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機械戰士REX的同人文,但是內含自創人物,不喜

 

 

「唔嗯嗯嗯嗯~~」小雷剛吃完了一整串的Kebap(土耳其的卡巴烤肉),然後他的胃正在往土耳其披薩進攻,「這跟我以往吃的披薩完全不同,但是超好吃的!」

 

龍哥跟小雷在那名中年婦女的家中,她很好心的請他們吃一頓飯,看到小雷如此喜歡她的廚藝,令她感到高興。

「我為我之前的表現感到抱歉,我當時實在是太害怕了。」女士說著,「謝謝你們救了我、把我變回人樣。」

「這不算甚麼~」小雷抓起另一片披薩往嘴裡塞。

 

「也許妳可以告訴我們一些關於另一個變魔的事情。」龍哥平常是不會跟平民要求資訊的,可是這次的水怪變魔實在是太棘手了,跟小雷對打的變魔男也是。

「啊,是的,另一個變魔是我的丈夫。」婦女拿出一張舊照片給他們看,照片上是那名女士跟一位中年的土耳其男人,也就是她的丈夫。

「我們原本只是在湖邊散步,可是他突然之間就變成了變魔,我緊張的大叫,然後我也變成了變魔喔我是如此的糟啊!」

「這都很有可能會發生在任何人身上,請不用自責。」龍哥回答她。

 

小雷看了看那張舊照片,發現照片中有一名少年站在那對土耳其夫婦中間,看起來跟小雷年齡相近。

「這是妳兒子嗎?」他只著照片中的少年。

「誰?」女士看向小雷指的地方,「喔,那位是霍根。不是的,他不是我們的兒子,我跟我丈夫沒有生孩子,但是我們把霍根當做是自己的兒子一般疼愛。」

「霍根?」

「是的,他以前跟他的父母住在一起並且在我丈夫的店裡工作。」女士再次露出難過的表情,「他是如此乖巧的孩子啊!他自己學習英文,還教了我一些。如果他現在還在這裡的話,也許他可以幫上你的忙

「他發生了甚麼事?」

「我也不知道,沒有人知道。」中年婦女開始講起故事,「那張照片事5年前拍的,當時霍根才15歲,就像你一樣。有一個晚上,他的父母被殺了,而他也失蹤了,大家都四處尋找,可是沒有人找到他如果他現在還在的話,大概已經20歲了。」

「等等你說這個照片是5年前拍的,那天晚上的事情是在幻晶大爆炸之後發生的嗎?」小雷問。

「是的。」女士回答。

 

「那個冒牌庫伊拉,他有沒有可能就是霍根?我是說,如果他變成變魔的話」小雷跟龍哥竊竊私語。

「她說如果霍根還在的話大概就20歲了,跟你打鬥的變魔看起來跟你年齡相仿,我不覺得他有可能是霍根。」

「喔,這麼說也對

 

「總之,謝謝妳的午餐啊,女士,我已經飽了。」小雷終於把婦女端上來的每一道菜都吃的精光,他站起來伸了伸懶腰,「現在我有足夠的能量,我會把妳的丈夫帶回來的。」

「真的很謝謝你,年輕人。」女士對他微笑,並且將手上拿著的東西交給小雷,「這個麻煩你收下。」

「嗯?這是甚麼?」小雷手中的是一塊圓形的玻璃,上面用藍色跟白色的顏料畫圓圈圈,看起來像是一隻眼睛。

「這個叫做Nazar Boncuğu,是個護身符,它會保護帶著它的人不受到邪眼的詛咒。」中年女士回答,「這本來是要送給霍根的生日禮物,不過那孩子在我能交給他之前就失蹤了。」

「哇喔謝謝妳。」小雷根本就不知道甚麼是邪眼,不過他還是很高興的收下了那份禮物,接著他們便離開了那女士的家。

 

 

 

「那個變魔很明顯的無法離開水,所以他是不會從湖裡出來的。」

小雷跟龍哥回到了凡湖,但是他們這回決定要一起行動,免得黑白變魔男又出現搗亂他們。

「那我們要在這邊等囉?」小雷看了看湖水,依然是像牛奶般的乳白色,「我們不能想想其他方法讓水怪從水裡面出來所以我們才不會又弄濕嗎?」

「如果你想要把那位女士的丈夫安全的帶回去,那你就要等。」龍哥對小雷說著,「除非你想要我叫剋魔會的飛艇過來把那變魔強制抓起來,那會比較快一點。」

其實要不是小雷自己擅自答應那女士,龍哥本來想叫剋魔會的人過來處理,有時候他覺得自己太疼小雷了。

 

他們在湖的上方四處觀看,發現有個人影站在湖的中央,是那個黑白變魔男。

他並沒有直接站在湖上,不過他站在一塊黑色的版子上,很有可能也是他用自己的黑色能量變出來的,他蹲下來用雙手捧起凡湖的水並且喝了下去。

 

雖然他是個變魔,可是他的基本外型跟行動還是跟人類相似,也許他並不像其他的一般變魔

 

當龍哥反應過來之前,小雷早就已經往那傢伙的方向飛過去了。

 

黑白變魔男似乎能夠感覺到有人靠過來,他快速的起身並盼顧四周。

「又是你?!」他對小雷大叫,「給我離開這裡,剋魔會的傢伙!」

「唔哇!等等!」小雷本來是想要衝過去痛扁他一頓,可是對方一開口講話他就停了下來,「你會講話?用英文?你還有身為人類的理智在?!」

「走開!」對方並沒有回答小雷的問題,反而是充滿敵意的拿出了黑色鐮刀。

「老兄,你就不能冷靜下來聽我說話或是回答我的問題嗎?」

「閉上你的嘴然後給我滾蛋!」

 

變魔男一聲怒吼,他身後的水面便跑出了巨大的生物,正是小雷跟龍哥一直尋找的水怪變魔,也就是土耳其女士的丈夫。

「謝謝你幫我把他叫出來啊!」小雷立即拿出超鋸劍開始執行任務,可是黑白相間的少年卻抓住他的腳然後把他往反方向甩過去。

 

突然之間變魔男感覺好像有個人往自己的方向過來,龍哥從浮雲板上一躍,跳過去直接往他的臉上踢下去。那少年額前的第三隻眼被龍哥的鞋底刮到,當場痛的放聲大叫然後掉進湖裡。

 

接著龍哥將目標轉移到水怪變魔上,他拿出降龍刀然後開始攻擊那隻水怪。三眼變魔少年從湖裡用翅膀回到了空中並且打算阻止龍哥,不過小雷擋住了他的去路。

 

「走開!你們這些變魔殺手!」黑白顏色的傢伙大喊。

「如果你能夠冷靜下來讓我解釋的話….

對方拿出黑色鐮刀砍了過去,不過小雷擋了下來。

「我不是變魔殺手!我自己也是個變魔!」小雷對著他大喊,試著從他們之間取得聯繫,「我是個好人!」

「很可惜,我不是!」三眼男說完便離開,往距離凡湖最近的山飛去,小雷則是跟在後頭。

 

「小雷,別跟去!那是個陷阱,先回來把這個變魔給處理掉!」龍哥透過通訊器命令著小雷,他有看到他們的對打也有聽到他們的對話,他大概能夠猜到那個黑白變魔在想甚麼。

「哈抱歉,龍哥,你知道我對於聽從命令有很大的意見。」自從音音之後,小雷已經沒有再看到任何跟他年紀相仿的變魔能夠持有人類的理智了,不管任何原因他就是不想要放棄那個黑白顏色的變魔,小雷最不希望發生的就是那傢伙跟音音一樣成了梵克萊的手下。

 

龍哥知道小雷不肯聽從命令所以他便不再多說了,那個水怪變魔回到了水裡,龍哥獨自站在浮雲板上,懷疑那個水怪是不是只有在三眼變魔男在的時候才會出現。

 

 

另一方面,小雷一路跟著黑白變魔少年到了山裡,看到他站在山上的某塊大石頭上等著。

「哇喔,你就只是站在那裡而已耶,我是不是應該靠近你一點然後掉進你的陷阱裡呢?」小雷依然飛在空中,跟對方保持著一段距離,「你以為我有多笨啊?不要回答那個問題。」

 

其實變魔男根本就沒有打算要設陷阱危害小雷,他稍微上下打量了小雷,「你真得也是變魔,這是無疑的,一般的人類根本沒辦法從身體裡變出那些機械。」

「我很高興你終於發現了這點。」小雷高興的靠過去了一點點。

 

我知道了,剋魔會的人欺騙你、讓你替他們做事,對不對?」

「甚麼?才沒有!」小雷回答,「他們沒有欺騙我!」

「他們在利用你。」對方繼續說著,「你可以控制自己的力量,這是很罕見的,也很有利用價值。」

「他們沒有利用我,不是整個剋魔會都是那樣。」小雷開始跟三眼男爭論,「龍哥剛剛那個穿西裝的人,雖然他很難以溝通又很煩,可是他是個好人!」

只見對方搖了搖頭,「蠢才對他們來說你只不過是個武器罷了,剋魔會裡面沒有一個人在乎你,就算他們看起來像是真的在乎你,也全都是裝出來的,如果可以把你留住,他們甚麼都做。」

 

當他這麼說的時候,小雷突然想起阿洛。

阿洛自從他承認自己是白爵士雇用的間諜之後他們就有一段時見沒有見面了

 

「你在猶豫。」三眼男說,「你發覺他們在利用你。」

「你可不可以閉嘴啊?」小雷對他喊著,「阿洛才沒有阿洛依然是我的朋友

「如果你不喜歡,我就更要繼續說。」黑白變魔男露出笑容,似乎很高興看到小雷生氣的樣子,「那個你稱為阿洛的人一定都在利用你的信任,對吧?那個穿綠色西裝的男人也是,他們全都是騙子。」

「閉嘴!你啊!」

 

突然之間,小雷感覺到地心引力正在把他往下拉。飛速器的裝甲正在剝落,他的憤怒情緒令他失去對於機械力量的控制,就跟之前一樣。更糟糕的是,他人在半空中,而他正往山腳的方向掉下去。

 

 

待續

 

為了方便大家想像畫面,以下是很草的插圖

across the van.jpg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