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個星期五的晚上,唐跟幾個朋友出去吃飯,因為那天是其中一個朋友的生日。

 

大家樂樂鬧鬧的一起吃飯、喝酒,甚至玩起了飲酒遊戲,還拼命的給對方倒酒,就連所有人當中酒量最好的唐也在喝下一整罐高粱之後宣告認輸,幸好那天他沒開車,叫了計程車回家。

 

「唐你好強啊!喝下了一整罐高粱之後還能叫計程車!」跟唐搭乘同班計程車的壽星一臉佩服的看著棕髮青年,他的酒量不好所以沒有喝多,腦袋也是清醒的。

「謝謝啊,不過我大概一回家就會倒下去了吧,哈哈…!」唐一手抵著自己的頭,對壽星笑著,其實他的頭已經暈到不行了,可是簡單的對話還是可以撐過去。

 

計程車繞路送壽星回家,然後再載著唐回到他的房子,付了錢之後唐就搖搖晃晃的走到大門。

站在大門前,唐摸索了自己的口袋整整10多分鐘,就是找不到自己的家門鑰匙,無奈的抓了抓頭,看向大門旁地上的幾個盆栽。

 

從這邊數來一、二、三…唔…?我家甚麼時候有這麼多盆栽了?

 

唐撫著自己的頭,用力的眨了眨眼,發現自己已經開始眼花了。

他瞇起眼仔細的看,然後走過去,準確又毫不留情的往其中一個盆栽踢下去。

陶瓷的容器當場被踢成碎片,裡面的土跟植物也瞬間崩塌,唐蹲下去,用手在那一團土跟陶瓷碎片之間摸索,找到了那把他事先藏在盆栽裡的備份鑰匙。

站起來的瞬間,他感覺自己想吐,趕緊摀住自己的嘴,然後狼狽的走回大門前,打開那扇門…

 

「碰!」

 

唐說得沒有錯,他一回家就倒下去了。

 

別說甚麼洗澡換衣服或者是刷牙洗臉,他連大門都還沒關上都直接往12點鐘方向趴下去,上半身貼在柔軟的地毯上,下半身則是還在門外。

「嗚…」唐試圖從地上爬起來,可是他起不來…應該說,他現在連哪邊是上、哪邊是下都搞不清楚了,地心引力彷彿不曾存在,只知道現在眼前一片暈眩…

 

然後黑暗。

 

 

不知過了多久,當唐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看到一道柔軟的光線,那是他家客廳的燈,低頭一看,他正躺在客廳的沙發上。

 

嗚…眼前還是一片暈眩…

 

唐試著回想自己是怎麼躺到沙發上的,可是他一動腦就會頭疼。

棕髮青年皺起眉頭,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閉上眼,然後聽到外頭有像是玻璃還是甚麼易碎品碰撞的聲音。

他睜開眼,往大門那邊看去,發現那扇門居然還是開著的,而外頭的聲音沒有停下來,他瞇起雙眼盯著那道門,過沒多久,一個藍色的身影走了進來。

 

「啊,你終於醒啦!」

Mordo…?」唐不經意的唸出自己為摩帝凱取的暱稱。

「真是的!以後不要在外面喝到爛醉啦!」摩帝凱手中拿著一個鏟子跟透明塑膠袋,仔細一看,塑膠袋裡面裝著盆栽的土跟碎片,「把盆栽給打破就算了,還伸手去摸,把手給割傷了!」

 

手?

 

唐低頭看,發現自己的其中一隻手上包著繃帶,似乎是找鑰匙時被盆栽的碎片割到的,因為當時醉昏了所以根本沒發覺。

唐沉默的看著摩帝凱將塑膠袋綁緊、丟進垃圾桶內。

 

藍鳥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然後坐到唐躺著的沙發上,用擔憂的眼神看著棕髮青年,「還暈嘛?」 

唐眨了眨眼,然後將手伸過去…一把抓住摩帝凱的臀部。

「咿咿──!」摩帝凱被他的舉動嚇到跳起來,臉色羞紅的大罵,「你在幹嘛啦?!」

 

「摩帝凱你不是安產型的呢…」唐一臉困擾,「你要怎麼幫我生小孩啊?」

「生…甚麼啊?!」摩帝凱錯愕的看著唐。

「就是…噗喔!」棕髮青年翻了個身,結果整個人從沙發上摔下來,摩帝凱被他的動作嚇到之後立即上前把他扶起來,結果看到唐抬起頭來對自己笑著。

「我想要摩帝凱…生我的孩子喔~」說完還裝淘氣的眨眼。

「你在說甚麼──啊…!」摩帝凱盯著唐的雙眼瞧了許久,突然恍然大悟…這傢伙還醉著!!

 

唐的酒量很好,所以其實這是摩帝凱第一次看到唐喝醉,剛到他家的時候看到當時的景象還有點不知所措,不過藍鳥很冷靜的將唐背到沙發上…當時還真慶幸自己有這股蠻力。

 

本來以為唐醒了之後就會清醒了,沒想到這傢伙根本就還醉醺醺的。

摩帝凱的思考被打斷,因為他感覺到有一隻手正抓著自己的屁股,低頭一看,唐的頭整個窩在自己胸前。

 

「唔…你的胸部好平,這樣怎麼餵小孩啊?」唐嘴裡說著,臉在摩帝凱的胸前摩蹭,他的臉有點紅、說話也模糊不清,感覺像是個在撒嬌的孩子,可是他現在的舉動其實就跟性騷擾沒有差別。

「我怎麼可能會有甚麼胸部嘛…」摩帝凱嘴裡這麼說著,可是他知道唐現在醉了,跟他講道理也沒用。

「人家說一個嫌太少、兩個恰恰好…吶吶,我們生兩個孩子,好不好?」唐的雙手改抱住摩帝凱的腰,棕色的頭顱往藍鳥的懷裡鑽。

 

看著唐持續的往自己身上摩蹭,除了覺得胸前有點癢癢的之外,摩帝凱突然感覺自己的心臟漏了一拍,有點不好意思、想推開他,卻又覺得唐現在的舉動很難得…不,應該說根本沒看過唐這個樣子,有點可愛…

 

「好好…你先躺好再說…」摩帝凱記得曾經聽史奇說喝醉的人要用哄的。

「好~~~」唐的聲音依然低沉,但是聲調卻軟綿綿的。

 

雖然唐回覆之後根本就沒有起身,反而一頭躺在摩帝凱的大腿上,但是摩帝凱也不忍把他拉起來,只有伸手拍了拍唐的頭,並且輕輕的用手指梳過那一頭棕髮,露出微笑。

 

總是把自己當做寶貝一樣疼愛、總是表現得很成熟的唐,居然會有這種小孩子才有的行為,感覺好可愛…

 

看見唐緩緩的閉上雙眼,然後持續不動,只有平穩的呼吸,摩帝凱以為他睡著了,可是過了幾秒,唐的雙眼突然睜開,然後抬頭。

「差點忘了一件事…!」瞧唐一臉認真的說著,摩帝凱差點忘了唐現在正醉著的事實。

「甚、甚麼事啊?」

「受精啊!」唐說著,雙手抓住摩帝凱的肩膀,然後將藍鳥壓倒在客廳的地毯上,「沒有受精的話,就不會懷孕,也不會有小孩了!」

 

摩帝凱還來不及反應,唐就已經開始解開褲頭了。

「等、等一下!唐、啊…!」摩帝凱起身想要制止唐,卻再次的被對方給壓倒,這回唐還將自己剛脫下來的皮帶綁住摩帝凱的雙手。

「摩帝凱乖乖的,不要亂動喔~」唐對他笑了笑,摩帝凱看得背都涼了,唐從來沒有在做愛的時候把他的手綁起來。

 

「唐,你先停下…唔…」藍鳥的話都還沒講完,唐就低頭穩住他的嘴,強烈的酒味傳進摩帝凱的口腔,嗆得他差點哭出來。

兩人的雙唇分開之後,唐瞇起雙眼,臉上沒有笑容,「在掙扎的話我就不高興了喔!」

摩帝凱雙眼含淚,他怕很多東西,可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既害怕又不知道該如何應對的情況。

 

藍鳥眼睜睜的看著唐很順手的將自己的褲子脫下,可是脫到他的衣服時,因為他的雙手都被綁住了,所以脫不下來,於是唐便很乾脆的就把那件衣服給扯破。

「唔…!」摩帝凱閉上雙眼,他感覺自己現在就像是被強姦一樣…就某種方面來說,確實是強姦沒錯。

一點潤滑或摩擦都沒有,唐的手指伸進摩帝凱的後庭,令藍鳥忍不住繃緊身體,突然有點慶幸這不是自己的第一次。

 

「放輕鬆~」唐低頭在摩帝凱的耳邊哄著,手指則是在摩帝凱的體內摩擦。

藍鳥緊緊的閉上雙眼,唐說的話他沒有聽進去,只注意到後庭的不適跟唐滿身的酒味。

好不容易等到後穴終於習慣了手指的抽插,同時摩帝凱也忍不住發出呻吟,「啊、啊…唐…嗯唔…」

唐滿意的笑著,舔了舔嘴唇,把手指抽出後將自己立挺的分身頂在摩帝凱的菊穴上。

 

摩帝凱有股不祥的預感,「你不要又突然的…哈啊嗯──!!」

藍鳥感覺自己的後庭彷彿被又熱又粗大的棒子捅入,那一瞬間他整個身子弓了起來,還以為自己會昏過去。

接著,他感覺到唐低頭親吻自己的腰,體內的分身也沒有動作,摩帝凱還以為對方會等自己適應。

 

可是他錯了,他還在這麼想的時候,唐的腰突然律動了起來,毫不留情的在摩帝凱體內衝刺。

「嗄啊!慢點…啊啊!哈、唔嗚…!不要…!」摩帝凱仰起頭,感覺唐在自己體內放肆著、抽插著,終於忍不住流出眼淚,「這、這麼用力…唔啊!…會…壞掉啊…啊!哈啊、嗯…!」

唐沒有回應,他低頭吻住摩帝凱的唇,令藍鳥說不出話,同時又將他的雙腿抬高,讓自己能夠插得更深入。

「嗯、唔…嗯~~!!」摩帝凱同時感受到下體的刺痛跟難以呼吸的悶熱,只能祈禱快感早點蓋過痛苦,跟唐不要吻太久。

 

突然之間,下半身的抽插動作停了下來,唐的唇也放開了。

摩帝凱大喘了幾口氣之後,他抬頭看著唐,對棕髮青年突然停下的動作感到疑惑,因為通常這傢伙一但做起來就不會停下。

 

只見對方一手撐著身體、一手摀著自己的嘴,面有難色,看起來十分痛苦。

看到愛人這個樣子,摩帝凱不禁緊張了起來,「唐,你怎麼了…?!」

 

「…我…」隔著自己的手掌,唐很勉強的說話,「好想吐…」

 

接下來的幾秒鐘之內,摩帝凱一臉錯愕的看著棕髮青年將分身抽出,然後以他從未見過的高速往廁所的方向衝,那接連不斷的嘔吐聲不只環繞著整個屋子,也在摩帝凱的腦海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下次不准在外面喝到爛醉…」摩帝凱嘟起嘴,看著唐替自己解開他手上的皮帶。

「對不起…」唐像是個做錯事的孩子,一臉罪惡的看著摩帝凱的手腕,都磨出紅色的痕跡了。

 

經過將近半個小時的嘔吐,唐終於酒醒了,在廁所裡把自己清理好之後才想到摩帝凱還在客廳,才趕緊過去,果然看到藍鳥用無奈又有點憤怒的眼神看向自己

 

摩帝凱摸了摸自己的手腕,然後伸手去拿那件被撕爛的衣衫,「你還要賠我一件衣服。」

「知道了…」

看唐笑不出來、確實有在反省的樣子,摩帝凱心裡雖然有所不滿,也不忍再繼續唸了。

 

「就算喝醉,如果還醒著就打電話給我…」摩帝凱伸手輕撫唐的臉龐,「我不想要看到你又躺在大門下,或者是發生甚麼意外…」

唐看了看摩帝凱的表情,伸手握住摩帝凱的手,微笑,「知道了…謝謝你…」

 

棕髮青年抱起愛人到浴室去清理身體,淋浴的途中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摩帝凱是來還鑰匙的。

唐這才想到,下午的時後瑞比跑到他公司來,說上次到唐家打電動的時候把卡帶給忘在他家,於是唐就乾脆把家裡鑰匙交給瑞比,讓他自己去拿,結果瑞比拿到卡帶之後忘了把鑰匙還給唐,所以摩帝凱就替他拿過來了…其實唐自己也忘了這回事,也許是因為酒精令他無法思考。

 

兩人泡在寬大的浴缸裡,摩帝凱靠在唐的胸膛上,輕喘一口氣,看起來較先前放鬆,他身後的棕髮青年也鬆了一口氣,隨後又若有所思的看著藍鳥。

「摩帝凱…」

「嗯?」

「待會兒,我…」唐說著,伸手環住摩帝凱的腰,「可不可以再躺在你的大腿上…?」

摩帝凱的臉紅了起來。

 

這、這是想要撒嬌的意思嘛?!

 

「等、等我們洗完澡再說…」藍鳥不知所措,只有給予這樣的回答,但是唐知道,這是等於同意。

「謝謝…」唐笑了笑,把緊緊的抱住懷中的人。

 

嗯…下次來假裝喝醉好了。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