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內含自創人物,不喜勿入

 

 

棕髮青年在公司的廁所裡看著鏡子。

「還是沒有消掉...

唐嘴裡喃喃的唸著,手只輕撫嘴唇上的傷口,已經不會痛了,可是有一道疤痕,不知道甚麼時候才會消掉。

 

今天一早來上班,每個人看到他的嘴就在關心,只好一邊道謝一邊回說是他自己不小心咬到的,唐不敢說出真正的原因。

前一天被約翰強吻的記憶又在腦中浮現了,棕髮青年皺了皺眉頭,覺得那個傢伙真的是有病,一下子吻他、一下子咬他、最後還甩他巴掌。

青年無奈的抓了抓頭髮,希望這個疤能夠在星期五之前消失,他不想要摩地凱問起的時候騙他,可是他也不希望摩地凱知道他跟別人接吻的事情。

 

「前輩,你還好嘛?」

唐轉頭,看到一個白色的人影,露出以往的笑容,「啊,是銀啊,我沒事的,謝謝關心。」

眼前這個叫做銀的青年也是這間公司的會計師,比唐晚了一點進來,年紀也確實比唐小,所以都稱呼唐為「前輩」。

其實公司的同事之間並沒有去在乎很多輩分的問題,只有銀會那樣,一開始大家聽他「仙貝仙貝」的叫還覺得很奇怪,後來才知道原來那是他對尊敬的人的稱呼方式。

 

「是嘛?你看起來很沒精神的樣子...啊,我知道甚麼可以讓你打起精神!」銀翻開手中的白色手機,調到照片的頁面,然後轉過來給唐看,「我今天早上在路上看到一隻很可愛的浣熊,拍了很多張照片,你看看!」

銀的表現像個孩子,讓唐不禁笑了笑,接下了銀的手機看,螢幕上頭確實有一隻棕色浣熊的照片,「啊啊,確實很可愛。」

 

「我還拍了很多,你可以看看。」

唐其實很想回去工作崗位上,可是看在銀這麼熱切的樣子也不好意思拒絕他,只好一直按方向鍵,希望能看完然後離開。

他發現銀真的拍了很多張這隻浣熊的照片,變加快手指的動作,他的雙眼盯著手機螢幕,沒有發現眼前的白色青年正露出不尋常的笑容。

 

浣熊、浣熊、浣熊、我、浣熊、浣熊...嗯?

 

唐愣了愣,懷疑自己剛剛有沒有看錯,便按下反方向的按鍵,螢幕上出現的棕髮青年,不會錯的,就是他。

而且還是遠距離拍到的側面畫面,是在他沒注意的情況之下拍的...也許是銀覺得好玩才拍的吧...

唐繼續按著方向鍵,然後發現自己錯了

 

吃飯時的他、等電梯時的他、跟別人交談的他、工作時的他、開車時的他...全部都是他的照片。

而且全都是有一段距離之下拍到的,沒有一張是他自己對著鏡頭的,想一想,他從來沒有讓銀拍他過,現在手機裡面的這些照片,大概是...偷拍...

唐發現有一連串的照片是從他離開公司然後一路回到家裡的樣子,他臉上依然掛著笑容,可是背都涼了。

 

棕髮青年抬起頭來看了看眼前的晚輩,發現對方正用燦爛的笑容看著自己。

「浣熊很可愛吧?」銀說著。

「呃...是啊...

「那個,我得回去工作了。」唐將白色手機塞回銀的手裡,想要趕快離開,可是他的手卻被銀給拉住。

「等等,再看一張就好!」銀一手拉著唐的袖子,一手在手機上面按了幾個按鈕,然後轉過來給唐看,「我昨天去買起司三明治的時候,偶然在對面的太空署停車場看到一隻浣熊呢!」

 

起司三明治、太空署、浣熊...

 

唐的笑容已經消失了,他往手機的螢幕上看,上頭的「浣熊」,其實是他被約翰強吻的畫面,「你這是甚麼意思?」

棕髮青年明白了,眼前這個看似無害的晚輩,其實比任何人還險惡。

不過,他不知道對方有甚麼目的。

 

「我知道喔,前輩喜歡的人...」銀按下了一個按鈕,螢幕上的畫面被切換,出現了唐跟摩帝凱接吻的照片,「真是令人不服氣,前輩居然會喜歡這傢伙...

聽到銀這麼說摩帝凱,唐心裡有點不高興,可是沒有說甚麼。

銀縱容的把手機收起來,「我啊...很愛前輩喔...

唐睜大雙眼,對於剛剛銀所說的話感到驚訝。

 

「晚上辦公室裡都沒有人的時候,我光是站在你的辦公桌前、想像著你的模樣,就會忍不住高潮...」銀往唐的方向靠近,棕髮青年能夠明顯得聽到他的呼吸聲變重了,「光是看著你的照片,我就忍不住想像你的聲音、你的舉止、你的身體......

 

銀用雙手緊緊抱住自己微微發抖的身體,白皙的臉上出現了一層紅霞,然後下面...

 

變態...是比任何人還要恐怖好幾倍的變態啊...

 

棕髮青年的背整個涼掉了,突然有股邊哭邊衝出去,可是銀擋在門口那邊害他出不去,只能繼續裝正經,「你究竟是想要怎樣...?」

銀看到他的反應,便放開雙手,回到平靜的樣子,「目前,我不打算怎麼樣,前輩,我知道我手上的這些照片還不足以能夠對你造成甚麼威脅。」

聽到「威脅」兩個字,唐皺了皺眉頭。

 

「但是,等到哪天我擁有能夠讓你無法拒絕的東西之後,我要你成為我的人。」白髮青年手指抵在唐的胸前,像是在宣示一樣,「在那之前,我希望前輩能夠知道,我的視線會一直在你身上。」

 

「當你以為你是一個人的時候,其實你不是;當你以為你在跟喜歡的人獨處的時候,其實不只兩個人;當你以為沒有人在看的時候,有一雙眼睛在盯著你;不管是在洗澡、吃飯、睡覺,我都會看著你,只是你不知道我在看著你、也找不到證據...呵呵...

 

銀說完後便走出洗手間,留下已經被嚇到擺不出表情的唐。

 

慘了慘了慘了慘了慘了慘了慘了慘了慘了

 

唐沒有想過自己會受歡迎到這種程度,雖然不是沒聽過類似的例子,可是那些都事發生在女生身上,他從來不覺得會發生在他身上。

他花了一點時間才回過神,然後走出洗手間,進到辦公室後抬頭一望,果然看到了那個白色的身影在對自己揮手微笑。

 

唐無奈的看著站在事務所門邊的銀,同時發現一個身影從外頭走了進來。

就在那一瞬間,走路沒有看前方的銀就這樣直直的撞上對方了。

被銀撞上的人沒有動,反倒是白髮青年自己倒在地上,手中的資料散落一地,手袋裡的手機掉了出來,當場摔到表殼龜裂。

 

「讓開。」被白髮青年撞到的人冷冷的說,然後踩過地上的紙張,走進會計部的辦公室裡,完全不理會被自己撞倒在地上的人。

「啊...!」看到那個從外面進來的人,唐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前一天對自己施暴的約翰!

 

紅髮青年沒有注意到唐的存在,他隨手抓來一個職員,用兇狠的表情瞪著對方,「叫你們老闆出來。」

「耶?可是...

「叫他出來!」

「啊、是!」可憐的小職員被約翰給嚇到,趕緊點頭,等約翰放手他便立即往老闆辦公室的方向跑去。

 

果然過沒多久,帶著眼鏡的中年男子從個人辦公室裡走出來,原本一臉不耐煩的他,在看到約翰的瞬間便臉色大變,「是你...?!」

老闆當然認得約翰,那個傢伙前一天還對他跟自己的兒子大罵。

 

但是約翰並不記得他,他根本就不在乎,只把對方當做普通會計部的首領,將手中的資料夾拿出來丟到一旁的桌上,「我叫你們幫我處理稅金跟帳務,結果你們給我得是這個鬼東西?你們這群會計的人都是垃圾嘛?」

 

不單單是唐,就連老闆也一臉錯愕,原來約翰是他們的客戶之一嘛?!

 

雖然很不滿,但是老闆依然把資料夾拿起來,看了看裡面的紙張,然後面有難色的看著眼前的紅髮青年,「...這是我們的疏失沒錯,真的很抱歉,強森先生。」

「我的東西被你們搞得亂七八糟的,你以為只要道歉就行了嘛?!」約翰用力的往周圍其中一個桌子上揍下去,響亮的撞擊聲環繞了整個辦公室,原本沒有在理會的人都轉頭過來看,而原本在看熱鬧的人都後退了一步。

 

看著眼前的年輕人不但脾氣暴躁又跩到很令人受不了的地步,即使他是兒子的上司、公司的客戶,年紀大的老闆還是忍不住唸了幾句,「請別這樣大吼大叫,對誰都沒有好處的。」

約翰聽到他的反駁,本來張大嘴巴要開罵,可是話卻沒講出來,看著眼前的中年男子,突然想起了甚麼,「...昨天來找尤金的外人...

「我是他父親。」老闆理直氣壯的說著。

「尤金的父親,是吧?」約翰雙手插腰,抬高下巴,用鄙視的眼神看著眼前的中年人,「那麼,請容我告訴你這位父親,你那個靠背後關係進來太空署工作的蠢兒子,昨天把火箭原料的數據搞錯,差點把整個城市給炸了。」

 

在場所有人都聽到了約翰說的話,幾乎所有員工都用詫異的表情看向自己的老闆。

唐眨了眨眼,他想起前一天約翰對尤金大發脾氣的景象,如果是關係到整個城市的安危,也難免約翰會那麼生氣。

 

「呃...是的,關於你的帳務資料...」只見老闆面帶難色的輕咳了幾下,然後改變說話的語氣跟話題,「這一切是我們的錯誤,真的很抱歉,該有的賠償都會負責的,請你別擔心。」

「擔心?」紅髮青年挑了挑眉,「我比較擔心你們這個部門的會成為垃圾聚集場!」

老闆無奈的捏了捏眉心,然後轉頭巡視辦公室,「唐!唐在哪裡?」

 

其實在老闆跟約翰講話的同時,唐就已經悄悄的回到坐位上,裝做一般的路人甲職員,希望不會被發現。

可是現在老闆在找他,總不能裝做不在,只能自認倒楣的站起來,「我在這。」

看到老闆勾了勾手指,唐只好乖乖的走過去,約翰看到他,並沒有做任何表情。

 

「唐是我們部門裡最優秀的職員,從今以後你的所有財務資料跟稅金將會由他來處理。」老闆似乎忘了前一天唐跟約翰槓上的事情,一副不知道他們其實認識對方的樣子,對約翰介紹著自己最優秀的員工。

棕髮青年在心中嘆了一口氣,雖然他在被老闆叫過去的時候心裡就大概有個底了,不過還是覺得很無奈。

 

好啦,約翰接下來要說甚麼呢?

你想把我的東西交給這個垃圾處理嘛?你覺得這隻浣熊能把我的東西弄好嘛?

 

唐看著約翰,等待對方的言語攻擊。

 

紅髮青年雙手盤胸的看了看唐,閉上雙眼想了一下,最後睜開來,表情看起來很平靜,「好吧。」

唐驚訝得睜大雙眼,他沒有想到約翰會這麼乾脆,一句諷刺的話都沒有。

「但是,如果又搞砸了...」約翰瞪著他們,「我會讓你們後悔自己出生在這世上。」

 

...不過就是稅金跟帳務而已,有必要講成這樣嘛?

 

只見約翰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可是卻在入口處停了下來。

銀被他撞倒之後一直拼命的想要將掉落在地上的資料撿起來,並且加以整理,當約翰準備離開的時候,他已經把弄好的資料交給別人,看著自己心愛的手機被摔出一個痕。

 

約翰轉頭看向銀,他伸手搶過銀的手機,拿在手中看,「壞了嘛?」

他的舉動讓銀疑惑的眨了眨眼,隨後苦笑,「啊啊,是摔出裂痕了,不過裡面應該沒壞,沒關係的,是我自己撞上你的,所以你不用賠...

紅髮青年挑了挑眉,「這支手機有跟電腦同步的功能嘛?」

唐在遠處看著他們兩人交談,不禁覺得有點怪怪的,銀的話他是不知道,不過他很確定約翰不是那種會主動搭話的人。

「啊,沒有耶...我都把手機當作隨身電腦用,所有重要的東西都在這裡面了。」銀笑著回答約翰的問題。

 

「很好。」

 

紅髮青年簡短的回答,隨後只見他將手中的白色手機往地上扔,然後狠狠的的往手機上踩下去。

伴隨著批哩啪啦恐怖的聲音,銀跟唐都瞪大雙眼的看著那支純白的手機被約翰踩到連裡面的電路板都斷成碎片。

 

約翰踩完之後便一個字也不講的走出會計部,他離開的瞬間,整個辦公室吵雜了起來,大家都在討論他究竟是誰以及他是多麼惹人厭的人。

老闆大聲斥喝大家回去工作後便疲勞的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去,看著大家都一一回到工作崗位去,唐也覺得自己該回去工作了,便拿起約翰帶來的資料夾。

 

他抬頭看了一下門口處,銀還未從手機被硬生生踩壞這件事中反應過來,只是瞪大雙眼的看著地上的碎片。

如果是前一天的唐,還有可能會覺得他很可憐,可是經過在洗手間裡的對話之後,尤其是知道銀的手機裡面有一堆自己被偷拍的照片,他現在很慶幸約翰的脾氣暴躁到連撞到自己的人也不放過。

 

他低頭看了看資料夾裡面的東西,發現除了一堆紙張跟稅單之外,在資料夾的最下面有一張像是卡片的東西。

棕髮青年疑惑的拿起來看,發現是一張駕照,而且...上頭的人還是他?!

他把手伸進口袋裡拿出皮夾一看,上頭本來放著駕照的地方是空的,究竟是甚麼時候掉出來的?

唐想起了昨天在停車場的事情,懷疑會不會是那個時候掉的,可是,沒想到會被約翰撿到...

棕髮青年默默的將駕照放回皮夾裡,他在辦公桌前坐了下來,指尖輕觸嘴唇上的疤,心中不禁納悶,約翰究竟是真的討厭他,還是...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