甚麼,可是停住了。

...你呢?」唐皺起眉頭。

「我到你家去,過了8點都還看不到你回來...就知道你在加班...」摩帝凱雙手盤胸,這是他表示不高興的動作,「居然把這個約定給忘了,也不回打個電話說一聲,你這樣很討厭耶!」

 

摩帝凱的話深深刺穿唐的心,棕髮青年慌張的抱緊藍鳥,「對不起、對不起啊!摩帝凱,我...

「啊啊隨便啦!快吃你的甜甜圈!」摩帝凱受不了唐一直道歉的樣子,翻了翻白眼。

 

其實摩帝凱生唐的氣不是因為他爽約,而是唐不顧自己的身體而加班到深夜、害他擔心,可是這種話藍鳥絕對說不出口。

 

唐不知道摩帝凱到底是不是真的在生自己的氣,可是既然他都說了,只好乖乖的坐下來,拿起甜甜圈開始吃。

 

摩帝凱拉過隔壁辦公桌的椅子坐在唐的旁邊,看了看唐桌上的文件,「我真不敢相信你的老闆居然讓你自己一個人做這麼多工作。」

 

「沒辦法,我是所有人當中效率最好的,而且其他人一下班就跑了。」連晚餐都沒吃的唐很快就吃掉了一整個甜甜圈,然後拿起第二個,「如果這些文件不在明天早上之前處理好的話,我們會失去一個很重要的顧客。」

 

摩帝凱往後靠在椅背上,瞇起雙眼瞪著那疊文件,像是想把那東西給燒毀似的。

唐嘴裡嚼著甜甜圈,嘴裡充滿著甜甜的滋味,可是心裡卻感覺苦苦的,一方面是爽約的罪惡感,然後是看到摩帝凱那很不高興的臉,卻又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不是真的在生氣,完全摸不透對方的想法。

 

「你還在生氣嗎...?」唐放下手中的甜甜圈,試探性的問。

摩帝凱有點錯愕的看向唐,沒想到這傢伙都已經吞下4個甜甜圈了還在問這種問題,經過一小段的思考,摩帝凱把手在胸前交插,「...對啊。」

 

唐緩緩的低下頭,可是又聽見摩帝凱繼續說著。

「我知道你喜歡你的工作,可是老是這樣加班簡直就跟工作狂沒兩樣。」摩帝凱縮了縮肩膀,「你總是對外人很親切,不管對方拜託甚麼都不會拒絕...不是我想要你對其他人不好啦,可是有時候還是要有點分寸啊...

「咦...?」

「我知道你對每個人都很體貼,總是願意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可是...」摩帝凱轉過頭,不讓唐看到自己的表情,「看到你這個樣子,我就是會不自在嘛...

 

唐有點被摩帝凱的話搞混,不過,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

 

「所以...」棕髮青年帶著微笑靠過去,「你是在擔心我囉?」

摩帝凱沒有回話,可是看著他的臉色越來越紅,唐很肯定自己猜對了。

「摩帝凱,謝謝你...」棕髮青年的雙手放在摩帝凱的兩邊,低頭輕吻他的唇,然後牽起他的手,親吻他的手背,「如果沒有你,我還真不知道自己會變成甚麼樣子...

藍鳥想把手抽回來,可是身體卻動不了,彷彿自己的手有意識,想要就這樣讓唐牽著。

當他發現的時候,唐的手已經伸進自己的衣服底下了。

 

「你在做什......!」摩帝凱想要開口罵人,可是唐的手剛好撫過他胸前的敏感點,結果沒有說出來的話便被自己的呻吟蓋過。

唐大膽的拉起摩帝凱的上衣,低頭親吻他的胸口跟鎖骨,然後舔拭。

「笨、笨蛋!要是被看到了怎麼辦?!啊嗯...」摩帝凱口頭上的反駁與怒罵,可是手卻沒有阻止唐的行動,反而繼續產生呻吟。

「摩帝凱的雙腳都張開了喔。」

 

唐這麼提醒,藍髮青年才發現自己的雙腿早已不知不覺的往上勾起,並且跨在兩旁的扶手上,一副已經準備好的樣子。

摩帝凱突然感覺很丟臉,緩緩的把雙腳放下的同時還用手去摀住自己的臉。

「好久沒做了,等不及嘛?」唐的手隔著摩帝凱的褲子撫過他的大腿,然後來到他的褲頭,「半夜在無人的辦公室裡,不會被發現的。」

 

摩帝凱感覺到自己的褲子跟內褲被脫了下來,光裸裸的雙腿暴露在冷空氣中不免感到有點奇怪,加上他現在是在公共場合,即使是沒有外人在周圍也覺得很破廉恥。

唐將摩帝凱的雙腿抬起,並且往外扳開,讓藍鳥的下體跟後庭大辣辣的暴露在自己眼前,他可以明顯的看到藍髮男子的分身已經微微立挺了。

「啊啊,你已經有感覺了嗎?」唐用指尖去輕觸摩帝凱的分身前端,然後假裝很傷心的樣子,「真過分,我都還沒硬起來...

「唔...還不是因為你摸來摸去的...」摩帝凱害羞的想要把雙腿合起來,可是卻被唐給緊緊的壓在兩旁、動彈不得。

 

唐伸手從辦公桌上的筆筒裡抽出一隻表面平滑的鋼筆,稍微舔拭潤滑鋼筆尾端之後,棕髮青年對著摩帝凱的後穴,慢慢的把鋼筆插進去。

「咿、啊!唐...!」藍鳥感覺到有異物進入體內,鋼筆表面的冰涼觸感令他不禁打了個冷顫,「不要...拿出來...

唐沒聽摩帝凱的話,他緩緩的將鋼筆推進,然後抽出來,形成抽插,並且惡意的旋轉扳動,讓尾端一次又一次的劃過內壁。

「啊、啊啊...」摩帝凱的雙手緊緊抓住椅背,感覺到後庭的刺激同時也感覺到自己的分身漸漸越來越立挺,他承認這樣是有點刺激,可是他不喜歡,「拿出來啦......!」

「不想要鋼筆嗎?」唐玩夠了之後,笑著將鋼筆抽出來,然後很突然的將手指插入摩帝凱的後庭,在裡面彎動關節,「不然摩帝凱想要甚麼?」

 

「唔嗯...!哈啊...」摩帝凱感覺到唐的手指靈活的在裡面扭動,不禁微微的弓起腰來,然後咬著牙,伸手抓住唐的西裝領子,「我...

「嗯?」唐順著摩帝凱抓著自己衣服的力量靠過去,轉頭讓自己的耳朵靠近藍鳥的嘴邊

「我想要......你的...

 

棕髮少年難得看到藍鳥如此主動,心裡一陣歡喜,將手指的抽插速度加快,聽著藍髮青年發出悅耳的聲音,同時用另一隻手將桌上的東西推至兩邊,在辦公桌的中央挪出一個空位。

他將手指抽出,然後抱起心愛的藍鳥,把他放到辦公桌上,雙腳對著自己張開。

唐低頭親吻摩帝凱的唇,雙手在下面解開褲頭,掏出那粗大的分身,對準著藍鳥的後穴。

 

「啊、啊哈嗯...!」唐的下體一點一點的沒入摩帝凱體內,令藍鳥緊緊的抓住他的肩膀,雙腿也不自覺得夾緊對方的腰。

「吶吶,摩帝凱,你會打手槍嘛?」唐雙手環著摩帝凱的腰,輕輕的前後搖擺腰部,在他的體內律動。

「哈、哈啊...你在說些甚麼啊......!」

唐輕舔他的耳殼,輕笑,「我啊...常常想著摩帝凱,然後小弟弟就不自不覺的站起來了...

藍鳥聽見後臉一下紅、一下青的,「啊你這...笨蛋!要是被人看到怎麼辦?!」

「被人發現?」唐低頭親啃摩帝凱的頸子,「我是在家裡、獨自一人的時候想著你喔,上班時是不能分心的。」

摩帝凱發現自己想錯了,便羞恥的閉上嘴巴。

 

「難道說,摩帝凱喜歡被人看嗎?」棕髮青年抱緊愛人的腰,然後加快抽插的速度,「喜歡被人看到你這個淫亂的樣子嘛?」

「嗄啊、啊...!我、嗯唔...!哈啊...才沒有那麼說...」扯著西裝襯衫的手抓緊,摩帝凱覺得唐的話突然很莫名其妙。

 

「閉上雙眼...」唐親吻他的額。

藍鳥不知道他想要幹嘛,不過還是照著他說的把雙眼閉上。

「現在,想像這個辦公室裡充滿著人...」唐先起摩帝凱的上衣,輕柔他胸前的果實,「他們都在看著你,看著你雙腿張開,讓我抽插...

「咦?!啊哈、嗯...!你在說甚麼......!」摩帝凱嘴上這麼說著,腦海裡已經充滿著那個畫面。

 

數十雙眼睛正直直的看著自己,下半身光裸,任憑眼前的晚輩大辣辣的用下體進出自己的後庭,並且發出陣陣羞人的呻吟。

「唔啊...!哈、哈啊...不要......!」

摩帝凱睜開雙眼,看見周圍空無一人,心中的不穩平靜了下來,可是下體的動作依然激烈。

 

「嘻...摩帝凱的反應真可愛...」唐將藍鳥的身體放躺,然後把他的雙腳高高舉起、跨在自己的肩膀上,更用力的挺進,「其實我有想過喔!」

「嗯、啊...!想、想像甚麼...哈嗯...!」躺下後摩帝凱去了可以抓住的東西,雙手擺在胸前不知所措,只能瞇起雙眼看著棕髮青年的笑容。

「我想在大眾面前上你,炫耀你的身體是如此的美妙。」唐伸手細細撫過藍鳥的胸前,手掌摩擦的觸感給予藍鳥無比的刺激,「可是我又很貪心,不想讓別人看到你裸體。」

「啊...!在說些...嗯、甚麼啦...哈啊...

 

摩帝凱抓住唐撫摸自己胸前的手,於是唐便順勢的將手指伸進藍鳥的嘴裡,玩弄他的舌頭。

「唔!嗯唔...!啊、唔...!」藍髮青年現在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唐的手指在他嘴裡亂動、挑逗他的舌頭,不知道為什麼,這麼簡單的動作居然能讓他感到快感。

棕髮青年低頭看著摩帝凱的分身,前端已經開始濕了,便用另一隻手抓住,並且用拇指摩擦前端,「摩帝凱想射了嗎?」

見藍鳥點點頭,唐將他嘴裡的手指抽出,雙手扣住他的腰,做出最後的衝刺。

 

「嗄啊!啊!太快了...!哈啊...!好、好深...!」摩帝凱仰頸大叫,整個辦公室裡環繞著他的聲音。

最後他弓起腰身,射出白色的液體,在菊穴裡衝刺的分身也在幾次的抽插之後,在裡頭灌入滾燙的精液。

 

「你表現的真棒!」唐並沒有立即將分身抽出來,而是彎腰親吻藍鳥的額,「我真捨不得讓別人看到你這麼可愛的樣子。」

藍鳥不語,只是眼睜睜的看著接下來唐將下體抽出,然後替自己清理後庭裡的精液。

眼角突然掃過一旁的資料,摩帝凱抿了抿唇,「...我好像拖延到你的進度了...

「嗯?」唐疑惑的抬起頭,發現摩帝凱正看著那一大疊的文件,然後輕笑,「啊啊,那是已經完成的部分啦。」

「耶?」藍髮男子眨了眨眼。

「那邊那個才是還未完成的。」唐指著桌子的另一頭,藍鳥看過去,發現一個扁扁的資料夾躺在一邊。

「其實我本來再過差不多15分鐘就完工了,不過你剛好過來,所以就...」唐舔了舔唇,「難得的機會可以在公共場合做啊...

摩帝凱嘟嘴,狠狠的瞪著眼前的笑臉,要不是他已經累癱了,不然實在是很想揍他一拳。

 

唐替藍鳥穿好衣服之後,抱著他親吻,「謝謝你...特地過來關心我的情況...

「唔...」藍髮男子的頭靠在對方胸前,有些羞澀,「不要再讓人擔心了啦...

「知道了~

 

 

 

唐完成工作後隔了一個周末,在禮拜一的時候被老闆叫了過去,說有兩件事要跟他談。

 

第一件事,是要感謝唐的努力,他們公司才能保住重要的顧客。

 

至於第二件事,老闆說,他相信適當的休息跟性愛有助於工作場合上的表現,但是他依然希望唐不要在公司裡幹這種事情。

 

棕髮青年這才想到,辦公室裡有一個叫做監視攝影機的東西。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