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Eridan中心,全員性轉,不喜勿入

 

Sollux,你喜歡海嘛?」

「還好,不要滿滿都是魚腥味就好了。」

「哈哈,你真可愛。」

 

海之王子跟黃血少女一同躺在海岸邊,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比起聊天,他們所享受的其實是跟對方在一起的感覺,僅是如此的單純。

紫血少女站在遠處,躲在大岩石後面看著他們的互動,心裡又生氣又難過,卻又不敢上前去干擾。

 

幾個禮拜前,Feferi把她給甩了。

 

也不能說是甩,因為他們從來都沒有真的在一起交往過,Eridan一直不敢對Feferi開口說想要增進他們的關係,即使發生關係那麼多次卻依然沒有宣布他們有進入紅心關係過。

 

Fef,那個...你對紅心位有甚麼想法?』

『抱歉,Eridan,我現在有點累,不太想去思考那些事情。』

『喔...當我沒說吧...

如今已經連蒼白位都不是了。

 

她想要趕快把眼前那個景象去除掉,可是她辦不到...

 

在鼻子開始酸的時候,她轉頭想跑,卻撞上了一個堅硬的東西。

 

「呦,這不是女將軍嘛?」

低沉略扁的嗓音帶有諷刺的語氣,Eridan認識那個聲音的主人再熟不過了,她抬起頭來,果然看到了那個藍色的身影。

 

那張討厭的嘴臉帶回了滿滿令人討厭的回憶,那是Eridan現在最不需要看到的,紫血少女不想回應他,試著轉個方向走人,卻被對方攔住,她再轉個方向,卻還是被擋住去路,她皺起眉頭往上看,「Vriska,你到底想幹嘛?」

「妳怎麼這麼不耐煩的樣子?我們不是惡友嘛?」叫做Vriska的少年嘴上帶著笑容,卻一點也不友善的樣子。

「你自己前幾天才說不想再跟我當惡友的。」聽到對方提到關係就讓Eridan更不高興,她被Feferi甩了之後過沒多久,Vriska馬上又跟她提出要解除惡友關係

 

她不是不知道Vriska想要跟那個棕血的Tavros Nitram在一起,只是她沒有想到是Vriska想要跟Tavros成為惡友,那個無情的男人就為了這點把她給甩了。

其實她也不是很在乎跟Vriska的惡友關係解除,她本來就對Vriska是討厭勝過吸引,但是Eridan當時依然受到了雙重打擊,不斷的思考自己到底哪裡做錯了。

 

Vriska的視線往旁邊看,透過巨大的岩石,發現在遠處約會的一男一女,他的笑意更深了,「啊哈,在偷看FeferiSollux約會是吧?妳就這麼在意他嘛?」

Eridan雙手盤胸,她瞇起雙眼看著Vriska,「你到底想要幹嘛?」

「幹嘛這麼兇?」Vriska一手放在她的肩上,「好歹妳也是我的前惡友,難道我就不能來看看妳的狀況嘛?」

「哼...說得好像你是來關心我的,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個性。」紫血少女很不領情的拍掉他的手,「你八成是被Tavros拒絕當惡友,所以才跑回來我這邊的,又不是不知道那個低等血的個性,在正式跟她有關係之前就甩掉我,是你活該,不要奢望我會要你回來。」

 

藍血少年原本勾起的嘴角突然往下,露出不高興的表情,不過Eridan沒有發覺,繼續講自己的,「要找惡友的話你自己另外去找,我才不想繼續跟你再一起,如果你沒事的話我要先走了。」

紫血少女推開少年的身軀,想要離開對方越遠越好,不料在她跨出第一步之前,突然一股力量拉住她的手臂,硬是將她往後拉,「呀啊...!」

「唔啊!!」她的腳離開地面之後,背部隨即撞上了那個大岩石,後腦勺痛到差點昏過去,「好痛...!」

 

「妳剛剛所說的事情,只有對一半,看來妳還是很不了解我。」Vrisak用力的扣著她的肩膀,將Eridan整個人壓在岩石上,「把丟掉過的東西要回來可不是我的原則,我根本就不需要妳回來當我的惡友。」

Eridan努力的掙扎,可是她的力氣根本就比不過Vriska那隻機械手臂,「嗚...不然你找我到底想幹嘛?」

「哼...」少年露出邪惡的笑容,他伸手下去,手掌貼在少女的大腿上撫摸,「對我來說妳已經沒有用處了,不過妳還有一個東西值得我『使用』。」

 

他的手緩緩往上撫摸,伸進Eridan的百褶裙裡,然後一手扯破她的內褲,他將手中殘留的布拿起來看,「紫色的,不怎麼意外。」

Eridan頓時感覺到雙腿之間的部位變涼,她的臉色一下紫一下黑,看到Vriska大辣辣的把自己的內褲拿起來看,氣得往對方得肚子踢下去,「你這...變態!」

「噗嗚...!」Vriska被踢到之後便放開Eridan肩膀上的那隻手。

 

紫血少女趕緊甩開他跑走,不過Vriska又再次的把她抓住,這回的動作更加粗暴,抓著她的頭髮往岩石的方向甩,這次換Eridan的臉撞上岩牆,粗框的眼鏡隨之掉落。

一雙手伸到她的胸前,抓住她的衣服布料之後往外扯,當場撕破她的衣服。

Eridan張口想要大叫,嘴巴卻立即被一隻手給摀住,讓聲音出不來,Vriska從後面貼近她,在她的耳邊低語,「噓...雖然我們很遠,可是這並不代表他們聽不到妳的尖叫,妳想讓Feferi看到妳這個樣子嗎?」

 

Fef...

聽到自己暗戀的少年還在不遠處,Eridan的腦袋就頓然停止了思考,她不敢想像Feferi看到她這個狼狽的樣子會怎樣反應。

 

讓她回過神來的,是Vriska的口哨聲,是充滿挑逗意味的那種,聲音不是很響亮,隨之她感覺到一雙手捧貼上自己的胸部,「呦~這些該不會是Feferi弄的吧?真看不出來那傢伙這麼狠,嘿嘿...

Eridan低下頭來,Vriska的手指正在挑逗著她的乳首,胸口上滿滿是到現在都還未痊癒的咬痕跟吻痕,不僅是如此,她感覺到自己的臀部後方有個隆起的東西在頂著摩擦。

 

Vriska,你這個傢伙...!」Eridan扭動身軀掙扎,卻反而被藍血少年往前推,讓她緊緊的趴在那冰冷的岩石上。

「少裝貞潔了,妳早就被Feferi那傢伙上了很多次,對吧?」Vriska說著,他伸手下去解開自己的褲頭,將半挺的分身拿出來摩擦幾下,然後擺在Eridan的雙腿之間,「被他甩了之後妳一定超寂寞的,就讓我疼疼妳的下面吧?」

 

Eridan將自己的雙腿併攏,她就是不要讓Vriska進來,不過反而將那跟巨昂夾在自己的腿間。

「噢噢~沒想到妳這麼主動啊?Feferi也跟妳玩這個嘛?」Vriska一點也不急促,他緩緩的將腰往前挺,然後往後退,分身自在的在Eridan的大腿之間前後摩擦,上方還頂在Eridan的私處,摩擦的同時感覺到一股濕滑,「喔?妳也有感覺了啊?真快~

他在講話的同時,已經將Eridan的圍巾拿下,用來綁住少女的雙手,讓她動彈不得,然後繼續撫摸著她的身體,胸部、大腿,他將頭靠在Eridan的肩膀上,舌頭舔過少女脖子上原有的吻痕,然後低頭,看見自己的分身前端從Eridan前方的雙腿之間突出。

Eridan咬住下唇,她將腿夾得更緊,就是不想讓Vriska繼續他的動作,可是這一點用處都沒有,反而讓自己的下體更加濕滑。

 

少女感覺到自己的鼻頭又酸了起來,她真是個蠢材!她是個色女!居然會讓這種混蛋得逞,還因為他的撫摸而有了感覺,她沒有資格擔當Feferi的對象...

 

「喂,妳別夾得這麼緊,不然我怎麼塞骰子進去?」身後突然傳出幸災樂禍的口氣。

小型塑膠互相碰撞的聲音從一邊傳出,Eridan往旁邊一看,被Vriska握在機械手裡的正是他經常使用的八個八面骰Fluorite Octet

那隻手將骰子全部一把握住,然後弄出其中一顆夾在手指之間。

 

看著那個尖角的形狀,同時回想剛剛所聽到的那句話,Eridan突然有股不詳的預感,感覺不好到她的胃在翻滾,「不要...拜託......

Vriska將分身抽出來之後,那兩根夾著骰子的手指硬是擠入了少女的雙腿之間,Eridan隨即感覺到有個又硬又尖銳的東西頂在自己的私處,鐵手指還緩緩的將其推進去。

「不、不要...Vriska,我拜託你......呀啊...!」

 

進去了。

 

尖銳的角頂在私穴的內壁,雙腿夾著只會讓那東西刺得更深,Eridan趕緊張開自己的雙腿,卻反而讓Vriska有機會再塞入更多。

「啊、嗄啊...!不要!快住手!Vriska!」Eridan緊張的呼喚,但是她身後的少年不理會她,反而將她的手抓緊。

「三.........」少年嘴裡數著,他塞進幾顆之後用手指稍微抽插那個陰穴,引出Eridan的愛液,同時將骰子頂得更深入,然後再繼續,「六.........嘿,沒想到還真的全部放得進去呢!」

 

八顆骰子在柔軟的私處裡面緩緩滾動,不管是Eridan還是Vriska,只要微小的動作就會觸動那些尖角去刮過那纖細的內部。

 

好痛...真的好痛...

 

Vriska發覺少女一動也不動的,雖然也有可能是怕會弄到自己,不過連一點聲音也沒有就太怪了。

他往前轉頭看,發現Eridan整張臉都是淡紫色的淚水,她早就已經痛到哭出來了,卻咬著自己的下唇不肯發出哀嚎,咬到嘴唇瘀青,幾乎快要滲血了。

那都還不算甚麼,讓Vriska將笑容僵在臉上的,是Eridan那個空洞的眼神,早就她已經不知何時痛到昏過去了。

 

少年原本很隨興又幸災樂禍的表情此時沉下來了,他用機械手硬是將Eridan的門牙扳開,將手伸進少女的嘴裡,然後另一隻手伸下去,撫在她的大腿之間。

然後,用力的在她的大腿內側捏下去。

 

「唔嗚嗚嗚...!!」Eridan被他捏到痛醒,多虧了那隻機械手在她嘴裡,她根本就叫不出來,只是感覺到更多的疼痛。

「蠢貨,妳居然還能做到睡著。」Vriska咬住她的肩膀,然後一手將她的其中一隻腿抬高。

 

隨著雙腿的距離變大,紫色的愛液就這樣直接沿著大腿流了出來,其中有兩顆靠近私處入口的骰子就這樣跟著紫色的液體出來,落在地上。

「哈...哈啊...Eridan已經算是把身體靠在Vriska的身上的,她感覺到少年在次將手伸進自己的體內,無力的搖頭,「不要...求求你...

「別吵,沒看到我在把骰子拿出來嘛?」少年的手指往裡面攪動,然後抽出來,又有兩顆骰子出來了。

 

「嗯、唔......呀啊...」只要能夠把那些東西弄出來,不管甚麼都好,Eridan乖乖的讓他在自己的體內放肆翻攪,當對方觸動到自己敏感的地方時不禁發出丟人的呻吟,「啊......!」

 

.........

 

Vriska數了一下地上的骰子,他知道還有一顆在Eridan體內,可是他的手指弄不到,太深了。

少年放下那隻白皙的腿,他將Eridan的身體往岩石上靠,然後用力抬起她的腰,讓她呈現半懸空的狀態,紫血少女的腳幾乎站不到地面。

「呦?」Vriska當分身頂在那個濕潤的小入口時,才發現她的大腿內側、靠近私處的地方,有個桃紅色的標誌,「嘖嘖,那傢伙還在妳這裡留下記號啊?真想不到...

 

感覺到一個又熱又硬的東西頂在自己的私處,Eridan知道這是遲早會來的,她已經沒有力量反抗了。

「嗯...啊哈嗯...!」巨大的物體頂入私穴裡,Eridan根本就還來不及適應,Vriska就硬是把整根沒入她的身體裡面,並且頂到裡面去。

少年感覺到分身前端觸碰到一個硬硬的物體,他勾起笑容,「噢呦?找到了~

說著,他將分身退出,然後又頂入。

 

「啊、啊...!慢著...!」剛才Vriska推進去的時候,Eridan也感覺到了,還有一個堅硬的物體在裡面,「你不先拿出來嘛...?!」

「我要拿出來啊,可是我得先把妳的下面給插到夠寬才能弄出來。」Vriska不以為然的回答,下半身的動作沒有停,「別跟我說話,乖乖淫叫給我聽就好,不然小心我沒注意就插得太深,把骰子頂進妳的子宮裡。」

「你這...啊嗯!啊、嗯...!」Eridan想要說話也沒辦法,少年拼命的往她的裡面撞入,說甚麼要弄通根本就是騙人的,他根本就越插越深,「不...嗄啊...!哈...!唔...!」

「嗯唔...!哈啊...!」紫色的淫液弄得她下半身都是,卻沒有停止的跡象,隨著巨昂的進入退出,她的愛液不斷流出,呻吟也沒有停下來過,「啊、嗄啊啊...!」

 

藍色的眼睛往旁邊看,岩石另一邊遠處,原本躺著兩個人的地方已經空了,不知道甚麼時候離開的,但是他前方的這個女孩還不知道。

「欸欸,妳不覺得很刺激嘛?」他惡意的低聲說著,舔了一下少女的魚鰭,「在這種野外的地方,隔著這塊岩石的另一邊就是你最愛的王子,而妳卻在這個地方被一個混蛋給強姦...嘿嘿...

「唔...!不要...再說了...哈啊...!」Eridan的淚水再次流下,只要提到那個人,她的心就等於被無數根針給刺傷,她不知道現在下半身的感覺是痛苦還是快感,她只感覺到自己的胸口好痛。

最後,無預警的,她感覺到有滾燙的液體填滿了自己的私處,「嗯、唔...!」

 

射了一發之後,藍色的精液立即從少女的下體流出來,Vriska往後退了一點,然後再頂入,又射了一發,就跟Feferi以前對她的方式一樣,再一次、又一次的射在裡面,滿滿灌入Eridan的子宮裡,再大量的流出來。

他抽出自己的分身之後,不出所料的看到了自己的藍色液體像水一樣的洩出來,弄得Eridan的下半身都是,最後一顆骰子也這樣出來了。

 

他放下了少女的身體,才發現Eridan不知何時早就再次的昏過去了。

藍血少年沒說甚麼,他彎腰撿起自己的骰子收好,然後發現地上的愛液有點不對勁。

 

藍色跟紫色混在一起,但是那個紫色的淫液中,其中好像混入了不同的色調,好像是......

他的視線看向躺在地上的Eridan,少女雙腿微微張開,私處的地方就流著這點血。

究竟是她的生理期,還是他真的把她的下面給玩壞了?

 

他思考了一下,不過沒有很久,因為他根本就不在乎這問題,穿好褲子之後裝做沒事的離開,而Eridan則是全身不堪躺在原地,完全被丟棄在那邊。

 

直到一個綠色的身影出現。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