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cratch被啟動之後,新的平行世界被創造了出來,新遊戲的玩家變成了Jane Crocker以及她的3個夥伴,也就是John等人的監護人們。

另一方面,新一批的12Troll也出現了。

 

道理就跟John等人和Jane等人的關係一樣,這新一組的12Troll其實就是原本那12Troll們的祖先。

但是有一點要搞清楚,12個新Troll並不是12個祖先本人,而是12個祖先在平行世界裡的身分。雖然就本質來講是同一個人,但是個性跟過去都完全不一樣。

由於這個新的遊戲被稱為Alpha Session,所以這些Troll們被稱為Alpha Troll,相對於Karkat是原本12Troll的隊長,這批新的TrollMeenah Peixes所帶領。

(Alpha」的唸法比較接近「奧法」,「阿爾法」這個說法聽起來很硬。)

Untitled  

 

對兩方的Troll來說,對方是自己世界的祖先,自己是對方世界的祖先,兩邊可以說是祖先也可以說是後裔,因此將「祖先」(ancestor)和「後裔」(decedent)兩個詞放在一起,變成Dancestor,也就是「祖後裔」,代表著對方亦是自己的祖先也是後裔。

 

這群Alpha Troll的遊戲中出現了問題,為了讓大家全部離開,他們的隊長Meenah用炸彈把大家全殺了,在那之後他們全都聚在Dream bubble裡。由於他們都全死了,所以他們的時間停留在死亡時的模樣,沒有人繼續成長,少數人有些改變。

 

Meenah Peixes

Meenah       

Feferi Peixes的祖後裔,也是Alpha Troll的隊長。

打字方式跟Feferi類似,使用跟魚相關的詞比較多,並且講起話來有黑人腔的風味。

一身龐克裝、個性潑辣,特徵是兩條長到拖在地上的辮子,眉毛有穿洞。個性較自我中心,不過還是會關心自己重視的人,曾經試著想要殺掉Roxy,結果因為John的關係而失敗。跟Aranea之間有密切關係、對Karkat有好感、跟Darama之間感情不好、討厭Cronus

遊戲頭銜是Thief of Life (生命的盜賊)

 

 

Aranea Serket

Aranea

Vriska Serket的祖後裔,是第一個出場的Alpha Troll,而第一個見到她的人就是Jake English

打字方式跟Vriska類似。

個性溫馴優雅、愛好和平跟理性協調,對很多事物都掌握著情報,是所有人的資料庫,喜歡閱讀故事、也很愛講故事,可是一講起故事來就沒完沒了,所以很多人到最後會覺得很煩。由於聽了Karkat世界中Signless的故事之後覺得很感動,因此胸前也帶了巨蟹座的項鍊來表達對於Signless的尊敬。跟Meenah之間有密切關係、跟Porrim以前似乎有密切關係。

遊戲頭銜是Slyph of Light (光之西爾芙)

 

 

Porrim Maryam

Porrim

Kanaya Maryam的祖後裔,一身性感的長裙,身上有旋渦形的刺青,眉毛跟下唇都有穿洞,是目前第一個有露出明顯乳溝的角色。

她會在”o”的後面加上”+”的符號變成”o+”,象徵著女性的符號,因為她是處女座的Maryam,同時Porrim也是個講求女性主義的領導者。

已經成為彩虹飲者很久的Porrim對於彩虹飲者的能力瞭若指掌,她教導Kanaya如何切換彩虹飲者模式跟正常模式,兩人在經過一番交流之後建立了不錯的關係。

Kankri就如同母親一般的照顧,就連Kankri身上的毛衣也是她親手編織然後洗過的,不過Kankri一點也不喜歡Porrim老是把他當作小孩一樣對待。

根據Meenah的說法,她跟所有人都睡過,不過這個說法還沒有被證實過。以前似乎跟Aranea有一段關係。

遊戲頭銜是Maid of Space (空間的女僕)

 

 

Kankri Vantas

Suff

Karkat Vantas的祖後裔,是所有人當中話最多了Troll,曾經話多到用密密麻麻的紅字填滿了整個對話框,不過似乎是常態。

Karkat不同,他所使用的字是鮮豔的紅色,也不會字體全部大寫,除了”b”變成”6””o”變成”9”之外,他的文法相當完美。

他的目標是想要成為跟Signless一樣的人,講求和平協調跟公平道理,但是他所說的往往跟自己實際表現出來的不一樣。舉例來說,他會嘴巴上講求性別平等,卻又用「女人」來形容「弱小的人」,就這方面就能看得出來其實他的思想裡本來就對女性有所偏見,做的跟說的完全不一樣。

Kankri的個性是作者用來在諷刺網路上那些只會長篇大論、自以為講道裡卻又做出完全相反事情的人。

Kankri很明顯的暗戀Latula,但是他卻做出「絕對不和任何人交往」的誓言。跟Porrim之間有著老媽跟小屁孩的關係,跟Cronus之間似乎感情良好。

遊戲頭銜是Seer of Blood (血之預言師)

 

 

Latula Pyrope

Latula

Terezi Pyrope的祖後裔,喜歡溜滑板,口頭禪是”Rad”,來源是”Radical”,中文翻譯的話就是接近「帥氣」、「屌」的意思。她的視力正常,但是沒有嗅覺。

打字方式跟Terezi幾乎一樣,只差她都用小寫字體。

個性較自我中心,不太會去替人多想、或是以大眾的利益做行動,跟會為了夥伴們而行動的Terezi不同。

Mituna之間是紅心戀人關係,兩人保持著戀人關係一直持續到死後。

她那樂觀的個性其實是靠藥物達成的,換句話說其實她有在嗑藥。

Latula的個性是作者在諷刺那些受歡迎的人其實都只是表面功夫,私底下還是自我為主。

遊戲頭銜是Knight of Mind (精神的騎士)

 

 

Mituna Captor

Mituna_talksprite

Sollux Captor的祖後裔,曾經是個厲害的念力者,但是在某個意外發生之後腦部受創,不僅失去了原有的念力,還因為腦受傷的關係而變得有點智障。

由於腦部受創的關係,他的表現比Sollux還要兩面化,一下子很正常、一下子卻瘋瘋癲癲的亂吼亂叫,講話口齒不清的關係,很多字都拼錯,”I”變成”1””E”變成”3””A”變成”4””S”變成”5””T”變成”7””B”變成”8””O”變成”0”,口頭禪是”I’m sorry”(對不起)

雖然他現在變得有些腦殘,不過當他表現正常的時候,就跟以前的他一樣,其實是個十足的混帳,大辣辣的對Meenah開了很下流的玩笑,但是就因為看在他是智障,所以Meenah就算不高興也沒有追究。

Mituna的狀態是作者在諷刺人們對於弱勢者的單方面同情,雖然有些人確實是有比較弱勢的地方,但是弱勢就不代表他們沒有自己的脾氣跟缺點。平常人都會因為他們是弱勢者所以甚麼都讓一步,其實這個舉動對弱勢者來說也有著「自己被看輕了」的感覺,人們越是對他們有良好的差別待遇,就越是像在對他們說「我們會這樣只是因為你有病罷了」。

這個目前在Homestuck的同人之間已經太明顯了,大家都看在Mituna有腦部受傷,而把他塑造成單純可愛並且充滿良心的天使,而完全忽視了Mituna的本性其實是個很爛的傢伙,就某個方面來說作者把這個現象應用到現實中的讀者,是更加的諷刺那些人。

Latula是紅心位戀人,跟Kurloz是鑽石位盟友。

遊戲頭銜是Heir of Doom (毀滅的繼承人)

 

 

Cronus Ampora

Cronus_talksprite

Eridan Ampora的祖後裔,特徵是最嘴上的紫色香菸跟額頭上的閃電型雙疤,他嘴巴上的香菸只是耍帥裝飾用,他本身並不抽菸,官方有個GIF圖像是他的煙被燒掉,不過那張是額外附加的,在本篇並沒有使用到。

以前曾經是個愛好巫師的書呆子,內心總是充滿著希望、相信魔法真的存在,但是身周邊的每個人都把他當作玩笑在看待。

他後來跟一名邪惡的巫師對打,雖然慘敗,但是他保留了自己的命,只留下額頭上的兩道疤,他趕緊想要去跟夥伴們告知邪惡巫師的事情,但是大家依然不相信他,最後Cronus失去了希望,再也不相信魔法了。

自從失去了對於魔法的希望,Cronus對於自己的身分感到迷惘,在死了之後,他從人類的文化中學到了美國1950年代的Greaser,也就是身穿皮夾克、梳著油頭的小混混,他開始將自己打扮的跟Greaser一樣,甚至相信自己實際上就是個人類的Greaser,這樣的舉動導致他身邊的人更是把他當作一個愚蠢的笑話。

Homestuck同人界中,人氣最低、最惹人嫌的人物就是Cronus。事情的觸發點就是他剛出場時跟Mituna之間的互動。當他在跟Mituna對話的途中,Mituna一度很敏感的質問Cronua為什麼要摸他,由於沒有明確的圖片表示,所以大家也都不知道Cronus摸的究竟是哪裡,Cronus本身說只是單純好哥兒們勾肩搭背,這其中不排除Mituna只是因為腦部受傷的關係而對各種觸碰感到神經質,但是同人界中討厭Cronus的那派人堅持Cronus一定是把Mituna的無知當作利益,想要趁機觸摸Mtiuna的重要部位,甚至想要藉此強姦Mituna

不過如果Cronus真的是想要對Mituna不利的話,他跟Mituna話才講完就馬上跑去找Meenah示好這個舉動根本就不合理。

CronusMeenah無視之後,他一氣之下跟Mituna講了一些很過分的話,也被人當作他是在欺負弱小。不過其實冷靜下來觀察,當人生氣的時候,不管對誰都會講很難聽的話吧?

其實Homestuck的同人界裡面就是有很多很幼稚又偏激的人,當那件事情爆開來的時候,曾經一度有許多反對Cronus派的人到處去謾罵些喜歡Cronus的人,光是有畫Cronus圖片的人就會被說是強姦犯或是支持強姦行為的人渣,甚至有CronusCosplayer在美國各個場子被人動手攻擊過。

其實作者本身本來就打算讓Cronus變成惹人嫌的傢伙,他在官方裡面就已經表示過「Cronus is the worst character ever(Cronus是最差的角色),作者的用意是想要讓Cronus當作那個最受人討厭的替死鬼,好藉此提升所有其他角色的人氣。

但是作者並沒有表示希望討厭Cronus的人做出對其他人攻擊的舉動。

我在此慎重表示,不管你認不認同Cronus的做法,別人喜不喜歡Cronus都不是你家的事情,他只是個虛構的人物,沒有人會因為喜歡某個人物而去犯罪,也沒有人會因為不喜歡某個人物而永遠不犯罪,不管是甚麼理由,語言和肢體上的暴力行為本身就是不對的。

要是被我知道有人因為喜歡某個角色而被人欺負,我將會停止寫介紹。

Cronus遊戲頭銜是Bard of Hope (希望的詩人)

 

 

Meulin Leijon

Meulin_sprite

Nepeta Leijon的祖後裔,雙耳失聰所以並不知道自己的音量,講話聲音超大,除了手語之外還會讀唇語。雖然現在的關係並不明確,但是她生前跟Kurloz是紅心戀人。目前跟Horuss是鑽石盟友。

她的形象來自於同人女,跟Nepeta一樣喜歡將人配對,但是除了配對之外她還會寫文,八成都快出本了。

生前的時候,他們兩人曾經一起睡覺,當時的Kurloz做了惡夢,不自覺的在夢中釋放出了「Vast Honk」,也就是能夠震破人心、令人喪膽的吼叫,Meulin被他的叫聲弄醒,為了不讓Kurloz被自己的叫聲震破耳膜,她趕緊用雙手蓋住Kurloz的耳朵,自己卻反而因此雙耳失聰。

遊戲頭銜是Mage of Heart (心之巫師)

 

 

Kurloz Makara

KurlozTalksprite

Gamzee Makara的祖後裔,特徵是縫起來的嘴巴跟一身的骷髏裝扮。

反應比Gamzee還要正經多了,對重視的人很親切、對不喜歡的人很兇或是很冷淡,像是Cronus就有點怕他。跟Mituna是鑽石盟友。

Vast Honk的事情之後,他得知是自己害了戀人Meulin失去了雙耳聽力,因此氣憤的將自己的舌頭咬斷,還用針把嘴巴縫起來,發誓再也不講半個字,從那之後便都用手語跟人溝通。

遊戲頭銜是Prince of Rage (狂暴的王子)

 

 

Rufioh Nitram

Rufioh_Nitram

Tavros Nitram的祖後裔,特徵是背後那對如同妖精般的翅膀,其實那個是突變造成的。

他從形象到打字方式完全就是參照了Dante Basco,也就是當年在電影彼得潘裡飾演Rufio的演員。

他曾經是一群低等血的代表領導者,包括他在內的那群低等血全都是一群「Weeboo」,所謂的Weeboo就是專人用來稱呼那些對於日本動漫以及文化充滿熱情的人,換句話說他是個動漫迷。

雖然說是個領導者,不過那只是表面功夫罷了,他私底下其實就跟Tavros一樣一點自信也沒有,甚至還說過如果沒有看到他的守護獸就會連表現出一點自信的勇氣都沒有。

曾經是Darama的紅心戀人,兩人分手之後便跟Horuss交往,不過對於Horuss突然變得很體貼黏人感到不適應,甚至是厭煩,多次想要跟Horuss分手。

遊戲頭銜是Rouge of Breath (大氣之妝)

 

 

Horuss Zahhak

Horusstalk

Equius Zahhak的祖後裔,特徵是馬尾跟一身的Steampunk裝扮。

Steampunk(蒸氣龐克)是來自蒸氣時代,當時的工商發展,人們在想像未來是甚麼樣子的時候,就會融入他們都時最常見的齒輪跟蒸氣發動機械,這個風格保留著歷史的風味跟如同異世界般的幻想,如今是常見的設計風格之一。

Horuss的穿著就有點偏向Steampunk,加上他本身對理工很有概念,因此並不違和。

除了擁有高超的機械工程技能之外,Horuss其實還身懷許多才藝,連Equius都辦不到的弓箭道他都非常專精,他還是個詩人、收集家、健美者、藝術家、作家、以及體貼的愛人,更厲害的是這些才藝全都是自學練來的,就連Aranea都稱讚他是個充滿文化的天才。

Horuss以前其實是個脾氣很不好的人,個性冷漠,並且似乎比Equius講求血色階級,但是據說身材跟長相都很好,不排除當時大概是個冰山美人。

後來他不知為什麼開始對低等血有興趣,單自到Rufioh的團隊去觀察,當時身為領導者的Rufioh不得已只好去代替團體裡的人去應付Horuss,後來兩人私底下經常見面,面對Rufioh親切的態度,Horuss特地製作了一些道具幫助Rufioh,兩人漸漸對對方都有感情,在RufiohDarama分手之後便開始交往。

在所有人都死了之後,HorussMeulin遇見了EquiusNepeta,看著他們的祖後裔感情如此相好,HorussMeulin也向他們學習,成為了鑽石盟友。

因為以前的Horuss都不笑,因此Meulin曾經跟他提議多笑一點會比較好,但是就是因為以前的Horuss不常笑,現在一笑起來就很不自然,加上Zahhak一家都先天性容易流汗,不禁給人一股毛毛的感覺。

常常拿著一根藍色的假馬屌,不過他並不是變態,只是將肉體當作一種藝術去欣賞罷了,本身曾經說那個馬屌是個藝術品。

遊戲頭銜是Page of Void (空無的侍從)

 

 

Darama Megido

Damara

Aradia Megido的祖後裔,最特殊的地方就是都用日文講話,因為作者是把原本的英文台詞丟進Google裡翻譯的,所以那些日文看起來一點也不合理,必須放回Google翻譯機裡看原本的英文才看得懂。

Darama本來是個很和藹可親的女孩,但是她長期受到Meenah的欺負,加上後來Rufioh跟她提出分手,導致她精神崩潰,一瞬間爆發變成了不良少女,不僅抽大麻,還到處想找人做愛,曾經纏著Horuss想要他跟自己發生關係,不過Horuss因為有對象所以就拒絕了。

遊戲頭銜是Witch of Time (時間的女巫)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