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內含自創人物,不喜勿入

 

 

 

將袖子拉起來綁緊,穿上白色的圍裙,最後在額頭上綁著一條白色的頭巾,妳將自己的穿著變得跟眼前的年長女性一樣。

「好,那麼就先從切菜開始吧!」臉上帶著皺紋、看起來很和藹可親的阿姨這麼對妳說。

妳點點頭,跟著她把裝滿新鮮蔬菜的籃子從地上抬起,放到廚房後方的桌上,那些蔬菜是剛洗過的,上頭的水珠讓眼前的食材看起來更漂亮,想必煮出來的東西一定很美味。

 

妳看著那位阿姨從籃子裡拿出一根白蘿蔔,將蘿蔔往下朝著流理台的方向,然後用另一手拿著的菜刀,俐落的將外皮削下來。

妳睜大雙眼的看著她的動作,打從心底佩服她的刀工,並且期待自己能夠跟她一樣厲害。

沒幾下那根白蘿蔔就被削得乾乾淨淨,然後被放到砧板上,咚咚咚的被切成塊,一個個白色的扁型圓柱體又整齊又漂亮。

 

「就是這樣,換妳試試看。」

阿姨笑著將菜刀跟另一根白蘿蔔交給妳,妳接下之後轉過身面對著流理台,模仿阿姨的姿勢,然後緩緩的將菜刀往下劃。

一片片白色的皮被緩緩切下,妳的動作雖然不快,但是該達到的成度確實有達成,阿姨在一旁笑著看妳削皮。

 

拿著菜刀的手感、蔬菜被切開的切脆聲音、以及眼前的景象,令妳不禁勾起微笑,因為妳就是如此的熱愛料理,能夠自己親手做,實在是很美好的一件事,但是...

 

「啊...!」

握著蘿蔔的手沒有拿好,妳不小心讓菜刀的前端劃過妳的拇指,突如其來的刺痛讓妳鬆手,漂亮的白蘿蔔就這樣掉進流理台裡。

「唉呀、沒事吧?!」看到妳的手指開始流血,阿姨拍拍妳的肩,同時接過妳手中的菜刀,「妳受傷了,不如先去保健室吧。」

「真的很抱歉啊,食堂歐巴桑...」妳握著受傷的拇指,不好意思的跟她低頭,然後小步的離開廚房,心裡覺得自己真是沒用。

 

是啊,即使妳再怎麼熱愛料理,妳的手藝就是這麼的差。

妳的志向是當廚師,開一間店供大家來品嘗妳做的菜,不過妳在學習料理的路程一直很不順利,不管去哪裡學習都一直領悟不到其中的技巧,到現在就連簡單的削皮也做不好。

在某個契機之下,妳的家人透過朋友連絡到這間學園的校長,同意讓妳來到這個學生食堂,跟剛剛那位阿姨學習手藝。

 

保健室的新野老師很親切的替妳包紮,等妳回到廚房的時候,廚房的歐巴桑早就已經開始炒菜了,她說在實際操作之前還是先暫時觀摩好了,雖然覺得很可惜,不過妳還是好好的在旁邊看著。

「都弄好了!」歐巴桑將裝湯的鍋子用鍋蓋蓋住,一旁則是已經準備好的料理,她滿意的雙手插腰,「待會兒打鐘之後,就會有一群飢餓的忍蛋湧進來要吃飯,妳可要有心理準備喔!」

「好的。」妳笑著點頭。

 

咚───!

忍犬嘻美嘻美用力的敲打大鐘,伴著回音的鐘聲傳遍了整個學園,過沒多久,妳聽到許多腳步聲從遠處傳來,便知道是那些忍蛋來了。

 

「肚子好餓喔~~我的肚子都咕嚕咕嚕叫了!」

「新兵衛,你的肚子隨時都在叫吧?」

先進來的是三個一年級的忍蛋,妳認得他們,常常不是看到他們在玩就是在睡午覺,其中那個戴眼鏡的男孩也認得妳。

「唉呀?姊姊妳今天也來學習啊?」

「是啊,跟廚房的歐巴桑學習手藝。」

妳從未在忍術學園裡提到自己的名字過,那些年紀比妳大的教職員們都稱呼妳為「廚房的見習生」,而所有的忍蛋們都一律叫妳「姊姊」。

 

忍蛋們點餐之後,妳替他們填飯裝菜然後交給他們,來的人越來越多、妳跟歐巴桑也越來越忙,不過至少妳在這方面並沒有很糊塗。

 

繁忙的時間終於過去,來點餐的人沒有像剛才那樣一大群,倒是幾個穿著綠色忍者服的男生們走進來。

「留三郎跟文次郎呢?」

「在倉庫那邊打起來了。」

「耶?!不去阻止他們嗎?!」

「不用管他們。」

妳碰巧聽到兩名高年級忍蛋的對話,其中黑色直髮的少年看起來很冷靜的樣子,倒是那個全身是傷跟泥土的棕髮少年讓妳有點在意,究竟是怎麼弄成那樣的...

 

已經沒有人再來點菜了,妳看著最後一位忍蛋走出食堂,來洗碗的值日生也已經完成工作而先離開,妳將圍裙脫下,然後聽到歐巴桑的聲音。

「這裡還剩下一份A套餐。」歐巴桑將一個裝著午餐的餐盤放到桌上,對妳笑了笑,「如果妳不介意的話可以拿去吃。」

「啊、謝謝妳,歐巴桑。」

「我有一些事情要做,得出門一趟,廚房剩下的事情就交給妳,可以吧?」

「那當然!」

「那麼,絕對不可以吃剩下來喔!」老闆娘脫下圍裙之後,說出自己的名言,然後離開廚房。

 

妳看著桌上的餐盤,上頭的菜色看起來很美味,可是妳在過來見習之前就已經吃過飯了,現在並不餓,因此不知道該怎麼辦。

在猶豫的同時,妳聽見一陣很急促的腳步聲往廚房的方向過來,妳疑惑的轉身,結果有兩個身影衝了進來,差點把妳嚇得跌倒。

「歐巴桑──耶?只有姊姊在啊?」

其中一個人問,妳搖了搖頭,「廚房歐巴桑有事情要辦,已經先離開了。」

 

妳說話的同時,上下打量著眼前的兩個人。

綠色的忍者服表示他們是高年級的忍蛋,一個在額頭有撮瀏海、眼角有點上揚,另一個是中分瀏海、眼睛下面有明顯的黑眼圈。

就年齡來說的話他們確實比妳小,但是被這兩個高壯的少年稱呼為姊姊,不禁覺得自己真的是老了,尤其是有黑眼圈的那個明明一看就是比妳操老的樣子。

 

「那、午餐...

「已經沒了喔,抱歉...

「唉...」少年失望的垂下嘴角,隨後氣憤的轉過來面對另一個人,「都是你啦!文次郎,沒事找我麻煩,害我錯過午餐了!」

「甚麼話?留三郎,先找麻煩的人是你吧?!」

他們兩個面目猙獰的看著對方,一副準備要打起來的樣子,因為從來沒有遇過這種狀況,歐巴桑又不在,令妳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妳被他們兩個人的氣勢給嚇得往後退了幾步,屁股剛好撞上了桌子,妳轉過身來,看到歐巴桑離開前留下來的那一份餐點,不禁懷疑自己怎麼會這麼笨,明明就還有一份啊!

 

「那個...」妳將那份午餐放到廚房跟餐廳之間的台子上,「對不起,我剛剛搞錯了,這裡還有一份午餐喔!」

他們兩人的視線都看向妳,然後又同時看向那份午餐,最後又回到對方身上,爭鋒相對的眼神依然沒有變。

 

妳突然感到一陣困惑,明明都有午餐了,為什麼還是一副要吵起來的樣子?

 

啊!不就是在爭執說誰要得到那份午餐嗎?!妳頓時真想賞自己一巴掌,自己怎麼會這麼笨呢?

 

「飯還剩很多...!」妳激動的說,沒有控制好音量,讓自己聽起來像是在尖叫,再次成功的吸引了那兩人的目光。

「呃、我是說...」妳幾乎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冷汗,試著控制自己的情緒之後緩緩說著,「飯還剩很多,如果你們兩個不介意的話,可以一起共用這份午餐,然後多吃一點飯來填飽肚子...

 

才剛講完,妳心裡再次的痛罵自己是如此的沒腦袋,那兩個人意見不合,怎麼可能會願意跟對方共用同一份午餐嘛!

 

「也只好這樣了...

「啊啊...

「那麼,姊姊,麻煩妳多給我一份碗筷。」

 

聽到兩個少年的回答,妳懷疑自己是不是幻聽了,只見他們都在看著妳,妳頓了一下之後趕緊轉身拿第二副碗筷來,添好飯之後交給其中一個人,然後看他們拿著那份午餐到桌子那邊坐下。

妳傻傻的站在廚房裡看他們用餐,然後回神發覺自己的表現很不正常,因為他們都還在吃飯,所以妳還不能離開廚房,所以只好裝做甚麼都沒看到的整理廚房裡的殘渣跟碗筷。

 

「姊姊,麻煩妳再幫我添一碗飯。」把碗給疊好之後,妳聽到一個低沉的聲音,是那個中分的少年,他站在開放式的檯子那邊、手中拿著吃完的空碗。

妳接過他的碗,替他添第二碗飯之後看著他回去位子,妳轉身去做其他事情,可是妳發覺自己根本就沒辦法好好的專心,因為妳不斷的忍不住往他們那邊看去。

妳看了幾次,突然發現那個中分的少年根本從頭到尾都只有在吃飯,頂多配了一點醬菜,但是盤子裡的肉跟魚都是另一個少年在吃。

 

「吃飽了。」妳看著帶有黑眼圈的少年將碗拿過來,「謝謝妳。」

雖然手很自動的接下了他遞過來的碗,妳心中依然懷疑,就一個正值成長期、運動量很大的少年來說,他那樣吃得飽嗎?

 

「你這樣就飽了喔?」果然另一個少年也這麼懷疑,嘴裡還嚼著飯、有些驚訝的看著他。

「我...沒有很餓。」

眼前的少年說完便離開,整個食堂只剩下妳跟另一名少年,你們兩個都很疑惑。

「真是奇怪的傢伙...」眼角上揚的少年嘴裡喃喃的說,低頭大口的吃著自己的飯。

 

就是啊,感覺好奇怪呢...

 

妳的手指抵在嘴前,回想著剛剛的一切經過,然後不知道哪裡來的直覺,給了妳一個想法。

「該不會是...刻意把好料留給你吧?」說出來之後過了幾秒,妳才發覺自己把心裡想的話給說出來了。

 

往前一看,那個用餐中的少年正用錯愕的表情看著妳。

「啊、不...抱歉!我剛剛說的話,請你當作沒聽到...!」妳覺得自己好像多管閒事到不小心冒犯到人家,慌張的連忙道歉。

只見那個少年的臉色好像有點變紅,可是又不像是在生氣,他轉回去埋頭吃自己的飯,咀嚼的速度突然變得很快,過沒幾下就把餐盤裡的東西給清空,然後幾乎是用跑的把餐盤拿過來。

「姊姊,謝謝招待!」他將餐盤放下之後便跑了出去,妳根本就來不及告訴他臉上還殘有飯粒。

 

忍術學園的學生,真的都很特別呢...

 

妳將餐盤拿去洗,想到明天再來見習的時候,會不會又遇到他們兩個。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