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角色跟故事的版權歸阿柑所有,我只是寫文的罷了。

 

 

蟋蟀往後退,感覺自己撞上了一個堅硬的物體,轉頭過來,看到的是比自己高大很多的朱紅色身軀。

「哈啊啊...R-Raven先生你好...」蟋蟀緩緩的往後退,全身上下都在發抖。

紅色蠍子看著他的反應,瞇起雙眼笑了笑,「何必這麼見外呢?叫我Raven就好。」

蟋蟀吞了吞口水,「那麼,Raven,我突然想到我還有事情要做,不好意思先告辭了。」

 

小小的個子說完就想轉身逃走,可是他的雙腿還來不及跳,一雙大夾子變從後面將他抓住,狠狠的把他壓在地上。

「噗嗚...!」蟋蟀被摔得頭昏,睜開雙眼的時候變發現自己的手被Raven的大夾子壓著、動彈不得。

大大的眼睛往上看,發現對方正得意的俯視著自己,整個心都涼了,「您...您想要把我給...吃了嗎...?」

「嗯...」蠍子故做樣子的想了想,然後低頭微笑,「是要吃了你沒錯,但是你放心,我會讓你很痛快的。」

「呃...痛快是指痛得很快嘛?」

「呵,你真可愛。」蠍子說著,低下頭來輕啃他的脖子。

 

蟋蟀緊閉上雙眼,感覺到蠍子的利牙在自己的身上遊走,整個人僵硬了起來。

 

...對不起我的爸爸媽媽、我的兄弟姊妹,小蟋蟀我就要在這裡葬身死地了,連個女朋友都沒交過,也沒有闖出一番事業,我的人生真是一個悲劇...

 

蟋蟀一直等待著Raven狠狠的往自己身上咬下去、把自己的身體吃個精光,可是他已經這樣僵持很久了,就是沒有感到任何一絲疼痛,唯一感覺到的是那利牙在自己身上輕劃摩擦、他的唇在自己胸前遊走,除了有點癢之外並沒有任何不適。

 

細細的觸角抖了抖,蟋蟀睜開雙眼,看到Raven的第二雙手正在自己的雙腿之間撫摸,「Raven...?」

紅蠍子聽到他的呼喚,抬起頭一看,發現小蟋蟀的雙眼含著淚水,便靠過去輕舔他的眼角,「你在哭什麼啊?」

蟋蟀眨了眨眼,對蠍子的舉動充滿疑惑,「您...不是要吃了我嘛?」  

「啊啊,對啊。」Raven把手往下身,將蟋蟀的雙腿張開,手在他的跨下那邊摸索,「不過我所謂的『吃』不是你想的那樣。」

 

「什麼意...咿咿──!」蟋蟀話還沒說完,感覺到Raven的手指突然插入自己的後庭,整個身子弓了起來,「啊...啊啊...!」

蠍子感覺到自己的手指正被緊緊的壓迫著,但是他的手指表面上有甲殼保護,所以並沒有很痛,於是便繼續自己的動作,在蟋蟀的體內輕輕抽插,「放輕鬆一點。」

「啊......請、請您不要那樣...」蟋蟀痛到雙眼流淚,整個身體僵住,「那是......排泄的地方啊...

「那又怎樣?」蠍子舔舌,繼續自己的動作,「只要有洞就能插。」

 

...?插...

 

蟋蟀腦中閃過自己在大自然所學到的知識,包括性愛,當他突然了解到Raven的用意時,整個身子緊張的掙扎。

「咿咿──?!拜託!請不要這樣!」蟋蟀用力的踢動雙腿,想要掙脫,可是卻依然在Raven的壓制下。

蠍子對於他的掙扎動作感到不是很高興,手指用力的往裡面捅,果然看到蟋蟀痛得大叫然後停下掙扎,「再亂動就真的把你給吃下肚。」

 

蟋蟀緊緊閉上自己的嘴,雖然已經放棄掙扎,但是他的身體還是僵硬的,而且不斷的發抖。

Raven彎下身輕舔他柔軟的胸膛跟腹部,彷彿在試吃他的味道,在下頭的手也沒有閒著,手指在蟋蟀體內靈活的轉動,不斷的開發那羞澀的後穴,直到周圍的壓迫感達到適當的程度。

 

「唔......」小蟋蟀漸漸的習慣了後頭傳來的痛苦,甚至用快感來取代那股難受,他並不知道那是甚麼樣的感覺,只知道自己會認不住想要發出聲音,可是蠍子又不喜歡他吵鬧,只好憋住。

朱紅色的蠍子抬起頭來看到眼前的蟋蟀快要把自己的下唇給咬到流血,便靠過去輕舔他的唇,「我可沒說你不能叫出來」

聽到Raven這麼講,蟋蟀立即鬆口,「哈啊...啊!唔恩...

Raven的嘴角微微勾起,低下頭看著蟋蟀的下面,「似乎可以了。」說完便將手指抽出。

 

蟋蟀喘著氣,微微的低下頭,看著蠍子將分身給掏了出來,見到那巨大的尺寸時他嚇到整個身體彈了起來,可是依然被固定在Raven的身下。

「咿咿──!不行!那樣太大了!」

「還好啦,在蠍子之間這種尺寸還算挺普通的。」

「可是我跟您的體型差很多啊!!」

 

不顧蟋蟀的掙扎,Raven將他的雙腿舉高,分身對準小穴後便直接插了進去。

「咿呀啊──!!」蟋蟀感覺到後穴傳來撕裂般的痛楚,淚水從那雙大眼裡湧出,「嗚...好痛...請您拔出來...拜託...

「喔?像這樣嘛?」Raven輕輕的往後退,蟋蟀能夠感覺到體內的分身正在緩緩的抽出,但是就在分身即將完全退出的時候,紅蠍突然停了下來。

「想一想,還是算了。」說完,他用力的往前挺,將分身推入最裡面。

 

「嗄啊啊──!」蟋蟀再次痛得大喊,這回Raven沒有給他喘息的機會,進入之後便退出,然後再狠狠的插入,一次又一次的破壞著蟋蟀的後庭。

「唔、啊...!會...壞掉的啊...啊!」蟋蟀感覺自己的後庭正被粗魯的侵入,手想抓住什麼,卻因為蠍子的壓制而動不了,「不要......!拜託...快住手......

蠍子咬住蟋蟀的肩膀,下顎稍微使力,在那脆弱的甲殼上留下齒痕,雖然不至於會傷到蟋蟀也不會很痛,但是那個痕跡恐怕會留很久。

「呼...有時間叫我住手,還不如多叫幾聲給我聽聽。」Raven伸出舌頭舔蟋蟀的臉,然後用力的挺入,聽著那激動的呻吟。

「哈...!哈啊...恩唔...!啊...」蟋蟀漸漸的接受了那巨大的分身在自己體內抽插,乖乖的不再掙扎,只是硬著自己的本能呻吟。

 

過了一段時間,他突然緊張得起來,「唔......Raven先生...!我...啊、快要......!」

「要高潮了嘛?」Raven低下頭來,用利牙輕劃蟋蟀的額,然後輕吻,「不用忍住。」

蟋蟀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不知道Raven在說甚麼,但是對方說不用忍住,他便點點頭,然後在接下來的幾次抽插之後照著本能釋放,「呀啊...!」

「呼...啊!」蟋蟀喘著氣,可是後庭的抽插卻沒有停下來,持續的刺激著他的敏感點,「嗯、唔...R-Raven先生...?」

 

大眼充滿著驚訝、疑惑與膽卻等情緒,看著壓在自己上頭的蠍子,後者則是輕笑,用不以為然的態度回答,「你不知道蠍子交配可到4個小時嘛?」       

「四、四個小時?!」蟋蟀的下半身還熱著,可是他的背都涼了。

 

四個小時候,蠍子終於滿足了,蟋蟀正為自己還活著的事實感到驚訝的同時,身體也完全虛脫,無力的躺在蠍子的懷中。

Raven的下巴靠在蟋蟀頭上,用夾子扣住那小小的身軀,第二雙手則是把蟋蟀的雙腿扳開,用手指輕輕撥弄他的小穴,讓自己的精液從裡頭流出。

「瞧,你的體內滿滿都是我的種喔。」   

「嗄啊!請、請別這樣...!」蟋蟀羞恥的摀住自己的臉,想將自己的雙腿合起來,腳踝卻被Raven抓著。

 

「話說回來,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Raven突然轉移話題,張大嘴巴輕輕咬住蟋蟀的頭,然後放開。

T-Tweet...」蟋蟀小聲的回答。

「嗯,感覺很吵,還挺適合你的。」蠍子拍拍他的大腿內側,然後就保持著這個姿勢閉上雙眼。

過了許久都沒有再聽到Raven的聲音,蟋蟀輕喚,「Raven先生...?」

 

除了平穩的呼吸聲之外沒有其他聲音,蟋蟀知道Raven已經睡著了,可是他依然沒辦法逃脫對方的懷裡,一方面是因為那雙大夾子不知為什麼能夠在他睡眠的時後依然緊緊的扣住,再來就是怕逃脫時會弄醒他。

 

想到這裡,Tweet也感覺到自己的眼皮很沉重,那連續四個小時的性愛真是差點要了他的命,閉上雙眼後小蟋蟀也陷入了沉睡。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