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要不要一起出來吃飯?

好啊^^

 

看著手機中的回應,尤其是後頭那個充滿元氣的的表情符號,元親不禁覺得他的小可愛實在是有夠可愛,不知手中高速旋轉的扳手正給周圍的人帶來壓力。

今天就跟平常一樣,元親在修補破舊的機械之後做了幾次檢察,最後打卡去吃飯。

「抱歉啦,我跟人有約了。」他笑著跟同事跟這樣說,然後無視大夥既妒的眼神,踏著輕鬆的腳步跑到街上。

 

沿著腳底下的紅磚走,經過兩個十字路口,在一間大型運動用品店右轉,從轉角處往前數來第三間,元親終於在一棟辦公大樓前面停下腳步。

他進去之後按下電梯的按鈕,不過他等不了電梯下來,自己就蹦蹦跳跳的跑上樓梯,就因為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對方,最後在某樓層停了下來,然後進入了上頭寫著「翻譯社」的地方。

 

「歡迎──...元親?」一進入大門,一個穿著黃色T恤的青年便轉過頭來露出開朗的笑容,不過在看到元親的臉之後便愣了愣,拿出手機,「奇怪,你有傳簡訊給我嘛?抱歉,讓你特地上來了...

「沒有啦,我只是想看看你工作時的樣子所以就擅自上來了。」元親過去拍拍他的肩,上下打量著家康。

 

棕髮青年穿的隨意,不過他帶著眼鏡的樣子看起來私文許多,手中那一疊的書跟紙張更是讓他看起來有書香氣息。

以前元親都得騎摩托車到家康的學校去找他,自從家康開始在這間翻譯社實習之後,他用走路就到了,所以兩人約出來的次數也變多了。

不過,家康不想要每次都麻煩元親特地來找他,所以都是叫元親傳簡訊給他,兩人在約好的目的地見面。

 

跟翻譯社的人講一聲之後,家康也打卡下班了,兩人一起到街上去。

「最近如何?」

「很不錯呢,畢業之後確定能夠馬上找到工作。」

「那真的很好耶!」

「對啊,你呢?」

「啊啊,老樣子...你想吃甚麼?」

「嗯...都可以耶,元親你呢?」

 

嘿嘿,他早就知道家康這個隨和的小可愛一定會很客氣的説甚麼都可以,所以前一天就調查好了。

「在靠近廣場那邊有新開一間簡餐店,要不要去吃看看?」講得很隨意,好像是臨時決定的,其實元親的口袋裡面有一張那間餐廳的名片,其實他之前早就去確認過那間簡餐店賣的東西了,才不會帶家康去吃沒見過又難吃的東西哩。

家康很爽快的同意之後,兩人便往市中心的廣場那邊過去。

 

在經過公園的時候,從遠處就能看到一群人聚集在某個地方,不知道是在做甚麼。

元親瞇起單眼,看到一旁有攝影機跟一些儀器,「是在外拍嘛...?」

「呀啊──葛力姆喬──!」他們兩個才剛從人群旁路過,就聽到幾個女孩大喊著某歌手的名字。

一聽到那個名字,元親跟家康都紛紛轉過頭去,身高上有優勢的他們果然在那群女生身後遠遠的看到了一顆藍色的頭。

「哇喔!真的是葛力姆喬耶!」家康開心的指著,兩人都不禁停下腳步來看熱鬧。

 

在人群的另一頭,葛力姆喬很受不了的翻了白眼,從開拍開始周圍就聚集了一堆觀眾,其中一群女生還一直尖叫,甚麼樣的廣告不能在攝影棚裡面拍,非得到外面來吸引人群啊?!

重點是那個煩死人的導演啊!這樣也不行、那樣也不行,從早上冷得要命拍到現在太陽高掛,短短不到3分鐘的廣告可以搞上好幾個小時,氣死人了!

 

戴著墨鏡的導演不斷的看著剛剛拍下來的畫面,手放在下巴,然後露出困擾的表情。

「怎麼鏡頭從頭到尾都集中在葛力姆喬的身上啊?」

腦洞啊!!鏡頭不拍他的話是要拍誰啊?!

 

「我們的產品是口香糖,又不是葛力姆喬。」

你有種就整個廣告都集中在那一包不能吞的糖果上好了!!

 

導演在拍攝場景中走來走去,轉頭看了看,雙眼掃試周圍的人群,像是在尋找甚麼似的。

 

最後,他的視線落在人群後方的家康上。

「少年!!」男人用力的往家康那邊指,他的聲音響亮、動作誇張,當場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往家康那邊拉過去。

突然的變成了焦點,不只是家康,就連一旁的元親也錯愕的眨了眨眼。

「耶、耶?少年是指我嘛?」家康指著自己。

「好像是...

「可是我是大學生耶...」家康苦笑,難道他真的那麼娃娃臉嘛?

 

在他們兩人對談的同時,導演穿越人群往他們那邊過去,雙手抓住家康的肩膀,「麻煩你幫個忙吧!」

也不等對方回應,導演就把棕髮清年整個人往拍攝區拉過去,元親急忙跟上去,不過他沒有進入拍社區,只是有點不知所措的站在最前面看著家康。

 

家康站在射影機前面,疑惑的抓了抓頭,看著導演從另一邊把葛力姆喬拉過來。

「少年,你有吃過口香糖吧?你當然有,不然怎麼會活在這世界上呢?」導演面對著家康自問自答,句子中的邏輯程度歸零,重點是他將手中的口香糖包交給葛力姆喬,「聽好了,葛力姆喬會將一片口香糖交給你,然後你就像平常那樣吃,懂嘛?」

 

家康愣愣的點頭,其實他根本就搞不懂導演在說些甚麼,原來臨時演員都是這樣子嘛?常常莫名其妙的被丟到射影機前面,反應要很快?

 

話說回來...

棕髮青年稍微往旁邊偷瞄,看到那個藍色的高大身影,心跳不禁加速。

...真的是葛力姆喬本人耶,在這麼近的距離之下跟葛力姆喬一起拍廣告...

 

「開拍!」

當導演這麼大吼的時候,家康才回過神來,身體下意識的往旁邊站開,瞬間覺得自己的動作也太誇張,感覺真糗。

但是導演沒有喊停,棕髮青年轉過頭,看到葛力姆喬慢條斯理的從口香糖的包裝裡面抽出一片,然後交給他。

家康有點不自然的接下,看了看手中的口香糖、又看了看葛力姆喬,然後才打開來放進嘴裡。

 

咀嚼的同時,清新的薄荷味道在嘴裡擴散,家康突然想到,自從去年去檢查牙齒之後他就很少吃口香糖了。

因為感覺很緊張,所以他將注意力放在口香糖上,嚼著、嚼著,便忍不住像小時候一樣用口香糖吹泡泡。

 

才剛吹出來沒多久,家康發現眼前的葛力姆喬正用驚奇的眼神看他,棕髮青年這才想起來他正在攝影機面前。

他急著趕快把吹出來的泡泡收回去,結果反而把泡泡弄破,弄得自己滿臉都是口香糖。

 

「嗚哇!!」青年慌張的抹臉,想把臉上黏膩的東西弄下來,他頓時覺得自己真是蠢斃了。

「噗...哈哈哈!」其他人都沒說甚麼,倒是葛力姆喬看到他那個樣子就突然笑了出來。

 

家康疑惑的抬頭看他,只見葛力姆喬好像在學他吹泡泡,那挑著眉的眼神彷彿在說「讓我這個專家示範給你看吧」。

結果,一個泡泡才吹出來沒多久,馬上啵一聲的破掉,弄得葛力姆喬滿臉都是,「噗喔!!」

 

看到他那個滑稽樣子,這回換家康忍不住笑了,兩個人滿臉黏膩的在攝影機前面笑,直到導演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卡!!」

戴著墨鏡的男人往家康的方向走過去,青年本來還以為他會很生氣的説不要在廣告裡面搞笑,沒想到對方卻反而笑著跟自己握手。

「表現得太好了!少年,你充分的表現了一般人在日常生活跟朋友針對這個產品上的互動,這才是人情味啊!!」

一樣是邏輯歸零的一串話,家康只好笑著跟對方握手,然後看著導演興奮的跟工作人員說話,似乎很滿意的樣子。

 

「家康...嗚哇!你滿臉都是...!」元親跑來了,他捧起家康的臉,想要替他把口香糖抹掉,不過只讓自己的手也變得黏黏的。

 

在他們講話的同時,一旁的工作人員中走來了一名橘髮青年,他站在葛力姆喬面前看了看。

...聽說貼紙剋星很有效。」

「你該不會想拿那種東西噴我的臉吧?」

「不然只好拿冰塊冰你的臉,直到口香糖變硬再摳下來囉。」

 

聽到他這樣形容,元親的臉都青了,他才不想要家康也是那個樣子,他們等一下還得去吃飯呢!

 

銀髮男子從口袋裡面拿出一條手帕,他扶著家康的臉,然後替他擦拭,雖然他很用力而讓家康不禁發出呻吟,可是口香糖確實都擦下來了。

「唔...咦?都沒了!」在手帕離開之後,家康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臉,「元親你好厲害喔!」

「哈哈,因為我捨不得你滿臉都黏黏的啊。」元親將手怕反摺收起來,然後伸手輕搓家康的臉。

 

在他們兩人處於自己的世界時,一旁傳來了憤怒的氣息。

「混蛋啊啊居然在外面這樣放閃光...」要不是周圍的人這麼多,葛力姆喬早就把鞋子脫下來丟過去了。

 

他才這麼說的時候,一隻手伸過來扶在他的臉邊,硬是把他轉過去。

一護手中拿著不曉得哪來的布,細細的替葛力姆喬擦臉,雖然動作沒有比元親還俐落,不過也有達到同樣的效果,「...好了。」

葛力姆喬的心情突然變好了。

討人厭的導演?一旁的閃光情侶?那些是甚麼?他只要知道自己的老婆最棒就好了。

 

工作人員將儀器都收起來,表示拍攝已經結束,周圍的人也漸漸的走開,導演再次跟家康道謝之後便上車準備離開。

「欸。」一個低沉的聲音傳來,是葛力姆喬,他拿著一個方形的板子給家康。

棕髮青年疑惑的接下之後,藍髮男子便轉身離開,還很帥氣的揮手,「再會。」

 

站在原地的家康跟元親低頭看那個板子,是葛力姆喬的親筆簽名,算是他的答謝吧。

「嗯?嗯...哇啊!元親!」棕髮青年看了看手表,然後露出驚慌的表情,「你下午不是還要回去工作嘛?午餐時間只剩下不到半個小時了啦!」

「真的嘛?!糟糕...我們快走!」

結果他們隨地在附近的麵店吃完就又回去工作了,簡餐店?下次吧。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