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間高級飯店的地下工作樓層裡,一名青年坐在地上,他的手腳被綁著,身邊的幾名陌生人們則是在他的身上摸索,試圖從他身上尋找某個重要的東西。

「老大,東西好像不在他身上的樣子。」

「可惡,那會在哪裡?!」

 

聽到他們那樣說,青年心裡默默的嘆氣,他已經連說話都懶了。

還是老樣子,在調查某個案件的時候被壞人抓起來綁住,然後他們無法從他身上找到東西,所以就要他幫忙。

不外乎到時後也是會像老樣子,自己在中途掙脫,然後反過來把他們抓起來甚麼的。

 

這不是他自誇,而是這幫壞人的技術跟犯案手段很爛,好比說吧,綁在他手上的繩子根本就不夠緊,隨便動一下就可以掙脫了,出入這個空間的大門也沒有鎖好,這些陌生人的反應又慢,他隨時都可以掙脫。

其實他是故意被抓的,本來期待可以聽到一些線索,結果看來這幫壞人好像甚麼也不知道的樣子。

 

比利時青年看準了那幾個壞人轉過頭的瞬間,他脫開手上的繩子,然後就在他要解開腳上的繩子時,房間的另一邊就傳來了大門被推開的巨響。

他們紛紛往大門望過去,能夠看到的就只有一個黑鬍子的大叔手中抱著一罐滅火器,旁邊還有一隻小白狗。

「船長!雪球!」青年笑著呼喚,雖然他其實不需要他們的搭救,不過還是很高興能夠看到他們。

「丁丁!」船長大喊,眼看那些壞人往自己衝過去,便毫不猶豫的把手中的滅火器當做武器往他們猛敲,「哦喔喔喔喔!」

 

趁船長跟那些陌生人扭打起來,丁丁也解開了身上的所有繩子,然後加入他們的打鬥。

最後,他們成功的把那群壞人給綁起來了。

 

「做得好,丁丁。」黑鬍子大叔拍了拍青年的肩膀。

「謝謝你,船長。」丁丁笑著回答,不過他只是表面上笑而已,心裡只有感覺還好。

 

也許,經歷了那麼多精彩又多樣化的冒險,在面對這種等級還好的案件,心裡就會有點打不起精神吧...

 

「我也照你說的,把紅色箱子給調包了。」船長說著,一副很有自信的搓了搓自己的鼻子。

「紅色箱子?」

「對啊,就是你說裡面裝有炸彈的紅色箱子。」

「我當時說的是黑色皮箱吧?」

......

 

幾分鐘之後,飯店的服務人員就看到兩個人跟一條狗急急忙忙的從地下室衝上來,告訴他們說這個飯店裡面有定時炸彈,並且要他們盡速疏散所有人。

 

服務人員一開始還不相信,在他們努力的勸導之下,他才半信半疑的通知上級人員,獲得許可之後便開始疏散所有飯店裡的旅客跟人員,丁丁跟船長則試一間間的看遍房間跟各個空間,尋找裝有炸彈的黑色皮箱。

最後他們確實找到了炸彈並且加以解除,將驚險化為烏有,沒有人受傷,只是大家都捏了一把冷汗。

 

「呼...」青年腿軟的在已經被解除的炸彈旁邊坐下,他看了一下定時時鐘上面的指針,要是他的動作再晚個兩秒,他跟船長就會被炸成肉醬了。

不過,經過剛剛那樣驚險的感覺,心臟到現在還是急速的蹦蹦跳,丁丁突然感覺心情好多了,他現在很有精神。

 

「對不起啊,丁丁...」坐在對面的船長摘下頭上的帽子,滿臉歉意的低頭,「要是我一開始搞清楚的話就不用這樣了...

青年看著他眨了眨眼,隨後笑了出來,「呵...哈哈哈哈~

面對青年莫名其妙的反應,船長錯愕的瞪大雙眼,「怎麼了?甚麼東西那麼好笑?」

「沒甚麼、沒甚麼,船長你不用感到抱歉。」丁丁說著,他站起來,順便把那個炸彈給抱起來準備帶下去。

 

黑鬍子的男人看著他走到門口,然後轉過頭來對他笑,「老實說,我常常覺得有船長在真好,因為你總是能夠把事情變有趣呢!」

男人呆滯的看他,丁丁走出房門的時候他趕緊把帽子戴回去,然後起身跟上青年的腳步,「慢著,丁丁,剛剛那個究竟是誇獎還是諷刺啊?!」

「你~~~

「告訴我嘛!」

 

跟在他們旁邊的小白狗雪球心情也很好的樣子,因為他知道今天主人又經歷了一個很精彩的冒險。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