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一直以來就是個腳踏實地的人,而且想法很寬遠,未來志向這種東西早在他還很年輕的時候就自己決定好了。

 

學歷成積、生活習慣、行為修養...他從來都沒有讓人替他擔心過。

 

如今事情會到這種地步,Van大概也只能恨自己當初沒有小心一點,居然讓老師把他的志願表給拿去更改。

本來要讀植物學的居然跑到機械工程系,不過這也還好,植物學甚麼的可以當副修。

 

其實讓Van最頭疼的是跟他同一個科系的同學

 

那個叫做Cesar Salazar的傢伙。

 

Cesar出生以來就是個天才,Van花了18年苦讀才上的大學,他才16歲就輕輕鬆鬆的進了。天才是天才,不是人類,Cesar是個可以只花半小時看書然後考試拿下滿分的人。

 

Van沒有忌妒也絕非羨慕,反正機械工程本來就不是他的範圍,不過如果他肯努力一定也能讀出來,人家Cesar是天才還是甚麼的都跟他無關,他只要管好自己就好了。

 

問題是,當Cesar讀完半個小時的書然後閒閒沒事幹的時候,那個該死的天才就會拿那些時間來騷擾他。

 

而且不是對你丟紙團或是製造噪音的那種騷擾,而是整個人貼上來又磨又蹭順便對你上下棋手的那種騷擾。

 

同科系的某路人同學表示:其實那就是俗稱的"性騷擾"?

 

今天也是一樣,Van開始考慮再也不要待在大學的圖書館裡讀書了,不然那個該死的Salazar總是能夠找到他。

 

「嘿,Van Kleiss,這是我弟弟Rex。」很難得的Cesar沒有用開玩笑或是調戲的口吻講話,更沒有用難聽的綽號稱呼他,而是直接叫他的名字。

 

其實Van本來是想無視他的,可是聽到Cesar說到他那個從來沒有提及過的弟弟,Van便下意識的轉過頭來(果然從以前就戀童嘛?())

 

常常自己在學校裡晃的Cesar,此時身邊多了一個人。

一個年約6~7歲左右的小男孩,身穿紅色的T恤跟黑色長褲,刺刺的黑髮跟小麥色的皮膚以及那長相跟Cesar神似,小手緊緊的握住Cesar的手指跟在他身邊。

 

Hola,我是Rex。」小男孩對著Van笑。

 

看著眼前的孩子,Van一時反應不過來。

 

Cesar這傢伙甚麼時候有個弟弟了?我怎麼從來都不知道?話說為什麼要把弟弟帶到學校來?

 

Rex說想要看看你長甚麼樣子,所以我就把他帶來了。」彷彿看透了Van的想法,Cesar在他問之前就先回答了。

「看我?」

 

Cesar...在家裡的時候會跟家人提到關於我的事情?他到底都講些甚麼?

 

「來,Rex,這個叔叔就是我說的Pepe La Pew。」Cesar低頭跟Rex介紹並且一手指著Van,要不是他們在公共場所加上旁邊有小孩子在,Van差點想衝上去掐死他。

 

「總之我要去教授那邊交報告,所以就麻煩你先幫我看著Rex一下啦,反正你也沒事做嘛~

「甚麼叫做我沒事做?你沒看到我在讀書嘛?」Van很想用吼的,可是考慮到他們在圖書館而且有其他人也在讀書,他壓低了自己的聲音。

眼見Cesar手中拿著一疊紙,既不回答也不回頭的離開圖書館,Van再無奈也只能乖乖當眼前這孩子的臨時保母。

 

Pepe La Pew叔叔...Rex眨了眨眼,看著Van

「不要叫我Pepe La Pew,也不要叫我叔叔...Van用手蓋住劉海,心中默默的咒罵著Cesar居然給他取那可笑的綽號。

Rex沒有理會Van的話,只是靠上前去把臉埋在Van的懷裡,這個舉動讓Van的心臟漏了一拍,可是他又不知道該不該把這孩子給推開來。

 

Rex的臉在他的衣服上磨蹭了幾下,然後抬起頭,「你身上有好香好香的味道喔...

Van愣了一下,「...你是指花的味道吧?」

 

雖然Van人身在機械工程系,可是他每天有空閒的時候就會到學校的溫室去逛逛,沒有甚麼特別的原因,就只是喜歡看那些花草樹木罷了。跟那些花待久了,他自己身上也不知何時開始染上了花的味道。

 

第一次認識Cesar的時候,他似乎也是像Rex現在這樣貼過來往自己身上聞。

 

『明明身在滿滿的化學物品跟高科技金屬之間,你身上卻充滿著大自然的味道呢!』他當時是一臉驚奇的這麼說的

 

「花的味道聞起來甜甜的...Rex又把頭埋回Van的衣衫裡磨蹭,動作可愛到極點,要不是有那一點殘留的理性在,Van真想把他緊緊抱住。

 

「你身上的味道這麼甜,難怪哥哥總是說想把你給吃掉~

Van聽到那句話後整個人就傻了,只見眼前的Rex笑得開朗,完全不知道自己透露了甚麼驚人又嚇人的消息給Van

 

混蛋Cesar,你回來之後我要好好跟你談談...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