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Biowulf,你幫了個大忙。」

 

騙人的。

 

「沒有你的話,我恐怕甚麼都做不來呢。」

 

騙人的。

 

「對我來說,你是非常重要的一員。」

 

一切都是騙人的。

 

Biowulf知道,他在梵克萊眼裡只是個能幹的手下罷了,一個能夠有效利用的棋子、一隻忠實的狗。

 

Biowulf知道,梵克萊對他講的每一句話、給予他的每一個稱讚,只不過是想要把他給留下來,繼續替自己做事。

 

Biowulf知道,但是他依然離不開梵克萊,因為那是他的主人。

 

 

到沙漠去的那次之後,梵克萊傷痕累累的回到Abysus,生化狼天天細心的照顧他,「謝謝」、「辛苦你了」之類的話最近都出現得很頻繁,即使生化狼本來就很常聽到。

生化狼知道,梵克萊不是真心的,那些客套話只是把自己鎖在他身邊的道具,但是他並不在意,他只要聽到主人的稱讚就很高興。

 

這樣就夠了。

只要主人開心,他也開心。

 

「為什麼還繼續照顧他?」

從沙漠回來之後的第7天,生化狼捧著放著食物的托盤要拿去給自家主人的時候,在梵克萊的門外站著一個EVO

那個EVO長得像隻山貓,Abysus剛成立不久後加入的成員,雖然他替梵克萊做事,不過那是因為他需要一個能夠待下的地方,其實他是不喜歡梵克萊的。

 

「走開。」生化狼看著擋在門前的山貓,冷冷的說。

「趁著他在療傷的期間,這是我們能夠奪取首領之位的機會。」山貓不聽生化狼的話,繼續說著。

「我們的首領只有一個,你再不滾開我就把你抓去餵食人魚。」

「你可知道他在利用你?」

山貓的這句話,讓生化狼頓了頓,「他是我的主人。」

「你沒有否認。」山貓的觀察力相當敏銳,他知道生化狼在猶豫,「你知道他在騙你,為什麼還要替他做事?」

「我自願替他效勞,不干你的事。」

「你呃啊──!!」

 

山貓的話沒講完,突然之間他好像被刺穿一般的痛苦大叫,那尖銳的叫聲足足的弄痛了生化狼靈敏的耳朵,白色的大狗還來不及開口罵人,便看到眼前的山貓漸漸的便成了一個雕像。

生化狼錯愕的眨了眨眼,隨後他才發現,在他跟山貓講話的時候,梵克萊房門早就已經被打開了。

只見黑髮的男人帶著不悅的表情從山貓身後走到前面來,其實他不應該從床上起來的,他身上的繃帶上面有層淡淡的紅色,似乎又開始流血的樣子。

 

「有時間跟其他人寒暄,你很閒嘛?」梵克萊諷刺的說著。

看到自家主人,生化狼趕緊跪下,「對不起,主人,我被他擋著,所以

「讓我最不高興的是你的回應!」黑髮男人伸手抓住生化狼的嘴,硬是把他的臉往上扳看著自己,「你覺得我在騙你嘛?!」

生化狼很少看到梵克萊這麼生氣的樣子,不禁慌了起來,「主人,我!」

 

「你給我聽好!生化狼!」梵克萊不給他一點回答的機會,自己繼續說著,「你是我的手下、我的狗!除了我以外你不會服侍其他人,我根本就沒有那個必要大費周章的為了把你留住而特地撒謊!」

生化狼錯愕的呆愣著,他機靈的腦袋此時完全當機,直到梵克萊放手然後轉身回去房間,他才把剛才的話給消化完畢。

 

沒有必要騙他

也就是說,以往的那些話、那些舉動,都是主人打從內心深處最自然的回應嘛?

 

回想著以前的種種小動作跟每一個對話,生化狼的紅色雙眼瞪大,望著主人的背影。

 

一切都是真的。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