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Eridan中心,全員性轉,不喜勿入

 

在深山中某個被改建成住家的洞穴裡,一個藍色的盒子被擺在桌上。

 

蓋子已經被掀開了,裝在盒子裡面的荊芥屬植物散發出強烈的貓科費洛蒙,讓那個洞穴的小小男主人失去理性。

 

「啊、啊、啊啊啊...!好痛!不要...!」紫血少女趴在擺置於地面的獸皮上,她的雙手被撲在自己身後的少年緊緊壓在床地上,動彈不得,「Nep...!拜託你快住手...!」

 

Eridan不知道這期間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她還記得自己在海邊被Vriska那個傢伙給強姦,然後昏了過去。

讓她再次醒來的,是來自於下體的疼痛,她睜開雙眼之後發現自己在一個不熟悉的洞穴裡,接著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一股力量給壓著。

隨後,便是私處被狠狠抽插刮傷的疼痛感。

 

「嗄啊啊!好痛、好痛...Nep、求求你快住手...!」Eridan花了一點時間才發現,原來自己身上那個人就是平時單純天真的Nepeta,但是不管她怎麼呼叫,對方就是沒有回應,反而繼續抽動,「NepNep!嗄啊啊!」

 

Nepeta就跟貓一樣,他的分身上長滿了刺,每當他的陰莖稍微抽出來的時候,那些刺就狠狠的在Eridan的體內刮過,讓少女痛得流淚。

Eridan痛到快要昏過去的時候,一股熱流通過了她的私處,濕黏的感覺從她的小穴擁出,她立即感覺到液體沾濕了她的雙腿之間。

 

又來了...

她如此心想。

又一個人中出在她體內,早就已經被Vriska玩弄到殘破不堪的下面此時又更加狼狽了。

 

「咕嚕嚕嚕...」少年趴在她的背上,發出大型貓科動物的低鳴,明明還喘著氣,可是身體好像還在蠢蠢欲動,不外乎就是因為那盒貓薄荷的味道已經傳遍整個空間了。

他一把將自己的分身抽出來,刺劃過了Eridan的内壁,把即將要閉上雙眼的少女給痛醒,「呀啊!!」

紫血少女感覺到一股力量把自己硬是轉過來,她便成躺在獸皮上面,同時對上了Nepeta的視線。

 

貓科的雙眼看起來是如此的嚇人,原本又大又圓的瞳孔變成了條直線,那凶狠的眼神跟氣勢表現出他殘暴的一面,就連一絲最基本的理性都看不到了,只剩下本能和性慾。

他把Eridan的雙腿扳開,將那長滿刺的分身才剛射過又馬上立起來,他將其頂在少女的穴口,然後抓住Eridan的大腿,尖銳的爪子幾乎要插進她的肉裡。

 

Nep...不要...拜託...Eridan伸手想要阻止他,卻反而被Nepeta狠瞪,野獸的低鳴跟尖利的牙齒彷彿在威脅她,如果妨礙他的話就會被撕成碎片。

Eridan見狀之後只好乖乖的閉嘴,她認命般的閉上雙眼,抿住自己的唇後深呼吸,祈禱這個噩夢快點結束。

 

綠貓也沒有讓她等久,確認身下的獵物不會在亂動之後,他便直直的挺入,進入的時候還不是甚麼問題,糟糕的是當他要抽出來的瞬間。

「咿...咿咿咿咿呀啊!!」少女緊緊抓著身下的獸皮,她原本想要咬牙忍過去,可是這根本就不可能,「啊!哈啊、啊!痛...!好痛!」

「呀啊!啊、咿呀!不要......啊啊啊!」每一回的抽插,Eridan就感覺的到許多短短的刺體沿著自己的内壁倒劃出來,雖然沒有真的刺到她受傷,但是仍然痛得不得了,「咿唔!嗯、啊啊啊!咿───!」

 

壞掉...真的會壞掉...

 

「嗯、啊...」腦袋好像已經昏過去了,又好像沒有,她的下面彷彿已經沒有了感覺,接近失神的雙眼看著天花板,淡紫色的淚水不斷流出。

在那種痛楚之下,溫熱的液體進入體內的感覺反而顯得讓她比較沒有那麼難過了,滿滿的從裡面湧出來。

 

「碰!!」聽起來好像是大門從外面被打破的聲音,Eridan看不到,她根本就連轉頭的力氣都沒有。

 

Nepeta將分身抽出來,又是帶給Eridan一陣痛楚,綠血少年露出爪子之後對著門口處發出低吼,同時一陣陣的腳步聲從大門那邊走進來。

少年吼了一聲之後往那邊撲過去,Eridan看到一個身影過來,巧妙的閃掉了綠貓的攻擊,然後用手刀往他的頸後敲下去,Nepeta當場昏倒,倒在那個人的手臂裡。

 

結束了嗎...

 

在昏倒之前,紫血少女隱隱約約的看到了一個藍色的身影,但是她不確定那是誰。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