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作穿著浴衣從澡堂裡一路回到長屋去,走進房間裡,發現食滿正在看書,「留三郎,你不去洗澡嗎?」

「等一下再去洗,我想先把這本書看完...」食滿回答著,視線卻不在伊作身上。

 

保健委員長上下打量著食滿,發現他滿頭大汗,傍晚的天氣涼、他們的房間也很通風,要滿頭大汗的應該是剛洗澡回來的伊作才對。

仔細一看,食滿的雙眼盯著書,表情看起來很戰戰兢兢的,拿著書的雙手也在微微發抖。

 

...你在看色情書刊嘛?」

「色情你的大頭!是恐怖小說啦!」

 

「恐怖小說?」伊作眨了眨眼,身手把一旁的小骨拉過來,「吶吶小骨,我記得食滿不是超怕鬼的嗎?」

「才、才沒有!」食滿緊張的回答,「這本書是在講僵屍而已!」

「僵屍...?」

「對啊,一行人去盜墓,然後遇到殭屍的故事...」食滿的雙眼不敢看著伊作,因為他正拿著小骨,「反正我要在今晚把書給看完啦!別吵我喔!」

 

「嗯...好吧...」伊作鑽進被窩裡,「晚安,留三郎。」

「晚安...

「你應該不會看完之後不敢自己一個人去上廁所吧?」

「要你管?!?!」

 

不曉得過了多久,伊作早已陷入沉睡,食滿卻還在看書。

「呼啊...」把最後一頁的最後一行句子給看完,食滿深呼吸後慢慢的吐氣,同時把書給闔上,「內容好驚險喔...不過真好看!」

他將書給收好,準備明天拿去長次那邊還,然後轉身去拿毛巾準備等一下去洗澡。

 

「雖然有點晚了,不過也好,這樣我可以一個人安靜的泡澡...」食滿嘴裡說著,腦袋中正在回味剛剛那本恐怖小說的內容,然後整個人突然僵住。

「只有...我一個人...?」

 

他想像著自己在空曠的澡堂裡泡澡,當自己正放鬆的時候,有一隻手從水裡面...

 

「呃啊啊啊啊!不要亂想啊我!」食滿用力的甩頭,想把那個畫面給從腦袋中去掉。

 

不怕不怕,不管是甚麼妖魔鬼怪,我這個武鬥派高手,食滿留三郎,絕對能把他們打個半死。

 

...殭屍本來就是死的齁?

 

「咿啊啊啊啊我在想甚麼啊!!」食滿雙手抓著自己的頭,想要控制自己的恐懼。

 

不然...我今晚不要洗澡好了...

 

食滿決定今晚當個髒鬼,默默的把毛巾給放回去,鑽進被窩裡準備睡叫。

 

...身體感覺好黏啊...

都是因為剛剛看小說看到流汗的關係...

說到流汗,今天的實戰課,他跟小平太對打,也流了一身汗...

中午還在大太陽底下修補被那個暴君打破的倉庫門...

跟伊作走在路上還一起掉進綾部挖的洞裡,弄得全身都是泥土...

手摸洗三太的蛞蝓之後忘了洗手,然後新兵衛打噴嚏的時候還被噴到了一點...

 

「呃啊啊啊啊啊啊不行啊!!全身髒兮兮的好難睡覺!!」食滿從被窩裡面跳起來,他轉身拿洗澡用的毛巾,「殭屍甚麼的根本就不用怕、殭屍甚麼的根本就不用怕!」

 

「腦袋會被吃掉喔。」

「嗄啊啊啊啊啊啊啊伊作你不要突然出聲啊!!!」

「誰叫你吵死了。」

 

食滿捏了捏眉心,他拿了毛巾就趕快走出去,往澡堂的方向快走。

 

殭屍甚麼的根本就不用怕、殭屍甚麼的根本就不用怕...

 

這句話到他站在澡堂門前的時候就破功了。

 

「可惡啊我幹嘛讀甚麼恐怖小說...」食滿的額頭頂在門前,感覺自己的眼眶有點溫熱。

 

都這麼晚了,誰會來陪他洗澡?大家大概都在睡覺了,沒有人會半夜不睡覺在外面跑來跑去的...

...好像有一個人就是這樣。

 

食滿全身就只穿著一件浴衣,手抱著浴巾在文次郎做平時夜間鍛練的林子裡走著,可是不管他怎麼喊就是沒有人回應,也沒有看到任何人影。

當他回過神的時候,已經忘了自己在林子裡的哪一個地方了。

 

今晚的雲比較多,月光根本就不夠亮,食滿自己一個人站在漆黑的林子裡,發覺跑來這裡找文次郎真是史上最智障的點子。

 

...我不怕、我不怕...

只要找到回去的路,用最快的速度洗好澡之後用跑的回去房間,然後一路睡到天明,這樣殭屍甚麼的都會全部忘掉了......

 

望著周圍的樹林,一片黑漆中好像有好幾對眼睛在看自己...食滿僵住了。

 

我超怕的啊啊啊啊啊啊啊混帳!!!

嗚嗚嗚可惡啊文次郎你在哪裡!!

 

「留三郎?」

「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食滿被突然冒出的聲音給嚇到,整個人放聲大叫,可是嘴巴馬上被一隻手給摀住。

「冷靜點,是我。」那個從身後傳出的聲音聽起來溫柔了許多,彷彿在安撫食滿的情緒。

食滿乖乖的把嘴巴給閉上,等那隻蓋在嘴巴上的手放開,他才慢慢轉頭往後看,「文次郎?」

 

文次郎身上穿著白色的浴衣,肩膀上批著一件棉衣,頭髮放了下來,不過稍微有點凌亂,看起來像是剛睡醒。

「你在這裡做甚麼?」文次郎雙手盤胸,一點不解的看著食滿。

「耶?我...」食滿搔了搔臉頰,「我以為你在做夜間訓練,所以出來找你...

「我已經三天沒睡覺了,所以今晚沒有做訓練。」文次郎揉揉自己的眼睛,黑眼圈好像又變重了,「話說你穿這個樣子、手抱著浴巾來林子裡找我做甚麼?」

「呃、呃......

 

食滿猶豫的轉動視線,他知道現在的文次郎因為睡眠不足所以不會嘲笑他或是跟他大吼大叫,可是看恐怖小說結果不敢自己去洗澡然後還特地到樹林裡找人一起去這種事...實在是太丟臉了...

 

當食滿還在思考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肩膀上被甚麼溫暖的東西蓋到,抬頭一看,發現文次郎把身上的棉衣拿下來披在他身上。

「穿這麼少就半夜跑出來,要是感冒然後明天不能上課怎麼辦?」文次郎用嘮叨的語氣說著,手指著食滿的浴衣,「還在樹林裡弄得全身髒兮兮的,給我去洗澡洗乾淨。」

「啊...」食滿眨了眨眼,手很自動的拉了拉身上那件棉衣,「你要跟我一起去嗎?」

「我洗過了...」文次郎打了個哈欠後再次揉揉眼,另一隻手伸過去牽住食滿,「不過,避免你又到處亂跑,我會在澡堂外面守著。」

 

食滿抿了抿唇,不禁懷疑文次郎是不是其實知道實情,然後假裝沒事的過來。

被文次郎帶回去的路上、甚至都已經進到澡堂裡洗澡了,食滿腦中不斷的反覆的想著這個問題,殭屍跟妖魔鬼怪甚麼的,早就忘光光了。

 

他走出澡堂,發現文次郎真的一直都在外面,不過他已經靠在牆邊睡著了,食滿不禁蹲在他旁邊看著。

...不管文次郎是不是刻意的,他的舉動跟言語確實都讓自己感到非常安心。

 

想到這裡,食滿的嘴角微微勾起,「謝謝你,文次郎。」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