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的下午,文次郎跟食滿帶著團藏到博物館去。

當文次郎去買入門票的時候,食滿跟團藏在博物館前的空地等待,那塊大空地是屬於公共的娛樂場所,旁邊還有大草坪,供應民眾能夠做一些戶外活動。

 

「媽媽還在的時候,爸爸會在放假時帶我跟媽媽來這邊放風箏跟玩接球。」團藏指著博物館前方空地的同時,前面就有一群跟團藏年紀相仿的孩子在玩球。

看著團藏一臉天真的說著,食滿雖然表面上露出笑容,其實他的心揪了一下,這麼小的孩子失去雙親之後又失去養母,雖然他無法親自體會,但是他知道不管文次郎還是團藏都很難過。

 

其實他有想過,如果文次郎的妻子還在世的話,他們之間會是甚麼樣子呢?

不過這都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所以他也沒有顧慮太多。

倒是,從團藏說的話中他能猜想得到,在失去妻子之後,身為單親爸爸的文次郎便得承擔更多的事情,所以再也不怎麼有空帶團藏出來玩了。

 

他伸手摸了摸團藏的頭,「如果你喜歡的話,以後就算你爸爸沒空,我也可以帶你來喔!」

「真的嘛?!」團藏開心的抬頭。

食滿點頭,隨後他看到文次郎手中拿著三張票走過來。

「我們進去吧!」男人對他們兩個笑著。

 

他們三個人走了進去,在穿越大門的時候,食滿眼角的餘光無意間的掃過了售票口的隊伍,其中有一個身穿某種球隊制服的人特別顯眼,可是因為只有一剎那的時間,食滿還來不及看清楚那個人的背影,就伴隨著自己的腳步進入了博物館內部。

 

穿越了科學的部分,他們來到了歷史的區域,眼前瀏覽的盔甲以及火砲都是食滿跟文次郎沒在前世記憶中見過的東西,畢竟那個年代,是在他們死後過了幾百年才出現的東西。

隨著腳步的前進,他們來到了較久遠的歷史,周圍展覽的物品也越來越有熟悉感。

 

「沒想到我們以前使用過的日常用品,會在幾百年後被人當作寶物一般的放在玻璃櫃裡展示...」食滿小聲的在文次郎耳邊說,雙眼看著不遠處的玻璃櫃,裡頭擺的正是室町時代的一些碗盤,那些觀看的人還紛紛拿出相機出來拍照。

「畢竟那些東西是現代人能夠見證歷史的一部分吧...」文次郎將手放在下巴,做出思考的樣子,「我們是後來才得到前世記憶的,要是我們一出生或者是年幼的時候就出現了五百年前的記憶,一定會對周遭感到很混亂的。」

「這麼說也是,現在的車子跟電腦甚麼的,要是依五百年前的記憶來看,我大概會...」食滿沒有說完,他的注意力被前方的群眾給吸引過去。

 

前方一群人圍住的地方,正是擺放著皆本金吾的武士刀的展示櫃,一旁還有一塊大板子,上頭寫著關於皆本金吾的故事。

走在兩人前面的團藏早就衝上前去跟人擠人、搶著要目睹那把武士刀,食滿跟文次郎不太想過去,便在寫著資料的大板子前面閱讀著上面的字。

 

「『皆本金吾,相模國出生,父親為武士皆本武衛』...」食滿喃喃的唸著上面的人物傳記,然後看到一旁的人物生平大事。

有一些歷史事件是他在前世中有印象的,不過大部分他其實並不清楚,看著一個個跟皆本金吾有關的故事,心裡不禁佩服當年那個年幼的孩子居然可以有這番成就。

看完眼前的這塊板子,他走到另一個版子前面,上頭寫著跟這把刀有關的事情,稍微瀏覽了一下內容,這把武士刀似乎是在皆本金吾成年的時候,他的父親給予他的。

 

時間差不多了吧?

他這麼想著,左顧右盼的尋找著文次郎跟團藏的身影,可是他只有看到文次郎一臉傷腦筋的靠過來。

「沒看到團藏走出來,我過去找一下,你在這裡等著。」見食滿點頭後文次郎便往人群那邊走過去。

青年站在原地,希望團藏沒有走丟或是被誘拐甚麼的,不過他相信團藏是個聰明的孩子,如果真的不見了,八成只是他貪玩亂跑。

 

食滿看了看四周,順便尋找團藏的身影,不過他反而發現了另一個熟悉的身影,是他進來的時候在售票口那邊瞄到、那個穿著球隊制服的人。

不知道在緊張甚麼,青年一看到那個人走過來就轉身過去面對著板子,然後用眼角的部分悄悄瞄了瞄那個人。

 

哇走過來了...在我旁邊!

 

身穿黑綠相間制服的人就站在食滿的一邊,看到他靠過來,食滿便往反方向一站,讓對方能夠明確的看著上頭的字。

食滿裝作沒事的看著前方板子上的圖片,卻一下又一下的往旁邊看,不知道為甚麼的有點在意這個人。

看不到臉,可是看得到身體,比食滿還要高一些,身材也很壯的樣子,頭髮有一點雜亂。

隔在他們兩人中間是那個陌生人的書包,上頭寫著某個高中的名字,似乎是個學生,大概是周末到學校去做球隊練習後馬上過來這個博物館的。

那個球隊的制服,不像是棒球隊或是籃球隊,有點類似足球,可是又好像不是,有一點眼熟,卻想不太起來。

 

正當食滿絞盡腦汁思考著甚麼樣的球隊會穿那個樣子的制服,那個學生舉起了手,將食指跟中指抵在板子上,正好在武士刀介紹的某段句子旁邊。

「不對...」那個人嘴裡喃喃的說,有點沙啞的聲音讓食滿覺得有點耳熟。

 

「金吾的刀,是在他畢業的時候,戶部老師給他的...

 

就在那一瞬間,食滿的頭猛然轉了過去,不顧對方是否會發現自己在看他,他知道自己必須正面的看那個人的長相。

圓圓的大眼、粗眉、雜亂的短髮、以及那張看起來很爽朗的臉...

食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彷彿看到了五百年前的夥伴將頭髮剪短的樣子。

 

「小平太...?」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