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力姆喬一手拿著兩個玻璃杯、另一手從櫃子裡拿出一罐未開過伏特加,大搖大擺的從廚房走到客廳去。

 

橘髮少年坐在光線稍暗的客廳裡,用一條水藍色的被單包住自己。

眼前的電視正在播放著一部愛情電影,他的雙眼盯著螢幕,可是他沒有在看,只是放著空洞發呆。

藍髮青年看他那個樣子,撇了撇嘴,然後用力的把伏特加跟杯子放到客廳的矮桌上,玻璃互相碰撞的清脆聲音大到甚至有回音環繞著整個空間,並且把一護從他的注意力從思緒裡拉回來。

少年看了看葛力姆喬放到玻璃桌上的杯子跟酒瓶,要是平常的話他會破口大罵說「這麼大力幹嘛?!要是把玻璃敲碎了怎麼辦?!」,這是他沒有說甚麼,只是愣愣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摸了摸口袋,葛力姆喬從拿出自己的鑰匙圈,然後用上頭附屬的開瓶器把伏特加打開,倒進杯子裡,「說吧。」

...說甚麼?」

「看你的臉就知道你有心事。」葛力姆喬在一護旁邊坐下來,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煩惱還是甚麼的,給我通通吐出來,我可不想整天看你那個樣子。」

 

一護垂下眼簾,他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上頭貼著一個OK繃。

其實也沒有甚麼大事發生,只是他這幾天來一直不斷的出錯、出錯、再出錯,不管是課業方面還是打工。

就連家人拜託他的事情也沒有弄好,最後看著小妹苦笑著說「沒關係啦,我自己弄就好了」,讓他覺得自己很沒有做到兄長該有的義務。

就連手上的傷,是今天在家裡洗碗時摔破碗而割到的。

如此接二連三的錯誤,不禁讓自己變得有點消沉。

 

一旁的葛力姆喬還在盯著他看,一護知道如果不回答的話他會不高興,便像是自言自語般的呢喃,「只是...突然有點討厭自己罷了...

「所以咧?」

 

藍髮男子的問題跟口氣感覺很不體貼,一護不曉得對方到底想要幹嘛,所以便沉默著不想回答。

一隻手伸過來,環過少年的肩,將手掌蓋在那顆橘色的頭上,把他往手臂的方向推。

一護變成半躺在葛力姆喬的胸膛上,頭靠在他的肩膀前,然後他感覺到身旁那個帶有九位的傢伙親了自己的額頭。

 

「不准你討厭自己。」葛力姆喬霸道的說。

「這世上有很多重視你的人,如果你討厭自己,那麼那些愛你的人算甚麼?」

 

少年睜大雙眼,他抬頭想看葛力姆喬的臉,卻馬上被對方低頭親吻,那一刻口腔內被酒的味道給佔領,不過很快的就離開了。

「不管你怎麼了,我會一直愛你,所以我不准你討厭自己,給我記住這點。」男人說著,蒼藍的雙眼看進了少年的棕眸。

 

一護愣愣的看他,然後緩緩低頭,將臉埋進對方的胸膛裡。

感受到一股濕熱染到自己的上衣,葛力姆喬笑著拍拍對方的頭,「真是個愛哭鬼...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