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先前骨折的關係,伊作有叫他不可以飛太遠太快太久,不過食滿認為就是要多少在空中晃一晃才能快點痊癒。

也沒有很遠啦,不過就是飛過半座山,從巢穴到中在家神社罷了,看看那個潮江文次郎今天有沒有在那邊喝茶聊天,過去跟他吵一吵也比整天待在巢裡沒事幹來的好。

 

不過他由上往下看,沒有看到文次郎或者神社的任何一個人,只有一隻毛茸茸的雷獸蹲在石燈籠上。

反正也沒有其他人類要來的樣子,食滿便大辣辣的直接飛下去,面對著小平太,「你沒有跟長次在一起,沒事蹲在這裡幹嘛?」

小平太整個人坐在石燈籠上,他的雙手抱膝,抬頭看了食滿一下,然後又低頭,「長次生氣了...

「耶?為什麼?」食滿不敢相信,長次的脾氣一向很好又很疼小平太,怎麼會突然生氣?

 

──小平太的回憶mode──

 

『長次長次,我們出去玩好不好?一起去玩嘛!』雷獸趴在棕髮青年的肩上,不斷的搖動他的肩膀。

長次的視線仍然在手中的書本上,不過他有點頭,『等我看完...

『我不想等~』小平太在一旁的地板上滾來滾去,然後爬起來往長次那邊撲過去,『書可以晚點再看啦!』

 

就在這個時候,仙藏從外面走進來,看到小平太趴在長次身上就不怎麼高興,走過去一腳把小平太踢開,『走開,這是我的位子!』

小平太被踢滾到一邊去之後,仙藏馬上笑著往棕髮少年身上靠過去,『長次在看甚麼書啊?』

 

雷獸嘟著嘴站起來,過去把仙藏推開,『長次又不是你的!』

仙藏沒有被推掉,他自己放開長次的肩膀,雙手盤胸的瞪著小平太,後頭已經露出一條狐狸尾巴來了,『你這區區五百多歲的小雷獸想跟我這千年妖狐搶東西?膽子真不小!』

因為仙藏的妖氣比較濃厚,光是一點點就可以充滿整個房間都是,長次放下手中的書,轉過頭來看向他們兩個,『不可以吵架。』

看到長次這麼說,仙藏馬上就把尾巴收回去,不過妖氣還在,是為了威嚇小平太用的。

 

當然,小平太就算知道自己大概會打不過,也不會被嚇得動彈不得,反而很有幹勁的也把自己的妖氣釋放出來,毛茸茸的大尾巴出現之後他的身邊都漸漸的開始聚集電氣。

雷電的攻擊力比較具有破壞力,而且小平太使用能力的方式一向都是大規模的放電,要是他們真的在這裡打起來,可不是單單屋頂被掀起來而已。

 

看到電流在小平太身上四竄,仙藏皺起眉頭,『蠢材,難道你想害死這個屋子裡的人類嘛?還不快把電氣收回去!』

就連長次也站了起來講他,『小平太,不要在這裡...

小平太鼓起雙頰,他的心裡很不是滋味,他們兩個都在說他,長次也這樣,一開始先放妖氣的是那隻妖狐耶!

 

雙眼瞄了瞄長次的表情,小平太還是乖乖把尾巴收回去了,周圍的電氣也漸漸解散,不過他還是留著一顆小電球在手上。

他用拇指將小電球往前一彈,本來應該是要射中仙藏的,不過卻被妖狐揮手打掉,結果那顆又白又小卻具有威力的電氣球就在房間裡彈來彈去,本來還差點打到長次,不過仙藏及時把他拉開。

 

碰!啪哩...

電氣球才剛從長次面前飛過,馬上就出現了碰撞聲,之後緊接著又是陶瓷破裂的聲音。

 

他們三個都往旁邊看去,電球似乎打到房間裡的桌上,長次放在桌上的茶杯整個破掉了,可是這不是重點。

棕髮少年低頭看著他剛剛才在看的書,由於書本被電球給正面擊中,整本書被穿出了一個洞,周圍還帶有燒焦的痕跡。

再加上破掉茶杯裡流出來的茶水,整本書被染濕,看起來更淒慘了。

如果這是自己的書也就算了,問題這是長次借來的,把人家的書給弄成這樣,該怎麼跟對方交代?

 

在發現書被弄壞之後仙藏馬上就用法術逃開,他可不想處理善後,倒是小平太還呆呆的站在那邊。

 

妖狐走了、書也不用看了,那就表示...

『長次,我們出去外面玩吧!』

 

回憶mode結束,小平太撥了撥頭髮,手壓在因為他那句話而被賞一拳的地方。

 

直到剛剛棕髮少年說要出去還不准他跟的時候,小平太才發現長次是真的生氣了,所以自己只好蹲在石燈籠上看著對方離去的背影。

「那也沒辦法啊,誰叫你把人家的東西給弄壞了...」食滿說到一半,突然發覺自己的想法怎麼不太對勁,立即改口,「不對!你怎麼可以因為區區一個人類生氣而這麼沮喪啊!還被打一拳,丟不丟臉啊你這妖怪?!」

小平太看了食滿一眼,「被你這個整天跟山伏混在一起的傢伙講,感覺真沒說服力...

「你想打架是不是啊?!」

 

食滿都還沒把袖子挽起來,他就聽到有人類靠近的腳步聲,趕緊展開翅膀飛上天,連道別都省了。

小平太往鳥居的方向看去,熟悉的棕色身影緩緩靠近,他趕緊從石燈籠上跳下來衝過去,「長次!」

棕髮少年看他衝過來,沒有閃躲,而是站在原地讓他抱住自己。

「長次!對不起啦!」小平太說著,眼角裡開始泛淚,「不要生氣了啦!長次!」

少年伸手摸摸那頭毛茸茸的髪,溫暖的感覺讓小平太覺得好舒服,「我不生氣了...進去吧。」

「嗯!」

他們兩人繞過神社走回房子裡,小平太在長次身邊蹦蹦跳跳的,食滿在上空看到這個景象便知道自己不用替小平太擔心,然後飛回巢穴去。

 

那麼,那本壞掉的書呢?

 

身穿山伏衣裝的少年看著手中那本中央一個破洞又濕答答的書,覺得有點哭笑不得。

雖然長次有說願意賠償啦,可是既然不是他弄壞的,也不想叫他賠了,畢竟他並不在意這本早就看過好幾百次的書,可是既然都破成這樣了,幹嘛還特地拿來還他啊?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