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Eridan中心,全員性轉,不喜勿入

 

穿著紅色長褲的少年手中拿著一疊乾淨衣物上樓,然後看向窗邊的少女。

少女全身上下只有一件白色的小洋裝,她靜靜的坐在窗邊,看著夜空的月亮,暗淡的雙眼完全失去了精神。

 

自從Equius把她帶過來的那個時後開始,今天是第五天了。

 

Kanaya還記得,Equius把她抱過來的時候,Eridan身上除了披著一件Nepeta的外衣之外沒有其他衣物在身上,聽著藍血少女的敘述,他幾乎不敢相信昨天發生了甚麼事。

當時Equius看起來特別的不知所措,Kanaya知道她並想不要插手Eridan的事情,但是仍然無法對一個認識的人置之不理,所以才會把紫血少女帶過來。

 

Equius有坦白的說,她原本是想要找Feferi,卻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連絡不上那位海王子,Kanaya很慶幸她最後選擇來找他,並且有老實的把一切經過說明白。

不過,綠玉血少年不免感到惋惜,他知道Nepeta那孩子是好心想要幫助Eridan,可是那個時候如果他們直接把Eridan送過來他這邊的話,就不會發生那件事情了。

 

最後,他最無法原諒的還是Vriska,至今許多問題都是他造成的,如今就連Eridan也成了他的犧牲者,一想到那張賤臉,Kanaya就巴不得用電鋸把那個混帳給腰斬。

 

...要保持紳士風度。

 

Eridan剛被帶過來的時候,狼狽不堪、昏迷不醒,Kanaya有替她清理擦拭身體,當時少女的私處滿滿都是藍色跟綠色的愛液,以及一些紫色的血液,Kanaya不得不說,他光是看了就很心痛。

 

紫血少女昏迷了整整兩天,大約在第三天的傍晚醒來,剛起來的時後整個人很驚慌,不知道在害怕甚麼,Kanaya很有耐心的告訴她不用擔心,沒有人可以傷害她,他會好好的照顧她,直到她的傷痊癒。

傷,對,Eridan的身上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痕,看得到的幾乎是由於NepetaVriska的動作太過粗暴而造成的瘀青跟抓傷,她的胸部上也有一些咬痕,不過似乎是舊傷,看來在那兩個傻子之前也有人那樣粗暴的對待她,但是Kanaya目前暫時想不到是誰。

 

Eridan的私處也有傷,不外乎就是Nepeta造成的,前兩天Kanaya替她上藥的時候都得把手指伸進她的私處裡面摸索,抹上白色的藥液,這個動作造成他的身理有反應,往往弄好之後就得去沖冷水,等Eridan醒來之後就讓她自己上藥了。

 

「把這個穿上吧。」Kanaya將手中衣服堆的最上層那件拿開,裡面是女性的內衣褲,這幾天他讓Eridan穿的只有那件白色的洋裝,裡面甚麼都沒有,他今天終於弄好了一套內衣褲給她,雖然說起來可能有點害羞,不過這算是一個不錯的嘗試,他把這個當作是求學後的作品。

...謝謝你,Kanaya。」Eridan點頭,她乖乖的接下對方交給她的衣物,也許,在Kanaya身邊她才能好好放心吧,她知道那名綠玉血少年是不會害她的。

 

「等一下。」在Kanaya要轉過身去讓她自己穿衣服的時候,他突然想到一件事,然後從口袋裡面拿出一個白色罐子,「我想,先擦藥再穿吧。」

看著他手中的罐子,Eridan猶豫了一下,不過還是點頭了。

 

「那個...其實...」少女接下瓶子之後,她有點猶豫的叫住Kanaya,可是在少年轉過來之後又不知道該說甚麼,「呃、我是想說......

看著她的臉色越來越紫,話題不外乎是在於塗藥這件事上頭,Kanaya看著她的手指,腦中想出了一個結論,「裡面擦不到嘛?」

 

不意外,Eridan的體內深處也有受傷,可是她纖細的手指根本就碰不到那邊,Kanaya懷疑她怎麼沒有早點講,不過想一想,受傷在那種地方不免會害羞吧,至少她現在講了。

 

「要我幫你擦嘛?」Kanaya在少女的旁邊蹲下,考慮到對方的心情,他追加說明,「只是擦藥而已,沒甚麼好奇怪的。」

紫血少女頓了頓,她皺著眉頭看著Kanaya那正經的表情,雖然有點猶豫跟害怕,不過她還是把手中的瓶子交給對方。

「把衣服脫下來吧。」Kanaya將瓶蓋打開,手指伸進去沾了一點白色藥液,「我乾脆幫妳把全身一些摸不到的傷口都抹藥。」

 

Eridan有些彆扭的將身上唯一的布料脫下,她坐在Kanaya放在地上的其中一個枕頭上,在少年的視線之下一絲不掛,膚色都從灰變得有點紫了。

 

「你的傷看起來有好一點了。」Kanaya將要抹在Eridan的肩膀上時發現那些抓痕有變淺,「現在都比較不會痛了吧?」

「嗯,幾乎都不會痛了。」Eridan回答,她露出淡淡的微笑,「那個藥真的很有效。」

KanayaEridan拉過來一點,兩人之間的距離幾乎要貼在一起,少年在她的胸部上倒了一些藥水,白色的液體沿著她的身體曲線流下,Kanaya很不客氣的用手在她的全身撫摸。

 

他有感覺到,每次觸摸到Eridan的某些地方,少女的表情就會看起來像在忍耐甚麼似的,照理來說她應該是不會痛才對,Kanaya想了一下才發現,他摸到的部分都是她的敏感點。

這個念頭才剛浮現在腦袋中,Kanaya才發現自己的下半身好像有點熱了。

 

不行這樣,得盡快弄好...

 

他決定要在重要的地方抹藥了,同樣是用手指沾了藥液,然後他放下罐子, 一手扶著Eridan的膝蓋,「把腳張開。」

Eridan照他說的,緩緩將雙腿張開,大辣辣的在少年面前露出自己的下處,當對方的手觸碰到私處表面的時候,白色藥液的冰涼觸感讓她顫抖了一下。

「放輕鬆。」Kanaya說著,他的兩根手指進入了少女的私處,他稍微撥弄了一下,好讓後面能夠順利的進入。

 

隨著手指的轉動跟翻弄,Kanaya可以塞入三根手指了,他在Eridan的私處表面上倒了白色的藥液,然後手指開始抽送,讓藥液能夠進去。

「咿......!」當Kanaya觸碰到某個地方的時候,Eridan的臉突然漲紫,她趕緊用雙手摀住自己的嘴,逼迫自己不準叫出來。

 

當然,綠玉血少年不是沒有感覺到自己觸碰到某個地方的時候,Eridan的內壁收縮了一下。

其實根本就沒有那個必要,可是Kanaya還是稍微摩擦了一下那個部分一下,果然又是一個明顯的抽蓄,這次Eridan的腰有抖一下。

濕滑、溫熱的小穴隨著他的手指動作而有反應,緊密的感覺刺激了Kanaya的觸覺,以及大腦...他瞄了自己的褲檔,嘖...他在浪費時間,要快點弄完才行...

 

他稍微深呼吸了一下,抬頭看紫血少女的表情,看來他剛剛的動作確實的刺激到Eridan了,「妳還好嗎?」

「我......我還好...Eridan將手放開了一點,讓自己開口說話,聲音聽起來有點斗,她的眼角有點濕潤,「對不起,我這個樣子...你一定覺得我這樣很淫亂吧...

「不,這是正常的生理反應,我不會對妳有任何偏見的。」Kanaya說著,他輕推Eridan的肩膀,讓她躺在地上,然後抬起少女的其中一隻腳,抬至自己的肩頭上,「這個姿勢我會比較好將手伸進去抹藥,不用覺得害羞,如果妳想要叫出來的話也沒關係,這是很自然的事。」

「啊、好的...Eridan將手擋在胸前,輕輕點頭。

 

再次的,Kanaya在她的私處表面倒了白色液體,然後手指開始往裡面抽動,確認自己有塗抹到所有需要弄到的部分。

「嗯、嗯唔......」雖然對方有說可以叫出來,Eridan還是盡量讓自己閉嘴,然而這種憋住的聲音確讓Kanaya不禁動得越快,「咿...嗯唔...!」

「啊...!」當Kanaya觸碰到某個地方,紫血少女突然開口,那裡就是Vriska當初把骰子塞最深的部位,「那、那裡...

Kanaya沒有回應,但是他知道Eridan的意思,他稍為摸索了一下,然後手指輕壓那個地方。

 

「嗯、嗯啊...!」Eridan隨即叫出來,不過馬上摀住嘴巴,「對、對不起...

「沒關係...」嘴巴上這麼說,Kanaya其實覺得自己快要撐不住了,他往下看,發現手指的根部有一些紫色液體,不是血,而是自然反應而有的愛液,以及淡淡的...費洛蒙香味...

 

KanKan...」少女伸手輕撫他的臉,「你還好嗎?」

「嗯,我沒事...怎麼了?」

少女將手收回來,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呃、因為我感覺得到...你的......

看著對方的表情,Kanaya頓了頓,然後視線往下看,發現自己的下體正頂在對方的臀部上。

 

唉唉,真丟臉...

 

「對不起,Kan,是我害你這樣的嘛...?」Eridan將雙手擋在口鼻前,語氣害羞的問,不過隨後看到Kanaya伸手將她從地上拉起來,「啊...!」

現在變成Kanaya坐在地上,Eridan則是雙腿張開的跪坐在他得大腿正上方,雙手放在他的肩膀上,Kanaya一手繼續在裡面抽差,另一手伸下去拉開自己的褲頭。

「抱歉,Eridan,但是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用手幫我嘛?」Kanaya說著,他解開褲頭的手改扶住少女的腰,「如果妳不想要的話也沒關係...

 

低頭看了看下方的巨昂,Eridan的心臟差點露了一拍,Kanaya會這樣拜託她,感覺好奇怪,可是這有一部分就是因為她造成的,自然的生理反應嘛...再說,對方已經幫助自己這麼多了,只是用手的話,應該...

 

少女伸手下去,輕觸那個分身的頂端,纖細的指尖在表面摸索,然後握住根部,開始上下摩擦。

Kanaya也沒有因此停下腳步,他將手抽出來,倒了更多的藥液,然後又插進去,摸索Eridan的陰穴,他幾乎快要搞不清楚自己是要擦藥還是要刺激她的敏感處了。

 

「嗯、嗯啊...哼嗯唔...」又是那個聲音,Vriska那傢伙在強姦她的時候也是這種聲音嘛?難怪...難怪他會舉動那麼粗暴嘛...?這麼誘人的叫聲...

Eridan的手部摩擦夠了,她改用手指的指腹沿著分身表面撫摸輕劃,一下輕一下重的力道給予Kanaya不少刺激。

 

「差不多了...Kanaya一邊輕喘的說著,他加重了手部的力道,往Eridan的深處抽送。

「咿、呀啊...!啊嗯...!」激烈的刺激令Eridan不禁加重力道,將他所受到的感覺歸還給Kanaya,在少年的最後一頂之下,她到達了最高點,「嗄啊啊...!」

Kanaya將手抽出來之後,紫色跟少數白色的液體沿著少女的大腿內側流下。

 

在到達高潮的時候,Eridan的手指尖劃過了Kanaya的鈴口,下方的分身也終於受不了刺激,在他們倆人之間釋放,綠玉色的精液往上射出,剛好噴灑在Eridan的私處表面跟雙腿內側。

 

「呼...呼啊...Eridan無力的趴在Kanaya身上,少年則是抱著她的腰,讓她靠著自己,有點不敢相信他們剛剛做了甚麼。

 

「剛剛發生的...都是自然反應。」

「嗯...自然反應...

「不能算是任何...感情...或是性慾...

「我知道...

「嗯...

 

......Kan...

「嗯?」

「謝謝你這段時間的照顧...

「呵...沒問題的。」

「我想...該是我回家的時候了...

............好。」

 

清理好身子之後,Eridan穿上了Kanaya給的衣服,紫色的長袖上衣和短裙幾乎跟她平常穿的款式類似。

無數次的道謝以及一個擁抱,EridanKanaya道別,然後回到自己的家去。

 

那天是充滿烏雲的黑夜,就連平時高掛在天空上的兩個月亮都看不清楚,但是不至於連路都看不見,Eridan花了一點時間回到那艘在小島上的海盜船。

裡面一盞燈也沒有開,天馬媽媽大概已經睡了,但是當Eridan走上樓的時候,她發現自己房間的門下縫隙有光線透出來。

 

有人在她的房間裡...

 

少女心裡驚了一下,她順手拿起裝飾在走廊牆上的魚叉槍,然後小心翼翼的過去打開房門。

 

在看到房間裡的不速之客之後,她頓然啞口無言。

在她的房間中央,藍血的少年玩弄著手裡的Fluorite Octet,臉上是不懷好心的壞笑,而他一旁的椅子上,坐著高貴的Alternia王子殿下,慢條斯理的玩弄著掛在脖子上的桃紅色護目鏡。

 

「妳可讓我們久等了,Eridan。」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