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那天開始,我幾乎每隔幾天在接近傍晚的時候都會繞到遠處的礁岩處,然後在靠近海的某個洞穴旁跟留三郎私下見面。

如果可以的話我們當然希望能夠天天見面,但是我們都不想引起身邊人的注意,所以只好用這種方式了。

 

除了第一次見面時我們莫名的擁吻,之後我們在一起都是在聊天,談論對方的世界。

實際跟留三郎對話之後我才知道,有不少跟人魚有關的傳聞都是人類自己編造的,人魚不會吃人肉,他們的眼淚也不會變成珍珠。

人魚的世界似乎有不少規則跟祕密,留三郎盡量把他能講的跟我分享,不過還是有不少東西他是不能說的,我就沒有那方面的規定了,所以常常都是我在講話。

 

每次我在講陸地上的東西,他都很有興趣的聽,看來人魚對人類的知識也是相當缺乏。

留三郎沒有直接跟我講,可是我多少可以從他的神情跟反應看得出來,人魚最大的禁忌就是跟人類接觸,而他每次跟我見面就是在打破這個規則。

「你這樣跟我見面,沒關係嘛?」有一天我突然這樣問他,「不會把你捲入麻煩嘛?」

留三郎看著我,他笑著搖頭,「我相信你。」

 

不知道是單單留三郎本身的個性,還是所有的人魚都是這樣,他就像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女孩,給人一股靦典的感覺,對很多事情感到驚奇,但是不會大驚小怪。

再加上他每次上岸時的少女坐姿,畢竟他的下半身是魚尾所以也沒辦法,不過搭配上他那頭披散的烏黑長髪,如果沒有看清楚的話會以為是女性的人魚。

 

他說長頭髪在水裡不是問題,只有上岸時會感覺不舒服,每次看他上岸之後就在那邊扭乾頭髮上的水分,很費力的樣子,所以後來都是我下水去跟他接觸。

雖說他很靦典,不過他意外的喜歡跟我有肢體上的接觸,人魚的體溫很低,他喜歡靠在我身上,感受我較熱的體溫。

我承認我也挺喜歡這樣的,他的皮膚很光滑,摸起來很舒服。

 

「嗯唔...」又來了,每次我摸到他尾巴的某個地方,他的身體就會抖動,然後發出那種聲音,我一開始還以為他不喜歡,後來他才跟我說其實不討厭。

「這樣摸,你不會不舒服嘛?」

他閉上雙眼,把頭靠在我的胸膛上,不過搖了搖頭,「...喜歡...

 

他喜歡這樣嘛?

沿著他的身體曲線,我的手指摩擦著他的魚鱗,來到下面,如果說是人的話大概是臀部的位置,不過人魚的話應該不是吧?雖然我不太懂人魚的身體構造,不過下半身不就只是尾巴而已嘛?

話說回來,他們的下半身是尾巴的話,一些生理的需求究竟是...算了,這種話題還是不要提比較好。

 

「呀啊...!」

就在我感覺自己好像摸到一層比較厚的魚鱗時,留三郎突然驚呼了一聲,我放開手後看他的臉一瞬間變紅,「怎、怎麼了嘛?」

「那裡...」留三郎將手伸到後頭,蓋在剛才被我摸到的地方,他紅著臉撇開視線,「是......的地方...

他的聲音太小,我聽不是很清楚,「甚麼的地方?」

他再說了一次,可是聲音依然很小,我只有看到他的嘴唇在動。

他可能是看到我不解的表情,抿了抿唇之後靠過來,在我的耳邊輕聲,「做、做愛的地方啦...

 

我愣了愣,然後心裡突然尷尬又慌張了起來,我居然摸到他的私處了?!

「不是魚鱗而已嗎?!」我如此的脫口而出,隨後想到人魚的構造跟人類本來就不一樣,這種差別應該不算甚麼才對。

「藏在魚鱗下面啦...」留三郎嘟著嘴講,「那邊的鱗片會比較厚,是為了保護重要部位...

「耶、啊...對不起...!」我急忙的跟他道歉,「抱歉,我真的不知道...

「嗯...」他點頭原諒我的無知,不過沒有下文,我們兩個就這樣尷尬的處在一塊。

 

我搔了搔臉,然後看他水面下的尾巴,「還有甚麼地方...是不應該摸到的嘛?」

他跟我解釋之後我才知道,原來人魚有不少構造也跟魚類似,多數人魚都是保持一個性別,不過有的人魚是兩性同體,也有某些人魚會在交配期的時候變性。

依留三郎的狀況,他基本上是雄性人魚,可是他要的話也是可以在交配季節轉性的。

轉變性別的時候,體內的精巢會變成卵巢,而剛剛被我摸到的地方,就是到時候會變成受精處的部位。

 

雖然這都是大自然跟基本身體構造的一部分,不過我光是聽他講就覺得自己的臉燙到頭暈,只見留三郎一臉輕鬆的說話,剛剛那害羞的模樣彷彿是假的。

「不過現在還不是交配季節,所以我不會懷孕...文次郎?」

他發現的我的表情變化,卻不懂我腦中在想甚麼,只是用單純的臉看著我,而我也只好用手蓋住臉部,「沒事...

幸好他沒有想太多,不過他倒是注意到天已經黑下來了,我們兩個約好過幾天在同一個地方見面之後互相道別,然後各自回家去了。

 

我踩著礁岩上的石頭走回去,前面的轉角過去就可以看到村子了,不過我卻在轉角處看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原來你最近都跑來這邊嘛?」是祥一郎,我的哥哥,他靠在轉角處的岩壁旁,雙手盤胸的看著我。

我的背整個涼了,我知道大哥是個講理的人,可是光是知道他可能發現我跟留三郎私下見面這件事就已經不得了了。

「我、呃...」我轉開視線,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祥一郎看著我許久,最後他轉身背對我走開,「回家吧。」

 

我頓了一會兒之後還是跟著回家去了,在那之後他就像平時一樣,發現我跑到礁岩那邊的事情一個字也沒有跟任何人提到,雖然不排除他根本沒有發現留三郎的可能性。

大哥一直是個穩重又有親和力的人,情緒的表達雖然沒有很激動,不過至少能夠辨認,像現在這種情況,我實在是摸不透他的想法,也許是我自己想太多,不過往後跟留三郎見面時還是得多注意一下周遭吧。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