噹!

 

清脆的鈴噹聲音從廚房內傳出,摩帝凱一聽到就立即從客廳跑過去。

套上兩個防熱手套,藍髮青年彎下腰打開炙熱的烤箱,然後從裡面拿出一個咖啡色物體。

「完成了!」摩帝凱開心的看著手中扁扁的圓柱形物體,將其放到桌上,然後拿起一旁早就準備好的巧克力醬淋上去。

 

「摩帝凱!你看這個!」在摩帝凱塗抹一層一層巧克力醬的同時,瑞比一邊大喊、一邊從大門進來,「摩帝凱!」

「瑞比,我在廚房!」藍鳥聽見好友的呼喚,他對的門口的方向大喊,免得瑞比跑到他們房間去還是找不到他。

棕髮青年跑到廚房,看見桌上的物體,不禁瞪大雙眼、倒抽一口氣,彷彿看到寶藏一樣,「這...!難道是...!」

「哼哼!不錯吧?」摩帝凱臉上充滿著自信,將最後一點巧克力醬倒上去,然後往瑞比所在的那個方向推過去,「用巧克力蛋糕秘方做出來的巧克力蛋糕!而且還是三倍巧克力!」

 

「「OOOOOOHHHHHHHHH!三倍巧克力!!」」

兩個好友笑指著對方,做出他們專屬的呼喊。

「巧克力!」

「巧克力!」

「「三倍巧克力~~~!」」

 

瑞比趕緊跑到抽屜那邊拿出兩支叉子,將其中一支交給摩帝凱,自己則是挖起了一大口的蛋糕然後塞進嘴裡。

「嗯、嗯、嗯~~~~!!」瑞比嚼了幾口,然後露出幸福的表情,吞下,「天啊...這是我吃過最棒的巧克力蛋糕了!」

「哈哈,真的嘛?」摩帝凱看到好友這麼滿意的樣子,自己也很開心。

「對啊!我常常覺得外面買的巧克力蛋糕都不夠甜!」瑞比又挖了一口起來吃,「不過,這個蛋糕怎麼有點熱熱的?」

「那是因為才剛拿出來,等一下放冰箱就會涼了。」摩帝凱並沒有吃那個蛋糕,他放下叉子後轉身去拿盤子跟刀子,切了兩大塊下來,然後將其餘的放進冰箱裡,「我們可以先吃這些,剩下的晚點再吃。」

 

摩帝凱走回餐桌的時候看見瑞比的另一隻手上抱著兩個彩色的寶特瓶,「那是甚麼?」

「喔!差點忘了!」瑞比將兩個寶特瓶放到桌上,「我今天早上中樂透!三百塊耶!剛剛去賣樂透的那間店換了錢。」

「難怪我早上都沒看到你。」摩帝凱坐了下來,「不過你甚麼時候開始買樂透的啊?」

「我沒買樂透啊,我只是遇到一台機械,上面的按鈕看起來好好玩所以就投了一塊錢(美金)進去按按看。」瑞比說完,叉起一口蛋糕吃下去。

...那樣就是買樂透啊。」摩帝凱抓了抓頭,對好友的無知感到無奈,「所以你用你中的錢買這兩罐飲料?」

「哼哼!這可不是一般的飲料喔!」瑞比拿起其中一罐,「賣這東西給我的大叔說這是傳說中的『生命之水』,喝了之後就會返老還童!」

「你被騙了。」摩帝凱一秒回答。

「才沒有呢!」瑞比站起身來,「一瓶要一百塊耶!我用我中的樂透錢買了三罐!」

「你是白癡嘛?!這樣不管怎麼想都是騙人吧?!」

「哼哼哼哼哼!」瑞比跑去拿了一個透明玻璃杯,放到桌上,然後打開其中一瓶,將裡面的液體倒進杯子裡。

 

呈現在他們兩人眼前的,是跟水沒兩樣的透明液體。

「就跟你說吧!這只是水而已!」摩帝凱雙手盤胸,「快把這東西拿去退錢吧!」

「不行耶。」

「為什麼?」

「賣水給我的大叔是路邊攤,他拿了錢就走人了...」瑞比越說越小聲,然後如同預料中的看到摩帝凱一臉無奈的拍額。

 

...你不是說買了三罐?怎麼只有兩罐?」沉默了許久,摩帝凱低頭看了看桌上的兩個寶特瓶。

「我回來的時候路過唐的公司,所以就拿了一罐給他。」瑞比說著,雙手叉腰,「他的反應可就不一樣囉!用很感激的眼神看我呢!」

「就某種方面來說,不管你給他什麼,他都會很高興吧...」那個兄控...

 

「啊!」瑞比像是突然想到甚麼似的,然後露出慌張的表情,「我忘了跟他說這是返老還童水耶!要是他把這個當成水喝下去怎麼辦?!」

「這個本來就是水啊。」摩帝凱冷冷的回答,同時,班森、帕布跟史奇等人走進廚房。

「喔~我聞到甜甜的味道!」帕布一走進來就這樣說,臉上充滿的興奮的神情。

「啊,我做了蛋糕,你們要吃嘛?」摩帝凱回答。

帕布聽見後高興的拍拍手,然後到餐桌邊坐了下來,「喔喔!Jelly Good Show!摩帝凱,我不知道你會做蛋糕呢!」

「我可不是花錢請你來做蛋糕的!」班森說著,可是並沒有表是很生氣的樣子。

摩帝凱從冰箱裡拿出之前先收好的巧克力蛋糕,放到餐桌上,「別這麼說嘛,班森,你也吃吃看啊!」

班森往史奇那邊看去,後者聳聳肩,然後兩人便往餐桌的方向過去。

 

「唔喔~這是甚麼飲料啊,瑞比?」帕布坐在瑞比的旁邊,看到那杯透明的液體,不禁好奇。

瑞比看了看那杯『生命之水』、看了看摩帝凱,然後一臉無趣的那起杯子,「只是普通的水罷了。」說完,他一口飲盡。

摩帝凱在切蛋糕,帕布則是眼睜睜的看瑞比喝水,所有人中最安靜的史奇瞇起眼看了看桌上的兩個瓶子,然後突然瞪大雙眼,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站起來並搶走瑞比手中的水杯,不過已經來不及了,棕髮青年早就把水給喝光了。

 

史奇的舉動嚇到在場的所有人,位在他旁邊的班森一臉錯愕,「呃...你這是在做甚麼?」

白髮男子仔細的查看他手中的空杯,聞了聞杯子中殘留的味道,「...這不是水。」

「不是水?不然是甚麼?」

史奇拿起桌上的空保特瓶,「嗯...不會錯的,這是『生命之水』。」

摩帝凱瞪大雙眼,手中切好的巧克力蛋糕差點掉到地上,瑞比則是興奮的跳了起來,用力指著摩帝凱大喊,「哈!就跟你說是『生命之水』吧──噗喔!」

 

眾人看著瑞比一講完話就掉了下去,因為他位在桌面下沒有人看得到瑞比怎麼了,大家都盯著他的位子,等待他爬上來,可是過了幾秒都沒有看到那顆棕色的頭驢。

「瑞比?」摩帝凱將手中的東西放下,蹲下身查看桌下的情況,「瑞比...喔我的天啊!」

「怎麼了?」班森看過去。

摩帝凱伸手過去,然後將一個小東西抱起來。

 

被摩帝凱抱在手中的是一個看起來年約7歲的孩子,身上穿著瑞比的衣服,因為他的個子小所以那套衣服變得特別寬鬆,仔細一看,那孩子擁有跟瑞比一樣的臉孔跟髮色。

那孩子眨了眨眼,看看圍在桌邊的三個人、再看看抱著自己的摩帝凱,「你是誰?」

「瑞比...?!」摩帝凱震驚的看著手中的孩子,從小一起長大的,他很肯定那就是瑞比沒錯。

小小的瑞比抓住摩帝凱的衣領,「叔叔你是誰?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叔叔?!」好歹也叫我大哥哥吧?!

 

「那兩罐『生命之水』是瑞比拿回來的嘛?」史奇問。

摩帝凱點點頭,「你知道解決的方法嘛?」

史奇打開另一罐「生命之水」,將其倒進先前的空杯裡,然後仔細看,「...有雜質,這是劣質品。」

「意思是...?」

「很抱歉,我只知道『真純生命之水』的解決方法,這種劣質品我就不曉得了。」史奇面帶難色,「解決方法,我可以去幫你找看看,可是我不敢保證...」說完後便離開廚房。

「居然連史奇也不知道...」望著離開的史奇,班森不敢置信,隨後看向摩帝凱,「我還有事情要做,先告辭了。」

班森走出廚房,可是又走回來,拿起桌上一塊已經切好的巧克力蛋糕,然後又離開。

 

「唔唔!放開我啦!」小瑞比在摩帝凱的懷中掙扎,藍鳥只好把他放下來,然後呆愣的看著小瑞比在廚房跑來跑去。

 

那個真的是返老還童之水!瑞比真的變小了!

而且還忘了我是誰!會不會是因為他的記憶也跟著回到7歲時的樣子?

連史奇也不知道怎麼解決,要是沒有解決方法怎麼辦?

瑞比居然會把自己捲入這種麻煩之中,話說回來都是因為他買了這些水,甚至還拿了一罐給唐...天啊!唐!!

 

摩帝凱立即想到要打電話去警告唐,叫他不要喝那罐水,可是這個念頭才剛出現,客廳的電話就響了,藍鳥趕緊跑過去接起來。

「喂?」

『喂?請問瑞比先生在嘛?』電話的另一頭傳來了不熟悉的聲音。

 

「唉呀!別這樣啊!」廚房內傳來了帕布的聲音,摩帝凱看過去,發現小瑞比正用力的扯著帕布的褲管,把帕布給嚇的站到椅子上去。

「呃...瑞比現在不太方便講電話,請問是哪位?」摩帝凱現在很想趕快把手中的話筒給掛掉。

『是這樣的,我是瑞比的弟弟──唐的老闆,他在上班途中發生了一些......狀況...

那個聲音在講話的同時,摩帝凱能夠明確的聽到另一頭的背後傳來一個小孩子的哭聲,藍鳥吞了吞口水,心想唐一定是喝了那罐水。

『總之,麻煩唐的親屬趕快過來我們公司一趟,越快越好!』唐的老闆說完便掛上電話。

 

「呀啊──!」廚房傳來帕布的尖叫聲。

摩帝凱跑過去,憤怒的大吼,「瑞比!」

小瑞比坐在地上,不滿的嘟著嘴,「這裡是哪裡?我媽媽呢?你們到底是誰?」

 

摩帝凱揉揉太陽穴,在瑞比面前蹲了下來,「瑞比,聽著...你也許不會相信我,但是我是從小跟你一起長大的好朋友,摩帝凱。」

「摩帝凱...?」瑞比眨了眨眼,仔細的看著眼前的藍髮男子,確實長得跟他的好朋友很像,「如果你是摩帝凱的話,那你一定知道...

「你把我們的秘密寶箱埋在後院的樹底下,裡面藏著隱藏版收集卡、藍色跟咖啡色的彈珠,以及你撿到的7葉幸運草。」

不等瑞比說完,摩帝凱直接回答,那個寶箱是他們小時後的玩意兒,其實早在他們高中的時候就拿掉了,可是依瑞比現在的記憶,他一定以為寶箱還在那裡。

 

瑞比愣了一下,然後吃驚的指著眼前的人,「你真的是摩帝凱!」

「摩帝凱,你怎麼變那麼大?!」瑞比站起來,「這裡又是哪裡?」

「那個我等一下再跟你講,現在我們要去接唐回來。」摩帝凱很慶幸瑞比相信自己,他站起身來意示要瑞比跟他一起走。

聽到「唐」這個名字,小小瑞比突然翻臉,「不要!我不要看到唐!」

「瑞比,不要任性!這很重要,快跟我走!」

摩帝凱皺起眉頭,對瑞比的態度感到不滿,隨後馬上想到瑞比已經失去了23歲時的記憶,包括他跟唐合好的記憶,也就是說他現在是很討厭唐的。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瑞比拼命的搖頭,然後一屁股坐到地上,表示他死不肯走。

「瑞比...」看著坐在地上的孩子,摩帝凱瞇起雙眼,「你不來的話,我就把你丟在這裡喔?」

瑞比睜大雙眼,疑惑的看向藍髮青年。

「我會把你丟在這裡喔!這裡一個人你也不認識,爸爸跟媽媽都不在這裡,你自己一個人喔!」摩帝凱雙手盤胸,擺出像是在懲罰小孩的架勢。

 

瑞比轉轉大眼、環顧四周,先別說剛剛逃出廚房的大頭怪人,這個地方對他來說是異常的陌生,唯有眼前的摩帝凱是他熟知的。

帶有黑眼圈的大眼突然濕了起來,棕髮男孩跑到摩帝凱旁邊抱住他的腳,用害怕的表情往上看,「嗚...不要丟下我...

「乖瑞比...」摩帝凱的嘴角勾起微笑,彎下身把瑞比抱起來,「你只要乖乖的,我就不會丟下你。」

 

幾分鐘後,他們坐上了公園的交通車,到唐工作的公司大樓去,摩帝凱手中抱著瑞比,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唐工作的會計部門。

還沒到門口,摩帝凱遠遠的就看到一群人圍在門外,像是在看什麼驚奇的東西

「不好意思!借過一下!不好意思...啊!別推啊!」穿過人群,摩帝凱好不容易進去,立即看到幾個人圍在唐工作的辦公桌附近。

 

「小弟弟,姊姊這裡有餅乾喔!」一個女職員手中拿著巧克力餅乾,對著唐的辦公桌下方講話。

「姊姊?妳應該是阿姨吧?」另一個女職員吐槽。

 

圍在辦公桌附近的人包括一個穿著昂貴西裝的男人,他推了推眼鏡,然後用兇狠的眼神往門口處那邊瞪過去,原本圍在大門邊的人都逃了,唯獨摩帝凱還站在那邊。

「你們是誰?閒雜人等是不能進來的!」那個男人低聲說著。

摩帝凱發現那個男人的聲音跟電話中的聲音一樣,便確定那位就是唐的老闆。

「呃...我們是唐的親友...」摩帝凱將瑞比放下,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希望唐的老闆會相信他。

摩帝凱跟唐的老闆在說話的同時,小瑞比看看周圍,然後大叫,「唐!快出來!」

 

「瑞比...?」從唐的辦公桌底下傳出一個小孩子的聲音。

辦公桌周圍的人都後退一步,然後摩帝凱看到一個長像跟瑞比相似的孩子從桌子底下爬出來。

那孩子身上穿著寬大過頭的西裝,大大的雙眼都被哭紅了,他一看到瑞比就激動的往他們的方向跑過去,雙手伸直直的想要抱住瑞比。

 

可是就在他們要抱在一起的前一刻,瑞比把他給推開。

「瑞比!!」看到瑞比的舉動,摩帝凱生氣的斥喝他。

「我才不要抱他!」瑞比鼓起雙頰,表現出任性的一面。

被推倒在地上的唐看著瑞比的反應,露出難過的表情,眼睛開始泛著淚水,摩帝凱見狀便馬上把他抱起來。

「好好好,唐好乖,不哭不哭喔~~」摩帝凱讓唐的頭靠在自己肩上,然後輕拍他的背,試著安撫他。

「嗚...」小小的唐忍住淚水,抬起頭來看了看抱著自己的人,「...摩帝凱...?」

 

嗯,唐果然比較聰明...

 

「謝天謝地你來了...」唐的老闆嘆氣,拿出裝著生命之水的瓶子,「唐不知道從這裡面喝了甚麼東西,居然變小了,而且還突然大哭,害我們部門的人突然手忙腳亂...

「他可能是被陌生的環境給嚇到,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摩帝凱一手抱著唐,另一手接下生命之水的空瓶。

「不管他怎麼了,麻煩你盡早把他變回來,他對我們公司來說很重要...」唐的老闆說著,送他們離開會計部門。

 

在開車回去公園的路上,唐輕輕的拉了拉摩帝凱的衣角。

「怎麼了?」

「摩帝凱怎麼變大了?」唐問了跟瑞比一樣的問題,令摩帝凱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他大可說是他們喝怪水變小了,可是他們能夠理解嘛?

解釋了之後又能怎樣?他們能變回來嘛?

 

摩帝凱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唐也沒有追問下去,坐在後頭的瑞比早就睡著了,他們一路就這樣安靜的回到公園的屋子去。

 

摩帝凱小心翼翼的把睡著的瑞比抱下車,唐跟在他的身後,他們進到屋子裡

讓瑞比睡在自己房間的床上之後,摩帝凱帶唐到樓下去,替他們兩個做三明治當晚餐。

「還沒變回來嘛?」班森跟帕布從廚房的後門外頭走進來,看到坐在餐桌那邊的唐。

「瑞比在樓上睡覺,這個是唐...」摩帝凱回答,將晚餐端到桌上去,「他們兩個都變成小孩了...

「喔我的天啊!」帕布驚奇的看著唐,開心的笑了,「你看起來跟瑞比一樣!不過比較大隻呢!」

唐上下打量眼前的陌生人,知道他們不是壞人,因為摩帝凱認識他們,於是對帕布笑著張開雙手,「Sugar?」

「喔~~好可愛~~~」帕布嘻嘻的笑著,彎下腰給唐一個擁抱,然後拿出皮夾裡的棒棒糖給他,「你好乖,來,給你糖吃~

接下棒棒糖後,唐看向班森,做出同樣的動作,「Sugar?」

班森疑惑的眨眨眼,不過還是彎下腰給眼前孩子一個擁抱,不自覺的露出微笑。

 

摩帝凱將裝有三明治盤子放到桌子上然後坐下,寵溺的用手撥了撥唐的頭髮,「唐好乖,吃點東西吧。」

「謝謝你。」唐對他笑了笑,然後拿起三明治吃了起來。

班森看著唐跟摩帝凱,臉上的表情越來越怪,最後他搖了搖頭,「摩帝凱,你過來一下。」

 

留下帕布跟唐在客廳裡,摩帝凱跟著班森到客廳的一角輕聲細語。

「你有考慮到,如果這兩個人變不回來,該怎麼辦嘛?」班森用謹慎的態度問著。

「耶?」

「我們找不到讓他們變回來的方法,要是他們變不回大人...我可不知道唐的情況,可是我知道我將會不能繼續雇用瑞比當我的員工,我必須開除他。」班森撇了撇嘴,「我不想潑你冷水,但是剛剛我跟史奇說過話了,他說他找不到解決方法...

摩帝凱想了想,「嗯...可能就是等他們的父母渡假回來......

 

說到一半,摩帝凱才想到,唐跟瑞比的父母早就年老退休了,他們現在的經濟來源除了退休金之外就是唐(瑞比已經隨他去了)

他們的老父母好不容易過了人生的一半,如果現在告訴他們說花了20幾年培育出來的兒子變成了幼童,還要他們繼續照顧孩子,簡直就太殘酷了。

 

......」摩帝凱低頭看著地面,腦袋呈現空白狀態,他想不到該怎麼辦。

班森看著他的樣子,嘆氣,拍拍他的肩膀,「他們可以在這裡待一陣子,你這幾天就慢慢的想吧,我先去忙了。」

接著,班森便和帕布離開房子。

 

摩帝凱回到廚房裡,唐的三明治吃到一半,抬起頭看著藍髮青年,「摩帝凱...

藍鳥坐到他旁邊,勉強的對他微笑,「怎麼了?不好吃嘛?要不要吃點別的東西?」

「摩帝凱...其實不是你變大,對吧?」唐將手中的三明治放下,表情特別難過,「是我跟瑞比變小了...

摩帝凱瞪大雙眼,「你怎麼...?」

「我剛剛問那個叔叔現在是第幾年...」唐抬頭看著摩帝凱,「未來...現在...是甚麼樣子?」

 

摩帝凱嘆了一口氣,用手撐著自己的下巴想了想,「長大的唐...是個很了不起的人喔!」

「真的嘛?」棕髮男孩的眼中閃耀著光芒。

「就是啊,你有一棟大房子,開一輛很酷的跑車,而且很會數學喔!」摩帝凱笑著說,「你還曾經拯救過這個公園呢!」

「哇...」唐開心的露出笑容,興奮的看著摩帝凱,「那、我有結婚嘛?有小孩嘛?」

「哈哈,這個時間的你還年輕,還沒結婚呢。」摩帝凱搔了搔臉,沒想到他會問這種問題。

「喔...」棕髮男孩眨了眨眼,「那我有女朋友嘛?」

 

...怎麼一直問這類型的問題啊...

 

「女朋友啊...」摩帝凱想了想,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其實他就是唐的情人,可是他不知道該怎麼跟眼前的小小唐說。

 

──「我愛你,摩帝凱。」──

 

唐低沉的聲音在摩帝凱的記憶中懷繞。

 

怎麼辦?唐,你就在我面前,可是我沒辦法告訴你,我就是你的愛人...

 

摩帝凱用手掌撐著額頭,然後手慢慢的往下滑,蓋住微濕的雙眼。

「我...不知道耶...」摩帝凱試著控制自己的聲音,不要顫抖,「你總是很忙,我都怕會打擾到你,所以久久才連絡一次,女朋有甚麼的...我不清楚...

 

如果...如果變不回來的話...

 

我該怎麼辦...

 

【待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