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洋之下的宮殿裡,Alternia的女王坐在她的王位上,心不在焉的聽著身旁的下屬報告。

 

「──以上,偉大的Condesce陛下,請問您打算如何處置?」眼前的紫血女官員結束她的報告,等待女王的回答。

Condesce深呼吸,然後揮了揮手,「交給Orphaner去辦。」

女官員疑惑的皺起眉頭,「恕我冒犯,女王陛下,可是Orphaner說穿了是個將軍,這並不在他的職責範圍內。」

 

聽到她的回應,Condesce握緊了她的三叉杖用力的往地上敲下去,差點貫穿了地板,「妳敢給本宮第二句話?!」

「不敢、不敢!」她面前下屬嚇得趕緊跪下來求饒,「請女王饒命!」

Condesce翹起二郎腿,抬高下巴往下看著那個下屬,「滾開本宮的視線。」

這回對方沒有第二句話了,她趕緊爬起來往後走,不料馬上撞到了一個堅硬的東西,抬起頭來對上了前髮染紫的男人,「Orphaner!真的很抱歉,小的不是有意的!」

 

Dualscar本來想叫她下次走路小心一點,不過開口的瞬間發現Condesce正在看他,便閉上嘴巴,只是輕輕的把那個官員推開,然後走到Condesce面前單腳跪下,「女王陛下,Orphaner Dualscar回來向您報告。」

「停。」Dualscar根本就還來不及開始講,Condesce便伸手強制他停下,隨後站起身來做事要離開,「本宮累了,有甚麼事情,明天再跟我講。」

Dualscar看著她緩慢的轉身,並不是很驚訝,因為Condesce常常在他要報告的時候停下來。

 

要是換做以前的他,一定會很錯愕又不滿得追著她跑,不過他已經替這個女人做事夠久了,也不是不知道她為甚麼要這麼做,心裡不禁覺得有股無奈。

反正也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他低下頭來,「如您所願,臣下先告辭了。」

「給我慢著。」紫血男人根本就還沒站起來,Condesce就突然如此下令,她背對著他,「本宮改變心意了,你就這樣在我回去寢室的路上講吧。」

 

看女王慢慢的走開大廳,將軍悄悄的翻了個白眼,然後起身跟上去。

「是關於Marquise Spinneret Mindfang,那位多次干擾海軍的女海盜。」Dualscar單刀直入的說,「她最近搶劫了一批商船,在海軍的追捕之下,現在躲到陸地區域了。」

光是聽到那個名字,Condesce就皺了一下眉,「居然搞到現在還是沒把那個女賊給逮住,你們海軍做事真是沒效率,蠢材!」

「非常抱歉,請您寬恕。」紫血將軍承認自己確實效率不夠好,「但是請您讓海軍有彌補的機會。」

「你想怎樣?」

「因為現在Mindfang逃到內陸地區,內陸地區由靛血族的陸軍管理,海軍不方便介入,臣下想請您給予海軍通行內陸的許可。」

「不給。」

「但是──」

Orphaner將軍大人,請您留步,Condesce陛下的寢室不允許他人隨意進入。」

 

Dualscar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名小宮女阻止他前進。

男人抬頭發現他們已經走到了Condesce的寢室前方,便乖乖的停下腳步。

「讓他進來。」Condesce已經進到自己的寢室了,可是外面依然能夠聽到她的聲音,「妳們才全部出去。」

「是,女王陛下。」宮女們點頭,然後讓開一條路,等Dualscar進入了之後他們便關上房門離開。

 

女王背對著他,向前行走的同時還一邊沿路脫掉自己的鞋子跟金飾,她的動作固然優雅,但是隨意丟至在地上的樣子顯得像是個任性的大小姐,而非一個星球的女王

Dualscar再次的翻了個白眼,他過去的同時彎腰順手將她丟到地上的東西給撿起來放置一旁,起身的時後發現Condesce正坐在化妝台的前面,動作傲慢的梳著頭髮。

 

她從鏡子的倒影中看到Dualscar的動作,一臉得意卻又故坐無奈的嘆氣,「你這傢伙還是沒變啊,簡直就比我的守護獸還要像個老媽子。」

「身為您的下屬,我──」

「啊啊──夠了啦!現在只有我們兩人,你要保持那種莊嚴的語氣多久啊?」

將軍頓了頓,他瞇起雙眼再次開口,「妳可不可以不要再把東西亂丟一通啊?要是不小心踩到受傷怎麼辦?」

Condesce臉上的笑容更深了,她停止梳頭的動作,讓梳子躺在自己的手掌心裡,「幫我梳頭。」

 

紫血男人撇了撇嘴,不過還是過去拿起梳子,一點點將她那頭又多又長的頭髮給梳整齊。

這真是個不常見的景象,堂堂一個統治整個海軍的霸主,此時居然在充滿桃紅色的寢室裡替女王梳頭髮,平常這應該是宮女的工作才對。

大家並不知道,在女王還是女王、將軍還是將軍之前,這是一個很平常的景象。

 

「欸欸,像以前一樣幫我綁成兩條辮子吧。」

「妳現在頭髮太多了,綁不起來。」

Condesce嘟起嘴,雙手盤胸、翹起二郎腿,像個小孩子一樣,「那個入境許可我可是不會給你的喔。」

「妳剛剛已經說過了。」

Dualscar專心的要把眼前那一團打結給梳開,不料Condesce的手突然往後伸,貼在他的臉上,只見桃紅血的女人往上仰看著他,「我總覺得你這陣子都一直在追著Marquise Spinneret Mindfang那女人的屁股跑。」

「那是當然的,她是海賊,我是海軍,逮捕到她是我的本分。」

「服務我也是你的責任。」

「妳有上百個宮女在替妳打理一切。」Dualscar輕輕的拉開她的手,「不需要我來。」

Condesce沉默不語,她把手收回來,回到原本的姿勢,看著鏡子中的自己跟Dualscar,「...是不是因為我老了?」

「不要胡思亂想。」

 

女王沒有再說話了,Dualscar終於可以認真的幫她梳頭髮,不過房間突然變安靜,不免感覺有點怪怪的。

將軍梳到一半突然停下來,他台頭瞄了一下鏡子,發現Condesce已經坐著睡著了

Dualscar輕嘆,他放下梳子,然後把女王抱到她的Recuperacoon去。

 

將她安置好之後,Dualscar看著她的睡臉,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牽起她的手

...不管發生任何事,我都會一輩子服侍在妳的身邊。」

說完,他放回那隻手,並且離開那個房間,並沒有看到Condesce那得意而勾起的嘴角。

 

幾年之後,Condesce依然照常的從大廳回到自己的寢室裡,再次的坐回化妝台前的椅子上,然後將梳子擺在自己的手掌心上。

只是,以往鏡子中反映出來的紫色身影已經不在了。

 

Orphaner Dualscar將軍遭到靛血族的Grand Highblood所殺害──』

 

報告這一切的海軍士官的聲音依然在她的腦海中環繞,Condesce握緊了她手中的梳子,中間一根根的刺插入她的手中,桃紅色的血液隨之流出,散在水中。

 

「騙子...」她的聲音中帶著顫抖,「說好會一輩子服侍在我身邊的...

你深深的傷了我的心,Orphaner Dualscar

 

我要詛咒你的後代,讓他來替你還債。

 

我詛咒你的後代,將會深深的為我的後裔著迷、瘋狂的為她犧牲一切...

 

卻永遠得不到她的愛。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