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留,今天是打排球喔,妳沒問題嗎?」葉組的少女們都換上了體育服,伊子看見小留拿著排球,一想到那種要一直跳啊跳的運動,就不禁擔心他的身體狀況。

「沒問題啦!我午餐吃得很飽,不會貧血的!」小留自信的說著,她搔了搔臉,沒說其實她現在這麼有精神也歸功於那包莫名出現在桌上的巧克力。

               

那包巧克力的來源,其實她也知道。

少女往一旁在踢足球的伊組看去,文次郎的身影在球場上穿梭。

               

伊組跟葉組的體育課是同一堂課,兩邊雖然是玩不同的運動,但是卻常常混在一起,反正老師也沒有很在意,唯一的困擾就是小留有時候跟文次郎會跨越球場的吵起來。

看在那包巧克力的份上,今天她只想好好的玩球,不給伊組找麻煩了(其實根本就不好意思去找人家)

               

「我發球囉!」小留甩了甩頭,她將排球舉高,對班上的其他女生說著。

照理來說應該很沒力的,小留今天的精神卻特別好,在排球場上蹦蹦跳跳的,連續好幾次扣殺都沒問題。

葉組的女生們就這樣玩了半節課的時間,直到他們發現隔壁班的潮江文次郎用異常的表情走過來。

               

小留正要準備發球,卻發現大家都用疑惑的表情看過來,隨後她才察覺自己身後站著一個人,她轉頭過去,「啊、文次郎?」

只見文次郎皺著眉頭把身上的體育外套脫下來,並且綁在小留的腰上,寬大的外套幾乎擋住了她的下半身。

「你在做什...呀啊!」小留才開口想要詢問,卻被文次郎用公主抱的方式抱了起來,伴隨著周圍女同學興奮的驚呼聲,她手中的排球掉落至地上。

「善法寺,麻煩妳跟老師說食滿的身體不舒服,我帶她去保健室。」文次郎對一旁的伊子說著,見棕髮少女遲疑的點點頭,便抱著小留轉身往校舍的方向走去。

               

「你幹嘛啦?!我又沒有身體不舒服!」被文次郎這樣抱著的少女又羞又生氣,她想起剛剛女同學的表情,就很氣憤的掙扎,「放我下來啦!很丟臉耶!」

「有比褲子後面都染紅還丟臉嗎?」文次郎無視小留的掙扎,低頭在她耳邊小聲的說著。

               

聽他這麼一講,小留停止了掙扎,她現在才發現屁股那個地方好像有點濕濕的。

既噁心又難看、同時又懷疑其他人有沒有發現,最糟糕的是文次郎居然比她早發現,還特地用自己的外套替她擋住,複雜情緒突然湧上她的腦海,少女用雙手摀住自己的臉,她感覺自己丟臉的快要哭了。

               

「欸...這很正常啦,沒甚麼好哭的啦...」文次郎看著她的動作,不禁慢下了腳步,「妳等一下把褲子換掉然後帶回家洗就好了,下次注意一點...唔!」

文次郎話沒說完,小留的手就突然環上他的脖子,整張臉埋進他的頸窩裡,憑著那濕熱的觸感跟微微的顫抖,文次郎很肯定她已經哭出來了。

...你的外套...」小留小小聲的說著,「我會洗好還給你的...

「啊啊...」文次郎嘴腳勾起微笑,「那就麻煩妳了。」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