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Eridan中心,全員性轉,不喜勿入

 

戴著破裂墨鏡的藍血女troll回到了自己的住處,她的守護獸已經準備好了一杯牛奶放在桌上,不過她並沒有馬上享用,而是拿起一條毛巾擦拭身上的汗水。

 

Equius回想著先前跟Nepeta一起在海邊散步時發現Eridan的情形,即使她本身對Eridan並不是很在乎,但是那一攤的藍色液體令她陷入思考。

書桌上的電腦傳來了訊息的聲音,她轉過頭,看到螢幕裡對話框中的訊息,便拉起椅子坐下來回應。

 

arachnidsGrip [AG] began trolling centaursTesticle [CT]

(VriskaEquius談話)

 

Vriska: Equiiiiiiiiuuuuuuuus

 

Equius: 做甚麼?

 

Vriska: 幹嘛回應得這麼兇啊?難道一個藍血的同胞不能關心一下鄰居在做甚麼嘛?

 

Equius: 我可以感覺到你在閱讀我的記憶

 

Vriska: 甚麼?那才不是我呢!一定是別的Troll搞得鬼!

 

Equius: 你想告訴我Ampora的事情也是別的藍血Troll做的嘛?

 

Vriska: 沒錯

 

Vriska: 等等,我是說

 

Vriska: 甚麼Eridan的事情?

 

Equius: 別裝了,我知道你這傢伙的個性,還有,停止閱讀我的腦袋,我很不喜歡

 

Vriska: 嘖嘖,真不好玩

 

Vriska: 她怎樣又干妳甚麼事?

 

Vriska: 妳不是不喜歡水族嘛?

 

Equius: 是,我確實不喜歡水族

 

Vriska: 那妳在不高興甚麼?

 

Equius: 你的作為

 

Vriska: 喔拜託,好像妳從來沒看我幹過壞事似的

 

Vriska: 偷搶拐騙強姦虐待殺人放火我哪樣沒幹過?我又不是第一次強姦別人,只不過這次我沒有把我強姦的對象丟給我的守護獸吃掉罷了,Eridan還活著是她幸運

 

Vriska: 而且妳一直以來都對我的作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怎麼現在突然

 

Vriska: 喔等等

 

Vriska: 我知道了

 

Vriska: Nepeta對吧?

 

Vriska: 他看到了吧?

 

Equius: 給我停止閱讀我的記憶

 

Vriska: 我這次沒有看妳的記憶

 

Vriska: Nepeta看到了Eridan的慘樣,對吧?

 

Vriska: 妳真是個保護過度的大姊,那隻綠貓在叢林過著最接近野性的生活,卻從來不知道人性的黑暗面,因為妳給他看到的一向都是這個世界美好的地方

 

Vriska: 他嚇到了吧?哈哈哈

 

Equius: 給我停止

 

Vriska: 我才不停止,你們都太天真了,不管是你還是Nepeta,甚至是Eridan,你們遇到這種事情都在大驚小怪,真是笑死人了

 

Equius: 我從不對你的行為表示意見,是因為我單純不在乎你的事情

 

Equius: 我個人也不在乎Ampora的事情

 

Equius: 但是你的種種行為都侮辱的藍血的尊嚴

 

Equius: 我鄙視你

 

Vriska:

 

Vriska: 真是死腦筋啊,Equius

 

Vriska: 藍血藍血,妳到現在還在在乎血色階級

 

Vriska: 也罷,妳本來就是這個樣子,真是可悲

 

Equius: 我在乎血色階級,總比你這個在禮節上完全沒有分寸傢伙好

 

Equius: 再說,就另一個方面來看,你比我可悲

 

Equius: 被自己的祖先給牽制住

 

Vriska:

 

Vriska: 妳少亂說,我才沒有被任何東西牽制住

 

Equius: 不是嘛?

 

Equius: 你的一舉一動都是在一味的跟隨你祖先的腳步,你從來沒有自己的想法

 

Equius: 我在乎血色階級,但是至少我不會因為我祖先做了甚麼、我就得做甚麼

 

Equius: 這就是為甚麼我不喜歡你跟Ampora的作風,甚麼都是走祖先的腳步

 

Vriska: Eridan的話可能是那樣沒錯,不過我只是單純喜歡我祖先的作風,所以我才想試試看他做過的事情罷了

 

Equius: 是嘛?你的意思是說,先前跟Ampora成為惡友、企圖要跟棕色低等血在一起,不都是受到你的祖先影響

 

Equius: 別開玩笑了

 

Equius: 我知道你這傢伙,你根本把從一開始就對低等血沒有興趣過,你只是因為你的祖先跟她的祖先是戀人,而想要跟她在一起,你根本就沒有喜歡她過

 

Equius: 或者,我應該說,你只是單純喜歡玩弄她、將她當做一個獵物,你從來沒有真心喜歡過一個人過

 

Vriska: 喔我的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Vriska: 只不過跟一隻綠貓當了有史以來感情最硬的盟友,妳就一副很懂感情的樣子!

 

Vriska: 妳連Aradia那個最低等血的傢伙都吸引不到

 

Equius: 不要轉移話題,我和他的事情跟你沒有關係

 

Vriska: 那我和Tavros的問題也不干妳的事

 

Equius: 也罷,我根本就不在乎你們的問題

 

Vriska: 很好,我也懶得管妳的戀愛問題

 

Equius: 同意

 

Vriska:

 

Equius: 所以,你來找我,究竟是要做甚麼?

 

Vriska: 妳找到Eridan了,她陷在在哪裡?妳家嘛?

 

Equius: 我沒有理由告訴你

 

Vriska: 為甚麼?

 

Equius: 你知道這個做甚麼?

 

Equius: 我能感覺到你在讀我的腦袋

 

Equius: 給我立即停止

 

Vriska:

 

Vriska: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Vriska: 我的天啊!她居然在綠貓那邊!我的天啊!Equius,妳居然讓他把她帶回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Equius: 有甚麼好笑的?

 

Vriska: 哼哼,我這麼說吧,妳還記得我曾經想把綠貓抓去餵我家守護獸嘛?

 

Equius: 不可能忘記的

 

Vriska: 嘿,到現在還是對那件事情耿耿於懷是吧?

 

Equius: 我知道你到現在還是試圖那樣做,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Vriska: 妳怎麼樣想都隨便啦

 

Vriska: 綠貓可不這麼覺得

 

Equius: 你究竟想表達甚麼?

 

Vriska: 我送了一包東西到貓洞去,一包禮物,算是我對於那件事情表達...歉意,嘿嘿

 

Equius: ...

 

Vriska: 放心,不是炸彈或是毒,死不了人的

 

Vriska: 你猜猜看是甚麼,提示:跟綠貓同名

 

Equius: ?!

 

Equius: 你居然做出這種事情!

 

Vriska: 喂喂,又不一定會是壞結果

 

Vriska: 只是很好奇他會有甚麼反應

 

Equius: 你這種舉止有可能會害了很多人

 

Vriska: 妳又知道這樣會害人了喔?

 

Vriska: 反正又不是妳遭殃,擔心甚麼?

 

Vriska: 再說,妳應該慶幸是Eridan被我上,還有妳不會被我的腦波控制這件事

 

Equius: 甚麼意思?

 

Vriska: 妳在跟我開玩笑嗎?每次看到妳在窗戶旁滿身是汗的綁起馬尾擦拭身體,我的老二就舉起來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藍血女性皺了一下眉頭,她起身往窗戶過去,透過那藍色的玻璃,她看到了對面的另一座城堡,跟她對應的窗口另一側正是那個同樣藍血的人渣,同樣臉朝著她的方向,還用下流的表情笑著挑眉。

她推了推墨鏡,緩緩的走回桌子前坐下,然後打出回應。

 

Equius: 給我放尊重一點

 

Equius: 別忘了你的機械手是誰做的

 

Vriska: 喂!等一下!

 

Vriska: 不!不!不!妳最好住手!

 

少年還來不及打完他試圖阻止對方的吶喊,他的左手便不聽使喚,只見那機械手自己抬起來握成拳頭,然後狠狠的往他的臉部飛過去。

「噗喔!!」Vriska被自己從椅子上揍下來,他撫著被打腫的臉站起來,嘴裡咒罵了幾句,「可惡,早知道會這樣就不講了!」

 

看著藍血少年離開座位,站在窗邊的Equius雖然不知道他接下來想做甚麼,不過她想她也該起身行動了。

 

希望能在Nepeta打開那個禮物之前到達...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