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k覺得昨天似乎真的有點太過火了,他的腰到現在還在痠痛,早在Jake換姿勢躺下來的時候他就該知道那是個陷阱才對。

 

少年在床裡翻滾,雖然每動一下他的腰就會很難受,可是右邊肩膀已經被他壓一整晚了,彷彿再不翻身就會脫臼一樣。

...舒服多了,雙腳露出被單的範圍,身體靠在牆壁邊感覺涼涼的,只要身體不動就不會感受到腰痛,如果可以就這樣躺著就好了。

 

要是嘴巴沒有那種又乾又苦的感覺就更棒了。

Dirk Strider眉頭稍微皺起來,猶豫自己要不要忍著腰痛去喝個水再回來躺,這個時候房間的外頭傳來了乒乒乓乓的聲音,像是鍋子互相碰撞,應該是一大早就蹦蹦跳跳的Jake在廚房做早餐,不管他做甚麼,最好等一下不要讓他聽到火警的噪音。

 

金髮少年深呼吸了一下,心裡暗暗的決定還是繼續躺吧,他懶得動了,可是皺起的眉頭才剛放開,身後就傳來了踢門的巨大聲響,以及Jake那吵死人的聲音。

「嘿Dirk!起來起來起來起來!」Jake脫下那沾滿麵粉糊的綠色外套,隨手丟在地上,然後往Dirk的方向撲過去,剛好壓在對方身上,「我們來吃早餐!」

 

Jake的體重就像是榨汁機一樣把Dirk整個人硬生生的往床墊裡壓,尤其他還是往上半身壓下去,來自肩膀跟腰的疼痛讓Dirk反射性的咬牙,彷彿自己正在某種酷刑機械裡一樣。

金髮少年忍住疼痛,微微的動了一下乾燥的唇,「不要壓我...

Jake很乖的馬上起來,不過他的手依然放在Dirk的身上,一直不斷的推他的背,「好啦我們去吃早餐吧,我特地做了你的份耶!」

 

他必須承認,自己沒有想到Jake會做早餐給他,或者應該說他根本就不知道Jake會做甚麼早點,八成是甚麼麥片加牛奶的東西,那種東西他一天不吃也無所謂。

身後的笨蛋還在不斷的戳他,少年料想自己本來要採取的無視方案肯定無效,於是深呼吸,「你有辦法就拖著我去。」

他講完,Jake的手馬上離開他的身體,房間裡一片寧靜。

 

正當Dirk認為這招有效的時候,身後傳來了爽朗的聲音,「好啊!」

床上的少年還反應不過來,他的雙腳就被抓住,然後整個人被一股力量給猛然拖下床,腰在轉彎時的疼痛先不說,他的上半身脫離床的瞬間是整個顏面朝地摔下去,鼻梁差點被撞斷。

這一摔讓Dirk整個人醒來了,他錯愕的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被人抓著雙腳拖行在地上,轉過頭果然看到黑髮少年在後面,「嗄啊啊!Jake!你在搞甚麼東西!」

「啊你不是叫我拖著你去嗎?」Jake笑著回答,在那一瞬間,Dirk覺得自己彷彿可以透過對方那寶綠的雙眼裡直接看到他的頭殼,裡面完全空空的沒有腦袋。

 

根本就來不及反駁或是掙扎,沒一下子Dirk就被拖到廚房邊,Jake很不客氣的放開他的雙腿,讓Dirk的腳直接落下,膝蓋撞擊地面的痛感又讓Dirk醒了一點,不過還是鼻子比較痛。

金髮少年不知道該不該生氣,畢竟是自己太小看Jake的智障程度了,他趴在地上一點也不想起來,接著他聞到了楓糖的甜味,雖然有點不敢相信,但是Jake似乎做了Pancake

 

甜甜的味道確實讓人有點垂涎,但是真正讓Dirk突然從地上跳起來的是某個東西燒焦的味道,橘色的眼眸晃過整個廚房,亂七八糟的桌面跟地板可以等一下再講,髒兮兮的道具全部堆在水槽裡也不重要,重點是擺在桌上的盤子裡有一團黑色的不明物體,上頭還有火在燒。

Jake走過去,用嘴把那上頭的火給吹熄,然後用陽光般的笑容看他,手還比出拇指,「有點焦焦的,不過沒問題喔!」

 

Dirk不知道哪個比較驚恐,Jake可以把Pancake烤成木炭,還是他居然一臉輕鬆的坐下來吃那堆木炭。

 

少年甩甩頭,趁Jake第二口吃下去的時候把他手中的叉子搶過去,然後拿起桌上的兩盤木炭全部往流理台那邊丟過去。

黑髮少年呆呆的看著他,並沒有想要把東西拿回來的動作,只是望著Dirk用極快的速度將Pancake的食才拿出來攪拌在一起,然後丟進平底鍋裡煎,同樣的動作重複了幾次,最後他端著兩盤完美無缺的Pancake放上桌子。

溫暖的香味觸動了Jake的嗅覺,打從他會自己煮飯吃開始就從來沒有聞過如此美味的東西,當Dirk放上奶油塊然後淋上厚厚的楓糖漿時,他的口水已經滴到桌面上了。

 

Dirk放下手中的楓糖罐,雙手叉腰,用自信的表情看Jake,「吃吧。」

簡直就是一隻大黑狗,等到Dirk的話落下,Jake馬上就拿起刀叉切出一塊扇形的厚厚Pancake含進嘴裡,臉頰就鼓得跟倉鼠一樣咀嚼,然後吞下,露出幸福的表情,「好吃耶!Dirk你好厲害!」

金髮少年從冰箱裡拿出牛奶,倒了一杯自己喝,終於解除了口乾的煩躁感,然後淡定的在Jake面前坐下,「是你的技術太差了。」

 

「哈哈,我承認我的料理技術確實不怎麼好...Jake舔了舔嘴角的糖漿,他放下刀子,隔著桌面往Dirk那邊伸手過去,用拇指抹過Dirk唇上殘留的牛奶,然後拉到自己嘴邊舔舐,綠色的眼眸裡帶著挑逗的意思,「但是我在其他部份的技術可是很好的。」

「話那麼多不如吃你的早餐啦。」Dirk笑著抓起桌子另一頭的蘋果往Jake嘴裡塞,然後低頭吃自己的那份,其實要不是因為他的腰還有點痛,不然剛剛搞不好就會接受Jake的誘惑。

 

黑髮少年很自然的咬了一口嘴裡的蘋果,面對Dirk的反應,他嘟了一下嘴,「那我等一下可以在你身上淋楓糖然後舔掉嗎?」

......等一下再說。」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