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e把耳朵貼在牆邊,竊聽著隔壁房間,不過除了某個人站起來坐下跟走來走去的聲音之外甚麼都沒有。

這已經是第三天了,Bro沒有在弄音樂。

 

雖然Bro也不是最近要去做表演甚麼的,他偶爾會給自己放假個半天一天,可是連續三天連一點音樂都沒有?

 

隔壁的房門被打開了,伴隨往外走的腳步聲,Dave等那個聲音在客廳停下來之後,才裝作若無其事的開門走出去。

他走出去,看到穿著白衣的男人坐在餐桌邊,用手撐著頭,看起來格外疲累。

 

「呦,怎麼了?」Dave盡量裝做自己只是隨口問問,他不想讓Bro知道他已經觀察對方很久了。

...沒甚麼。」男人深呼吸了一下,他將上半身坐挺,伸手摘下自己的墨鏡揉眼,在那瞬間,Dave看到了Bro眼下的黑眼圈。

Bro的生活作息確實沒有好到哪去,哪天爆肝了也不意外,不過他就算晚上不睡覺,白天也會在床裡補眠,Dave從來沒看過他有黑眼圈。

 

「你怎麼了?」少年不顧自己剛剛要假裝沒事的目的,他靠過去拿了一張椅子坐下

Bro瞄了他一眼,將墨鏡帶回去,「沒事。」

「你已經三天沒弄音樂了,我跟我說你沒事?」

「呃啊啊啊...Bro翻了個白眼,顯得不是很耐煩,「我最近沒靈感,好嗎?等我想出來就沒事了。」

「不,你不能想。」他說著,準備從位子上站起來,卻被Dave給按著肩膀壓了下去,少年用正經的臉色看著自家兄長,「你有照鏡子嘛?還是黑眼圈都被你的墨鏡擋住了?你不需要想音樂,你需要休息。」

「別告訴我該怎麼做,小子,如果我睡得著的話就不會在這邊聽你狗屁了。」

 

Dave撇了撇嘴,他用雙手捧起Bro的臉,身體往後仰一下,然後用力的往前彎腰,對Bro使出頭錘。

 

在兩人額頭碰撞的同時,Dave突然眼前一片暈眩,頭痛得快裂開來似的,在一下黑一下清楚的視線中,他看到Bro一臉錯愕的站起來拉住自己,「你這小笨蛋有問題啊?!我的頭比你硬好不好?!」

「呃啊...」少年感覺到有一隻手撐住他的後腦勺,把他往前推,隨後他的臉貼在白色的布料上,他知道那是Bro結實的胸膛,「嗚...

「有沒有怎樣?」低沉的聲音中帶著關切,即使少年的頭痛得要死,他還是在心裡竊笑,因為他成功的嚇到對方了,誰叫Bro老是裝得不在乎,只有在他受傷這種的時候才會露出真面目。

「痛啊...」少年一副站不住的樣子,他抱住自家兄長的腰,搖頭將臉貼在對方的胸膛上磨蹭,同時咬住自己的下唇,免得自己得意的笑出來破功。

「你在搞甚麼啊...Bro用手摸了摸Dave的頭顱,然後拖著自家小弟到他的房間去,「給我去躺著。」

 

少年被他丟到床上去,在床上翻滾摸索了一下,直到躺好之後他抬頭,看著Bro,「你剛剛被我撞了之後沒有想睡或是甚麼的嗎?」

「我本來想睡的,現在他媽的都被你給嚇醒了。」確認床上的孩子沒事之後,男人輕嘆,口氣中帶著無奈。

「那腦袋有沒有清楚一點?」

「有啦有...嗯?」

 

Bro突然愣了一下,他瞪大雙眼的盯著前方那面牆,幾秒之後他低下頭來,看著小弟的笑臉,有點無奈,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只好撫過對方的額頭,「...謝了。」

「沒問題。」

 

男人離開了床邊,回到自己隔壁的房間,過沒多久,Dave聽到一陣陣的音樂節拍從隔壁傳來,他滿意的摘下墨鏡躺好,一手撫過自己的額頭,「...幹,腫了一個包...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