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Eridan中心,全員性轉,不喜勿入


他是王子、他是未來的支配者。

她是將軍的女兒、她是將來的部下。

 

她是他的朋友、他是她暗戀的對象。

她是他的工具、他是她的主人。

 

她的一切都是屬於他的。

他的心永遠不可能是她的。

 

Fef,我真的不確定我們應該──」

Eridan,你不想要嗎?」

 

高貴的王子將桃紅色邊框的眼鏡拿下來,他低下頭在少女耳邊呢喃,「你不喜歡我嗎?」

少女搖了搖頭,即使眼神中帶著猶豫,她還是乖乖的解開衣服釦子,站在他前方的少年勾起笑容,很滿意她乖巧聽話的模樣。

 

他拿了一張椅子坐下,欣賞Eridan把衣服給脫掉,上衣、裙子、內衣褲,全身上下只剩下長筒襪的時候,少女停了下來。

Feferi本來想叫她連那個也脫了,不過想一想還是算了,這個樣子看起來也不錯,再說她好像會怕冷的樣子。

 

「來。」Feferi對她伸手,示意要她過來。

少女將手掩蓋在自己的胸前跟下面,看起來格外害羞,她抿著嘴走過去站在Feferi的正前方,身體微微發抖。

 

少年放下原本翹著二郎腿的腳,一把摟過她得腰將她拉過來。

「呀啊!」Eridan放開自己的手,她被Feferi抱在前方,胸部正對的他的臉,突然覺得自己很丟臉,「Fef...!」

「怎麼這麼害羞?」Feferi抬頭親吻她的鎖骨,嘴唇沿著她的皮膚往下滑,同時將手伸到她的雙腿之間,「又不是第一次了。」

「唔、可是還是...咿!」少年突然咬她的胸部,令Eridan不禁發出驚呼,隨後她感覺到Feferi的手指在她的私處表面來回摩擦,「啊啊啊...

 

對,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在她們才人類年齡大約10歲的時候,Feferi就已經奪走了她的第一次。

 

『只有像你這種高等血才有辦法替我生出未來的王室,妳知道的,這也是妳的責任。』當時Feferi用手指著她的腹部、這樣跟她說,『所以,妳的子宮是屬於我的。』

 

真是應該感謝Eridan的祖先,給予這女孩的教育是如此的完美,讓她擁有這種對於王室的絕對服從,Feferi都不用動手或開口,Eridan都會把一切給打理得好好的。

其他人都看不出來,他們都以為Eridan是想要倒貼王子的笨女人,而Feferi是個很不介意自己身分地位的老實Troll

 

「啊、啊...!」少年的手指突然伸進Eridan的小穴裡扭轉,讓少女的身體顫抖,「F-Fef...!」

Feferi才弄沒幾下,就感覺到有像水般的液體流到自己的手上,他將手指抽出來,看的手掌上滿滿的紫色液體,舔了舔唇,不愧是他調教出來的女孩,這麼快就有反應了。

「妳知道該怎麼做吧?」Feferi將雙手放到椅子的扶手上、雙腳張開,擺出很大方的樣子,對Eridan笑著挑眉。

少女雙頰泛紫的點頭,她無視自己雙腿間的淫液不斷往下流,在Feferi面前跪下來,然後伸手解開他的褲頭,將裡頭的巨昂給拿出來。

 

首先是用手在根部來回搓弄,然後她將嘴靠過去,親吻陰莖的頂端。

她吐出舌頭,沿著邊緣舔拭,手的動作沒有停下來過,依然是不斷的磨擦,直到Feferi的分身佔起來差不多的時候,她將嘴巴張大,然後含入。

「嗯...唔嗯...Eridan的頭部前後晃動,讓那根陰莖在自己的嘴裡進進出出,她得在Feferi準備好之前弄滑一點,不然到時候痛的是自己,「嗯唔...

Feferi惡意的趁她在含入的時候往前頂,一路插到她的喉嚨去,令少女難過的差點哭出來。

「噁啊...!」她將陰莖從嘴裡退出,手抵在喉嚨前喘氣,雙眼泛著紫色的液體,她沒有抱怨、沒有放下後離開,而是等那種嘔吐感沒了之後再次張大嘴巴,將握在手裡的分身再次含入。

 

好乖、真的好乖...

Feferi滿意的笑著,他不覺得自己這輩子會有像Eridan這種願意為他吃苦耐勞的女孩,雖然表面上她會抱怨、會發脾氣,而且很任性,但是當他們獨處的時候,Eridan比任何寵物還要乖巧。

 

「可以了。」少年淡淡的說,Eridan便立即停下動作,放開他的分身,「坐上來。」

那是一張大椅子,Feferi都已經坐在上面了,Eridan還能夠跪上去,她將雙腿張開,分別放在Feferi的大腿兩側,她一手放在Feferi的肩膀上、一手扶著雙腿之間正下方的巨昂,試著對準自己的私處。

「唔...」確定頂在那個地方之後,Eridan緩緩的坐下來,又熱又粗的東西進入小穴的感覺令她不禁發出聲音,不過也只有那樣,她緊閉著雙眼咬牙,硬是要撐過去,「咿...

 

但是,對Feferi來說,她的動作還是太慢了。

少年挑了挑眉,他伸手抓住Eridan的腰,然後把她整個人往下拉,分身也這樣狠狠的撞進去。

「嗄啊啊啊!!」Eridan痛得大叫,被插入的瞬間,滿滿的紫色淫液從她的下體裡流出,染濕了她的長統襪根Feferi的褲子,但是他們沒有停下來,Feferi在進入之後完全不等待Eridan適應就開始動了起來,直直往上頂進少女體內,「嗄、啊!不...!哈啊...!」

「唔、唔嗯...Fef...啊嗯...!拜託...」少女雙手放在Feferi的肩膀上,在發出甜蜜呻吟的同時請求他,「啊、啊...!不要這麼猛.........!」

 

聽到她這樣說,少年瞇起雙眼,露出不是很滿意的表情,不過他還是停下來了,留著自己的分身在她體內,他放開Eridan的腰,然後把手放在椅子的扶手上,「不然妳來動好了。」

少女睜開雙眼,有點錯愕的看著Feferi,她察覺到對方似乎在不高興了,可是既然自己都要求對方停止了,也只好按照他的意思去做。

她的雙手抵在Feferi的腹部,然後開始動用自己的下半身,大腿跪起又下去,臀部也跟著進出而擺動,小穴不斷的收縮轉動就為了要給Feferi服務,同時感覺著體內小穴的內壁被摩擦著,「啊、啊嗯...嗯唔...

 

看著紫血少女這麼努力的模樣,Feferi勾起笑容,他伸手捧起Eridan的胸部,然後惡意的揉捏前端,「妳的胸部好像有變大齁?」

「咿、啊...!好痛...!」少女弓起自己的身體,即使Feferi揉得她很痛,她也不敢出手阻止他,只能將腿張得更開、腰部搖擺得更快,然後藉由下半身的快感來洗去疼痛,「嗯、嗯唔...Fef、啊...!」

 

Feferi瞄了牆上的時鐘一眼,雖然Eridan這種慢慢的動作也不是不好,但是他跟人有約,並不打算花太多時間在這檔事上。

少年伸手下去,捧起紫血少女的大腿,將她整個人往上提,Eridan頓然重心不穩,上半身往Feferi那邊趴過去,雙手撐在椅背上,「哇啊!」

雙眼稍微往下看,Eridan的大腿內側,在靠近私處的那邊,有個桃紅色的記號。

 

大家都不知道,至今,Feferi都一直不斷的對Eridan表示占有權,在她的胸口上留下了許多吻痕跟齒痕、在她的身上刻了自己的記號。

他並不愛她,但是他也沒有理由就這樣放她走。

那些事現在都不重要了。

 

少年親吻了Eridan的胸部,下半身則是用力的往上頂撞,完全不給予對方認合喘息的機會,伴隨著少女痛苦又淫亂的叫聲,Feferi可以感覺到他們的下半身都濕透了。

「啊、啊哈嗯...Fef、我...嗄啊嗯!」

「懷我的孩子吧,Eridan。」Feferi說完,他便將自己的桃紅色精液灌入了Eridan的身體裡。

「啊......」王室的愛液量比其他血色的Troll還要多,Eridan感覺著一波波滾燙的精液不斷的射入自己體內,她那還沒發育完全的子宮根本裝不下,滿滿的液體從他們的交接觸溢出來,弄得滿地都是一攤桃紅色。

最後一發釋放了之後,Feferi才放下她的身體,兩人靠在一起喘氣,直到Eridan撐起自己的上半身。

 

少女抬頭看著自己心儀的對象,她那泛紫的臉看起來格外誘人,只見她緩緩拉進他們之間的距離,讓自己貼近對方。

眼看兩人的唇就快要碰到了,Eridan卻感覺到有股力量拉住她的肩膀,Feferi輕輕的將她推開,然後對她露出笑容,「妳累了,休息吧。」

......Eridan失望的後退,她抬起上半身,讓Feferi得分身抽離自己,在那瞬間,裡面的桃紅色愛液又流出來了,弄得她的下半身好像洗了精液澡一樣淫亂不堪。

 

她從椅子上下去之後,其實雙腿也撐不住了,就這樣在地面上跪了下來,Feferi則是從椅子上站起來,也不打算把Eridan拉起來,自己到衣櫃那邊把弄髒的褲子換掉。

看著少年的背影,Eridan想到剛剛被推開的畫面,突然有點鼻酸。

 

Feferi從來沒有吻過她。

 

「你要出去?」根本就是白問,Eridan看到他拿出外出用的長褲,就知道他是要準備去約會。

少年看了她一眼,然後繼續自己的動作,「是啊。」

王子打理好自己之後走過去,順手拿起Eridan先前脫在地上的披風給她,然後拍了拍她的頭,「妳休息吧,不用想太多。」

說完,他便離開了。

 

望著大門的方向,Eridan抿了抿嘴,她用手中的批風包住自己。

 

腦中浮現出一個黃色的身影,她知道Feferi是要去見誰,而且她早就心裡隱隱約約的知道,Feferi跟自己是不可能的,不過她還是...

 

算了,說也沒用...

 

在空曠的房間地板中央,少女的身體是熱的、心是冷的,她不知道自己臉上的淡紫色淚水是甚麼溫度。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