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看電腦

 

KK擔心太多了,你根本就不會有事,有甚麼好擔心的?

 

你繼續看著自己的電腦,寫了幾個好玩用的小程式,看看信箱跟最新的電腦情報,就跟平常一樣。

 

......

 

對,就跟平常一樣。

 

你腦袋中的聲音依然還在,這是從你會操控念力、看得到過去跟未來的時候開始就有的毛病。

雖然這麼多年來你已經習慣了,可是還是會覺得挺煩的,其實那些聲音也是讓你一直難以入睡的原因。

 

有時候,光是閉上雙眼就能看到未來跟過去,你不知道這到底算不算是好事,所以就算看到了也選擇直接忘記。

 

 

>拿下眼鏡

 

你的眼睛累了,你把眼鏡摘下來,捏了捏眉心。

 

當你閉上雙眼的時候,本來是期待會看到一些很莫名的過去或未來畫面,當然,不管看到甚麼你都不在乎,可是這回你的眼前只是很普通的一片黑暗,只差你好像感覺到有人在摸你的臉。

 

你立即睜開雙眼,發現眼前一個人也沒有,不禁心裡很疑惑。

把眼鏡戴上,你再次仔細的看了看周圍,確認沒有人在你的房間裡。

你低頭看著自己的手,回想著剛剛閉上雙眼時的感覺。

 

照裡來說應該是看到畫面,然後聽到一點聲音才對。

可是一個畫面也沒有,只有...觸覺?

 

你從來沒有在看到過去和未來的時候有動到觸覺過。

 

 

>回頭看電腦

 

你抬起視線,看著眼前的電腦,螢幕上是你未完成的程式。

 

 

>螢幕感覺有點暗?

 

暗的不只是你的螢幕,還有你的整個房間,奇怪了,剛剛還沒有這麼昏暗的感覺啊。

說到昏,你開始覺得頭有點暈眩,腦袋裡的聲音越來越大了,就像是個壞掉的收音機一樣充滿雜音,很吵,可是又讓你很想睡覺。

 

你這才發覺,暗的不是電腦螢幕跟房間,而是你的視線。

 

你再次閉上雙眼,感覺到自己整個人往地面上撞,伴隨著椅子倒下來的聲音,隨後失去意識。

 

 

>起來

 

你起不來,你已經昏過去,不知道已經倒下來多久了。

不過你可以隱隱約約的聽到一些聲音,不是你腦袋裡的聲音,而是有人在你附近對話的聲音。

 

「怎麼會突然這樣?」

KK的聲音,那有點沙啞的聲音聽起來顯得比較沒有那麼激動或暴躁,甚至有點擔憂的感覺。

 

「雙眼的壓力太大,造成暫時性的失明。」這溫柔的女聲跟優雅的語調,除了Kanaya之外你想不到別人。

 

「我明明就告訴他不要老是盯著電腦看,根本就不聽!」

「先別擔心,他的失明只是暫時性的,多休息就會好起來了。」

「他看得見的時候就已經是生活白癡一個了,看不見的時候還得了?」

 

 

>睜開雙眼

 

你感覺到自己的眼皮有張開,隨之你的其他感官都回來了。

 

身下的不是冰冷的地板,而是柔軟的布料,KarkarKanaya的聲音越來越清楚,嘴巴感覺有點乾苦,而且好像有甚麼很香的味道傳過來。

 

可是,唯獨視覺還是沒有回來,你的眼前依然是一片黑暗。

 

 

>KK。」

 

KK。」你沒有起來,你知道Karkat就在附近,便試圖呼喚他,並且把聲調拉高,「KK,你在嗎?」

 

一個腳步聲往你的方向過來,你感覺的到有一支手捏住你的耳朵。

「你這混蛋終於可醒來了!叫你不要一直看電腦都不聽!」Karkat在你的耳邊大吼,「要不是我剛好過來看到你倒下來,不然你不知道會在地板上睡多久!」

 

KK,我已經看不見了,你別害我又聽不見。」剛剛Karkat的大吼幾乎快要把你的耳膜給震破了,你無奈的說,「我現在在哪裡?」

「你還在你家,在客廳的沙發上。」Karkat明顯的有把音量壓低,「我看到你倒在房間裡就把你抬過來了,順便把Kanaya叫來。」

 

Sollux,你得多休息。」不知道甚麼時候走過來的Kanaya如此的說,平穩的語氣中帶了一點責備跟擔憂,「多睡一點,讓眼睛好好的舒緩,你才能再次看見。」

 

 

>知道了

 

你伸手抹了抹臉,很後悔當時沒有聽Karkat的話,不過已經來不及了。

 

你發現腦袋中的聲音不見了,頭感覺好多了,不會像之前那麼不舒服。

 

不過現在換做你的胃有點不舒服。

 

「失明會讓胃感到痠痛嗎?」

「那是你沒吃東西造成胃酸過多啦,笨蛋。」Karkat的聲音再次出現,你的手被他抓過去,然後一個軟軟的東西被塞進你的手裡,「先吃這個。」

 

 

>

 

你有點疑惑的把手中的東西拿到嘴前咬一口,甜甜的蜂蜜味跟柔軟又有彈性的口感,你馬上知道這是你最喜歡的蜂蜜蛋糕。

 

「謝了,KK。」

「謝個屁!你麻煩大了!」

 

 

==>

 

KanayaKarkat討論了一下,你從頭到尾躺在沙發上就跟廢人沒兩樣,當然你是不介意,你一直都不怎麼在乎自己的生活健康,不過他們兩個都很注重你的狀況,你很幸運的有他們在身邊。

 

因為你住的地方離他們家比較遠,所以他們想要有人可以定期過來看看你的狀況,不過你不想要這樣,把自己搞到失明就已經夠丟臉了,沒有理由讓所有人知道這件事。

 

不過似乎已經來不及了。

 

「哈哈哈,別擔心,我可以教你怎麼聞顏色!」刺耳的笑聲從電腦的另一頭傳來。

Terezi,不是每個Troll都跟你一樣可以用其他感官代替眼睛的能力。」Kanaya無奈的說。

 

Karkat在發現你昏倒的時候第一個連絡的人其實是Terezi,不過Terezi當時在房子外頭所以沒有及時收到他的訊息,他才轉而連絡住比較遠的Kanaya

 

Sollux!你還好嗎?!」另一個女聲從一邊傳來,她抓住你的手,冰涼的觸感讓你覺得有點冷,「我一聽到你昏倒就從海裡趕來了!」

 

Terezi回到屋子裡看到Karkat先前留下來的休息之後就馬上告訴Feferi了,原因是她覺得Feferi應該會想要知道這件事,真是多管閒事。

 

「拜託告訴我只有你們幾個知道這件事。」你嘆氣的說。

「是只有我們沒錯。」Karkat說,隨後語氣轉為諷刺,「除非Terezi又大嘴巴的跟誰說。」

「嘿嘿,你怕宣傳出去的話就不應該跟我講!」Terezi笑著回應。

 

Kanaya住得比較遠所以沒辦法常來,Terezi可以過來,不過她自己本身就是失明了,而且她都是來亂的,所以也幫不了多少。

Feferi更是住在海裡,就算她願意過來,她有她的守護獸要顧,根本沒時間。

只剩下Karkat了,雖然Kanaya建議他乾脆就住下來,直到你恢復視力,不過Karkat拒絕,原因是他自己家裡有事情要做。

 

但是,Karkat有同意天天過來看看你的狀況,已經算是很不錯了吧。

 

 

>送客

 

他們都離開之後,你自己一個人待在家裡,連電腦都不能看,完全不知道該做甚麼。

 

你試著自己去上廁所,連續好幾次手往裡面摸到馬桶水之後你才發現視力有多重要,你後來有視著用念力代替雙手來做很多事情,不過還是比不上直接看到目標的感覺。

 

 

>去洗澡好了

 

連泡泡跑進眼睛裡都不知道,只有在感覺到痛的時候才趕快沖水,你在浴缸裡掙扎了好久才全身濕答答的從浴室裡出來,身上恐怕還有沒有沖掉的泡沫,可是你已經不想管了,光是洗個澡就花了不知道多久的時間,你不知道,因為你看不到時鐘,反正很久就是了。

 

 

>睡覺去

 

搞了一整天,你也累了。

 

但是,當你正想去睡覺的時候,你隱隱約約的聽到門好像被打開來的聲音。

 

你記得Karkat有幫你把大門上鎖,剛剛那個聲音好像是鎖被人從裡面打開來的樣子,你知道是從裡面,因為你的門鎖很奇怪,如果是從外面用鑰匙打開來的話會聽起來比較有雜音。

 

腳步聲,很輕,但是不至於聽不到。

 

絕對不是KK,你心裡暗暗的知道這點。

 

你坐在房間裡的椅子上,根據旁邊桌子的擺放來確認自己正面對的房間的門。

 

 

>喀啦

 

你的房門被輕輕的打開了,你目前不知道這個不速之客是誰,可是他感覺不像是來破壞或是來偷東西的,你就是有那種感覺。

 

你感覺得到前方的公寓地板有微微的往下,那個不速之客已經站在你的面前了,可是你依然不知道那是誰,也不知道對方想要甚麼。

 

【待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