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我不習慣用「達夫」稱呼凱文的兒子,在這裡他叫做「德爾文」

2:要看過Ken10那集才看得懂這篇

 

------------------------------------

 

今天去戶政事務所辦了收養德爾文的手續,從現在開始,德爾文‧萊文成了德爾文‧萊文‧田納森。

班哥回到房間裡,看著桌子上的蛋型容器,那是曾經關過凱文11000的束縛器,現在已經空了。

 

『拜託你,代替我照顧德爾文...

班哥回想起當時他跟凱文的對話。

 

班哥知道凱文不可能隨便就從虛無回來對他復仇,當初為了避免法律上的糾紛跟英雄的行象,是凱文自己決定踏入虛無零界的。

他的行動,想必是跟那個班哥從未見過的德爾文有關。

他還記得,當天事情結束後,凱文在蛋型收容器裡一直吵著要出來、要復仇,可是一旦他把蛋型收容器帶離新聞攝影機以及大眾的目光之外,凱文變安靜了。

 

他在房間裡把凱文放了出來,這乍看之下是個危險的舉動,但是他知道,凱文不會攻擊他。

...你大概已經知道我的目的了。』凱文被放出來之後跟班哥四目交接許久,那是他的第一句話。

『不,我得親自聽到你說我才能確定你的目標是不是如同我的猜測。』班哥回答。

 

結果,確實是如同班哥的猜測沒錯。

德爾文是個純潔的孩子,只可惜他在虛無零界出生,從小就得跟著凱文在這無情的地方生活。

凱文有注意到,德爾文如果一直待在虛無零界,他便不會有任何夢想或是希望,更不會有一個良好的未來。

但是,如果凱文就這樣把德爾文丟到地球上,不僅是讓這孩子孤獨又無助,更是會遭人欺負,因為他是邪惡凱文的兒子。

於是凱文便演了這齣戲,為了讓大眾看見,德爾文跟他的父親不一樣,是個勇敢又善良的孩子,凱文相信德爾文最後一定會做出正確的行為,無論自己是不是他的父親。

 

本來凱文是期待德爾文會受到天工會的保護,因為他不想麻煩到班哥或是玟琳,沒想到班哥卻在大眾面前宣揚要收養德爾文,要教育他走向正路。

當然,這個結果是再好不過的了。

 

『德爾文知道這齣戲嘛?』

『他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了,一定會阻止我的。』凱文回答,『而且,其實他也不太會撒謊。』

『看得出來。』大概只有肯尼那個傻蛋才會被德爾文騙,班哥心想。

 

班哥思考了一下,然後對凱文伸出兩根手指頭,『我可以幫你照顧德爾文,我說到就會做到,但是我有兩個條件。』

......』望著班哥,凱文不語,等待著對方的條件

『首先,你得去親自去跟德爾文說明一切...我會在一旁當你的證人的。』班哥說著,雙手插腰,『那孩子因為你的舉動而相當難過,我知道他不會去在乎大眾的眼光,但是讓他認為自己的父親是個壞人而活下去,這樣對他來說並不會有任何好影響,你得讓他知道你的清白。』

 

凱文聽了之後點點頭,『我知道了...那第二個條件呢?』

 

『你的德爾文要當我家肯尼的童養媳。』班哥擺出相當認真的表情。

 

......哈?』凱文愣了一下,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你這傢伙當年不吭一聲就給我跑到虛無零界去害我跟小玟都難過個半死結果十幾年後突然又出現而且還多了一個兒子而且年紀還比我兒子大也不說明就直接給我打了起來毀了我的家毀了我的基地毀了一整條街然後現在要我照顧你兒子話說回來這孩子的媽是誰啊絕對不可能是小玟因為她這十幾年來根本就沒有跟你相見你就從實招來吧這孩子到底是你跟誰的種別告訴我他其實是你撿來的那張臉跟那個能力一看就是你的基因你就直接說出來吧我不會生氣的頂多只是再把你揍個半死然後告訴玟琳讓他再把你打個半死到底是哪個女人敢勾引你還是你敢去搭訕哪裡不明的女人這十幾年來你到底在虛無零界發生了甚麼通通給我從實招來!!』

 

那段話完全沒有換氣過,班哥講完之後馬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看著眼前整個呆掉的凱文,等待回答。

凱文看著他,眨了眨眼,然後揉揉自己的太陽穴,『呃...聽著,在虛無零界的事情跟德爾文的事情說來話長,現在不是能夠坐下來慢慢解釋的時候...     

『父債子還!』班哥抓住凱文的肩膀,『你知道你的離開讓我們多痛苦嗎?!如果你現在無法賠償我們的精神損失,就讓德爾文當我家的童養媳!』

『你這根本就是歪理吧?!』凱文翻了翻白眼,給予班哥十幾年來的第一個吐嘈,甚至想要給班哥一連串無厘頭的話來個以牙還牙,『其實是你看德爾文跟我長得很像,想對他出手又不敢,所以想讓你兒子代替你,是不是?!』

 

班哥聽了他的話,整個人頓了一下,然後慢慢的放開凱文,『...哪、哪有啊?!我怎麼會想對朋友年僅11歲的兒子出手?就算他的皮膚白皙、頭髮黑亮、眼睛大大的很可愛,但是我也沒有那麼變態好嗎?我15歲的時候確實曾經肖想過你11歲的樣子,可是現在的我可是不一樣了!哈...』說完後轉頭。

 

凱文看著班哥一副心虛的模樣,心情瞬間變得很複雜...有點像是當年在小班的書桌抽屜裡發現自己的內褲一樣。

 

之後,班哥確實私下帶德爾文來到他的房間,讓萊文父子好好的對話,幫凱文一起說明事情的真相,讓德爾文知道自己的父親不是壞人。

最後看著11歲的孩子抱著自己的父親大哭,然後故作堅強的含淚,目送著凱文用傳送能力回到虛無零界。

班哥拍了拍德爾文的頭,叫他打起精神,然後要堅強起來。

之後,德爾文的精神狀況有好轉,在學校的成績也很好,甚至給肯尼帶來了良好的影響,班哥相當滿意。

 

回想到此結束,班哥將那個蛋型容器拿起來,突然發現裡面好像被寫了甚麼。

Thank...you...?」班哥看著裡面小小的一排字,想也知道是誰寫的,不禁笑了起來。

 

「爸~」房門外面傳來肯尼的聲音,班哥放下蛋型容器,走過去開門。

「甚麼事?」

「德爾文的後面現在已經可以塞進3支鉛筆了喔!」肯尼得意的笑著,後面牽著臉色羞紅的未來田家媳婦。

「喔喔!那很棒喔!」班哥笑著摸摸肯尼跟德爾文的頭。

 

凱文,你真是把兒子交給錯誤的人照顧了...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