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雪花隨著強風在銀髮青年的眼前快速掃過。

看著外頭又暗又模糊的景象,石田心裡有股不好的預感,果然他才在這麼想的時後,室內的空間裡環繞著優雅的女聲。

「由於暴風雪的關係,XX班機將會延遲起飛──」

後面甚麼不好意思請旅客耐心等待的石田已經完全無視了,他一個小時前才到櫃檯前去罵人,現在加上冷空氣跟窗外的景象,一點精神也沒有了。

 

早知道就不來了...

這句話在石田腦中出現過不下一百次,他現在很後悔自己同意要跟伊達一起回去日本,他知道伊達的老家有事所以他不得不回去。

其實他要的話也可以選擇不跟,讓室友自己回日本,可是一想到伊達回去之後一定是整天跟家康混在一起就...呃啊啊啊啊啊可惡!!

 

「暴風雪太大了,飛機起飛不了,要等到暴風雪結束才能走。」棕髮青年走過來,手中拿著兩杯咖啡。

石田翻了個白眼,「你以為我耳聾沒聽到廣播嘛?」

「我只是不想要你又衝去櫃檯罵人罷了。」

 

伊達將其中一杯咖啡交給三成,各拿一杯靠在牆邊喝,兩對眼睛看著整個候機室。

整個空間是滿滿跟他們一樣在等待的人群,石田跟伊達甚至連坐下來的位子都沒有,只好靠牆邊站。

好吧,其實本來他們因為早到的關係是有坐到位子的,可是隨著人群漸漸變多,當整個候機是沒有座位時卻出現了一對夫妻帶著大概幼稚園那麼大的小女孩,其中那位太太懷孕了,而伊達身為一個紳士便非得馬上讓位給人家,還順便把石田也給拉起來。

 

他們看著那對夫婦坐在不遠處,女兒坐在爸爸的腿上,一家三口很和樂的樣子,伊達也跟著笑了。

「不要老盯著別人看。」石田突然插話,伊達瞇起眼看他,不過是現馬上被連接在天花板的電視新聞給吸引過去。

「暴風雪至少要六個小時才會停?!」伊達的聲音在天氣預報出現之後突然爆出來,引起了周圍的人的關注,大家都紛紛往電視看,或是拿出手機跟電腦查詢。

不僅僅是飛機,就連外面的馬路也因為這場雪的關係而阻塞,就算有人想乾脆不搭飛機然後回家也辦不到。

 

結論:今晚要在飛機場過夜。

 

兩個青年互相看了對方一眼,然後一同沿著牆壁坐下來。

...早知道就不跟你來了。」

「欸,我又沒叫你跟!」

「不過至少我不用擔心了。」

「嗯?」

「你這樣才不會花太多時間在日本。」

「什麼啊!你的意思是說──」伊達還正要開始吵嘴,不過想到石田提到日本,自己頓了下來想一想,「啊對了!我得打個電話去跟家康說,叫他們不要在日本那邊的飛機場等我們!」

看著藍色的身影跑遠,石田突然發現英文中的「backfire」原來就是這種感覺。

 

藍色的身影才走開,馬上就有一個粉紅色的小個子過來,是剛剛那對夫婦的小女兒,手中拿著粉紅色的愛心卡片。

石田不懂,為什麼小孩子都喜歡靠近他啊?難道他長得不夠兇嘛?

 

「媽...媽媽說今天是情人節...」小女孩有點吞吞吐吐的説,他將粉紅色的卡片拿給石田,「這個...給叔叔喜歡的人...

 

居然叫他叔叔!!

 

眼前的小女孩不像住在公寓對面的笨小孩幸村,她看起來有點怕生,或者是怕石田,不管是哪個都讓石田覺得至少自己不是小孩子的大玩具,所以也不打算說甚麼,只是默默的接下了小女孩的粉紅色愛心卡片。

小女孩在卡片離手之後便逃如脫兔般的往父母奔馳,中途還差點跌倒,最後撲進父親的懷裡,那對夫婦對石田笑了笑,算是感謝他跟伊達把位子讓給他們。

 

稍微灰暗的黃綠色雙眼低下來看那張卡片,上頭除了一個大大的「To:」之外沒有其他字,看來是要自己寫。

就當作是打發時間也好,石田從口袋裡拿出原字筆,在上面寫了幾個字之後,才寫完一面沒多久,就遠遠的看到伊達走過來。

 

「欸欸,我剛剛在打電話的時後看到旁邊有情侶在親熱才想到,明天是情人節耶!」伊達興高采烈的坐到石田旁邊。

「所以呢?」石田在伊達注意到之前將手中的卡片放進口袋裡,然後抱住自己得雙臂摩擦。

棕髮青年再次的瞇起雙眼看眼前那傢伙,沉默了許久之後緩緩回答,「...沒甚麼。」

 

棕色的眼眸轉開,他發現附近的人都紛紛從身邊的行李箱裡拿出毛毯蓋上來禦寒,才想到自己的行李箱裡也有一條,馬上轉身拿出來。

毛茸茸的被單在這時候摸起來特別舒服,他蓋住自己的身體之後轉頭看向持續摩擦雙手的石田,「要不要蓋啊?本大爺可以好心的分你一點半喔。」

「不需要。」石田的指甲都已經變紫色的了,卻還硬生生的如此回答。

「不會跟你要錢的啦。」

「哼!」

 

看石田那個樣子,伊達也覺得很無趣,自己嘟起嘴然後將注意力放到電視的新聞上,決定不要理會身旁那傢伙。

可是他才看不到10分鐘,單眼就一直不斷的往石田看去,「欸...你的臉色好蒼白...

銀髮青年閉著雙眼不回話,伊達戳了戳他,才發現對方已經縮著身體睡著了。

單眼男子聳了聳肩,將自己的身體靠過去一點,將部分的藍色背單蓋在石田身上,兩人窩在一起,然後感覺著石田的體溫從冰冷到跟自己一樣。

棕色的頭顱靠在石田的頸窩邊,因為候機室裡的人都跟他們一樣等累了,所以大家都很安靜,在這種寧靜又疲勞的環境之下,伊達也漸漸的想要閉上雙眼。

 

啊等等,要先把剛剛打開了行李廂鎖好

他這麼想,手伸進口袋裡想拿鑰匙,卻不小心將手伸進了石田的外套口袋裡,沒有拿到鑰匙,反而摸到的一張卡片。

伊達拿起來看,因為卡片的開頭寫了大大的「To: 政宗」,確認這張是要給他的沒錯,便繼續看下去。

「『To: 政宗,跟你一起被困在飛機場裡真的是很討厭』...甚麼啊!」

青年翻了個白眼,沒想到這傢伙還在抱怨,還特地寫在這種粉紅色的愛心卡片上幹嘛?!虧他還高興了一下!

不過他隨後發現那句話的角落有多加一個小小的「不過...」,看來他還還沒讀完,所以就把卡片翻過去,看到一句小小的英文。

他看完之後,整個臉都紅了起來,趕緊將卡片放進口袋裡,裝做沒事的在將行李箱鎖好之後又再次拿出來看了好幾次。

 

當石田醒過來的時候,幾乎整個候機室的人都睡著了,包括伊達在內,還靠在他的肩膀上,手中還拿著那張愛心卡片,銀髮青年可以看到自己在卡片背面寫的「at least I know you are not here alone.(至少我知道你不是孤獨一個人在這裡)

 

他看了看身旁青年的睡臉,伸手替他將毛毯拉好蓋住,然後在他耳邊呢喃。

Happy Valentine's Day...

 

伊達在睡夢中的笑容幾乎讓石田以為他是在裝睡。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