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小雷回過神來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差點撞上人了。

 

「你還好嘛?」卡倫上尉看著眼前的晚輩,他從剛剛就看著小雷好像很沒精神的走過來,然後突然在他的面前停下。

黑髮少年雙眼盯著眼前的男人看,可是他的心思沒有放在對方身上,當然也沒有把他的話給聽進去,「啊啊?你剛剛有說甚麼嘛?」

 

卡倫挑了挑眉,他並沒有像龍哥一樣常常跟小雷一起行動,所以他也不確定眼前的少年怎麼了,不過他聽說他們兩人這幾天都連夜執行任務。

「你累了,小雷。」卡倫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我幫你去跟白爵士講,讓他給你休息幾天,不然你會累倒的。」

 

拉丁裔少年抓了抓頭,他確實很想睡覺,可是他不能這麼做,這陣子到處都有變魔在作亂,他就是沒辦法放著不管。

「沒關係啦,上尉,我出去外面透透風就恢復活力了!」小雷故作很有精神的樣子,對著金髮男人笑了笑,然後離開走廊。

 

他們現在位在剋摩會的巨大飛行船The Keep裡面,雖然小雷具有飛行能力,在The Keep上頭他不可能說走就走,因為會動用這麼大的飛行船就表示他們在距離總部很遠的地方,如果就這樣跑了他可能得花上好幾天的時間才回得去,頂多是在The Keep周圍繞一繞罷了。

少年變出飛行器,在巨大飛行船的周圍環繞,呼吸著外頭冰冷的空氣,希望能讓自己的頭腦清醒一點。

 

沒有用,每天都花上那麼多體力卻沒有得到充足睡眠的他,現在就連要保持身體的平衡都沒辦法,像隻無頭蒼蠅般的亂飛一通。

理所當然的,他也來不及閃避眼前那黑紅交錯的空間穿越洞。

 

「噗啊!」少年在穿過洞之後,他瞬間從廣大的高空進到地面的室內,飛行器立即撞上了堅固的牆壁,他趕緊把機械收起來的同時也整個人摔到地上去。

小雷狼狽的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之後看看周圍,不出所料,這裡是Abysus的城堡裡。

 

「歡迎你的到來,小雷。」

同樣不出所料的,梵克萊出現了。

 

而且這回居然直接讓閃靈女用空間穿梭把他送過來,還真是簡潔有力、夠乾脆

 

可是梵克萊接下來就很不乾脆了,開始對小雷長話連篇,講了一堆拉丁裔少年用膝蓋也想得出來的話,甚麼很期待他的能力啊、希望他加入Abysus啦、對他的過去瞭若指掌啊、一起統治世界甚麼吧啦吧啦的廢話,果然梵克萊也即將進入中年了嘛

 

黑髮少年半闔上雙眼的看著眼前的長髮男人,他不想打架、不想動、不想回話,打從一開始他看到梵克萊的瞬間就連露出厭惡的表情也懶了,剛剛梵克萊講的話,他也是一個字都沒聽進去。

 

「小雷,你有在聽我講話嘛?」看眼前的少年都沒有反應,梵獸群的首領不禁挑了挑眉,往前走過去,「真是令人失望啊,你可知道別人在講話時發呆是很沒禮貌的事?」

 

這回因為梵克萊是在近距離之下說的,黑髮少年終於聽到了他的聲音,他揉揉眼睛,不滿的皺起眉頭。

不聽的話,梵克萊能怎樣呢?他又不可能把自己殺掉,難不成把他丟到地牢裡關起來嘛?那樣也罷,他可以用被抓走當理由,在地牢裡補眠。

 

眼前的少年都沒有反應,這回連梵克萊都覺得很奇怪,「小雷?」

「唉,煩死了啦」小雷嘟著嘴,伸手抓住男人的大衣,然後整個人往他身上貼過去,把全身的重量往對方壓,彷彿把梵克萊的身體當作自己的抱枕一樣,頭部還在對方的胸前摩蹭,「我想睡覺!」

 

「哈啊?」面對少年突然的舉動,男人錯愕的眨了眨雙眼,雖然感覺到小雷的身體正在往下掉,便伸手將他抱住。

赤眸上下打量著小雷,他沒有外傷、沒有很痛苦的樣子,除了眼睛下的黑眼圈之外身體狀況都很正常。

少年的雙眼閉著,除了平穩的呼吸之外他沒有其他動作,全身都很放鬆的靠在梵克萊身上。

 

應該只是單純的疲勞罷了。

 

看著小雷的樣子,梵克萊不知道自己該哭還是笑,好不容易被他逮到機會可以抱著眼前的少年,對方卻不把他當作一回事,甚至還把這個地方當作休息站、把他當作自己的抱枕!

 

算了,沒差啦。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