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做甚麼?!』

 

『看不出來嗎?我在治療你啊!』

 

小雷的表情、他的口吻,聽起來比自己還邪惡...

 

梵克萊睜開雙眼,發現自己正躺在臥室的床上,「夢...

 

後來Breach及時出現,幫助梵克萊逃離,避免他被剋魔會帶走的命運。

梵克萊萬萬沒想到自己回來之後成了可被治療的EVO,現在得想辦法變回去才行。

 

他想看看自己變回人體的左手,但是確發現左手動不了,正確的來說,他發現自己全身都動不了。

稍微扭動脖子看了一下,他這才發現自己的身體被鐵鍊纏著。

 

「你睡得可真沉,就連我把你綑住都沒醒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從床邊傳來,梵克萊用眼角的餘光看過去。

「小雷...?」

「沒想到我會出現在床邊嘛?」小雷悠哉的在梵克萊的床邊坐了下來。

「曾經想過,只是沒想到會是這個樣子罷了。」梵克萊故作正經的,心裡卻是慌張到極點。

 

為什麼小雷會在這裡?他怎麼來的?難道剋魔會也在這裡?我現在一點對付他的能力都沒有,更別說還被鐵鍊綁在自己的床上了!BiowulfSkalamander是死到哪去了?!

 

小雷的臉上充滿著笑容,似乎很滿意現在的情況跟梵克萊的表情變化,他起身後整個人站到梵克萊的床上。

他雙手盤胸,一腳站在梵克萊的雙腿中間,另一腳...則是往梵克萊的重要部位踩下去。

 

「唔...!!」梵克萊感覺到下體的壓力,雖然小雷的力道還沒到可以把他給踩傷,但是依然很不舒服,在難受的同時他心衝也充滿驚恐。

「我老早就想這麼做看看了。」小雷將鞋子踢掉後又踩了回去,扭動腳踝,在踩住的同時來回摩擦。

「嗚...住、住手...」之前發生了那些事,現在又是這個樣子,梵克萊覺得自己丟臉死了。

 

小雷沒有理會他的話,他用腳跟踩著前後摩擦,確認自己有給予梵克萊的命根足夠的壓迫力,同樣的動作做了幾下之後改用腳尖,用力的壓下去。

接著,他突然停下來,主要的原因是他的腳底感覺到自己踩著的部位正慢慢的變硬。

 

「你這個死變態被虐狂,這個樣子也能讓你硬起來?」小雷的口氣像是很不可思議,可是他臉上的笑容卻不是如此,一說完,便無情的用力踩下去,激起梵克萊痛苦的呻吟。

「正好,我就跟你玩玩吧!」小雷在梵克萊的雙腿之間跪了下來,伸手解開他的褲頭。

「你在做甚麼...?!」梵克萊緊張的想要掙脫,可是全身纏繞著鐵鍊讓他無法動彈。

「這麼明顯了還要問?當然是侵犯你啊!」小雷解開梵克萊的皮帶之後發現拉鍊好像卡住了,怎麼樣也解不開,於是不耐煩的直接把褲檔的布料扯開。

 

「哇喔,已經這麼挺了啊?」小雷驚奇的看著梵克萊的下體,他脫下自己的手套,然後用光裸裸的手掌去抓住對方的分身。

他先惡劣的用力握了一下,然後用拇指在表面上下摩擦,接著食指在前端打轉,用指甲來回的劃過鈴口。

 

小雷的手掌...小雷在摩擦他的...

 

梵克萊在感覺到痛的同時也感覺到一股快感,他別過臉,不想讓小雷看到自己的表情。

「你的命根子可真敏感,不過很可惜,我們不會用到...」小雷將手指伸到後頭,輕觸梵克萊的私處,「我要用的是這裡。」

「甚麼?!」梵克萊緊張的縮了縮大腿。

「不是很有趣嘛?一個中年大男人被一個年輕小夥子侵犯...」小雷說著,他的手指在梵克萊的私處打轉,然後無預警的將手指整根插入。

 

在那瞬間他閉上眼,享受手指的壓迫跟梵克萊的慘叫聲。

「嗄啊啊啊啊啊──!!」下面傳來撕裂的痛楚令梵克萊難以忍受,放聲大叫。

「才這樣就叫這麼大聲,那等一下怎麼辦?」無視梵克萊的幽穴還是緊繃著,小雷的手指在裡頭開始轉動抽插。

「不!快住手...!」梵克萊慌張的扭動腰臀,「呃啊...!」

「老實的說吧,其實你心裡一直很想這樣子對我,是不是?」小雷舔了舔舌,順著食指的抽插,將中指也伸了進去,「真是個變態,應該讓你嚐嚐被侵犯的滋味才對。」

 

小雷的另一隻手將靠近梵克萊跨下的布料都撕開,然後惡劣的捏他的大腿內側,「你的皮膚真白...

「唔嗚嗚...!」當小雷伸入第三隻手指的時候,梵克萊咬住自己的下唇,小雷見況後便一手抬起他的大腿,低頭用力的往他的大腿咬了下去。

「啊啊!!」梵克萊痛得大叫,可是小雷的嘴沒有鬆開,他的牙齒一直深入那蒼白的皮膚,直到他嚐到血的味道才放開。

「哼哼...」小雷滿意的看著那個上面流著血絲的齒痕,他舔了舔嘴角殘留的血,「你剛剛的聲音不錯,我期待等一下插入的時候你會發出更多叫聲喔~

 

小雷將手指拔出,然後開始解開自己的褲頭,穿過褲檔的開口,他從裡面拿出自己立挺的分身。

他稍微摩擦根部幾下,然後伸手將梵克萊的雙腿抬起,讓分身的前端頂著梵克萊的私處。

 

「慢、慢著!你不會是認真的吧?!」梵克萊扯動著鐵鍊,可是一點用都沒有。

「都已經到這種地步了,就算是跟你開玩笑的也弄假成真了~」拉丁裔少年帶著笑容,慢慢的挺進,享受那壓迫感。

「嗄...!啊啊!」梵克萊感覺到自己的幽穴正被入侵著,他瞪大雙眼,忍不住仰頸。

「真......」小雷的分身整根沒入梵克萊的體內,他的頭上冒著汗珠,可是表情很從容,「如果你不自己放鬆,我照樣繼續插,然後流血受傷是你自己的事。」

 

聽見小雷這麼一說,梵克萊只能乖乖的放鬆,任由他在自己替內進出。

「唔......」幽穴的內壁正感覺著刺激,透過小雷的前後律動,梵克萊忍不住發出令自己感到丟臉的聲音。

 

小雷彎下身,吻住梵克萊的唇,舌頭在裡頭放肆的探索,跟梵克萊的舌頭交纏,最後放開前還咬了一下。

「哈啊......恩唔...」梵克萊被吻得腦袋缺氧,感覺到小雷在自己體內衝刺,甚麼話也說不出,只能無力的呻吟。

「你好像不是第一次?」小雷輕舔他的唇跟下巴,然後啃他的脖子,「之前有被誰上過?Biowulf?主僕關係真不錯...」。

「才...不是他......」梵克萊咬牙的反駁。

「不是Biowulf?不然是誰?」小雷挑了挑眉,梵克萊只有說不是Biowulf,卻沒有反駁自己被別人上過的事實,難道說真有此事?那麼,是誰?

「啊恩......」梵克萊瞇起雙眼,他已經快要失去理智了,完全沒有那個能力去回答小雷的問題。

 

小雷感覺自己快要射了,他將梵克萊的腰提起,用力的前後衝刺,逼的梵克萊只能放聲呻吟,最後他的腰用力一挺,在梵克萊的體內釋放。

「啊...!」梵克萊在感覺到體內被灌入滾燙液體液體的同時也忍不住解放,白色的精液落在自己的腹部。

 

小雷放下梵克萊的身體,將自己的分身抽出,看著仰頸喘息著的梵克萊,他好奇的彎下身,雙手擺在梵克萊頭部的兩側、臉部靠近,「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耶。」

 

這個時候的梵克萊根本就已經無法思考了,他疲勞的眨了眨眼,房間裡在昏暗的燈光以及小雷的身影之下,壓在他身上的雖然同樣是個黑頭髮、小麥色皮膚的拉丁裔男性,他看到的卻是另一個人。

 

那個曾經同樣奪走他的心、把他壓在身下的人...

 

小雷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梵克萊在那最後幾秒,抬起頭輕吻他的唇,然後微笑著,對自己說...

 

Cesar...

 

看著梵克萊閉上雙眼昏迷過去,小雷感覺莫名其妙的起身,抓了抓頭,「誰是...Cesar?」

 

【完】(居然)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