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髮少年從床上起來,發現自己全身光裸的在某藍髮傢伙的懷裡。

他輕輕的將對方推開,然後翻身從床上下來,根本就坐在床邊還沒站起來,他的下半身就傳來一陣刺痛,不是腰或是後庭,而是他的大腿。

前天在倉庫打工的時候,被桌子邊緣掉下來的工業用美工刀割到,雖然沒有很嚴重,不過也縫了一針。

 

他拿起四角褲穿上,然後看向旁邊椅子上的牛仔褲,想起來自己昨天穿那件牛仔褲過來的時候有多痛苦,因為會一直磨擦到包住大腿的繃帶,真不知道自己昨天在想甚麼。

反正今天沒有要出門,也不會有甚麼人來拜訪,在家裡就乾脆別穿了。

少年這樣想著,抓起襯衫套上,然後走到浴室去。

 

刷牙洗臉結束之後便是到廚房去弄早餐,葛力姆喬大概會睡到中午,不過他還是照樣做了兩人份。

荷包蛋才剛煎好,就連烤麵包機裡的吐司都還沒跳出來,一護聽到主臥房的門被打開來的聲音,轉過頭擺出驚訝的臉,「怎麼會這麼早起?」

葛力姆喬沒有回答,他一邊打呵欠一邊抓了抓頭,本來還睡眼惺忪的,在瞄了少年一眼之後整個人都醒了。

面對那雙盯著自己看的藍色眼眸,一護不自在的皺眉,「你做甚麼啊?沒看過喔?」

青年勾起一個壞笑,他走過去用手指勾住一護的四角褲邊緣,「哈,還真是第一次看到你穿著內褲在我家走來走去,今天是甚麼特別的日子嘛?」

一護撇了撇嘴,伸手想要甩掉葛力姆喬的手,沒想到對方的手指往下勾,把他的內褲給脫了下來,「你在幹嘛?!」

「吃早餐啊。」藍髮男子說完便低頭吻下去,雙手摟住一護的腰之後把他轉過去往餐桌的方向壓下去,讓少年躺在桌子上

 

位於下方的人根本就還來不及反應,他的雙腳就被強制張開,不過比起掙扎跟抱怨,他反而是突然大叫,因為葛力姆喬在把他的雙腿扳開時手指壓到了他大腿的傷口。

聽到他的大叫,葛力姆喬馬上把手放開,改抓住他的腳踝,「...我每次都忘了你這邊有受傷。」

「那你就不要那麼粗魯...啊哈!」少年感覺後庭被異物插入,不禁再次發出叫聲,「不要這麼突然啦!」

 

葛力姆喬不理會他,手指在對方的後庭裡轉動,看到自己昨晚留在對方體內的白色液體流出來,便笑著舔了舔嘴角,「嘿...有這東西在體內還能一臉沒事的做早餐啊?真想不到...

「啊、啊哈...要你管......

藍髮男子將手指伸到最深處,然後在裡面勾起來,慢慢的抽出,將裡面的液體都弄出來,白色的液體沿著一護的臀部流下,彷彿才剛做過一次似的。

「哈啊......」一護雙眼迷茫,有一下沒一下的看著那顆藍色頭顱,感覺葛力姆喬的手指在自己體內靈活轉動抽差,刺激自己敏感的地方。

 

「我要進去囉。」男子將手指抽出來之後就馬上用自己已經立挺的分身抵在那個入口,他在說這話的時後早就已經插進去大概四分之一的長度了,不意外的聽到一護的叫聲。

「嗄啊啊...!」少年咬住牙根,狠瞪眼前的傢伙,「都已經進來了才說!」

葛力姆喬低頭吻住他,讓他們兩人之間有暫時的沉默,也趁這個機會一鼓作氣的把整根分身插進去。

「嗯唔...唔唔...!」

等兩人的雙唇放開之後,少年不斷的喘氣,男子低頭看,發現自己的下體也只有進去一半而已。

他差點忘了,自己的命根太大,沒辦法一次就進去。

 

比起平常抱著一護大腿的姿勢,他改將對方的腳跨到自己肩頭上,避免再次去磨擦到那個傷口。

「啊、啊、啊哈...!嗯啊...!太大力了啊啊...」慢慢的退出,然後用力的捅入,葛力姆喬的行動依然很粗魯,一護真慶幸自己已經習慣了對方的動作。

當整個分身可以完全沒入時,葛力姆喬便將一護的臀部抬起,用較垂直的角度插進去,淫蕩的水聲跟呻吟環繞著整個餐廳的空間。

「我、我快要...哈啊...」少年仰起頭,無力的喘氣,隨後感覺到自己的分身被葛力姆喬握住。

「那就射出來吧,我也差不多了...」青年說著,拇指磨擦著手中的陰莖,「你想要我射在哪裡?」

「嗯唔...隨便...

 

葛力姆喬用力的挺進,在一護體內射入了白色精液,同時放開手中的分身,看少年射在自己的胸部上。

 

還沒完...

一護閉上雙眼喘著氣,心裡默默的這樣想,果然在後庭裡的巨昂被抽出來之後,他的身體被葛力姆喬給翻了過去趴在桌上,然後在後庭還充滿精液、相當敏感的時候,再次的被插入。

「唔...!」進入了瞬間,少年咬住下唇,他沒反抗是因為他知道葛力姆喬一向都是要至少兩次才會完,如果剛剛突然喊停,那藍髮笨蛋一定會不高興。

後庭跟剛才一樣被抽插著,一護原本好好的咬牙忍住自己的聲音,直到一隻手從後面伸過來弄開他的嘴,並且把手指伸進嘴裡玩弄他的舌頭。

「不要咬自己。」葛力姆喬這樣說,聽起來像是命令,不過也是希望一護不要弄傷自己。

「哈...啊唔......」少年閉上雙眼,一點一點的發生呻吟,直到身後的那個人第二次射在他體內,「嗯唔...!」

 

完事之後,一護根本就連站直的力氣都沒了,雙腳又酸又疼,得讓葛力姆喬抱著他回房間去。

「哪有人一大清早就做愛的啊!我連早餐都吃不到!」少年躺在床上,由情人替他拉上棉被。

「我幫你拿過來就是了啦。」青年翻了個白眼,然後走出去把一護事先做好的早餐拿進來。

 

這傢伙怎麼會突然自告奮勇的這麼體貼...

一護挑著一邊的眉,接下葛力姆喬遞過來的盤子,然後看對方拿張椅子坐在自己旁邊。

「今天就躺在床上別動吧。」

「唔?」

「你的腳受傷了,不是嘛?」藍髮男子的手輕輕撫過少年的大腿,「今天休息就好了,不要給我下床。」

「我早就被你做到下不了床了。」

「正是如此。」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