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Eridan中心,全員性轉,不喜勿入


 




 


這是個寧靜的夜晚,Kanaya很難得的來拜訪,Eridan用她收藏的花跟茶葉泡了兩杯茶,放在桌子的兩端。


 


 


 


Kanaya微笑著啜飲了幾口,但是Eridan卻沒有動過她的茶,雙眼靜靜的看著白色陶瓷容器,裡頭的琥珀色液體透明見底,卻能夠在表面上反映出她的臉,那像是死者般的模樣真不像她,但是她現在擺不出其他表情。


 


 


 


「妳喜歡冷茶嗎?」Kanaya知道Eridan有心事,但是他不太想直接切入主題的問,畢竟他連少女願不願意分享都不知道,只是拐彎抹角的形容她呆愣太久而讓茶涼掉了。


 


說出之後想了想,少年放下茶杯,「抱歉。」


 


水族少女這時才反應過來,她抬起頭,「為什麼要道歉?」


 


「我剛剛的話太聽起來像是在諷刺,其實我沒有別的意思,所以...抱歉。」


 


 


 


其實Eridan剛剛根本就沒有認真聽他說甚麼,花了幾秒的時間回想一下,她才對Kanaya的問題有所反應,並且發覺自己的動作確實異常。


 


 


 


「天啊,Kan...」她故作沒事的拿起一塊方糖放進茶杯裡,然後輕輕用湯匙攪拌,「如果對你來說那樣就叫做『諷刺』,我還真是有點擔心你...


 


「如果妳不那麼認為的話,我很慶幸。」少年看著她將湯匙放下,然後把茶杯拿起來輕啜,「妳有甚麼事情想要跟我分享的嗎?」


 


「嗯...沒甚麼...Eridan把茶杯放下,「還是老樣子,撿那些陸地居民丟進海裡的垃圾、收集武器、計畫如何抹殺那些討厭的傢伙...


 


 


 


她大膽在身為陸地居民的Kanaya面前講這些話,少年並不擔心也不生氣,Eridan曾經說過,哪天她真的把所有陸地居民都剷除掉,只有Kanaya她不會殺。


 


 


 


再說,Eridan總是口口聲聲的那樣說,可是她從來沒有實際行動,反而繼續執行她的工作,避免巨大守護獸喊餓然後意外的抹殺了所有的陸地居民,這個少女的矛盾理念一直都是悲劇沒有實際發生的原因。


 


 


 


「倒是,我有點想剪頭髮...」少女將一部分的劉海撥到魚鰭後方,從那過肩的髮尾就能看出來她的頭髮確實變長了很多,「但是母親想要我留長...


 


「我覺得妳留長會很好看。」雖然Eridan的穿衣格調不至於很沒有概念,但是Kanaya早就很想為她來個時尚大改造了,其實Kanaya對誰都是那樣,但是比任何人還要注重外觀的Eridan對他來說是個很好下手的目標,「妳想要的話我也可以幫妳設計一套新衣服,會很適合妳的。」


 


「謝謝你的好意,Kan。」Eridan輕輕的勾起微笑,看起來有點累,「但是我現在還不打算改變我現在的風格...有點捨不得...


 


「我能理解,一時的改變會讓人無法適應。」Kanaya苦笑,「也許,一點一點的慢慢來吧。」


 


「是啊,一時的改變...真的會讓人無法適應...」紫血少女低頭看著自己的茶杯,她的話聽起來像是在回答Kanaya,卻又有點像是在自言自語,「不管是失去任何東西...都很難適應...


 


 


 


Kanaya懂了,Eridan的心事...她還在為那件事情糾纏...


 


 


 


少年輕嘆,他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勸說了,畢竟事情已經過去這麼久,無法適應的人一直都只有Eridan,她無法放開自己的心,卻又不想去奪回想要的東西,因為她怕自己會失去更多...


 


 


 


「不瞞妳說,其實我挺想當女孩的。」Kanaya笑著說,拿起茶杯品嘗。


 


「因為你想要穿自己做的衣服,而不是整天找人試穿嗎?」Eridan記得自己確實曾經聽Kanaya說過那個想法,不外乎就是那個原因。


 


「也是,不過還有其他關係...」杯子裡的茶只剩下一半,Kanaya輕晃手中的杯子,悄悄的瞄了一下少女,「如果我是女孩,我難過的時候,就可以盡情的哭出來,而不是強迫自己要像個男孩般堅強。」


 


 


 


Eridan沒有想過Kanaya是那種會強迫自己當男子漢的類型,她確實沒有看過少年哭過,但是那應該只是因為他很堅強罷了,或者是不想讓人擔心,她相信Kanaya想哭的時候是不會在乎別人怎麼想的。


 


 


 


看著少年像是暗示般的看著她,少女愣愣的想了一下,才聽出來對方話中的含意,她有點尷尬的笑,「啊哈...謝謝你,Kan,但是...我不打算哭...


 


 


 


他們都知道,Eridan已經浪費夠多淚水了,不管是誰都已經對她的哭泣感到疲勞和厭煩,就連她自己也是。


 


 


 


少年的視線環繞了一下室內,跟他上次來的時候比較起來,沒有很大的改變,只是他這才發現,靠近窗邊那個巨形物體原來是水族特別用珊瑚做成的水鋼琴。


 


Kanaya記得Eridan會彈水鋼琴沒錯,以前還曾經聽過她演奏一小段,不知何時開始就被一塊黑色的布給蓋起來,即使是愛乾淨的Eridan在打掃這個家,上面依然積了少許的灰塵,真的是好一陣子沒有使用了。


 


 


 


「妳現在還會彈鋼琴嗎?」他突然這樣說,跳躍太遠的話題讓Eridan猶豫了一下才回答。


 


「不知道...我好久沒彈了...Eridan的視線看像那個被黑布蓋住的物體,「我以前都會彈給...算了,當我沒說...


 


 


 


果然,不管說甚麼都會勾起她的回憶嗎...


 


 


 


「我那個人類朋友Rose說過,他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會拉小提琴,演奏音樂能夠讓人抒發情緒。」Kanaya解釋,「我只是在想,如果妳覺得心裡很難受的話,不妨彈彈鋼琴來抒發情緒看看,即使隨便按按琴鍵也可以,不需要演奏任何曲子。」


 


......Eridan意外的點頭同意,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我會考慮看看的。」


 


 


 


就這樣,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喝茶聊天,直到精緻小茶壺裡的花茶連一滴也不剩的時候,少年才決定告辭。


 


 


 


Eridan將瓷器給沖洗乾淨,用乾淨的布擦拭之後放回原位,漂亮的白色看起來就跟新的一樣。


 


在上樓回房間之前,她停下了腳步,視線不禁往窗戶邊的物體看去。


 


 


 


她應該要上樓的,但是身體似乎不聽使喚,走道窗邊去,然後伸手將上面的黑布拉下來,淡紫色的水鋼琴就跟她記憶中的樣子完全一樣,一點改變也沒有。


 


 


 


聲音、畫面、觸感...滿滿的回憶從她的腦海裡湧出,讓她好懷念,也好難過


 


她不應該過來看的,這東西只會讓她心裡更痛苦而已,但是手指好像有自己的意識,讓她很想彈奏看看。


 


 


 


也許,就最後一次吧...當作她的告別...


 


 


 


她脫下披風,在鋼琴前的長椅上坐下來,把手指上的戒指一個個脫下放置到鋼琴蓋上,手指根部失去了戒指的裝飾之後看起來特別細,而且有股光裸的感覺,有點奇怪,但是感覺好像有種束縛被解放了一樣。


 


她掀開鋼琴鍵的蓋子,然後把手指分開放在純白的琴鍵上,彷彿置身於過去的時光,腦中思考自己該彈甚麼。


 


 


 


就那首吧,那個人最喜歡聽的、最讓她捨不得的...最後一次的演奏...


 


 


 


深呼吸,然後手指輕輕的按下,出現了水鋼琴輕柔的聲音,伴隨著開頭的幾個旋律,一行行的歌詞從她的腦中浮現,少女張開嘴,然後唱了出來。


 


 


 


Eridan背對著窗戶,所以沒有發現有個桃紅色的少年站在窗戶的外面看她演奏。


 


 


 


其實他也不是特地過來的,只是剛好在海中游到這裡的時候有點累,停下來歇息的時候突然聽見了熟悉的曲調,所以就悄悄的過來看看了。


 


隨著那鋼琴的美麗曲調,他感覺身邊的時空突然倒流,回到了他跟紫血少女都還只是孩子的時光。


 


 


 


他還記得,自己也會一同坐在鋼琴椅上,看著那位綁著辮子的眼鏡女孩用短短的手在琴鍵上輕按,有點害羞和不熟練的模樣在他眼裡根本就不算是缺點,一點一點的琴音慢慢組合成曲子。


 


每次演奏結束,他都會說很好聽,然後女孩臉上泛著紫色的笑說謝謝,下次他再來的時候,女孩又學會的幾首曲子,而且進步了很多,一切都是為了能夠讓他聽到更多美麗的音樂。


 


有時候只是曲子、有時候女孩會隨著唱歌,而他永遠都是靜靜的聽,享受那美妙的旋律。


 


 


 


直到有一天,女孩彈了一首曲子,他特別的喜歡,一問之下才知道是女孩自己創出來的曲子。


 


 


 


『妳可以唱嗎?』音樂這麼的美,他相信加了歌詞會更好聽,不過他只看到女孩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還沒想好。』她這麼說,然後答應總有一天會把歌詞給寫完的,從那天開始,他每次去的時候,都要求女孩演奏那首。


 


 


 


直到他不再過來聽她演奏。


 


 


 


他走過來的時候,本來還以為只是跟以前一樣是單純的曲子,沒有想到少女居然會開始唱起歌來,而他只是靜靜的站著,讓那輕柔的聲音傳入自己耳裡。


 


 


 


The world around me is decaying as your saying those words


 


I am struggling but it's all that I can do


 


 


 


I remember your smile, it was just so worthwhile


 


Now it's a memory


 


 


 


No matter how I screamed out, only echoes answered me


 


My love, you're something that I cannot live without


 


 


 


Your hand is no longer at the end of the red ribbon


 


Nothing is left to connect the two of us anymore


 


 


 


I tried so hard to hold our cracking love together


 


But I crumbled and the shards fell to the floor


 


 


 


"There's nothing we can do, life is just like that, baby."


 


As you said that, someone else's tears dripped down my dry cheeks


 


 


 


All we gotta do is just be friends.


 


It's time to say goodbye, just be friends.


 


 


 


All we gotta do is just be...


 


 


 


曲子還沒結束,演奏就停止了,少年愣愣的看著少女的雙手在發抖,細微的哭泣聲傳來。


 


 


 


『抱歉,Eridan,但是我已經累了。』少年彷彿聽到自己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他瞪大雙眼看著那微微顫抖的背影,然後腦海中不自覺的用自己曾經說過的話來補上那句沒有唱完的歌詞,『我們,還是當朋友吧。』


 


 


 


為什麼是如此的諷刺?他最喜歡的音樂,加上歌詞之後原來是如此的悲傷。


 


 


 


鋼琴的聲音已經完全消失了,取代而之的是鋼琴蓋被放下的聲音,Eridan直接用黑布把水鋼琴給蓋住,連放在上面的戒指也沒有拿下來,放置在一旁的披風也沒有穿回去。


 


她抱著自己發抖的雙肩,然後緩緩的走開窗戶邊,在那幾秒之間,外面的少年對她伸出手,即將大聲呼喚她的名字。


 


 


 


但是他在聲音出來之前停止自己,緩緩的將手放下,皺著眉頭看那嬌小的身軀走上樓梯、消失在他的視線之內,門牙自動的咬住下唇,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後悔。


 


 


 


後悔又有甚麼作用?懷念又有甚麼意義?已經發生的事情無法挽回,這一切就像是一面破掉的鏡子,即使有辦法補回來繼續使用,那令人難受的裂痕卻會依然在上頭,時時刻刻的提醒你曾經打破這面鏡子的事實。


 


 


 


他握住拳頭,然後轉身,踩著沉重的腳步回到海裡。


 


 


 


他不後悔、他不後悔,這是他的決定、他的選擇,不管發生了甚麼事情,都不能後悔。


 


 


 


他在水裡不斷的告訴自己,他沒有看到少女的紫色眼淚,更沒有看到淡淡的桃紅色從自己眼裡融入海水中。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