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內含自創人物,不喜勿入

 

 

 

將煮好的丸子按照顏色順序的用竹籤串起來,妳滿意的看自己的成果,雖然煮飯還不是很熟練,不過在做點心方面妳還有一點自信。

不過好像做太多了?

看著一大盤約十幾串左右的丸子,妳有點後悔當時沒有好好衡量糯米粉的量。

不過後悔無法解決事情,妳想到乾脆拿去給其他人吃、順便問他們味道如何好了,便端著丸子走出廚房。

 

才剛跨出去,妳就聽到小孩子的聲音,轉頭一看,是那個戴眼鏡的一年級生跟他的朋友,平常那個食量很大的小胖弟似乎不在的樣子。

「啊、姊姊,早安啊!」戴眼鏡的男生很有禮貌的跟妳打招呼。

 

妳記得他有跟妳自我介紹過,可是妳忘了他的名字,這個學園裡的人太多,實在是很難記誰是誰。

「早安啊,呃...」妳笑著跟他們揮手,腦中卻不斷的在試著回想起那個男孩的名字,然後有點不太確定的開口,「豬...太郎?」

「是豬名寺亂太郎啦,姊姊...

「啊,抱歉抱歉...」看男孩無奈的嘆氣,妳覺得很不好意思,苦笑了一下然後將手中那盤丸子擺在他們的面前,「要不要吃吃看我做的丸子?」

「免費的嘛?!」一旁那個圍著黑色圍巾的男孩突然這麼說,雙眼都變成銅板的樣子,妳乾笑著點頭,然後看他們兩人各拿起一串丸子開始吃。

「謝謝姊姊!」亂太郎笑著說,然後大口的咬下一顆丸子,他的朋友也是如此。

 

看他們笑的樣子,妳心裡也覺得很高興,直到妳發現他們的表情突然變得很難看,好像很不舒服的樣子,不禁擔心了起來,「怎、怎麼了嗎?」

「姊姊,妳做的丸子好難吃喔...」戴著黑色圍巾的男孩很直接的說,他將舌頭伸出來,一副快吐的樣子。

 

聽到他那樣講,妳錯愕的瞪大雙眼,妳做的丸子...難吃?!

 

妳立即看向亂太郎,想要從他那邊得到感想,「你也覺得很難吃嗎?」

戴眼鏡的男孩皺起眉頭,擺出困擾的臉,「這...確實...不是很好吃...

「超難吃的,外面整個糊糊爛爛、裡面卻還能咬到糯米粉,姊姊,妳沒有自己試吃過嗎?」

「霧丸,你講得也太狠了吧?」

 

妳低頭看著手中的丸子,想到自己確實沒有拿起來吃過,便拿起其中一串咬了一口。

就如同那個叫作霧丸的男孩所說,丸子的外皮已經超過熟透,糊糊爛爛的口感像是在吃泥巴,咬下去的時候丸子的中心居然是硬的,彷彿還沒熟。

妳很想乾脆吐出來,不過還是勉強的吞下去,心裡一陣難受跟納悶,自豪的丸子居然這麼難吃,妳記得以前做的時候吃起來不是這個樣子啊。

 

眼前的兩個男孩手上依然拿著丸子串,上頭各剩下兩顆丸子,妳不想強迫他們吃完,於是伸手從他們手中拿過那兩串丸子,「真的很抱歉啊,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個樣子...不好吃就別吃了吧!」

「可是,姊姊妳做了這麼多呢...」亂太郎看著妳手中的盤子,似乎在替妳感到擔憂,「如果新兵衛在的話搞不好會吃...

妳不好意思的揮揮手,將盤子從他們的視線中拿開,「不用擔心我啦,我會自己處理的。」

妳說完,便轉身離去,想要趕快從那兩個孩子的視線中逃掉。

 

太丟臉了!實在是有夠丟臉!虧妳還在食堂裡跟歐巴桑見習了好一段時間,手藝不但沒有進步,反而還退步了!拿這種東西給人家吃,簡直就是丟盡自己的臉!

妳在後面的校舍周圍停下腳步,低頭看著手中的盤子輕嘆,這麼多,該怎麼處理啊?

 

「衝啊衝啊咚咚!!」

一個帶些沙啞又粗暴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妳反射動作的往聲音來源看去,卻看到一顆白球正往妳的方向砸過來。

 

其實那白球的角度是打從一開始就不會打到妳的,頂多從旁邊擦過去罷了,可是妳情急之下沒有冷靜看好,身體當下的反應就是閃,結果反而把自己絆倒了。

身體的重心突然失去平衡,手中的盤子也脫離了妳的掌握,妳眼睜睜的看著丸子跟妳一起往地上倒,不過突然一個人影出現在眼前,往妳的方向伸手──

 

「噗啊!」好吧,妳依然狠狠的摔倒在地了,肩膀撞上地面時感覺真痛。

 

妳狼狽的爬起來,連身上的沙土都忘了拍掉,注意力就被眼前的人影給拉過去。

是個穿著綠色忍者服的高年級生,那頭雜亂的頭髮像極了動物的毛髮,他手中拿著妳跌倒時鬆手的盤子,上頭還整齊的擺著妳做的丸子,妳才發現這傢伙剛剛衝過來是為了救丸子的,根本沒打算幫妳。

「唉?這不是廚房的姊姊嘛?」那位少年看到妳的臉後說,同時還很不客氣的拿起盤子裡的團子一口咬下,完全沒有過問說能不能吃,當然妳是不介意啦。

 

他笑著咀嚼丸子,然後很自然的吞下去,妳驚訝的看著他,「你...不覺得難吃嗎?」

「嗯?我覺得還好啊。」少年回答,然後又拿起一串來吃。

看到他吃東西的樣子,妳心裡覺得好欣慰,還是有人會願意吃妳做的東西的。

 

「平時做訓練的時候都是吃一些很難吃的東西,所以我已經習慣了喔!」

......

看著少年爽朗的笑臉,妳還真看不出來他是在諷刺妳,還是完全不知道怎麼講好話。

 

「不過啊,說到丸子的話,果然還是長次做的最好吃了!」少年不知道吃了第幾串,然後突然這麼講。

 

妳對這個學園裡的人還不是很熟悉,根本就不知道除了歐巴桑之外還有誰會料理,聽見少年這麼說了,讓妳突然對這個叫做「長次」的人感到興趣,如果對方的手藝真的很好,也希望能夠跟他請教一下。

 

「長次煮的東西都超好吃!將來我一定要娶他為妻!」

...甚麼?」

「我將來一定要娶長次為妻!」

「我有聽到你說的話,不過我的意思是說...你說的那個人不是男的嘛?」

「是啊!」

「那怎麼...

「長次是我的喔!」

「你...

「謝謝招待!」少年將上頭放滿竹籤的空盤遞到你眼前。

 

妳扯了扯嘴角,總覺得現在這個話題的吐槽點令人難以啟齒,不過看在對方幫把妳全部的丸子都吃完了,也不想多說,只是靜靜的接過空盤,然後看著少年撿起白球離開。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