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KK。」

 

「你不是KK。」你平淡的說。

那個人一聽到你這麼說,他停頓了一下,然後手開始往後抽,想要把你給甩開。

 

可是來不及了,你緊緊的抓著他,還用念力固定住他的腳,他甩不開你。

「別擔心,我還是不知道你是誰。」騙人的,他是甚麼人,其實你再清楚不過了,但是你不想要他就這麼離開。

 

他的掙扎停止了,手依然是要抽開來的樣子,不過沒有用力,似乎有點猶豫跟疑惑。

 

 

>把手拉到臉邊

 

你將他的手拉到臉邊,然後讓那個冰涼的手掌觸摸你的臉。

 

就是這種感覺。

 

你閉上雙眼,回想起你失明之前所看到的預知畫面,眼前明明是一片黑暗,可是卻感覺的到有人在摸你的臉,就是這個感覺,你的預知並沒有錯。

 

「無論你是誰。」你微笑的說著,「謝謝你,願意過來陪我。」

 

你的臉感覺的到對方的手有點微微的在抖,你放開他之後,他也緩緩的將手拉離開你,只剩那個微微冰涼的觸感還在臉上。

隨後,你聽到了越來越遠的腳步聲,以及房門被打開的聲音。

 

「明天還會再來嗎?」

你如此的問,他沒有回答,便關上門了。

 

 

>隔天

 

他還是來了。

 

那個人的腳步聲依然在你家到處走,你的手觸摸著乾淨的桌子表面,早上你吃Karkat放在桌上的麵包時好像有掉麵包屑,現在甚麼都沒有了。

一隻手伸過來抓住你,然後往你的手裡塞了一個柔軟的布料,你摸了摸,知道那是已經洗過的衣服。

 

他好像變得比較主動了,你如此的心想。

 

他會主動跟你接觸,你現在也能碰到他手以外的部位,肩膀跟背之類的,他依然不讓你摸他的臉,你知道為什麼,所以也不追究了。

 

 

>再隔幾天

 

視力開始有在恢復了,你原本是眼前一片黑暗,現在則是可以感覺到光線。

 

你坐在沙發上,閉上雙眼,聽著一旁傳來的小提琴聲。

好像是前幾天,他帶了那個樂器過來,你摸一摸之後發現是小提琴,然後他就直接在你的面前演奏起來。

 

一開始都是很低沉的聲音、安穩的曲調,是挺經典的,但是感覺一點也不特別,小提琴加上這種古老的曲子給了你一個刻板印象,感覺好像那種家教很嚴格的小孩,只懂得按照書寫上的去演奏,卻不會自己創造新的曲子。

你是第一次親耳聽到有人現場演奏小提琴,其實你根本就連有這種東西的存在都不知道,你果然對他一點也不了解。

 

就在你覺得自己快要在音樂的旋律之下睡著的時候,小提琴的聲音停了,有點可惜,可是演奏結束了。

「很好聽。」你對著前方伸出手,你根本就不知道他是不是站在你面前,但是這無所謂,因為他會自己過來牽住你的手。

 

你聽到小提琴被放下來的聲音,然後你觸碰到他的手,你將手指收緊,拇指摩擦過他的手背。

涼涼的、卻不會太冷,手指很細、卻不會像女孩子那樣彷彿一捏就斷,你發現自己很喜歡摸他的手,好像愛上了這種觸感。

 

 

>旁邊的坐位

 

你拍了拍沙發旁邊的空位,暗示要他坐下來,他也照做了,你感覺得到他在你旁邊坐下,不過手依然被你緊緊的抓著。

 

 

>交扣

 

你用兩隻手抓住他的手掌,然後用像是擊掌的方式讓他的手跟你的手貼在一起。

 

最後,你彎曲關節,將他的手扣住。

 

這是你第一次這樣做,他並沒有跟你一樣主動扣住,五根手指頭有點呆呆的在那邊不動,你再扣住的瞬間有感覺到他的手掌抖了一下,似乎有點驚訝。

 

「不喜歡嗎?」你這樣問,不過想也知道他不會回答。

 

無論他是否喜歡,你得到的只有沉默。

 

「我很喜歡。」你一邊說,一邊將手指扣緊一點,「這種觸感...我很喜歡。」

 

他停頓了幾秒,然後你感覺到五根手指頭緩緩的扣住你,很輕、很溫柔。

 

 

>再隔幾天

 

現在可以看到顏色跟一些大略的形狀,可是即使戴上眼鏡,你還是跟重度近視沒兩樣,甚麼都看不清楚。

 

你根本就搞不清楚這是第幾天了,Karkat早上有沒有來過你也忘了,你正舒服的躺在沙發上,旁邊傳來了小提琴的音樂。

曲調有變輕鬆了一點,好像有點混入了自己的風格,感覺他好像心情很好的樣子,雖然不是你喜歡的類型,不過你依然聽得很滿意。

 

演奏結束,你起身,將旁邊的空位讓出來讓他坐下,並且騰空伸出手。

他很主動的牽住你,然後你們五指交扣,彷彿已經是個習慣了。

 

 

>

 

不知道是哪來的主意,你將他的手拉靠近自己,將其轉過來,然後親吻了他的手背。

 

他的手只收緊了一下,有點驚訝,但是不至於會甩開你。

 

你對著他睜開雙眼,一片紫色並不讓你感到驚訝,你打從一開始就知道是他了。

 

 

>最後一天

 

今天你睡得比較久,你有聽到Karkat早上過來叫你的聲音,可是你又縮回去Recuperacoon裡面,經過一連串的碎碎唸之後Karkat才離開。

 

不知道睡了多久,你聽到了有人在走路的聲音,你知道他來了。

 

 

>睜開雙眼

 

其實也沒甚麼好睜開的,你的視線根本就還沒...耶?

 

你清楚的看到了自己身處在Recuperacoon裡面,自己的手指一根根的很明顯,衣服上的雙子符號特別顯眼,雖然仍然有點模糊,可是這就跟你平常沒有戴眼鏡時的樣子一樣。

 

 

>出來

 

你從Recuperacoon裡面爬出來,那個人不在你的房間裡,你快速的跳下來,從書桌上拿起一藍一紅的物體戴上,周圍的景色突然變得很清楚,你就連自己的指紋也看得一清二楚。

 

你的視線已經恢復了。

 

 

==>

 

房間門被打了開來,你下意識的轉身去看,不出所料的看到了紫色的身影。

 

他的斗篷跟圍巾已經拿下來了,可是頭髮上那一搓挑染依然是很明顯的紫,走進來時還順手用魔杖把地上的東西堆到一邊去。

然後他抬起頭來看你,整個人愣住。

 

你趕緊把眼鏡摘下來,不過已經來不及了,他知道你已經看得見了。

 

眼看他轉身要離開,你使用念力,準確的抓住他,然後看著他在空中掙扎。

「唔!放、放開我!Sol!」他很急躁的想要逃走,可是根本沒用。

「幹嘛要逃?」你把眼鏡戴回去,然後緩緩的靠近他,「Eridan。」

 

...反正我不逃,你也會把我轟出去,不是嗎?」Eridan頓了一下,然後如此回答。

「好幾次我都讓你自由進出我家了,怎麼會現在突然把你給轟出去?」

他瞪大雙眼愣了愣,然後把視線移開,「我不知道你在說甚麼,我是第一次來。」

 

 

==>

 

你皺了皺眉頭,過去拉起他的手。

 

不出所料,沒有戴戒指。

 

你將他的手拉起來,並且五指交扣,緊緊的抓著,死也不要放開。

你看著他,而他也愣愣的看著你。

 

「我一直知道是你。」你看著他呆愣的將嘴巴微微張開,一臉很不敢相信的樣子,「我裝做不知道,因為我想要你待下來。」

紫血少年垂下眼簾,他抿著唇把視線轉開,「...你的視力已經恢復了...

「難道你過來就只是為了等我視力好而已嗎?」

「我才不是──」

 

「待下來。」不等他說完話,你又突然插嘴。

Sol,我──」

「待下來。」

「你聽我說──」

「待、下、來。」

 

 

==>

 

他瞇起雙眼的看著你,然後開口,「為什麼?」

 

你將念力解開來,讓他站好,可是手依然緊緊的握著他。

 

你親吻他的手背,就跟之前一樣。

抬起頭,他錯愕的看著你,臉上有一點點的紫色,彷彿這是你第一次這樣做。

 

接著,你將他的手往自己的方向拉,把他整個人拉過來,擁在懷裡。

他沒有掙扎,因為他跟你一樣,早就已經不自覺的習慣了跟對方的接觸。

 

「我很喜歡。」你肯定的說著,「我真的喜歡...你在我身邊的感覺。」

 

他沒有回應,不過他的手緩緩的伸上來,抓著你的衣襬,將頭埋近你的肩膀裡。

你不需要他開口回應,你知道答案是甚麼。

 

「等一下可以演奏小提琴給我聽嗎?」

...好啦。」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