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是甚麼?能吃嗎?」擁有一頭藍色短髮的青年站在一護的床邊,「話說回來,你要賴床賴到甚麼時候?」

「最好是能吃啦,蠢材...」橘髮少年喘著氣,全身無力的躺著,「感冒是一種病,多休息就會好了,你別吵我...

 

他可是醫生的兒子,怎麼可能連小小的感冒都無法搞定?

他只需要多喝水、安靜的休息,好好睡個覺就行了。

雖然他要的話也可以乾脆拜託老爸給他打退燒針,可是如果可以自然好的話,一護當然不希望使用藥物。

 

全身上下都在流汗,身體卻還是很冷,感覺真不舒服,真希望這一覺醒來就好了。

旁邊的葛力姆喬好像講了些甚麼,可是一護已經聽不到了,他閉上沉重的雙眼,然後陷入沉睡。

 

好黑...好寂寞...

好冷...好冷...彷彿連骨頭都要結冰了...

...

............溫暖...

 

少年睜開雙眼,他知道自己還躺在床上,不過角度有點不對勁,背後也有被東西撐住的感覺。

一陣冰涼的觸感碰到額頭,濕毛巾擦拭掉他額頭的汗水,當毛巾被移開的時候,一護稍微抬起頭,看到那顆藍色的頭。

 

「這麼快就醒啦?」葛力姆喬坐在一護的床上,一手抱住一護的背、將他摟在自己懷裡,另一手則是將毛巾反摺,然後替他擦掉脖子跟胸前的汗水。

毛巾的冰涼觸感將那些濕黏的汗水抹去,一護閉上雙眼深呼吸,將頭靠在葛力姆喬的肩頭上,「你在幹嘛...

「你這甚麼問題!你睡覺的時候一直唸『好冷好冷』,我才把你抱起來的耶!」葛力姆喬歪頭,用臉觸碰一護的額頭,「喔喔,比較不燙了耶。」

 

葛力姆喬的身體好溫暖...

一護舒服的躺在他身上,然後發覺自己的喉嚨很不舒服,乾燥的感覺好像把塵沙給吸進來似的。

「我想喝水...

藍髮青年轉頭望向旁邊,剛剛黑崎的妹妹有拿一杯水進來放在桌上,他拿起桌上那個玻璃杯,然後頓了頓。

 

一護這個樣子,大概沒辦法自己起來喝水,就這種角度倒進他嘴裡的話,就算水沒有溢出來弄得他滿身都是,懷裡的人也大概會嗆到...不,是一定會嗆到。

葛力姆喬將水杯拿靠近自己的嘴,含了一口,然後低頭將嘴覆在一護的唇上,清涼的液體流過橘髮少年的口腔,潤滑了他的喉嚨。

「唔......」面對葛力姆喬這種做法,一護根本就懶得吐嘈了,等對方的嘴離開之後他才說話,「...你會被我傳染...

「隨便。」青年將杯子放下,伸手抹掉一護嘴角溢出來的水滴,「你能快點好起來就夠了。」

 

雙眼往上瞧,一護看著葛力姆喬再次把臉貼在自己的額上。

「比較好一點了嗎?」

「嗯...」少年輕微的點頭,然後在對方的頸窩裡磨蹭,「我還要喝水...

「喔、好...

 

隔天一護的感冒就好了...然後換葛力姆喬躺在床上。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