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Eridan中心,全員性轉,不喜勿入

 

少年從椅子上站起來,Eridan不知道自己該後退還是怎麼辦,她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動,直到對方靠過來,輕撫她的臉。

「怎麼了?Eridan,不想要看到我嗎?」Feferi皺起眉頭,故作很擔心的樣子,隨後苦笑,「我聽天馬伯母說妳好幾天沒有回家了,有點擔心呢!」

 

好靠近、太近了...

Eridan幾乎可以感覺得到對方的吐息,小臉情不自禁的浮現一層淡紫,可是她還是沒有放下警覺心,主要原因是距離他們不遠處的Vriska

 

Fef...他在這裡做甚麼?」紫血少女躲到Feferi的身後,想要避開Vriska的視線,這個舉動讓藍血少年覺得自己好像被對方當成怪物似的,不過他對Eridan來說就是個怪物沒錯。

桃紅血少年不以為然,他摟住少女的腰,輕拍她的背,「別擔心,他不會怎樣的。」

「可是,他...!」

Eridan。」Feferi在她的耳邊低語,充滿磁性的聲音傳入少女的大腦,讓她整個人當機,「妳相信我,對吧?」

 

Feferi PeixesAlternia的王子,Eridan的青梅竹馬兼將來的上司,以及她一直以來暗戀的對象。

其實Eridan常常搞不懂Feferi,總是變化多端,即使她清楚的了解Feferi的喜好,卻永遠摸不透他的想法。

 

她也搞不懂自己,這個少年多次令她身心受創,還曾經一度很乾脆的將她丟棄,然而,她還是...

她真是個蠢材...

 

少女微微的點頭,任由對方將自己寬衣解帶。

 

全身上下就只剩那雙過膝襪,Feferi坐回椅子上,而紫血少女跪在他的褲擋前方。

「啾...噗滋...」她雙手握在Feferi的分身根部摩擦,嘴巴不斷的親吻、舔拭表面,等到潤滑得差不多了,她才張開嘴含入,在嘴裡用舌頭磨蹭,「嗯...唔嗯...

眼前的景象讓Eridan想起來自己被甩掉之前跟Feferi的最後一次,不過這回不一樣,房間裡多了一個人。

 

在自己的頭部前後律動時,Eridan忍不住往旁邊看去,從她進入這個房間開始,Vriska就一直沒有動作,也沒有說話,只是看他們的動作,同時手中不斷的玩弄著Fluorite Octet

 

到底該不該告訴Feferi?說她被Vriska強姦的事情?還是說Feferi早就知道了?

 

有甚麼用呢?Feferi並沒有那麼在乎她,她只是...Eridan,是啊,對Feferi來說,她只是那個總是跟在身邊、甚麼話都聽的Eridan...

無論對方知不知道,Eridan仍然不想要說出來,不管是Vriska還是Nepeta,甚至是Kanaya的事情,寧可就當作沒有發生過,她也不想要被Feferi討厭。

 

Vriska,你呆呆站在那邊做甚麼?」當Eridan忙著服務他的下體,Feferi一手撐著頭,用縱容自在的樣子看向藍血少年,好像這裡是他的家,而Vriska是他的客人,「你不是說要加入嗎?」

聽到他這麼一說,Eridan突然放開嘴,「加入...?!」

「對啊,Vriska不是你的前惡友嗎?大家一起來玩玩嘛。」Feferi露出爽朗的笑容,彷彿這是沒甚麼大不了的事情。

 

他在說話的同時,藍血少年終於有動作的,他一邊走過來一邊解開褲頭,然後在距離Eridan不到幾公分的面前將自己的分身拿出來,早就已經立挺的陰莖頂在她的臉頰上,彷彿在要求她要好好服務。

「交給妳啦,女將軍。」又是那種調戲的口吻,Vriska勾起壞笑,就手裡的骰子收起來,「弄得好的話,我會好好疼愛妳的。」

Eridan瞪了他一眼,不過一隻手伸到她的下巴處,將她的臉扳過去,Feferi對著她笑,手指輕輕的撫過她的魚鰭,「快點吧,Eridan。」

 

少女頓了頓,不過還是照做了,她雙手各握住一根巨昂的根部上下摩擦,嘴巴則是來回的輪流含入,不斷的用舌頭按摩潤滑。

Vriska輕咬了一下自己的唇,然後用手將瀏海往上梳,「哇喔,我都不知道妳的舌技這麼好,每次都是這樣替Feferi服務嗎?」

「滋咕......咕啾...」乍聽之下像是接吻的水聲是分身在嘴裡抽動的聲音,Eridan根本就沒有多餘的精神去理會Vriska的話。

 

一陣溫熱濕滑的感覺從小穴裡傳來,Eridan發覺自己也開始有一點點感覺了,好丟臉、好難堪,在替兩位少年口交的同時,她試著把雙腿夾緊,別讓自己的淫液流出來,但是她沒辦法,好像有東西擋在雙腿之間。

 

Feferi輕輕的將腳往上提,頂到了Eridan的私處,不出所料的看到少女顫抖了一下,他低頭往下看,發現紫色的愛液正慢慢流下,少年輕笑,「她有感覺了。」

「這麼快啊?」Vriska嘲弄的說著,他主動將自己的分身抽離少女的手中,然後在她的旁邊蹲下,手伸到Eridan的雙腿之間摸索,「呦,這麼濕啊~

Eridan皺起眉頭,她將Feferi的下體從嘴裡抽出,「Vriska,你──啊哈嗯...!」

「啊、啊...不要......」她根本就來不及講話,藍血少年突然將手指插進她的小穴裡,還故意在裡面翻動,讓Eridan不禁曲起身子,「不要那樣玩...啊嗯...

 

Feferi沒有閒著,他拉開Eridan握住自己分身的手,從椅子上站起,然後繞到她的身後,抓住少女的雙手往後拉,讓她弓起身子。

「啊、Fef...!」Vriska的手指才剛抽開,就有一個炙熱硬挺的東西頂在自己的私處,Eridan緊張的想要掙扎,可是她的手被牢牢抓住,「等...咿啊!」

巨大的陰莖直直的捅了進去,完全不給予她讓合適應的時間,Feferi在進入之後便直接抽插了起來,放肆的攪翻著內穴,「啊!咿啊...Fef...!啊哈...!」

 

少女彎下身,加上Feferi在後面拉著她,Eridan的身軀跟地面呈現平行,Vriska繞到她的面前,一手抬起她的下巴,然後用陰莖頂在她的唇上,「這邊別閒著啊~

後面的撞擊讓Eridan根本就說不出話來,她乖乖的張開嘴巴,將Vriska的下體含入,隨後感覺到那個藍血的傢伙雙手扶在她的頭側,往她的嘴裡抽動。

 

「唔...!嗯唔!嗯、嗯...!」她後悔了,她不應該幫Vriska含的,藍血少年每次的插入幾乎要頂入她的喉嚨深處,難受得快要吐了,「唔嗯嗯...!」

插入、抽出,然後再重複,兩位少年對著紫血少女做出有規律的進出,但是就在Eridan好不容易快要適應的時候,他們停下來了。

 

首先是Vriska把他的東西抽出,Feferi的下體則是還在少女的體內,他雙手使力,將Eridan整個人拉上來,讓她坐在自己身上,同時將分身挺得更深入,果然聽到少女的酥麻呻吟,「啊!啊哈啊啊...!」

他放開少女的雙手,然後伸手下去勾住她的膝蓋下方往上抬,讓少女的雙腳張得更開,呈現出羞人的姿勢,同時一次一次的往上頂。

「咿...!啊、嗯啊...!哈啊...!」Eridan的雙手抱住自己胸前,她閉上雙眼,好像在痛苦中給自己尋求安全感,她面前的Vriska皺了皺眉之後靠過去,拉開少女的雙手,並且親吻她的鎖骨跟肩膀,「啊、嗯...Vri......!」

 

Eridan,妳的小穴感覺有點鬆呢。」Feferi的聲音再次響起,他是騙人的,Eridan的私處一直不斷的收縮夾緊,多次讓他差點射出來了。

桃紅血少年用手肘的部分溝住Eridan的膝蓋,然後把手伸下去,用手指將她的私處往兩側弄開一點,「妳說讓Vriska也進來好不好?」

「什...啊!不要、我不要...!哈啊嗯...!」看著Vriska往她的方向靠過去,私處在被Feferi抽插的同時,Eridan能感覺到另一個東西頂在下面,她緊張的拼命搖頭,「拜託、不要...哈啊...!不要...同時進來...嗯啊啊..!」

 

搖頭掙扎也沒有用,她打從一開始就沒有選擇的權力。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在Vriska的分身硬是頂入的同時,內壁那種撕裂般的感覺讓Eridan痛得尖叫,她的雙眼瞪大,滿滿的淡紫色淚水瞬間湧出流下,低落在她的胸部上,整個身體已經完全僵硬,「啊......

 

然而,兩位少年並沒有因為她痛苦的叫聲而停下來,Vriska進入之後立即跟上Feferi的速度,用力的挺腰插入,頂進Eridan的最深處。

 

Vriska看得到Eridan的臉,她那個已經痛到失神的表情,少年不禁想起自己強姦她的時候,她也是這樣痛苦。

 

不行,不能看...

他索性閉上雙眼,將自己的集中力擺在下半身的律動,跟著Feferi的節拍一次也沒有漏。

 

「啊...哈啊......!」不知撞入的第幾次開始,Eridan的聲音出現,她的痛苦似乎被生理的快感給附蓋掉了,再次傳出了甜蜜的呻吟,「嗯唔...!呀、啊...啊!哈啊...!」

 

Vriska還以為他可以睜開雙眼了,但是他錯了,事現清楚之後第一個看到的,是Eridan淚流滿面的臉,她痛苦的皺著眉頭,除了疼痛之外,還有就是滿滿的罪惡感,對自己這樣淫亂的生理反應感到罪惡。

 

藍血少年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心裡好樣被挖了一個洞似的,有點空虛、有點痛,他對於有這種感覺得自己感到不耐,甚至有點生氣,便低下頭來,狠狠的往Eridan的肩膀上咬下去,伴隨少女的哀號,他嚐到了血的味道。

少年的動作,Feferi完全看在眼裡,但是他仍未出聲,而是把精神集中在自己的下半身。

 

紫色的愛液流得他們的交接處都是,Eridan那濕滑溫熱又緊密的小穴讓兩位少年幾乎快要受不了了。

「我要射了喔...FeferiEridan的耳邊低語,不過視線是看著Vriska

「啊啊,我也是...」藍血少年聽到Feferi的聲音,便張嘴放開Eridan的肩膀回答。

他們都加快了自己的速度,一次又一次的破壞著Eridan的內部,紫血少女早就已經意識昏迷,花了一點時間才對他們剛剛說的話有反應,「啊、啊...!慢著...啊哈啊啊啊!!」

 

在最後的頂入時,兩道熱流同時灌在裡面,滿到當場從他們的交接處噴出來,而且還不只一次,Eridan能夠明確的感覺到自己的小穴彷彿被灌水一樣,精液一波一波的射進來,填滿了她的裡面,就連要流出來都來不及,幾乎要把她的子宮給撐開似的。

「啊、啊、啊啊啊...!」她的身體僵硬,被夾在兩位少年之間不斷的抽蓄,最後才緩緩的放鬆,靠在Feferi的身上喘氣,「哈...哈啊......」。

VriskaFeferi一同將自己的下體抽出,大量的藍、紫跟桃紅三種顏色從Eridan的私處裡不斷的流出來,弄得滿地都是淫亂的痕跡。

 

少女的雙眼半闔,她快要昏過去了,可是眼前那個異眸的少年突然靠過來,不知道要做甚麼。

只見Vriska看著她的雙眼,手指抵在她的下顎之下,臉部緩緩的靠近她,好像...好像是要...

 

就在他們兩人的唇即將要相碰的時候,一隻手從後面伸過來,當場摀住了Eridan的嘴巴,讓Vriska碰不到她,「唔...

 

Feferi,桃紅血色的王子此時正在用嚴肅的表情看Vriska,彷彿藍血少年剛剛差點要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似的。

即使是在半昏半醒之間,Eridan也知道擋在自己嘴前的那隻手是Feferi的。

 

應該沒有搞錯,剛剛Vriska想要吻她...但是Fef阻止了...

 

Fef...Fef...她最喜歡的Fef...

 

Fef......從來沒有吻過她

 

在那一瞬間,Eridan原本快要失去意識的腦袋突然醒了,少女睜大雙眼,然後伸手將Feferi的手拉開。

 

Eridan?」兩位少年坐在地上,他們看著全身狼狽不堪的Eridan試圖起來,少女全身顫抖著站起,然後一步一步、緩緩的往房間裡的某個櫃子方向走過去。

他們兩人都很疑惑,不了解Eridan的舉動,懷疑她為什麼不願意好好躺著。

 

直到他們發現,那個櫃子是擺放著Ahab's Crosshairs的地方。

 

當少女拿起那把傳說中的魚叉槍對準他們,槍的前端還散發著恐怖的白色閃電,兩位少年當場嚇得從地上跳起來,「Eridan?!」

「滾出去。」少女冷冷的說,聲音有一點沙啞。

Eridan,妳先等一等...Feferi對她伸手,試著跟她談好,「冷靜一點,我們有甚麼話──」

「我說滾出去!!」伴隨著嘶吼般的尖叫,Eridan扣下板機,當場對著兩位少年開槍。

 

藍白相間的攻擊光線從兩位少年的中間穿過去,從她的房間牆壁到外面開了一個大洞,雖然那個攻擊並沒有直接打到任何人,但是VriskaFeferi還是被波動周圍的餘擊給打到,兩人紛紛經過那個開出來的洞被轟出去。

他們兩人的慘叫聲消失在空中,從那個大洞透進來的是月亮的光線,照映在Eridan的身上。

 

「嘶......」隨著Ahab's Crosshairs從她的手中掉落,少女也跟著跪到地上去,淡紫色的淚水再次湧出來,她試圖將其擦拭掉,卻徒勞無功,最後只能雙手摀在臉前,靜靜的聽自己哭泣。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