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摩帝凱!你看你看!」

藍鳥轉過頭來,首先看到的是高大的史奇,然後是坐在史奇兼上的瑞比。

 

「我的視野比你高!」瑞比很得意地說著,在他下方的史奇沒有表示很困擾,不過有點無奈就是了。

「你都幾歲了啊還這樣,不要煩史奇啦。」摩帝凱擺出跟史奇一樣的表情,真不敢相信瑞比跟自己同年。

 

接著藍鳥注意到瑞比嘴裡好像有甚麼東西,「你在嚼什麼?」

「喔,口香糖啊!」瑞比說著,把嘴巴張大,還把舌頭伸出來,上頭有一塊粉紅色、被咬過好幾次的口香糖,「你看!」

 

然後,悲劇發生了。

 

口香糖從瑞比的舌頭上掉下來,落在史奇的頭髮上。

 

「噁啊啊啊啊啊啊!!!」魔帝凱立即擺出驚恐的表情,他眼前的史奇被他的反應給嚇到,他並不知道口香糖掉在自己頭髮上。

瑞比趕緊想把那口相糖拿起來,卻反而把更多的髮絲跟口香糖纏在一起,越弄越糟糕,他情急之下用力一扯,把史奇給弄痛了。

「啊、痛...!你在搞什麼?!」史奇把瑞比整個人從肩膀上拉下來。

「呃...我不小心把口香糖弄到你的頭上了...」瑞比傻楞楞的說實話。

史奇聽到後便瞪大雙眼看著瑞比,沉默了幾秒...

 

「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半個小時之後,史奇頭上的口香糖終於弄下來了,多虧了帕布的潤絲精,至於帕布是哪來的頭髮潤絲便是另當別論了。

 

「好消息是,口香糖弄下來了。」摩帝凱說著,「壞消息是,因為瑞比先前亂弄一通,結果史奇的頭髮仍然全部打結在一起。」

史奇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摸了摸結成一團的白色髮絲,面帶難色的搖頭,「果然...還是得剪掉吧...

「不能梳開嘛?!」瑞比問。

「太費功夫了,沒有人會有那種耐心把亂成這樣的頭髮給一點一點的梳開。」史奇說著,起身準備要出去,恐怕不是去理髮院就是自己去拿剪刀剪掉。

 

魔帝凱看著那高大的背影緩緩離開,猶豫了一下,然後在史奇走出屋子之前下定決心,拿起一旁的梳子,「慢著,史奇!」

白髮男子轉頭,看著摩帝凱有點不好意思的走到他身邊,「我幫你梳。」

 

 

 

 

感覺著細長的手指在自己的頭頂上輕撫自己的髮絲,史奇仍然有點猶豫,「你...確定嘛?」  

「當然!」摩帝凱輕笑,握住白色髮絲的根部,然後用梳子輕梳頭髮的尾端,盡量不讓史奇感到疼痛,「我知道因為這種原因而逼不得已要剪掉頭髮的感覺,我不希望那發生在你身上。」

「瑞比也曾經把口香糖弄到你的頭上?」

「膠水,一整罐的。」摩帝凱回答,「我當時的頭髮本來就是短的,被膠水潑到之後便連續半年都光著頭上學。」

 

光頭的摩帝凱...

 

史奇咬住自己的下唇,光是用想的就很想笑,可是笑出來就很失理,更何況摩帝凱正在想辦法幫他。

白髮男子深呼吸一口,抑制自己的情緒,然後轉移話題,「...真是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沒關係啦。」摩帝凱梳開了一小搓的頭髮,然後繼續動作,「史奇的頭髮很白很乾淨,剪掉的話感覺很可惜。」

 

很白很乾淨...

 

白髮男子的嘴角微微勾起,這是第一次有人這樣稱讚他,心裡不禁有點開心。

 

過了不知多久,史奇感覺自己的脖子開始酸了起來,連續這麼長的時間都不能動實在是很痛苦,但是想到後頭的摩帝凱比他更辛苦,便繼續忍耐。

 

將最後一點頭髮完全梳開後,摩帝凱大略的用梳子檢查有沒有錯過的地方。   

沒有打結,每個地方都很順

 

...好了!」摩帝凱說著,用手指輕梳史奇的頭髮,然後離手。

 

白髮男子終於解脫,第一個動作就是扭扭脖子,活動筋骨的「啪啪」聲音特別響亮,然後他摸摸自己的頭髮,確實一點打結也沒有,在感到慶幸的同時也很佩服摩帝凱的耐性跟巧手。

 

「謝謝。」史奇轉過頭來,笑著道謝。   

「沒問題。」藍鳥將梳子還給他,然後注意到對方依然手放在頭上,然後一直盯著自己看,「怎麼了嗎?」

...沒甚麼。」被摩帝凱一問,史奇彷彿從自己的思考中回到現實,聳聳肩後起身準備離開,「還是謝謝了。」

「嗯。」藍髮青年笑著目送史奇走出房子。

 

走出屋子後,史奇用手指輕梳自己的頭髮,撇了撇嘴。

 

感覺不一樣...

摩帝凱的手指劃過他的髮絲時...很舒服...

 

白髮男子有點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自己的臉,然後回家。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