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啊啊──‧‧‧!!」

 

午餐時在食堂裡,當眾人正邊吃飯邊聊天到正吵雜的時候,後方突然傳出一個碰撞聲,伴隨著一個不是很響亮的叫聲。

所有忍蛋都往後面看過去,發現潮江文次郎正雙手緊緊握住自己的喉嚨倒在地上。

「潮江前輩?!」大部分的低年級生都很緊張,看自家前輩那個樣子,難不成這飯裡有......

只見長次跟伊作趕緊把文次郎從食堂裡拖出去,因為這是緊急事態所以即使文次郎的飯菜沒有吃完,食堂歐巴桑也沒有擋他們。

 

「食滿前輩,請問潮江前輩怎麼了?」亂太郎從位子上下來,跑到食滿身旁拉拉他的衣袖。

「啊啊,剛剛小平太吃飯的時候還碰碰跳跳的,結果撞上文次郎,害他嗆到。」

食滿話一說完,整個食堂裡的人都跌倒在地,真是緊張了一場。

 

 

吃完午餐支後食滿跟仙藏還有小平太都去醫護室。

「怎麼樣?」仙藏進門看到伊作正在替文次郎看診。

 

保健委員長一手掐著文次郎的下巴來固定他的頭、另一手則是拿著一根小竹棒壓著他的舌頭,好讓自己可以清楚的看到喉嚨處,沒發覺自己把竹棒壓得太後面,文次郎都快吐了。

「不好了,魚刺插得太裡面,一般的攝子根本就夾不到...」伊作放開雙手,一臉苦惱的樣子。

 

文次郎將手壓在喉嚨處,一臉快嘔的樣子吐了吐舌頭,眼前馬上飛來一隻腳往他的臉上踢下去。

「吐甚麼舌頭,難看死了。」仙藏不慌不忙的把腳收回來,皺了皺眉頭,好像少了甚麼東西...啊對了,文次郎的慘叫聲!

「啊...!咳、咳......!咳...!」文次郎不滿的起身,他開口想要對仙藏大喊,可是出來的都只是咳嗽跟斷斷續續的聲音,一個字都吐不出來,馬上又被仙藏踢了一腳。

「講人話。」仙藏雙手盤胸的說。

 

「他現在不能講話啊,仙藏。」伊作趁文次郎再次開口試著說話之前即時伸手摀住他的嘴,「呼吸方面是沒問題,可是他不能講話,過度激烈的動作也可能會害魚刺插得更深。」

 

「真是的,都是小平太害的啦!」食滿不高興的往暴君看去。

「有沒有可能我揍文次郎一拳讓他吐出來?」小平太握拳說著,絲毫沒有反省的跡象。

「我就說激烈的動作不行嘛!」伊作無奈的說著,他放開了摀住文次郎嘴巴的手,「我再去查看看有沒有甚麼解決的方法,在那之前文次郎先不要講話。」

 

「可是文次郎平常大吼大叫習慣了,要突然之間甚麼都不能講,會很難控制吧?不經意的話...」仙藏手放下巴說著,「要不要嘴裡咬著甚麼東西,提醒自己不要講話?」

「這點子不錯。」伊作點頭贊同。

「來,文次郎。」仙藏從身後拿出一根不知哪來的骨頭,擺在文次郎嘴前,「乖乖,咬著這根骨頭。」

文次郎撇了撇嘴,把仙藏手中的骨頭推開,馬上被賞一拳。

 

下午時刻。

當每個委員會都在忙他們的活動跟開會時,會計委員會也在努力的算帳。

團藏在算帳的時候不斷往文次郎的方向看去,導致一直無法集中精神、帳都算不好,最後終於忍不住,轉頭靠近一旁的三木衛門竊竊私語,「田村學長,今天的潮江學長怪怪的。」

「文次郎學長的喉嚨被魚刺卡到,在善法寺學長找到解決方法之前都不能說話。」三木很冷靜的回答,手中撥動算珠的動作沒有停下,「嘴裡咬著骨頭是為了提醒自己不要說話。」

「原來如此...那脖子上的項圈呢?」

 

聽到團藏的問題,三木終於停了下來,他轉頭看著房間另一處獨自算帳的文次郎,才發現他的脖子上有一圈黑色的東西,不禁懷疑自己怎麼都沒有注意到。

大砲高手沒有回應團藏,他起身往文次郎那邊過去,然後坐在文次郎旁邊,刻意把距離拉得很近,「學長,你這樣不會不舒服嗎?」

 

文次郎有感覺到三木的靠近,本來還以為是甚麼大事,原來只是問他這個問題,便搖了搖頭,雖然咬著骨頭讓他看起來像隻狗,可是他這樣才不會不小心開口。

「不,我是說項圈,這樣勒著脖子不會不舒服嗎?」

 

聽到三木的回答,文次郎揮揮手,這是仙藏給他綁上去的,上頭的鎖只有仙藏有鑰匙,根本就解不開。

「為什麼立花學長要這麼做啊?看起來好難受喔...」三木伸手撫過文次郎的脖子,考慮這項圈能不能直接用手裏劍砍掉,可是如果可以的話文次郎應該早就弄掉了。

脖子被三木摸得癢癢的,文次郎忍不住伸手抓住學弟的手掌,沒有注意到眼前的少年在他們的手碰觸時臉色變得跟眼睛一樣赤紅。

 

文次郎放下三木的手後拿起桌上的本子,轉過身指著團藏,然後勾勾手指要他過去。

從頭到尾都在一旁觀看的團藏看到文次郎突然轉身就身體抖了一下,然後趕緊起來過去,「是?」

「唔嗯嗯!嗯嗯...!」只見文次郎一臉不滿的指著記帳本上的字,同時用鼻子發出聲音。

可是團藏完全搞不懂他是甚麼意思,反而覺得文次郎的動作很好笑,忍不住發出噗的聲音,馬上被文次郎用記帳簿的邊緣往頭上敲下去。

 

「文次郎學長說,你的字實在是太醜了,根本就看不清楚上面寫甚麼字,叫你認真的重寫一遍。」三木看著他們兩個的舉動,無奈的嘆氣,然後淡定的開口解釋。

文次郎點點頭,然後把記帳本塞進團藏手裡。

 

一年級學弟抱著手中的本子,看了看兩個學長,臉上的吃驚模樣一直沒有消去,「為什麼田村學長都聽得懂潮江學長的話...?」

他沒說,兩個學長還沒發覺,他們互看了一下對方,兩人的頭上彷彿出現了閃亮的電燈泡,即是想到了甚麼方法的意思。

 

 

下午時刻。

.......」中在家長次嘴巴動著,可是卻聽不到他的聲音。

「學長說,上次那些破爛的卷軸還是沒有修補好,不知道這次能不能安排預算出來修補。」霧丸身體靠在長次的旁邊好方便仔細聽他說的話,然後當他的擴音器。

 

文次郎傷腦筋的抓了抓頭,然後雙手盤胸,「嗯嗯,嗯嗯唔嗯嗯唔,嗯唔...

那一連串沒有人懂得鼻音,唯獨三木聽了之後點點頭,「文次郎學長說,他會試著調出預算,可是他不敢保證,希望中在家學長不要放太大的期望。」

「好的,謝謝你們~~」霧丸看長次點頭之後便代替他答謝,跟著學長一起走出去。

 

三木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然後聽到文次郎又發出聲音,他轉頭看著自家學長的笑臉,臉不禁紅了起來,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不、不用跟我道謝啦...能夠幫助文次郎學長,我很高興。」

文次郎還來不及回應,門口出現了另一個身影,人稱第一直髮美男的立花仙藏靠在門邊,「文次郎,過來,我有話要跟你說。」

 

三木看文次郎很直接的站了起來走過去,自己也跟了上去,可是一隻白皙的手卻擋在自己面前。

「田村學弟,麻煩你不要跟來。」仙藏用很嚴肅的臉說著,「我是要跟文次郎講話,不是跟你。」

「可是...」三木不喜歡仙藏的動作,便故意往文次郎的身上靠過去,手還抓著文次郎的衣袖,「沒有我的翻譯的話,立花學長聽得懂文次郎學長的話嗎?」

仙藏咬住牙齒的動作,三木沒有看漏。

 

看見三木那得意的表情,仙藏更不高興,糾住文次郎的項圈後便把他整個人拖出去,三木想要跟上,可是他才跑沒幾步,眼前的兩個學長便從眼前消失,在氣得跺腳的同時也不得不佩服六年級的實力。

 

在學園的某個角落,文次郎被仙藏整個人丟到地上,翻滾了幾圈之後他才起來,被仙藏的舉動給氣到整個臉都紅了,「嗯嗯嗯唔嗯嗯嗯!!!」

 

仙藏聽到他這樣用鼻音亂叫,忍不住用力的往他的臉上踢下去,文次郎再次跟地面親吻後他又把腳給踩上去。

「有一個可以幫你翻譯的學弟,很得意喔?」仙藏根本完全聽不懂文次郎在說甚麼,一想到那個田村三木衛門居然聽得懂,就很不甘心。

 

聽到仙藏的那翻話,文次郎不禁覺得很莫名其妙,他停下了掙扎,仰頭疑惑的看著仙藏。

作法委員長發現自己的話有點不對,便趕緊換個舉動,勾起文次郎的頸圈,把他整個人拉起來,然後拼命的甩他巴掌,「真是的,為什麼吃個飯也會被魚刺插到嘛!身為一個忍者居然還這麼大意!」

「唔唔唔!唔唔──!!」文次郎被他打得痛死,可是完全叫不出來,他的雙手緊緊抓著頸圈,免得仙藏扯得太用力害他無法呼吸。

 

結果反而是文次郎自己拉得太用力,雙手硬生生的把脖子上的黑色項圈給扯斷,項圈斷掉的瞬間,他的身體又往下掉,整個人跪到地上去。

「嗄啊!居然被你給扯斷了!」仙藏看著地上的碎片,便很順手的對著文次郎的頸後用手刀打下去。

 

「噗喔!!」被仙藏這麼一打,文次郎咬著的骨頭從嘴裡吐了出來,不僅如此,在他喉嚨深處的某個尖銳物體也隨著打擊而鬆掉,被他從嘴裡吐了出來,「噁啊...!」

「唉呀?」仙藏低頭看著從文次郎嘴裡掉出來的東西,確認那是甚麼之後,嘴角勾起微笑。

 

「痛死我了...仙藏你打甚麼打啦?!」文次郎狼狽的從地上爬起,隨後頓了頓,手摸摸自己的喉結處,「不痛了...?」

文次郎瞄了著地上的魚刺一眼,然後轉頭看向跟自己同寢的室友,「仙藏,你該不會是特地用這種方式幫我把魚刺弄出來吧?謝謝你!」

「啊...哈哈,對啊不客氣。」仙藏自信的笑,其實他只是想打人。

 

隔天,換成伊作吃飯時被噎到。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