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雷又到Abuela的家去玩了,打算在那邊過夜之後再回去剋摩會總部。

自從家族裡的狼人問題解決了之後,Abuela跟其他人都把門上的鎖給拆了,他們再也不用被拘束,也可以在半夜的時候自由進出。

 

Baño, baño…」小雷半夜起床,睡眼惺忪的走出房間,因為眼皮實在是太重了,所以他便閉著雙眼,像著盲人一樣摸索著牆邊尋找廁所。

先不論這個幻晶少年是如何很神奇的閉著雙眼找到廁所,上完廁所之後,他同樣摸索著牆邊走回房間。

 

一、二、三、四嗯?我的房間是廁所數來第幾個啊?

 

少年微微的睜開一隻眼,棕色的眼眸看到了牆上被修補的痕跡。

對了,他之前跟狼化的Federico打鬥時把整面牆給打破了,後來有修補過

 

小雷再次閉上雙眼,然後很順利的推開手邊的門,走進自己房間的隔壁房間。

 

他進門之後直直的往前走,摸到了一個柔軟的材質,不用想也知道那是床,於是便很自然的躺上去。

 

還是躺在床上最舒服

 

奇怪,我的床有這麼大嘛?

 

「哇啊啊!!」

「咿咿?!」

 

突然之間,小雷聽到床邊有人發出叫聲,自己也緊張的睜開雙眼,在黑暗之中,他看到的另一個人的身影。

幻晶少年從床上摔了下來,然後快速的起身,用力的指著那個身影,「你是誰?!你在我的房間裡做甚麼?!」

小雷?是你嗎?」

「耶?」

 

遮住月亮的雲散了開來,月光透過窗戶的玻璃從外面照了進來,並且照映在床上的人影上。

棕色的雙眼漸漸可以看清楚周圍的東西,在小雷眼前的是自己的青梅竹馬,「Federico?你在我的床上做甚麼?」

「你在說甚麼啊?」另一個少年揉揉眼睛,「這是我的房間。」

 

小雷看了看四周,發現自己所位在的房間跟記憶中的不同,然後看了看床,不是原本的兩張單人床,而是一張雙人床。

 

「呃、我走錯房間了」少年用力抹自己的臉,「抱歉,我這就回去

「小雷,等等!」Federico眼看好友要離開,便立即出聲阻止。

看著小雷轉過頭來露出的疑惑表情,狼人少年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可以拜託你跟我一起睡嗎?」

「耶?」

Federico把頭別開,不想要小雷看到自己的表情,他用手掌摩擦著自己的手臂,彷彿很冷的樣子,「我做了惡夢

 

幻晶少年眨了眨眼,雖然有點疑惑,不過看Federico那麼不安的樣子,他便很直接的爬上床去。

「謝謝Federico有點不好意思的苦笑,然後跟小雷一起躺下,替他們兩人拉好被單。

小雷的棕眸上下打量Federico,發現他身上都是汗,好像經歷了一場很恐怖的事情而冒了一身冷汗,他伸手撫過好友的臉龐,替他抹去臉上的汗水,「怎麼了嗎?」

被惡夢驚醒」狼人少年回答,他垂下眼簾,露出難過的表情,「我

「不用說出來也沒關係,也不用覺得害怕」小雷笑了笑,他將身子靠近Federico,用自己的額頭輕碰對方的額,「我在這裡。」

狼人少年愣了愣,然後嘴角勾起微笑,他伸手握住小雷的手,「謝謝你,小雷。」

 

兩個少年閉上雙眼,陷入了甜美的沉睡。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