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內含自創人物,不喜勿入

 

 

「我的兒子上個月終於畢業了,很快就找到工作了呢!已經工作兩個禮拜了!」

 

唐的老闆在工作場合上是個很嚴謹的人,甚至有些吝嗇,不過那是在工作時才會那樣,私下跟員工之間的感情是不錯的,像這樣午休時間跟部下們一起吃飯閒聊是常有的事情。

 

「那真是不錯呢!」唐對老闆笑了笑,「我沒記錯的話,您的兒子是太空工程師吧?」

「哈哈,說的沒錯!」老闆自豪的笑了笑,「他的薪水可是比我這個做老闆的高呢!我終於可以不用擔心後半生活的去退休了。」

「別這麼說,老闆,我們都還很需要您的帶領呢!」其中一個員工拍馬屁的說著,逗得大家大笑。

 

下班後,所有人都走了,唐也收拾東西準備回家去,這個時候老闆突然走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

「唐,我正要去我兒子工作的地方,要不要一起來啊?」

「耶?」棕髮青年錯愕的眨了眨眼,「這...

「你有事嗎?」

「不,只是...您的兒子是在太空總署工作吧?外人可以隨意進出嘛?」唐搔搔臉頰,其實他也有點好奇太空總部裡面是甚麼樣子,尤其是聽過瑞比跟摩帝凱講過之後。

老闆笑了笑,「太空部有分成裡外兩部分,只是去見我兒子罷了,所以我們會在外部,不會進到裡面去的,我上次就是這樣。」

唐想了想,他不記得摩帝凱跟瑞比有提到分成兩部分的事情,不禁有點懷疑他們講的到底是不是同一個地方,不過還是跟著老闆去了。

 

他開著紅色跑車,跟著老闆的車子一路到了起司三明治餐廳對面Cheezers對面的太空署,唐便很確定老闆兒子工作的地方這就是上次摩帝凱跟瑞比搞雜的太空署沒錯。

棕髮青年看著太空署的外面,似乎有做過改建的樣子?還是...

 

他跟著老闆走到裡面去,看著老闆跟服務台的小姐交談,唐看了看周圍。

不愧是耗費大量稅金的太空署,他還記得瑞比造成的爆炸是不久前的事情,沒想到馬上就建好了,而且做了改良。

 

「欸你!」一個粗魯的聲音從後面傳來,唐轉過頭,看到一個高壯的太空人用兇狠的表情往自己走過來。

唐還來不及反應,對方就扯住他的領帶,然後對著他的臉大罵,「我不是叫你不准再來了嗎?!」

棕髮青年被這陌生男人的舉動嚇到,完全不知道該回答甚麼,只能呆呆的看著對方,直到那陌生人身後一個留有鬍子的太空人快步走過來。

 

Jones,你認錯人了!上次那個傢伙沒有這麼高大!」

鬍子大叔說了之後,原本抓住唐的太空人才仔細的上下打量唐,然後充滿歉意的放手,「啊,抱歉,你跟上次有個來到太空署的傢伙長得太像了,我還以為你是他...

「啊啊,沒關係的。」唐整理自己的領帶,心想這兩個一定是摩帝凱跟瑞比當時遇到的太空人,把他認成瑞比了,便露出客氣的笑容,「兩位辛苦了。」

「上回有兩個騙子到這裡來,製造了大爆炸,現在我們都很警戒。」名叫Jones的太空人解釋著,他指著外部跟內部之間的交接處,「現在都不能隨意讓外人進來了。」

唐點點頭,完全不想表達甚麼想法,免得對方發現自己就是其中一個騙子的兄弟。

兩個太空人再次的道歉後離開,進到了太空署的內部區域。

 

「唐!」棕髮青年聽到老闆的呼喚,轉頭過去,看到老闆跟一個消瘦的青年在不遠處,便走了過去。

「這是我兒子,尤金。」老闆拍了拍自己兒子的肩膀,尤金整個人隨著他的拍打動作在搖晃,彷彿隨時都會倒下去一樣,弱不禁風的。

唐笑了笑,對尤金伸手,打算跟他握手,「你好。」

「啊啊,你好...」尤金點點頭,卻沒有去碰唐的手,感覺好像很內向的樣子。

「尤金剛下班,我們可以...」老闆說著,可是他話沒說完,遠處就傳來了響亮的吼叫聲。

 

「尤───金───!!!」一個低沉的聲音夾帶著憤怒的情緒,在場的所有人都往聲音的來源看過去,發現一個穿著白袍的男人氣衝衝的走過來。

服務台的小姐看到那男人的舉止,皺了皺眉頭,「強森先生,請不要在室內大吼大叫...

「閉嘴,女人。」男人粗魯的回答,然後走到尤金身邊,尤金看到他便全身發抖,似乎很恐懼的樣子。

唐看見對方的長相,整個身體突然僵了起來。

 

是約翰...約翰‧強森,他高中時的死對頭...

 

幸好約翰的視線一直在尤金身上,沒有注意到唐的存在。

完全無視周圍人的視線,約翰手中拿著一疊紙,用盤問的語氣對著尤金,「這些資料跟統計結果是你寫的?」

「是的...」尤金點點頭。

 

聽到對方的回答,約翰的眉頭皺得更深,當場把手中那疊將近50多頁的資料表往尤金身上甩下去,上面寫滿字的紙張打在尤金受弱的身體上然後散開,只見白色的紙張在空中飛舞,然後落在地上。

約翰狠狠的往內部指去,「你給我回去重做。」

 

唐跟他的老闆兩人看得傻眼,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老闆,對自己兒子所受到的待遇感到不滿,指著約翰,「你這傢伙是甚麼態度?!」

約翰不以為然的拍掉中年的手,「這不甘你的事,外人給我滾出去。」

中年氣得臉紅,對著約翰伸手想要做甚麼,唐看到便過去拉住他,「請別跟這種人動怒,老闆。」

 

「唐?」

 

聽到約翰呼喚自己的名字,唐在心裡咒罵自己,不出所然的看到老闆用奇怪的眼神看自己。

「你認識這傢伙嘛?」老闆問他。

「呃...高中同學...」唐無奈的回答,不知道這樣會不樣影響到老闆對自己的想法,不過老闆應該不是那種人。

 

約翰伸手扯住唐的領帶,「當所有人都很喜歡你的時候,我是唯一恨你的人。」

唐皺起眉頭,甩開約翰的手,「我們要離開了。」

約翰聳了聳肩,「哼,小小會計師看到太空署就嚇到想逃了嗎?」

 

原本想要離開的唐,一聽到他這句話,就忍不住的轉過身來瞪向對方,「我喜歡我的工作,不要以為你在太空署工作就了不起。」

「了不起,是嗎?」約翰往前一步,跟唐差不多身高的他剛好與唐的視線平行,兩人的臉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直到彷彿快要碰到一樣,「我就讓你見識我的工作有多了不起。」

「正合我意。」唐回答,隨後他跟著約翰一起往內外部的交接處走去。

跟唐一起來的老闆跟尤金都錯愕的看著他們兩人離去的背影,後來尤金摸摸鼻子的又回去重做他的工作,老闆也先回家去了。

 

通過交接觸的掃描器、踏入內部的那一刻,唐才從氣頭上回神、發現自己在做甚麼,不禁心情有點複雜,他很想看太空署的內部,剛好有約翰他才有機會可以進來,不過他們是為了做比較才這樣的,而他們都知道,小小會計師根本就比不上太空工程師。

 

...算了,這麼難得的機會,等一下不管他說甚麼都裝作沒聽到就好了...

 

約翰帶著他瀏覽太空署裡面的儀器跟各個部門,有些東西唐有在電視上看到,但是依然到處都是他只聽過、沒看過的東西。

他還記得自己小時候曾經有想要當太空人的夢想,後來發現自己對數字的熱愛,才會成為會計師的。

太空署的內部又大又寬廣,唐感覺自己像是個參加校外教學的孩子,如果不跟好約翰的話搞不好會迷路。

 

就在他們走過一道自動門前的時候,兩個男人從自動門裡走了出來,是先前的那兩個太空人,他們兩個看到唐便露出驚訝的表情,「又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呃,我...」唐眨了眨眼,他差點忘了外人是不能隨意進來的。

眼看那個深灰髮的太空人想把他趕出去的樣子,唐不曉得跟他們說是約翰帶他進來的有沒有用。

如果這是約翰的詭計呢?故意引誘他進來,然後裝作不知道,把他推入麻煩...

 

「我帶他進來的。」就在唐還在思考的時候,一個深沉的聲音響起,他們轉過去看到約翰一臉不以為然的樣子。

「強森?你可知道我們是不能隨意讓外人進到這裡來的!」Jones指著約翰說。

看著太空人的舉動,紅髮青年抬高下巴,露出鄙視的表情,「當初引外人進來製造大爆炸的傢伙還敢講?」

「唔...!」深灰髮的太空人頓時說不出話來,他咬著牙把手收回來,然後跟另一個太空人離開,「要是出了甚麼問題,都是你的錯!」

望著那兩人離去,唐皺了皺眉,心裡有一點罪惡感,他知道他是不應該在那裏的。

 

「我想我已經給你看過夠多東西了。」約翰走到唐的身邊,在他耳邊低語,「而且我想勝負非常的明顯。」

雖然約翰的語氣讓唐有點不服氣,可是他不能否認,約翰的成就確實比自己好。

棕髮青年沒有看向他,只是雙手盤胸,「所以呢?你想要做甚麼?到處跟人說你打敗我的嗎?」

約翰挑了挑眉,他將手放在下巴處看著唐、唐也感覺得到他的視線。

 

保持著那個姿勢不知過了多久,約翰把手放下,然後往他們進來時的反方向走,「我送你出去。」

唐心裡有些驚訝,他本來還以為約翰會做一些很討厭的事情,或者至少說些很難聽的話,沒想到他只是很乾脆的轉身走開,看著紅髮青年的背影越來越遠,唐跟了上去。

 

他們來到了內外部的交接處,唐跟著約翰走了出去,原本他還以為約翰會在掃描機外面就叫他滾蛋,可是約翰卻一路走到外面去,到了停車場。

唐走到停車場,發現約翰就站在自己的紅色跑車旁不動,懷疑他到底想幹嘛的同時,唐也在思考該跟他說甚麼。

 

謝謝你讓我參觀?可是這打從一開始就不是參觀活動...

 

再見?是很乾脆沒錯,可是感覺有點怪...

 

你贏了?...他幹嘛強調自己的失敗啊?

 

「我贏了。」

 

當唐走到車門邊的時候,約翰突然開口。

棕髮青年疑惑的轉頭面對他,卻發現約翰的臉突然靠了上來。

 

然後他們的雙唇觸碰在一起。

 

「唔...?!」唐想把他推開,卻發現約翰的雙手抓著他的手臂,而且他推不開。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當唐感覺到對方的舌頭撬開自己的牙齒伸進來的時候,突然有股噁心的感覺。

 

他討厭這傢伙!他一點也不想跟他接吻...

 

「嗯...!」唐不敢相信自己的舌頭居然就這樣被對方挑逗,他感覺唾液從嘴角流出來,可是他沒辦法去擦掉。

幸好這個吻沒有持續很久,約翰很快的把舌頭收回去。

 

不過就在他的唇要離開的時候,他張口往唐的嘴唇邊咬了一下,虎牙硬生生的咬破了唐的唇。

 

強烈的刺痛讓棕髮青年突然激動的用力往前推,這回他終於把約翰給推開了,他一邊喘著氣、一邊用西裝的袖子擦拭自己的嘴,想要抹掉嘴角的唾液跟血以及那個人留在他唇上的味道。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被咬的地方一直不斷的輸送疼痛的訊息到他的腦中,唐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袖子,發現上頭沾了血,整個人都僵住了。

「看到血就怕嗎?你真是一點也沒變...」約翰伸手勾起唐的下巴,用拇指抵在自己咬出的傷痕上,「這是我對勝利的宣言。」

唐憤怒的皺起眉頭,用力把約翰的手給打掉,「你這傢伙有病嗎?!」

 

紅髮青年看了看自己被打掉的手,他也皺起眉頭,把手往反方向揮過去,用手背往唐的臉上甩下去。

「嗚...!」唐被他這樣一打,一邊的臉頰整個紅了起來,並且感覺到口腔內部有血的味道,心裡更火,抬起頭來,「約翰‧強森!你到底想要幹嘛?!」

...別再來了。」約翰冷冷的說著,然後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回到太空署裡面,留下唐在停車場。

 

唐咬著牙,他不是那種會為了別人的一拳就上前跟對方打架的人,可是自己就這樣被甩巴掌真的視很讓人不服氣,從來都沒有人這樣打他過,就連父母也是。

棕髮青年覺得自己實在是摸不透那個傢伙,只能自認倒楣被對方盯上,深吸呼了一下後坐進車子裡。

他看著後照鏡,發現自己的嘴角流血了,而且嘴唇被咬的地方傷口還不小,拿出手帕擦掉多餘的血之後便發動引擎,開車離開太空署的前方。

 

在太空署的內部,紅髮青年透過透明玻璃看著紅色跑車離開,他舔了舔自己的唇。

唇的味道、血的味道,那個人的味道還在自己的唇上...

工程師嘴角微微的勾起,隨後又恢復到原本的表情,回去工作崗位。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