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內含自創人物,不喜勿入

 

 

 

「我要A餐!」

「嗯...該選哪個好呢?」

啊,又是那兩個人呢!

望著那對長得一模一樣的臉,妳如此的心想。

 

也不知道是甚麼時候開始注意到的,妳發現在所有排隊來點餐的忍蛋們當中,有一個身穿深藍色忍者服的少年,每次都是盯著菜單看很久,然後在選擇該吃甚麼之間猶豫不決,都已經讓好幾個人先過了也還沒決定好。

當妳開始記住那個忍蛋的長相時,妳發現還有另一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忍蛋,他們兩人總是在一起行動,另外一個少年比較不會那樣猶豫不決,不過倒是給人一股壞壞的感覺。

 

「雷藏,再不快點決定的話,廚房的姊姊會很困擾喔!」另一個少年拿到自己的A餐之後,轉過來對著猶豫不決的忍蛋說。

「不會啦,你慢慢看沒關係。」妳笑著回答,心想會困擾的人應該是那群還在後頭排隊的其他忍蛋才是。

「三郎,你先去找桌子坐下來吧。」菜單看到一半,他突然對那張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臉說。

「才不要哩,我要跟雷藏一起!」

聽見那種回答,妳頓時覺得自己彷彿看到了小學生極度依賴著別人的樣子,像小女孩去上廁所也非得要朋友陪同,只差眼前是個正值青春期的少年,那種違和感讓妳覺得有點錯愕。

 

「唉,你真是的...」叫做雷藏的少年皺起眉頭,傷腦筋的轉過頭來看著菜單,「那...我選B餐好了。」

妳將B餐拿給他,兩個人才離開檯邊讓後面的人來點菜,瞄了一眼他們相像的背影,妳猜想他們一定是雙胞胎。

 

 

 

 

 

 

 

『五年綠組的不破雷藏學長有猶豫不決的習慣。』這段話是妳從亂太郎那邊聽來的。

不破雷藏,這名字聽起來又帥又有魄力,完全沒想到會被用在那個看起來格外溫和、有點優柔寡斷的少年身上。

 

下午的時候,妳一邊思考、一邊往食堂的方向走去,剛好眼前又出現了那對相似的背影,妳想跟他們打招呼,不過在那之前妳得先回想起來另一個少年叫甚麼名字,不然會感覺很失禮。

 

『三郎,你先去找桌子坐下來吧。』

妳記得中午的時候聽到不破雷藏這麼說,也就是說另一個人叫做「三郎」。

 

「下午安啊,不破雷藏、不破三郎!」

妳走上前去,用最有精神的樣子對他們打招呼,可是妳得到的不是他們笑著回答「下午安啊,姊姊」,而是一對錯愕的臉對著妳喊「哈啊?」

 

被他們用驚訝的表情看著,妳愣在那邊,思考著自己說了甚麼不對的話,難道喊錯名字了嗎?可是妳不覺得自己有記錯啊!

 

你們三人沉默了幾秒,突然之間,他們兩人開始笑了。

「噗...哈哈哈!姊姊,妳該不會以為我們是雙胞胎吧?」妳現在根本就分不清楚誰是誰,只知道其中一個抱著肚子大笑,然後另一個也在笑,不過動作沒有那麼誇張。

不過誰笑得比較大聲不是重點,妳聽到他們的問題之後就一頭霧水了,「你們不是雙胞胎?」

「姊姊,妳誤會了,我們完全沒有血緣關係喔!」手中抱著書的少年手指向另一位說著,「這位叫做鉢屋三郎,他是忍術學園裡最會變裝的忍蛋喔!」

 

他才剛說完,那個叫做三郎的少年就用雙手抹了抹自己的臉,手放開之後,他的臉變成了食堂歐巴桑的模樣。

「耶?!」妳驚訝的瞪大雙眼,然後看著他繼續變臉,學園長的臉、忍犬嘻姆的臉、甚至是妳的臉,他都能在一瞬間變出來,彷彿在表演一樣。

最後,他變回了原本的臉,「平時我都扮成雷藏的樣子,所以很多不知道的人都誤以為我們是兄弟呢!姊姊也是其中一個喔!」

 

妳頓時覺得自己一開始就咬定他們是雙胞胎的想法真是太輕率了,別忘了妳可是在忍術學園裡啊!

 

「我以為你們是兄弟,所以擅自給三郎冠上雷藏的姓了,真的是很抱歉啊...」妳微微的低頭,表達自己的歉意。

「沒關係啦,反正不是第一次了。」三郎笑著回答,「再說,被叫成『不破三郎』讓我覺得很開心呢!」

對方沒有不愉快,妳也感到慶幸,不過有個問題妳很好奇,「為什麼平時都扮成不破雷藏的樣子呢?」

「因為雷藏的臉最舒適了啊!」

「三郎你真是的~

 

為什麼24小時都扮成別人的臉會很舒適?!

 

妳還來不及問,嘻姆的敲鐘聲就傳遍了整個校園,眼前的兩個忍蛋甩了一句「姊姊,晚點見囉」的就跑掉了,妳也只好摸摸鼻子然後快步走到食堂去。

 

 

 

 

 

 

 

等廚房的打掃工作都結束,妳也差不多該準備回家去了,收拾好東西之後跟廚房歐巴桑告別,然後往門口的方向過去。

 

「姊姊!」這個聲音妳今天已經聽到好幾次了,轉過頭看到的果然是身穿深藍色忍者服的忍蛋。

妳看到他對妳招手,便很自然的走過去,「不破雷藏?」

「我是鉢屋三郎啦。」少年似乎不會因為被認錯而感到不高興,反而很高興的樣子,從他的笑臉就能看出來了。

 

「啊啊,抱歉,因為你扮成不破雷藏的關係...

「想要摸摸看嗎?」

「唉?」

「摸摸看我的面具。」他說著,還沒聽過妳的回答就直接靠過來,拉起妳的雙手並且放到他的臉上。

 

妳傻住了,不知眼前的晚輩到底有何居心,才正式認識對方沒多久就突然做出這種動作,現在的男生都是這樣大而化之又主動嗎?還是只有他?

妳抬頭看著他,感覺好像哪裡怪怪的,可是又說不出來。

 

「不、不用啦...」妳突然覺得很尷尬,希望能在任何人看到之前趕快跟他保持一段距離,便不好意思的將手抽回來,可是對方緊緊的抓著妳的手腕,導致妳動彈不得。

「沒關係啦,吶,我的臉跟我的手摸起來不太一樣吧?臉部面具的假皮跟真實皮膚之間的差別...」他抓著妳的掌心磨蹭,這個動作讓妳起了雞皮疙瘩,根本就沒有心情去感受甚麼觸覺上的差異。

 

「鉢屋,拜託,我還有事情要做...」其實妳根本就沒事,但是妳很想逃。

「唉?這樣啊...」聽到妳這麼說,三郎便放開了妳的手,妳還以為終於解脫了,可是他又馬上抓住妳的肩膀,並且還壓低聲音,「等一下...!」

 

又要幹嘛?!

 

只見三郎往旁邊看了一下,然後在跟妳保持近距離之下將雙手張開、環在妳的肩膀周圍,乍看像是在擁抱,但是他的手其實還沒碰到妳。

他又轉頭往一旁看、跟剛才是同一個方向,將手放開之後又換了一個方式,同樣看起來像是要抱住妳、仍然沒有實際碰到妳。

 

妳突然發現到感覺奇怪的地方了,三郎雖然是跟妳對話,但是他的視線從頭到尾都沒有正對過妳,他一直在看旁邊。

妳懷疑他心裡到底有甚麼打算,就在妳想要把他推開的時候,他就自己放開了,他咬著牙轉頭往旁邊看,皺眉頭的樣子看起來很不甘心。

 

他的重心已經完全不在妳身上了,這是妳趕快走開的好機會,但是妳沒有那麼做,因為三郎的表情讓妳有點擔心,他是不是有甚麼心事?

 

「呃、鉢屋...

「雷藏啊啊啊啊啊啊啊!!!」

妳才剛開口,他就一邊呼喚著不破雷藏的名字、一邊往另一個方向跑過去,妳瞪大雙眼的看著他跑,然後發現他前進的方向有一顆大樹,大樹下坐著一個人,正是他口中的不破雷藏。

 

似乎是聽到三郎的呼喊,雷藏的視線從手中的書本中抬起來,剛好三郎就這麼飛撲了過去,把頭躺在雷藏的大腿上。

「為什麼你都不理我嘛!雷藏!」三郎的臉在雷藏的腿上磨蹭,語氣中帶著無辜又氣憤的情緒,像是個不甘寂寞的小孩子,只差他那個動作感覺很變態。

「三郎?」面對那麼大的舉動跟呼喊,雷臟顯得很冷靜,只是疑惑的眨了眨眼,然後微笑,「原來你剛剛不在啊,難怪周圍突然變安靜了!」

「嗚啊啊啊啊雷藏你好過份!!」

「好啦好啦,別哭了,我跟你開玩笑的...不要拉我的褲子啊!!」

 

看著那兩個人在遠處「打情罵俏」,妳當場傻眼了,不過同時也終於明白剛剛三郎一連串怪異舉動的用意。

 

妳被利用了啊!徹底的被利用了啊!!

鉢屋三郎打從一開始根本就沒把妳放在眼裡,近距離的肢體動作跟假裝擁抱完全都只是為了吸引不破雷藏的注意而已!!他根本就連抱住妳都不屑,從頭到尾沒有真的抱下去就是證據!

 

天色晚了、空氣也變冷了,那兩人還在樹下卻沒有注意到妳的存在,妳無奈的摸摸額頭,打招呼說再見甚麼的就算了,還是趕快回家去吧...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