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學級委員會的活動開始!」

 

喀啦!

 

五年綠組的鉢屋三郎才剛很有精神的說完話,下一秒就感覺到自己的脖子上有一個涼涼的感覺,伴隨著一個清脆的聲音。

人稱變裝天才的他轉頭,看到身後一年葉組的庄左衛門手上有一條鐵鍊,一路連到三郎脖子上的鐵圈。

 

看著庄左衛門一臉裡所當然的樣子,變裝天才的笑容僵住了,「這是...?」

「不破雷藏學長要我這麼做的,免得三郎學長你亂來。」庄左衛門一邊回答、一邊把手中的鐵練牢牢圈在柱子上,「鑰匙在不破學長那邊,他說會議結束後他就會過來幫你解開。」

那天,是自從鉢屋三郎當上學級委員長以來頭一次正經開會過。

 

 

會議結束後,三郎盤腿坐在鎖住自己的柱子邊,等待雷藏回來。

 

為甚麼雷藏要這樣把他鎖著啊?

 

三郎伸手輕觸脖子上的項圈,原本冰冷冷的鐵現在已經跟他的體溫同等,他拉住鐵練輕輕拉扯自己。

他將雙腳伸直,原本靠在柱子上的上半身緩緩往下滑,三郎抿著唇閉上雙眼,然後咬著牙呢喃,「雷藏...

 

他想像雷藏正跨坐在他的身上,一手拉扯著項圈的鐵練、一手壓在自己的胸膛上。

在他的腦海中,雷藏緩緩的壓下身,將兩個人的身體貼在一起。

 

他呼吸的是雷藏的吐息、壓在他身上的是雷藏的胸膛、抵在他褲檔上的是雷藏的臀部、夾著他腰部兩側的是雷藏的腿、輕輕搔過他皮膚的是雷藏的頭髮。

 

在昏暗的燈光下,他看到的是雷藏的笑容,像個天使般的笑容,即使他的舉動跟表情有明顯的反差,三郎依然覺得他是天使,他的天使。

頸圈拉扯脖子的感覺,有點難受...可是又難以抗拒,像罌粟花一樣。

 

「哈啊...雷藏...

「三郎?」

「雷...嗯?」

 

三郎感覺自己腦中的聲音突然變得很清晰,他猛睜開雙眼往門邊看去,發現自己幻想中的天使就站在門邊。

「啊!雷藏...!」平時一臉輕鬆自在的變裝高手此時也慌了起來,他趕緊把身體撐起來然後盤腿坐好,希望雷藏沒有看到他剛剛的舉動。

 

兩人中的本尊眨了眨眼,然後笑著走過去,「抱歉啊三郎,讓你這樣被鎖住。」

他從上衣裡拿出一把鑰匙,插進項圈的鑰匙孔中一轉,三郎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脖子輕鬆多了。

三郎還來不及摸自己的脖子,他便感覺到雷藏溫暖的手輕輕撫過,害他的頸子都敏感起來了。

 

「我也不想這樣,可是很多人都跟我反應了,說你的行為很沒規矩。」雷藏皺著眉頭,輕輕的嘟著嘴,「你真是的...

「呃...也用不著用項圈套我吧?」

雷藏苦笑了一下,然後一屁股坐在三郎盤著的腿上,「誰叫你都喜歡亂跑,然後我剛好在委員會時間都沒空管理你。」

 

雷藏的表情、雷藏的聲音、雷藏的呼吸、雷藏的身體...在這麼近的距離之下,三郎根本就無法正常思考,他只想把雷藏緊緊的抱住。

 

「嗯?三郎...」雷藏扭動了一下臀部、摩擦三郎的褲擋,然後歪著頭露出疑惑的表情,「你是不是在褲子裡塞甚麼東西啊?怎麼這麼硬?」

 

雷、雷藏...這樣扭只會讓褲檔更硬而已...

 

「我...」三郎感覺自己的雙手在發抖、汗水從額上滑下,他吞了吞口水,「我想...上廁所...

「啊,抱歉...

 

雷藏聽他這麼講,趕緊起身,然後看著三郎雙手蓋在褲檔上跑出去。

「真是的,想上廁所就直接說嘛...」雷藏站在原地,手抵在下巴、歪著頭說著,不知道三郎去廁所並不是真的要上廁所。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