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Sollux警告Karkat不要亂弄自己的電腦好幾次了,不過Karkat仍然聽不進去,非得要自己寫程式、改電腦,結果又弄壞了。

 

「常常我在想,你是不是為了叫我過來而特地把電腦給弄壞?」Sollux坐在Karkat的書桌前面,稍微看了一下電腦螢幕,不過沒有動作。

「少臭美,要不是電腦壞了,我才不會沒事叫你過來!」巨蟹座的少年站在一旁,看到Sollux遲遲沒有動作就急躁了起來,「你到底要不要動手啊?!」

「我是客人耶,KK,主人不是都應該拿些甚麼招待客人嘛?」Sollux雙手盤胸,露出欠扁的笑容,「更何況你是有求於我?」

Karkat翻了個白眼、抹了抹自己的臉,沉默了幾秒,「如果我去拿飲料過來,你會好好幫我處理電腦的問題嘛?」

「順便幫我做個三明治。」

「呃啊啊啊啊...Karkat再次翻了個白眼,然後走出房間,留下Sollux在他的房間裡。

 

看著房門被關上,Sollux露出得意的笑容,其實Karkat的電腦問題根本就很簡單,他不用幾秒就可以弄好了。

戴眼鏡的少年稍為用滑鼠打開他需要的視窗,然後敲打了一下鍵盤,最後按下輸入鍵,完成。

 

但是他的目的還沒達成,趁Karkat還沒回來之前,Sollux開始瘋狂的用滑鼠打開他電腦裡面的所有資料夾跟瀏覽紀錄,甚至是Karkat跟其他Troll的對話記錄也調出來看。

「嘿嘿嘿...多虧KK那麼笨,而且又遇到甚麼問題都找我,這回一定要把他的所有丟臉秘密給翻出來!」黃血少年的眼鏡反映出電腦螢幕的白光,嘴角勾起了邪惡的笑容。

 

他並沒有惡意,這只是他們好朋友之間互相惡整對方的手法,當然,每次被整的都是Karkat

KarkatSollux從還是小蟲寶寶時就認識了,雖然Karkat可能已經對小時後的事情沒有印象了,不過Sollux還記得自己以前是多麼的喜歡黏在Karkat身邊。

雖然Karkat都像其他人一樣叫他Sollux,不過可以用「KK」來稱呼Karkat的人只有Sollux一個,沒錯,只有他可以那樣。

每講一次「KK」,Sollux的心情就會很好,感覺好像全世界就只有他最了解Karkat、他是Karkat的唯一。

好吧,他當然知道這不是真的,不過光是用想的就心情很暢快。

 

不過才剛看沒多久,Sollux發現Karkat的電腦裡面幾乎是空的,除了幾部下載的電影之外,甚麼都沒有。

他把電腦的時間調跳出來一看,發現原來這部電腦前幾天才剛重灌,難怪裡面都是空的。

難道Karkat破壞電腦的功力已經達到全新的摸個幾天就壞了嘛?如果是的話,這傢伙還真是逆向的天才。

Sollux頓然覺得很無趣,往後靠在椅背上,根本就甚麼爆點也沒有。

 

...來看看KK的房間裡有甚麼好了。

Sollux稍微翻了一下Karkat的抽屜,果然很快的就發現了幾張圖畫。

「嘖嘖...這傢伙的藝術概念實在是有夠差...

 

Sollux翻看那幾張畫,幾乎都是Crabdad的肖像畫,這點並沒有讓Sollux很驚訝,他從以前就知道,Karkat雖然會跟Crabdad打打鬧鬧的,不過其實他們的感情很好。

以前SolluxKarkat家玩的時候,當時他們都還不太會用電腦,Karkat常常沒事就在畫畫,他都是畫Crabdad,而且都畫得很醜,但是Crabdad都會很高興,還把畫給貼在冰箱上。

 

看著那幾張圖畫,Sollux心裡暗暗的嘲笑Crabdad被畫得這麼難看,卻同時有點忌妒。

當然,守護獸如同Troll的父母,Karkat重視自己的父親是理所當然的,就跟Sollux會重視他的守護獸一樣。

可是,如果可以的話,他還真希望有一天Karkat會畫他,重視他如同重視自己的守護獸。

 

Sollux隨後又稍微翻了一下Karkat的東西,半個小時過後,他發覺那個脾氣乖戾的傢伙只是去弄個吃的卻遲遲沒有回來,不禁有點在意。

黃血少年走下樓,到Karkat的廚房去,發現Karkat正在弄三明治,至少他不是遇到甚麼危險,Sollux心裡鬆了一口氣。

 

「你怎麼弄這麼久啊?」Sollux慢條斯理的走過去,靠在流理臺旁邊看他弄三明治。

Crabdad把冰箱給弄得亂七八糟的,害我花了好長的時間整理!」Karkat氣憤的把手中做好的三明治給甩上盤子,然後推到Sollux面前,「拿去!」

Sollux挑了挑眉,不過還是拿起了那個有點破爛的三明治,「對了,你的電腦我弄好囉。」

「喔喔,謝啦!」Sollux帶來的消息讓Karkat的心情好了一些,他把桌上的東西給收一收,拿到冰箱去放。

 

Karkat打開冰箱門的瞬間,Sollux在那台紫色冰箱上的白紙中看到了一點黃色,把食物拿到嘴前的動作當場停了下來,他把三明治放下,「KK,那個是...?」

Karkat疑惑的看著他,他把冰箱門關上,兩人一同看著冰箱上的圖畫。

 

Crabdad的肖像畫旁邊,一張白紙上畫了兩個孩子,一個頭上有圓圓的角、衣服上是灰色的巨蟹座圖案,另一個頭上有兩對角、衣服上是黃色的雙子座圖案。

不用說多,他們倆個都知道畫裡的人是誰,Sollux看想Karkat,發現那傢伙的臉色整個變紅了,就跟他的血色一樣。

 

KK,這個是你畫的嘛?」

「呃、呃,一定是Crabdad趁我沒注意時貼上來了!那個多管閒事的傢伙!」少年伸手把畫給取下來,轉身想要帶著那張紙離開,手中的紙張卻被Sollux給搶走了,「啊、喂!」

Sollux有身高跟長手腳的優勢,他把畫舉得高高的看著,無視Karkat在下面的叫喊跟怒罵,反正對方搶不到。

 

雖然有點醜,不過看久了,其實有點可愛。

 

「所以,是你畫的囉?」

「對啦對啦!是我畫的!快還來!」

「送我吧。」

「耶?」

 

Karkat想要搶奪的動作停了下來,Sollux才把手給放下,他對自己的青梅竹馬笑著,「KK居然會畫我,感覺好難得...這張送給我吧。」

Sollux四目相交,Karkat愣了愣,然後把視線轉移開,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頰,「那、那種垃圾...你要的話就拿去啊!」

「謝啦,KK。」Sollux將那張圖給細細的摺好,然後放進自己的褲子口袋裡,「我會很寶貝的。」

「寶貝甚麼啊?只不過是個...嗯?」

 

Karkat再次看向他,雙眼的視線落在Sollux放圖畫的口袋那邊,並且發現Sollux的後方口袋好像塞了一塊灰色的布料。

......Sollux。」

「嗯?」

「那條是我的內褲吧?」

............這個也送我吧。」

「混仗啊誰要送你啊!!!」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